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41章 041

第41章 041


“等等!”

在容阙刚走出一步的时候, 奇奇看出她毫无拖泥带水之意,不由出声阻止,当她这句话出来的时候, 心中便已经知道, 自己的节奏已经全然落到了容阙手中,对方掌握了这场谈判的主导权。

果不其然,容阙停下脚步, 回头来看她的时候, 神情里没有半点诧异,像是早就预料到她的反应。

“我刚才想了想,”奇奇装模作样地咳了咳嗓子,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描淡写地出声道:“我跟伊伊姐既然是朋友, 她现在这个情况、又从医院消失不见,我也不能坐视不理,要么你把离婚协议留下,我要是能找到她,就帮你转达一下想法?”

傻子才会信她这番话。

容阙当然也不上当, 只“哦?”了一声, 懒懒道:“协议内容是我和妻子之间的私事, 不方便透露给外人, 希望你理解。”

奇奇也知道, 她不会这样轻易地将自己想要的东西送出来,她凝视那份文件袋半晌,耸了耸肩,抬手对容阙比着离去的方向。

“当然。”

“有她的消息,我会及时告诉你的。”

正当时!

楼上传来碗碟破碎、桌子被挪动的剧烈声响, 将门口两人的注意力齐齐吸引,在容阙抬眸的刹那,奇奇眯了眯眼睛,重又露出灿烂微笑:

“应该是保姆做事有些不太小心,没吓着你吧?”

容阙神情淡淡,黑眸里波澜不惊,淡色的唇微微一动,“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你家进了只特别的大耗子,才能弄出这种动静。”

“怎么会?”

“怎么不会?”容阙慢条斯理地掸了掸文件袋上的薄灰,复又抬眸去看她:“我家里就不小心进过一只,既会撒谎,又会咬人,你可要小心了。”

说完,她转身往来处去,晨光下她穿着红裙的身影在绿色的草坪线上格外明媚,是天地间最耀眼的颜色。

空中有一道白色痕迹,犹如飞鸟,直直朝她的方向撞去——

容阙步伐顿了顿,垂眸看着撞进自己怀里的这只……纸飞机,不由抬头往别墅的方向回看,可惜这别墅的窗户用的玻璃是会反光的类型,除了几面比天还蓝的颜色,她什么也没看见。

将手里的纸飞机拆开,容阙看见上面用歪歪扭扭的暗红色写着三个字:救救我。

颜色很深,像是血干涸之后的模样。

她将这张纸攥紧,出门的时候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但直到坐进车里,都久久没有发动汽车。

容阙一手按在方向盘上,目光透过车前的玻璃,注视着远处那栋绿荫环绕的别墅。

——梅伊,你又想玩什么把戏呢?

你不是很有本事,能将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吗?

-

容阙目光所注视的方向,二楼某个房间里。

梅伊蹲在桌边,面对重又折返到跟前的奇奇,格外自责地率先揽锅:“都是我不好,刚才踩到了茶几边的桌布,我这就把地上收拾干净。”

她指尖要去碰地上的瓷片,但在碰到之前,就被另一只手给握住。

先前被轻易就推开的人,如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就这样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提的劲儿很猛,梅伊骤然而起,又没吃什么东西,差点一头栽进她怀里。

“伊伊姐给她送去了一张什么样的纸条?你是想让她来救你吗?”

梅伊手腕被她拉得很紧,却没有什么感觉,也不挣扎,只用另一手抵着她的肩膀,不让自己靠她太近,微微抬眸对上她的目光,轻声道:

“伊伊姐?”

“你在说谁?”

方才趁着奇奇下楼,她让系统将自己仓库里的卡片都翻出来,不仅找出了一张【普通·童趣纸飞机】给容阙送信,这会儿手里还捏着一张曾经让她失忆的、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翻车的那张瓷砖卡。

本来想着按照逛枫林那天的状态判断,奇奇应该也不算很难推倒,可惜她忘了,如果奇奇真是柔弱不能自理、刮风就能倒的女生,当初哪来的体力送外卖、跑快递?

现在分明梅伊自己才是那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

她指尖夹着的那张卡,迟迟犹豫着不知怎么使用。

听见她现在还要装傻,奇奇眼眸一冷,那一刹那,梅伊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危险,以至于她求生本能觉醒,瞬间捡起了在容阙那里的“识时务”技能,转眼冲奇奇笑靥如花。

“我都这个样子了,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话音落下。

覆在她面上的那层假面数据开始剥落,如同被焚的纸张,边缘都是灰色,一点点落下之后在,属于梅伊自己的那张脸就呈现在对方的跟前。

奇奇用左手勾了勾她脸上的痕迹,将那层假的面具捻作轻灰,在指腹蹭了蹭,自顾自地笑了一下。

这是她从没见过的科技。

但她不打算问,指尖反手抹上梅伊的脸颊,在她干净的脸侧上划出一道灰,将这洁白无瑕的脸颊弄脏的刹那,她轻轻扣住梅伊的下颌,凑近说道:

“就算你化成灰,我也不会忘记你。”

距离太近,她呼出的冷热气息,将梅伊的唇都染得有些濡湿。

就好像——

她们真的亲吻了一样。

可又没有。

梅伊稍稍往后仰头,拉开与她的距离,却没有远多少,反而道:“你对我的喜欢,就是将我每天都关在这个房间里,不让我离开你的视线半步,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吗?”

“我没有办法,”奇奇呢喃着,垂下眼眸,睫毛颤抖如振翅欲飞的蝴蝶,她追逐着梅伊的方向倾去,“如果我不这样,你根本不会选择留在我身边。”

稍稍停顿稍许,她松开拉着梅伊的手,转而去捧梅伊的后颈,意欲将人往自己的方向带,“我不懂,你明明也不爱她,为什么不能选择我呢?”

梅伊及时按住她的唇,如今一手按在对方肩膀、一手抵着那柔软的唇,明明都是拒绝的意味,却因为两人靠的实在太近,触碰的位置又这样暧昧,显得……欲拒还迎。

她敛了敛眼眸,“你想在我这里,得到和她一样的待遇吗?”

奇奇直觉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可她实在抗拒不了梅伊的诱惑,因为梅伊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她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在遇到这个人之前,生活倒也还不错,仍旧是那个模样,可在相遇的时候,就像是两颗行星突然相撞,碰撞出强烈的火花。

漫天陨石散落,将她的生活撞得乱七八糟,周琦从既定的轨道上偏离,再回看自己的人生,才发现就在对方出现的那一刻,她才看见了那无数绚丽的色彩。

遇到梅伊,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里,花是红的、草是绿的、天是蓝的……她开始对明天和下一次相遇充满期待,可又不知道它们究竟哪一个先来。

希冀、失望、忐忑不安。

正负面情绪互相交织,她仿佛一块被女娲点醒的石头,瞬间开了七窍,尝到了情爱的滋味。

于是她说:“我想要。”

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是梅伊给予的,她都想要。

梅伊不再推开她,反而凑近了稍许,奇奇明知她狡猾、这时候应该提高警惕,可还是不由随着她的靠近而放松身躯,直到被对方推倒在地上。

跨坐在她上方的人,难得不复前两天的模样,此刻安静又贤良,当她的目光温柔落下的时候,奇奇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隐约有种对方真成了自己妻子的感觉。

整个人有些飘飘然的,不真实,却又很眷恋。

梅伊还伸手垫了垫她的脑袋,好像不想她磕到后脑勺,正因如此,奇奇反而放心地枕着她的手掌,直到——

对方忽然将手心抽开。

她猝不及防间,后脑勺与地面瓷砖相触。

“咚。”

其实是很轻的一声。

可在那一刹那,奇奇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她感觉有很多、很多自己的记忆,控制不住地被一股力量抽离,她努力想看清楚面前的人,想要记住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情,可她被那无法控制的力量拖入了沉睡的深渊。

-

别墅里发生的一切,容阙都无法看见。

她只是在面无表情地盯着那栋楼许久之后,暗暗扯出个嘲讽的笑容,理智告诉她这时候应该毫不留恋地驱车离开,可是手却搭在车门的开关处。

就像……本能想要冲进那栋房子里,看看那个求助的人是不是真的身陷囹圄。

等看清楚自己的动作,容阙陡然收回手,像是刚才摸了电门,而后掩饰般的,抬手拧动钥匙,强迫自己驱动车辆从这个地方离开。

豪华超跑,以二十迈不到的龟速,从这处庄园般的别墅前缓缓行驶过。

“砰!”

一楼大门忽然被不知名的动静撞开,容阙转头看去,却见一道身影费劲地朝着这边而来,分明只是惊鸿一瞥,她却陡然调转方向盘,原本还在龟速状态的汽车陡然提升成f4的速度,朝那道人影后面追出来的诸多身影逼去!

轮胎与草坪上方便行走的石地板擦出刺耳的声音,超跑停在了梅伊的身边,将她吓了一跳。

等看清楚车里的人是谁之后,她毫不犹豫地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才刚把门关上,容阙就操控着车疾速后退,原地转了个弯,瞬间扬长而去。

还没系安全带的副驾驶惊魂未定地抬手抓住头顶的扶手,急转弯的时候整张脸都诧异到要变形,等容阙开着车一路从这边离开,朝着家里的方向去时,进入主干道,速度才慢慢放缓下来。

梅伊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自己要跟她上演速度与激情10,夺命版的那种。

谁知容阙觑了个空档,下了高速往主干道能停车的地方一靠,面无表情地通知她:“下车。”

梅伊:“?”

她还没从刚才在奇奇家里那番极限逃命里反应过来,没想到方才还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容阙,现在情况一变,这么无情翻脸。

但她很快想起自己翻车彻底的故事,现在的脸……她抬手摸了摸,下一秒就去拉车门,没想到手才刚碰到,又听主驾驶丢来一句:

“等等。”

梅伊心中燃起一点可操作的念头,眼中迸出光芒。

谁知刚一转头,一份文件被拍到她的怀里:“有空看看,没有问题就签了吧。”

“什么?”

“离婚协议书,你答应过的。”

“……”

“还有,我不管你多么神通广大,还想骗多少个人,希望你记得,你家里还有非常惦记你的父母,醒来没事的话,最起码记得跟他们说一声。”

-

跑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一骑绝尘。

留下吃了一嘴车尾气的梅伊揣着那叠离婚协议书站在路边,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

系统期待地飞到她身边,都将仓库给她打开了,谁知梅伊就这样站在日光下,什么动作都没有,任由容阙离去。

“您不做点什么吗?”

梅伊奇异地看着它:“做点什么?”

她不解地反问:“你没看到吗?她头顶那黑色的好感度一直是黑色的‘100’,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呀。”

非但如此,她一点不嫌弃此刻马路边的灰尘,就这样坐在马路牙子边,晒着游戏里格外逼真的太阳,静静坐了几分钟,转头在路边的直营店买了一部新手机,给父母拨视频。

接通视频的时候,梅夫人还有些没休息好的疲惫,但是看清楚视频那头模样的第一时刻,就怒从心中起:

“哪来的缺德骗子!竟敢装成我女儿的样子骗钱!”

“老公,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平台,居然都骗到我们家头上了!”

梅伊:“……不是,妈妈你听我解释一下。”

“连声音都装得这么像!我这就报警抓你!”梅夫人愤怒地挂了视频。

马上要被抓的梅伊:“……”

算了。

她拿着手机往外走,现在在这游戏世界里,一下没了要做的人物、没有要攻略的人,梅伊竟觉得久违空虚,在不认识的路边兜兜转转,最后在一家麻辣烫的店里坐了下来。

麻辣烫特别香,辣得恰好好处,在梅伊的味蕾上层层绽放,肥牛卷、金针菇、莴笋、海带,荤素都是她的最爱,系统就坐在餐桌上看她吃,看她现在这么悠然恣意,有些摸不透她的想法。

“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视察我的养老环境,还不错。”梅伊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唇边沾到的酱汁,吸着凉气应它。

系统:“?”

它发现这位玩家又开始消极游戏了。

不过现在这个bug情况,它着实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梅伊身边,无声陪着她。

吃到一半,梅夫人将视频打了回来。

梅伊看见她通红的眼眶,本来刻意没往亲情的方面想,但这会儿也觉得心中难受,隔着视频给梅夫人道歉,说对不起,让他们担心了。

梅夫人却不在意这些,通过视频看到她面前的那碗麻辣烫,又是气又是心疼:“你是不是怕挨骂才不敢回来?你看看你都吃的什么,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没没没……”

她连忙澄清,表示自己一定会回家接受梅夫人“爱的铁拳”。

但在回家之前,她把文件袋给梅夫人看了一眼,“我……还想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

容阙在将梅伊赶下车之后,其实并没有离开。

她在附近兜了一圈之后,不知怎么又赚了回来,看见梅伊坐在路边的样子,她以为梅伊又在卖惨,谁知道对方坐了会儿,就拍拍屁股去吃麻辣烫了。

看见对方点了一碗特辣,坐在店里大快朵颐的时候,容阙又是觉得不爽,又有几分对方本该如此的感觉——

原来不骗人的梅伊,喜欢过这样的生活。

不会因为她的喜好,就跟着她一点辣椒不碰,也不需要像曲意逢迎的宠物,天天守在屋子里,只等着她回来给她呈现最美、最柔弱的状态。

而是可以在上一秒颓丧地晒太阳,下一秒又乐呵呵地吹着空调吃麻辣烫。

她莫名其妙地跟了很久。

直到夜晚,她发现梅伊回到了她所在的小区,站在一盏路灯下,头顶盘旋着一圈打转的蚊子,也只是摆摆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变魔法似的弄出一瓶花露水,对着身上喷了喷,那些蚊子就不再缠着她了。

容阙一直没有现身。

梅伊经过系统提醒,早知道她就在身边,但她也不急,站着等累了,就坐着,等到坐着也累了的时候,她就躺在长椅上,顶着路灯的光,格外有安全感。

等到困意朦胧,迷迷糊糊要睡的时候——

她头顶的光倏然被人一挡。

梅伊猛地惊出一身冷汗,倏然睁开眼睛,正对上那双墨色的双眼,她用力眨了眨眼,单手撑着长椅坐起来。

“在这里睡觉,又想骗我的同情?”

站在她跟前的人如此问道。

梅伊还有点困,但已条件反射地往旁边挪了挪,坐在她遮不住的灯光下,这才觉得有安全感,然后冲她一笑,“不是的。”

她把用来当枕头的文件袋拿起,对容阙道:“我是想跟你聊这个。”

注意到她远离的动作,容阙不自觉地攥了攥拳头,“你对财产分割有什么异议?”

“给多了。”梅伊下意识地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歪了重点,旋即又笑了笑:“不过这不重要,我是想问你,你是不是想彻底摆脱我?”

“……”

容阙安静了很久,她以为自己会很快回答出来。

结果她竟然犹豫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道:“是。”

“好,我成全你,想摆脱我,不需要这个——”

梅伊在身边系统都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甚至没有跟容阙告别,就已经选择回到登录界面。

她的身形,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容阙忍不住启唇,抬手想要去拉这道身影,却拉了个空。

心中一片惊慌。

她不由朝着周围去看,却见从天边开始,整个世界倏然间大片大片地崩塌,从远处很快席卷到近前,天空、高楼、道路,都变成碎片,被卷入无边黑暗里。

倏然间,天地只剩下她与面前这条长椅、还有始终照亮面前的路灯。

容阙:“!”

-

“您不想努力了吗?”

登录界面上,系统惊慌地在梅伊的身边飞舞,问她。

但梅伊站在登录界面,却没有丝毫犹豫,她径直跨进了离自己最近的那道光柱里,听见耳边传来的游戏电子音:

“是否载入第一次攻略场景?”

“是。”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

不爱就不爱——

给我接!

猜猜第一世界线有什么惊喜?

感谢在2021-07-18 00:00:56~2021-07-19 00:04: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幻者、柒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颜 34瓶;十九 10瓶;奉天承芸旅游愉快 5瓶;ghost 2瓶;你是我萌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