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38章 038

第38章 038


“滴——”

系统发出第一百四十六次的自检动静, 静谧的房间里,梅伊抱着膝盖蹲在角落里,目光望着白茫茫的、闪着雪花片的电视, 整个人又饿又倦, 但很奇怪,她却怎么都睡不着。

半小时之前,系统已经给她循环播放完了游戏里最新潮的歌曲歌单, 本来梅伊还能耐得住性子, 可在发现容阙睡着、这小黑屋里的电视像失去信号一样滋滋滋地冒雪花时,她的心态就完全崩了。

她不敢让系统离开去给总部打报告,因为害怕自己被独自留在这个仿佛被全世界遗忘的角落里,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自己这种恐慌的状态。

现在就连听见系统这滴滴声音,都觉得烦躁、情绪暴怒, 非常想要破坏些什么。

机械小球儿及时收音,飞到她的身边,小声问道:“小宝贝,要不我还是去给总部打报告修复这里的bug吧?”

不管之后容阙的状况如何,起码身为玩家的梅伊安全要先被保障才是。

就算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但玩家的脑电波和游戏相连, 脑部受到过度刺激, 也是会影响现实状态的……这些在全息游戏刚开的时候, 就已经有过诸多相关的实验佐证过危险性。

梅伊的手指无意识抠着身下的瓷砖, 听见系统要走,条件反射地拒绝:“不——”

系统没办法,只好过去将电视关掉,在梅伊的抗议声里,飞到她的身边, 给她放了一些舒缓情绪的乐曲。

累、饿又渴的人精神一旦放松下来,为了尽可能地保存体力,很容易就会陷入睡眠状态,直到检测到她处于深度睡眠状况,系统才放心离开。

-

梅伊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醒的。

她不知道时间,也没有累不累的概念,在这极度寂静的黑暗空间里,她连自己是否睁开眼睛都无法判断,只觉浑身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慌所席卷。

“系统?”

“你在吗?”

没有应答。

周围也没有那两道在黑暗中指引她方向的红色光,梅伊不得不接受系统偷偷离开的事实,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怀疑,总觉得这游戏特意为她开放,就是为了将她吸引进来迫害,说不定这游戏就是专门吸食玩家生命力的存在……

什么好感,什么攻略,都是下的饵。

她就这样思绪混乱地猜疑着,而后手脚并用地在屋子里来去,用指腹去摸、去抠每一块地砖和墙壁空隙,一路摸索到那台电视机旁边,按下开关。

陡然明亮起来的光,倏然间照亮这方寸屋子。

那光并不太亮,梅伊仔细看去,才发现是容阙半夜失眠,恰好彼时病房窗帘留了一半,月光落在她这张陪护床上,将她漆黑的眼睛都照亮。

梅伊隔着这电视冰冷的屏幕,感受到容阙失眠给她带来的这点光亮,恍如落水的人攀住浮木,她用脸颊紧紧贴在电视屏幕上,好像这样就能直接照到那月光。

分明也隔着空间,但她脸颊贴着的位置,正是容阙的面庞,就在她偏着脑袋享受这黑屋里的片刻光明时,躺在陪护床上的人却动了动。

容阙感觉到一股温热贴在自己的脸上。

她悚然一惊,不由想起自己曾经还没红时被邀请看过的一些恐怖题材剧本,下意识转头去看另一边病床上的人。

在她看来,只要一切故事跟梅伊扯上关系,再诡异都是正常的。

可惜病床上躺着的人仍旧安静,就连仪器发出的声响都是一如既往的稳定,隔几秒就“滴”一声,如同昭告世界,放心,这人还活着。

容阙惊魂不定地再次躺回原先的位置,便又朝那股无形的热源靠近,重新碰上的刹那,她条件反射地叫了一声:

“梅伊!”

被她点名的人隔着电视心头一跳,惊诧地睁开眼睛,双手仍扒在电视上,目光隔着屏幕与那灼灼视线对上,以为自己被看到了。

她心虚地小小“哎”了一声。

可惜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容阙缓缓抬起手,往自己的脸颊旁边碰去,这副郑重触摸空气的姿态,配上她一贯冷冽的神情,有种极其反差的蠢感。

可惜两人都没这种感觉。

梅伊屏住呼吸,在这一瞬间,强烈的求生欲占了上风,她巴不得容阙隔着这电视屏幕就能碰到自己,容阙再恐怖,也不会胜过死亡给她投下的阴影。

陪护床上的人摸了个空。

好像刚才感受到的温度是一种错觉。

容阙张开手指,或是抓、或是拢,可惜什么都没让她捕捉到,她睁着眼睛就这样待了半宿,却再没碰到灵异事件。

而梅伊在她清醒的陪伴下,趴在电视跟前又睡了个回笼觉。

-

“沙沙”的电视声把梅伊吵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抬手用力拍了拍这机子屏幕,没得到任何反馈之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容阙这是也睡着了。

肚子发出一阵阵咕咕的动静,响亮得像在打鼓,胃液贪婪地腐蚀着胃壁,灼烧的痛和长期没进食的饥饿带来的眩晕搅合在一起,让她抓着电视边角的指尖抓紧,仿佛想就这样掰下一块来充饥。

可惜电视没让她掰下来,她却头昏脑涨地往前栽!

预料中能把自己撞晕的疼痛并未袭来,反而有种……好像被什么勒着,倒挂着脑袋充血的感觉。

梅伊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下一秒便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原因无他,她发现自己整个人穿过了电视,正倒挂在熟睡过去的容阙上方,长发从肩上滑落,若有若无地拂过容阙的脸颊,让睡着的人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转了个身。

“!”

梅伊腿都吓软了,一手将自己的头发抓住,以拳抵着鼻尖,另一手风车似的在空中挥舞,努力往回伸,泛白的指尖用力抓住了电视边框。

她好容易缩回了小黑屋里,等这阵头晕脑胀的劲儿过去之后,原地盘坐半晌,才意识到……

刚才自己好像从电视里爬出去了?

从电视里……

像贞子一样……

爬出去了……

靠!

她心道这破游戏是给她关了一扇门,又开了一扇窗?

但为什么是开在电视上?难不成这游戏工作室有一颗做恐怖游戏的心?要是刚才容阙没睡着,跟半空中挂着的她对视,她会不会成为史上第一个把攻略对象吓死的玩家?

梅伊神游天外地想了半天,被肚子的饥饿动静唤回了注意力。

能够待在正常的游戏世界里,肯定比待在这个没吃没喝、安静如鸡的小黑屋里要好。

她打定主意,很快在那白花花的雪片中,再次小心翼翼地探出个脑袋,确定容阙背对着这个方向,梅伊努力在半空中变换朝向,手指都被电视边缘划破也不在意,花了好几分钟,在手臂脱力的边缘,终于从半空中顺利着地。

“咚。”

一声轻响。

容阙睁开眼睛,转头朝着床外的方向看去,什么异样也没看见。

她心中有些发毛,决定等明天白天将小郭叫过来,以后晚上跟着自己一起在这医院里休息。

此时此刻。

梅伊捂着自己的鼻子和嘴,半躺在她的床前,身下冰凉的瓷砖被空调吹久了,冷意也冻入骨髓,她努力忍着躺在冰冷地板上的不适,抬手将游戏面板再次调出来。

“退出游戏。”

她无声点击这个界面。

“该用户已退出游戏!”游戏跳出的警告框与之前别无二致。

梅伊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准备等容阙睡着了之后,出病房给自己搜罗点吃的,先解决自己在这游戏里的正常需求,再想办法琢磨出去的事儿。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咕~”

她的肚子比她还难等住。

而这次的容阙反应比之前都要快,坐起来、拍开床头的控制灯,动作一气呵成,等梅伊反应过来的时候,头顶白炽光明晃晃照在她的脸上,将她惊得条件反射一挡脸,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容阙就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地朝她看来。

梅伊放开手,长久不见光的眼睛乍然被强光照射,惹得她不住流泪,她就这样看着对方,条件反射地喊了声:

“容阙……”

容阙盯着这张脸,没有出声,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打算。

梅伊被那破小黑屋关怕了,现在根本想不起来什么攻略进度,就连看到容阙这张被人欠了五百万的脸都觉得亲切,当即“哇”地一声,跪坐起来,想要去抱对方的腰。

“呜呜呜我错了……”

可惜手才刚伸出去,就被对方拧着眉头抬手抵住。

“你半夜出现在这间病房里,想要做什么?”容阙冷冷地看着她,出声问道。

啊?

梅伊动了动唇,大脑空白地在想自己应该怎么解释,谁知对方又淡淡抛下另一句:“是因为我白天拒绝了你当护工的请求,所以你晚上潜入病房,想要对我实施报复?”

什么?

跪在地上的人满眼错愕,她下意识地去看对方身后的窗户,窗户上除了展示出外面繁华城市的高楼与街景,还映了一道背影,一张面庞。

背影是容阙的。

面庞是她的,只是十分普通,是白天梅伊亲自为自己选的那张假面具。

梅伊满心的愧疚,都被事实给泼冷了,她呆呆地跪坐在原地,等到肚子“咕”地一声,才想起来自己的另一目的,视线情不自禁地往桌上去看,见到病床床头好几个漂亮的果篮。

她吸了吸鼻子,好像能闻到水果的清香,登时楚楚可怜地垂眸回道:

“我……我好饿,我只是想来问问,可不可以给我点吃的?”

“要饭要到医院里来了?”

容阙扬了下眉头,手还没从自己的手机拨键上挪开,眼中的疑虑更重,盯着梅伊上上下下地扫了一眼,不久后自顾自地应:

“算了。”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不经允许潜入病房这件事,你跟医院保安解释吧。”

她用手机去碰床头的呼叫铃。

梅伊:“!”

不是,我进我自己的病房也能叫潜入吗?

她还想解释,可是医院这边护士反应极快,从按铃到过来不过只花了十多秒的时间,甚至根本没给梅伊解释的机会,就叫来保安将她给拉出去了。

就这样,在天蒙蒙亮的边际,又冷又饿的梅伊被丢到医院门口,她身上没有手机,而这么早又没有任何的早餐摊,她只能努力缩着手脚,靠在医院的灌木丛边打瞌睡。

“哎?”

“你怎么在这儿睡着啦?”

一道讶异的声音从面前落下,来人逆着光站在她的跟前,俯身来看她。

梅伊困得迷迷糊糊,揉着眼睛用手背掩着唇打了个哈欠,看清来人的时候也有些没反应过来:“……奇奇?”

被她叫出名字的女人一怔。

旋即,那人对她伸出手,笑着问道:“你怎么被赶出来了?”

梅伊想解释,但实在饿得没力气,只有气无力地揉着肚子,闻到一股煮玉米的香味后,便伸长脖子往附近看,然后自顾自地站起来,跟她随意地摆了摆手:

“等我吃了早餐,再跟你聊。”

她往早餐摊走去,先要了一杯豆浆,然后把包子、玉米、红糖糕等每样都挑了一些,在胃口承受范围内,她拎了一大堆的早点在手上,刚准备结账,旁边伸过来一个手机,扫了摊主的二维码,替她将钱付了。

梅伊诧异地转头,正对上奇奇的灿烂笑容:“相逢就是有缘,早餐我请你啦。”

“……谢谢,要一起吃吗?”

梅伊带着她在附近摊位坐下,拿起水辣椒的瓶子和醋瓶闻了闻,习惯地摸过一个蘸碟,想要将这两样东西搅拌做自己小笼包的蘸料。

瓶子往小碟上倾斜到一半,在对面拿着筷子的奇奇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动作:

“你是我在本市见到的第二个吃小笼包要蘸辣酱的人。”

梅伊的动作一顿。

迟疑片刻,她若无其事地继续,“是吗?我是上次上网的时候看到这种吃法,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想试试。”

“你不问我第一个这么吃的人是谁吗?”奇奇将玉米拿过来,撕开外面滚烫的包衣,指尖动作不紧不慢,好像感觉不到烫,眼神只专注地放在梅伊身上。

“是谁?”梅伊只能顺着问。

奇奇莞尔一笑,“你昨天见过的,躺在病床上那位。”

-

医院里。

容阙一晚上没怎么睡好,起来之后给自己加了个早餐外卖,吃过了之后想去问问医生关于梅伊的情况,谁知路过护士站,听到里面的聊天动静。

“……就很奇怪呀,我昨晚值班,正对着那病房,我都没打盹,电梯那边也没有动静,你们猜一号病房的那个小偷,到底怎么进去的?”

“可能是别的病房……算了,这样猜测病人家庭隐私不好,别聊了吧。”

“呵呵,最近这层楼病房就三间住了人,家属来来回回我都见过,就昨晚让保安逮出去那小姑娘,脸色发白,又瘦,当场给我吓够呛好么?我都以为是灵异故事真实上演了。”

“哎哎哎不许说这些!”

护士们聊了会儿,正待转开话题的刹那,忽然听见门边的敲门声,有人抬头去看,下意识惊道:

“容阙,你怎么来了?有事你按铃,我们都能过去的。”

这医院里不少人是她的粉丝,但在知道病床上那位是她新婚妻子之后,都默契地没去打扰她,不过对她的态度会下意识更热络些。

容阙回顾刚才她们的聊天内容,下意识道:“是这样,我想到昨天的事情,有些担心是不是一些狂热粉丝过来,你们知道我这行的情况——”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看一眼昨晚发现小偷时候的走廊监控?”

作者有话要说:  没1,一个马甲永远在掉的女人。

感谢在2021-07-14 00:32:48~2021-07-15 21:47: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橘糖好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咸鱼本鱼、幻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yankees 30瓶;卑微小卒 20瓶;宋柒 11瓶;shan高lu远 3瓶;幻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