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25章 025

第25章 025


重新把牙刷捡起来的时候, 梅伊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容龟毛,大大滴狡猾!

昨晚知道自己做错了,在她这儿低三下四地道歉, 态度诚恳得梅伊都信了, 好么,就几个小时的功夫,又开始试探上了!

她不解地将系统重新变回原形的翅膀逮回来, 捏着它的小翅膀问:“你老实告诉我, 容阙是不是受过什么情伤?还是被人背叛过?她这疑心病重的,我都怀疑我是那皇帝身边的太监,成天得揣摩上意!”

系统认真想了想,另一边翅膀上下扑扇:“不可能啊,我们《定制恋人》游戏为了给玩家最好的体验, 所有角色设定都是没有情感经历的,您就是她的初恋。”

“友情,亲情。”梅伊捏着牙刷,掰着指头依次给它提供思路。

“那是游戏给玩家留下的神秘感,您可以自由探索。”

说了半天就仨字。

不知道。

梅伊泄气地将它放在洗漱台边, 拿起牙刷往嘴里塞, 因为心不在焉, 又被容阙的态度弄得有些生气, 手底下力道有些重, 无意间刷在牙龈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她吐出嘴里的膏体,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嘴,斜眼睨着系统,改了个问法:“那你觉得, 她准备怎么让我露出马脚?”

系统还是摇头。

“……指望不上你。”梅伊让游戏时间继续流逝,手底下动作慢了很多,刷个牙愣是花了近二十分钟,才用水抹了脸,走出房间,朝餐桌那边去。

-

容阙刚跟团队沟通完内容,发了微博公布自己的事情。

见到梅伊过来,她先招了招手,让梅伊坐到自己旁边,见桌上的早餐都不再冒热气,下意识问了句:“怎么这么久?”

梅伊在椅子上坐好,冲她轻轻笑了笑,“刚才刷牙不小心弄疼自己了,所以就慢了些。”

容阙放下手机,指尖搭上她的下巴。

“我看看。”

惦记着早餐的事情,梅伊心思不在这种情侣间的亲密事情上,摇了摇头,下巴躲开了她的动作,“没事,你吃早餐了吗?”

“尝过了,”容阙直勾勾地看着她,“剩下的是留给你的。”

被她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安,梅伊左右动了动,仿佛椅子上长了钉子,视线在桌上逡巡一圈,确实见到每样都有被动过的痕迹,她主动拿起筷子,竖起在唇间,用牙齿咬了咬,却迟迟没朝早餐下手。

反而转头去问容阙:“今天的早餐味道怎么样?”

“很好。”容阙自然地接,深邃的眼神仍然落在她的身上,仿佛有什么事情想说、却努力按捺住,只等着梅伊自己发现。

梅伊本就心虚,原还想见招拆招,但看容阙迟迟不出手,只好自己先把戏台子搭起来。

她松了一口气,主动垮下双肩:“那就好。”

“怎么?”容阙眉梢微动,顺着她的意思问了句。

梅伊夹起一只灌汤包放进自己的碗里,转头冲她道:“我没跟你说过吧,以前想要嫁给你的时候,为了我们的婚后生活,我特意跟家里一位大厨学了手艺。”

“之前都是我下厨给你做,但昨晚你陪我去医院奔波,我今早实在起不来,只好给我师父发了条消息,劳烦他清早过来给这边送了趟早餐,为此我还将门禁密码告诉他了,你要是介意的话,之后就把密码改了吧。”

容阙怔了怔,没想到她会跟自己主动解释这个事。

旋即,她露出了个笑容,比曾经在电视领奖台上的模样更动人,仿佛满花园最尊贵的牡丹绽放,而梅伊近距离对上她这笑的冲击,跟着晃了晃神。

容阙凑近梅伊,把刚才抬手间又松垮的睡衣吊带拉上来,想了想,又打了个结,正经的模样好似昨晚在床上玩那么野的人不是她。

好似玉石浸入日光下的溪水里,她的声音也沾染暖意,钻进梅伊的耳廓间。

“密码不用改,你的师父就是我师父,我相信你。”

“但下次不必这么麻烦,等你醒来再做早餐,或者我让小郭送过来也是一样的。”

“你师父的手艺很好,但我还是觉得你做的才是最好吃的。”

梅伊被她的音色搔得耳朵都红了。

从前她竟不知道容阙嘴里也能说出这么动人的话,以至于她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观察对方的神色。

似乎,容阙并不怎么在意早餐这件事。

梅伊有些恍惚地看向她发顶那俨然跑过半程的好感条,情不自禁地想:难道这就是50点好感度的力量?

竟然能让福尔摩容在爱情里失去理智。

看她半晌没回过神来,容阙抬手轻轻挠了挠她的下巴,“吃着饭也能发呆?”

梅伊回魂,低头把灌汤包塞进嘴里,趁着那温温的劲儿,想多吃两口早餐,谁知容阙明明吃完了,却仍在旁边坐着,好像还不急着离开。

腮帮子有点鼓的梅伊抬起头来,加快了咀嚼的速度,待将食物都咽下去之后,她对上容阙的双眸:

“怎么啦?”

“早上起来看手机了吗?”容阙这么问。

梅伊摇了摇头。

容阙等她发现自己官宣的事情等了半天,都不见梅伊有半点相关反应,终于忍不住急了,主动提醒道:“现在可以看看。”

“?”

梅伊觑着她努力绷住的神色,以为自己又有什么事情露馅了,赶忙去找出手机,习惯地将那无数新闻消息推送都划掉,看也没看上面写的什么,直到将电话簿、短信、通讯软件都检查完,她也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正着急之际,不知哪个app延迟又冒出条消息:

“爆!知名演员容阙宣布已结婚,对象竟是……”

梅伊鬼使神差点进去看。

打眼就是容阙转发狗仔爆料的围脖,配图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不是绯闻女友,是我的新婚妻子,望周知。”

她后知后觉,终于明白容阙在等什么。

“你……”梅伊像是丧失了语言功能,一下不知自己该说什么,仿佛在极度的震惊之后失去正常的反应力,原本清澈的双眸这会儿只愣愣地倒映着面前人的身影,“我……我们……”

预料中的狂喜和亲吻都没有上演。

但容阙并不气馁,意识到这才是梅伊的反应,毕竟这人喜欢了她这么多年,先前刚搬进这栋别墅,也不过是自己出于同情,想要给她一个接近的机会。

谁又能想到她会有心甘情愿,想让全世界都见证这段感情的一天呢?

容阙自己都想不到。

她抬手将梅伊抱进怀里,掌心贴在对上的背上,轻拍着说道:“我们结婚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从此我是你一个人的了,开心吗?”

梅伊重重地点头。

容阙松开她,拿起她的筷子,亲手夹了一块小米糕放到梅伊的唇边。

小米糕做得再精美,蒸出来之后总是很难将那股小米的水臭味去掉,梅伊对这糕点没有半点兴趣,但还是硬着头皮张开嘴,同时不忘用感动的眼神看向对方。

对她眼神相当受用的容阙又往下接道:

“小郭之前建议我,说上次的婚礼办得有些粗糙,既然我们认真对待这段感情,就该认真把每一环都做到圆满,婚礼、蜜月,别人结婚要经历的,我们也都要有,嗯?”

梅伊点了点头。

她很快想起来自己吹过的牛,“伴娘人选,可以让我挑一个吗?”

-

“做梦!”

“我才不去!”

下午。

市内某家知名酒吧。

一身朋克风、神态拽上天的彭幼格外不爽地拉开梅伊的手,没想到她对于容阙所言的补办婚礼竟然这么支持,恨铁不成钢地用骰子盖敲了敲好友的脑袋:

“你跟她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好姐妹,你听我一句劝吧,你看她都是被狗仔拍到实锤,才肯公开这段恋情,在家里对你的态度又呼来喝去的,我可是都听梅姨说了,容阙还让你之前在家里摔到脑袋,失忆进了医院,还轻微脑震荡!”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肯定有一定的暴力倾向啊!”

彭幼摊开自己刚换完美甲的五根修长手指,挨个给她掰着数,神情堪称痛心疾首,“脾气臭、技术菜、自以为是……她只不过是一时被你感动,久了这股新鲜感散去了,你就有的罪受了。”

“不会的,”梅伊抬手握住她的指尖,“她很爱我,真的。”

眼中盈出泪光,梅伊可怜巴巴地出声道:“你不愿意参加我的婚礼吗?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的高光时刻了。”

彭幼被缠了半天,拿她没办法。

“参加参加!我去还不行么!”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但你得跟我保证,这次不能像上次一样闹幺蛾子了,别让路嘉那群人看了笑话!”

“好好好。”

梅伊保证得好好地。

甚至有心一雪舔狗前耻,亲自在朋友圈艾特了曾经在宴会上嘲笑过自己的路嘉等人,邀请他们到时候一定要准时到场,甚至还准备直播自己的婚礼。

-

容家与梅家为这场重办的盛大婚礼准备了许多。

好在定制戒指的、做婚服的都是之前合作过的,正好又有不错的设计图和纯净度高的钻石在手头,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亲朋好友们都知道她们俩领了证、准备重办婚礼的事。

梅夫人特意将梅伊接回了家,约莫是知道这一次容阙的认真态度,她既有些欣慰、又有些不舍,婚礼前一晚拉着梅伊说了很多贴心话。

次日清晨。

车队就送梅伊抵达婚礼所在的酒店,比上次更豪华、排场更大。

梅伊远远看到路嘉等人随着长辈来到现场庆贺,听见路嘉阴阳怪气的一声:“还真让你舔着了。”

她稳稳一笑,语气里不乏得意,“没办法,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路嘉:“……”

她翻了个白眼,将红包丢给门迎,入场了。

梅伊则随着彭幼、梅夫人等等去到后台的准备室里,吃了点甜点,等着化妆老师和服装老师团队过来帮自己整理婚礼的妆容。

指针一点点走过,很快到了七点半。

婚礼主持敲了敲,推开门之后,有些匆匆地过来,对梅夫人说了句什么。

梅夫人脸色即刻就变得难看起来。

坐在镜子前的梅伊不解地回过头去,面上刚上了一层粉底液,还没在皮肤上抹匀,“妈妈,怎么了?”

梅夫人皱着眉头,“容家昨晚出了些事情,本来已经跟我保证不影响婚礼,但现在容阙……好像没法及时赶到。”

梅伊:“……”

梅伊:“???”

不是吧?

又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当当当当~

文案名场面,就在下一章,期待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