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42章 042

第42章 042


场景轮换, 星河倒转,日月如梭。

当梅伊跨入场景的那一刻,游戏里的场景就换了副画面, 她手中忽而一重, 突然而至的重量将她压得有些没反应过来,膝盖弯了弯、半蹲着托了托,低头就看见手里的一块灯牌。

灯牌闪烁着红色的光, 上面还用皇冠、星星、花朵形状将“容阙”二字圈起来, 她只这一个疏忽,就被左右两边夹击的人群冲撞、挤压,本来就因为托着这大灯牌站不稳,现在脚下又失去重心,梅伊整个人不由自主朝着防护带外跌去。

“啪!”

灯牌掉在地上, 正好落在浩浩汤汤朝着这边来的工作人员脚前。

梅伊整个人面朝下趴在地上,若不是掌心及时撑了撑,怕是脸都要被这瓷砖地给拍平,系统才跟着她载入这番外,就见她摔得这么惨, 着急地不得了, 却没法凭一己之力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目之所及, 贴近地面的角度,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从环绕的皮鞋中脱颖而出, 站在她的前方。

紧跟着,在安保拼命维持周围粉丝们秩序的时候,一只手伸到她的跟前,熟悉的嗓音、带着熟悉的冷感从头顶落下。

“没事吧?”

梅伊没有去拉她的手,因为游戏默认设置是正常的痛觉, 所以她刚才摔得有些懵,如今缓了缓,就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捡起灯牌的同时,低头拍了拍自己的牛仔裤。

“没事。”她几乎没有正眼去看容阙,随意笑了笑,就往旁边避开一些。

可这位大明星却一时没有离开的打算,在周围接二连三的口哨、尖叫、呼喊声中,视线透过墨镜,定定看着这位被推搡出来的粉丝,很奇怪,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她却对这人很有好感。

大约是对方面善,很容易给人好感吧。

容阙这样想着,左右看看,从身边的小郭助理兜上取下一只别着的彩色马克笔,对梅伊道:“抱歉让你摔跤了,你是我的粉丝吧,要不要我给你签个名?”

周围的粉丝听到她的这句话,齐齐看向梅伊,羡慕的都要当场得红眼病。

梅伊稍稍抬眸,见到她头顶的好感度显示‘100’,粉粉的、很漂亮,既不会突然变得透明,也不是漆黑一片,让人捉摸不透。

按照正常的流程,她应该将身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或者是明信片递过去,让容阙签了名就离开,可是一句话莫名其妙地在耳边环绕:

“不要再骗我了。”

很慢地眨了下眼睛,梅伊将灯牌倒着拖到自己的脚边,自己站在离粉丝站位极其近的地方,给容阙和安保团队让出位置,对她道:

“不是。”

“我不是你的粉丝。”

容阙捏着马克笔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她稍稍扬了下眉头,哪怕这动作在她这被口罩、墨镜和帽檐遮掩的脸上根本没人看见,但梅伊就是猜到,对方的心情有些不爽利。

但大明星最终什么都没说,收起笔离开,倒是小郭助理留在队伍最后,单独叮嘱她,“你可以去医院检查,要是因为这次接机受了伤,拿着医院的鉴定报告可以联系我们工作室,费用我会给你报销。”

梅伊对她的印象不错,毕竟她跟在容龟毛身边,总是忙里忙外地操心,点了点头让对方放心,等到这行人没影儿了,她就倚着灯牌站在原地,试试在这曾经保存的进度里能不能下线。

“是否登出游戏?”

“是。”

刚点下“是”的一刹那,让人喜悦的失重感传来,远离的电子音,从营养液水底起来,拂过耳边的咕噜噜动静,都让梅伊心头一松。

-

与此同时,机场外。

容阙坐在保姆车里,等郭助理姗姗上车之后,她原本已经戴好了蒸汽眼罩闭目养神,听见身旁落座的动静,忽然掀开眼罩一角,淡淡地问道:

“我的人气下降了吗?”

郭助理一愣,下意识地应:“没有啊。”

“那怎么工作室还给我请水军来接机?”容阙将还在发热的眼罩扯得更高,以便让郭助理看清楚自己眼中的冷意,“怎么我现在看起来是那种特别不能接受失败的人吗?”

“???”

问号堆满了郭助理的脑袋,她感觉自己比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

“不是,”郭助理语气无奈,“容老师,您就算不信我,也信一下你围脖的三千万粉丝啊,这个数量,我们也不可能买——”

说到一半,她后知后觉意识到容阙发难来自何处,想到刚才那个摔倒了、却又拒绝了容阙签名的粉丝,郭助理舔了舔下巴,试着回道:“您是在说刚才那个摔倒的女孩儿?可能她确实不是您的粉丝,说不定是帮朋友追星,或者是代-拍什么的。”

“帮朋友追星不要签名?”容阙语带几分嘲讽,顿了顿又道:“代拍不接倒卖签名的活儿?”

郭助理一时间被她给问住了。

于是也吸了口凉气,感觉哪里怪怪的,正在这时,容阙又语气复杂地往下接,“而且……我见过她很多次。”

刚出道那会儿,容阙作为演员,第一部作品播出就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那时候跟线下的粉丝虽然多,但过了播出的几个月热度,就见不到多少身影了。

可是这个女生,她有印象。

有一回某个项目在本市开机,这女孩儿还跟其他人一起来给剧组的开机仪式送花、拍照,扛着长-枪大-炮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后来她回酒店的路上,还见到附近有人说有狂热粉为了示爱跳河了。

当时她就被经纪人给拉开,只远远看到一个人抱着灯牌湿漉漉地站在岸边,冲着周围人傻笑,因为隔着太远,她又是匆忙一瞥,从头到尾都没记住落水人的模样。

只是在心中祈祷,希望这样的狂热粉不是自己的粉丝。

否则闹出了什么事情,团队又是彻夜加班,净是麻烦。

因为这个,容阙还特意在第二天看了看来剧组给自己探班的粉丝们都长什么样,这张脸正在其中。

——从那时候就跟自己的行程到现在,为什么又说不是她的粉?

-

梅伊还不知道第一次攻略线的容阙对她产生了什么疑惑。

她登出游戏,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再次恢复健康从游戏舱里出去,或者是找哥哥讨论这游戏的情况,或者是跟哥哥正式聊一场,宣布放弃通过这种灵异的方式求生,打算充实快乐地过完自己的人生。

可是没想到。

她根本没能从游戏舱里出去。

黑暗笼罩着她,舱门试图开启的动静不断隔着营养液传入耳中,有些朦胧又沉重,但过了很长时间,梅伊都没看见舱门开启、由推进器帮助自己坐起来。

取而代之的,害怕黑暗的后遗症又冒出,让她手脚都止不住地痉挛,她以为自己会拼命抬手推开舱门,这款游戏舱的设计非常人性化,不仅可以通过脑电波下达指令、可以由人从外面开启、也可以由玩家在内部触摸舱门,用掌纹开启。

这样最大程度地保证了玩家的安全。

但她以为的挣扎……却没有收到任何反馈。

梅伊控制着自己抬手去推舱门,但掌心并没有传来预料中的从营养液里伸到空气中、又碰到冰冷舱门的触感。

就像。

她的手也已经失去了控制。

极度紧张之下,她的脑电波产生了剧烈的变化,恐惧和害怕将她席卷——

卧室里。

游戏舱外面安全的蓝色灯有一刹那变化,成为“事故提醒”的红色警告颜色,但仅仅就是一瞬间,连触发警告都不够,那红又变成了安全的蓝色。

李阿姨得到梅子戚的提醒,隔几分钟就进来查看一次梅伊的情况,安全舱指示灯变回蓝色的刹那,她就推开了卧室门,等看到里面的游戏舱仍是蓝色,便出去给梅子戚汇报消息。

“梅小姐还在游戏里没出来,一切正常。”

彼时梅子戚已经在去谈项目的路上,想到之前梅伊突然能站起来的情况,却什么都没解释、又慌慌张张地往游戏里跑,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大胆的猜想。

手中却敲下一句新的指令。

“好,你多照看着她,等她从游戏里出来,联系贺医生过去给她检查一下身体,记得把检查报告和情况发给我。”

“明白,大少爷。”

-

“咕噜噜……欢迎回来。”

重新站在游戏大厅的时候,梅伊扶着膝盖不断地喘气,她弓着腰,瞳孔仍是惊惧的放大状态,直到游戏系统不解地出现在她身边,好奇地问:“您不是刚下线吗?我还以为您不回来了呢。”

梅伊转头看着它,想到自己刚才在游戏舱里差点因为惊吓过度将营养液从鼻子里呛进去的事情,仍心有余悸,系统检测到她现在的状态不太对劲,趁着在游戏大厅,不仅给她放舒缓音乐、还给她释放舒缓的香氛喷雾,帮助她调整精神状态。

半分钟后,梅伊慢慢冷静了下来。

但她忽然反手摸到自己的脖颈后面,再收回手的时候,瞧见手中的一大片粘腻,颜色淡绿。

“您的衣服怎么湿了?”系统飞到她的后面,看见从她指尖触碰的位置开始,纯棉白t黏在她的背上,像是被看不见的一只手从领口灌进去一杯水。

梅伊察觉到自己额角有冷汗流下,但她不敢再去擦。

总有种自己把现实的身体也一起载入游戏的感觉。

她闭着眼睛在原地站了会儿,深呼吸好几圈,这才睁开眼睛对系统道:“没事,换一套就行。”

通过操作面板的设定,梅伊给自己一键换装——

天蓝色的格子裙瞬间出现在她的身上,她原地转了两圈,看见自己身上清清爽爽,本来格外诡异的事情,她却能笑出来。

现实里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反正早就选定了将这游戏当做自己的养老环境,现在就算跟这个游戏融合,又有什么好怕的?

她改了改心态,登时豁然开朗,从登陆界面进入游戏都是开开心心的。

灯牌实在太重,她不想抱着这个东西回家,梅伊随便在附近找个粉丝送了,随后打开操作面板,查看自己现在的背景。

重启攻略次数太多,她很难记清楚自己每一回都是什么家庭状态。

可刚打开面板,她就愣住,抬起的手久久没有落下,反而是系统跟着过来,奇异道:“咦?您的父母怎么还是他们?”

系统跟着她见证十三次be,记性比她更好一些,本来想调用自己的存储库,佐证她初次攻略的背景记录,但就在调用数据的那一刻,所有的数据资料都跟着发生变化。

“记录显示,您第一次攻略容阙的背景设定是……是梅、梅林集团的富家女……女粉丝……”

梅伊听不得它那滋啦滋啦的卡顿声,笑着摆了摆手,“算了,是他们也挺好的。”

她熟门熟路地打车回到家。

等回到梅家别墅时,梅伊等佣人将门推开,踏入玄关时,就听见客厅那边的动静:“回来了?正好,今天品牌过来给我做spa,你也一起,这段时间天天往外跑,你的皮肤可粗糙了不少。”

梅伊将外面的鞋换下,顺从地往客厅里走,见到沙发上贴着面膜、穿着浴衣,格外精致的梅夫人,坐在她的旁边,托腮看了看,想到自己这可能是真实的身体,便觉很有必要保养一番,于是欣然应允。

“好啊。”

梅夫人睁开眼睛看她:“你怎么出门还换了一套?”

“突然想穿裙子?”梅伊不着调地应。

“……”

梅夫人倒也没什么话说,只让人再将另一部分沙发布置好,让她躺上去,由身边的奢侈品呵护师给她弄面膜,在面膜碗搅拌的动静里找话:

“出门没见着你心上人?”

“啊?”梅伊诧异地看着她。

什么心上人?

梅夫人看她还跟自己装,免不了将那名字道出:“容阙啊,天天跟着她东跑西跑,看见她就高兴得不得了,没事还要开茶话会跟其他人将她大夸特夸,炫耀得很——这不是心上人?”

梅伊被她的形容逗笑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是。”她说,“我没有心上人,这只是追星。”

顿了顿,梅伊又补充道:“但以后不追了。”

梅夫人本来已经闭上眼睛,听见这话震惊地看过去,因为睁眼的幅度太快,睫毛都要沾到上方的一些面膜泥,“嚯?这就不追了?我看你这次这么狂热,还以为你不把她娶回家不罢休呢?”

在另一张沙发上躺下,并且由着护理人员将那凉凉的、舒服的面膜泥涂在脸上,梅伊说话的嘴型弧度小了一些,“娶就算了吧,我可不想伺候一尊佛。”

半小时后。

梅伊抓起不断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彭幼给她发的一个定位,伴着一句:“今晚出来玩啊,有惊喜。”

她想了想,总待在家里也无聊,确实该去看看这个花花世界,于是发了个“ok”的手势。

“妈妈我今晚也不在家里吃饭哦。”

回完消息,梅伊不忘跟梅夫人打招呼,听见对方抱怨了一句:“刚说你不追星能安分会儿呢,就又出去跟你那群朋友鬼混了?”

“你还不如接着追呢。”

-

热闹的ktv包间里。

梅伊穿着黑色皮裤、蕾丝上衣,在五颜六色的灯光里伴着音乐跳舞,手里还端着一杯酒,不过度数不高,是甜酒,还是特意加了旺仔牛奶的那种。

路嘉就坐在彭幼的旁边,手中是喝空、只剩冰块哐当响的酒杯,嬉笑道:“你怎么把她请来的?最近她不是被一个明星迷得五迷三道的吗?还能惦记起我们啊?”

“梅子也没你说得那么重色轻友。”

帮着梅伊说了一句话之后,彭幼又补充道:“再说了,今晚我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她这不是快生日了么,这礼物我可是想了好久的。”

路嘉:“?”

她略一思索,露出讶异的神情:“她最近还能喜欢什么啊,前段时间还跟几个以前班上的贫困生走到一块儿,就因为别人也喜欢那明星……怎么,你能把那大明星请来?”

金碧辉煌的酒吧门口。

容阙坐在车里戴着眼罩装睡,假装听不见旁边经纪人的话,“彭悦影视那位老总真的很宠女儿,她女儿要捧的人,那就没几个不成的……跟她搞好关系,这次你想拍的电影投资不就到位了吗?”

“你看,这电影制片方那边资金都拖多久了?你不是特别心动吗?但因为题材冷,现在都没拉到赞助呢,咱们也能使使力——”

聒噪的声音吵着容阙,她才刚拉开眼罩,就被那刺目的灯光晃了晃,瞬间拉上了。

“你加油。”她说,“我最讨厌这种地方。”

经纪人:“……”

她在这里做了半小时的思想工作,无果,只好看着时间给联系人发消息。

“嗡。”

彭幼看到手机震动,拿起来看了眼,瞧见台上的梅伊唱累、跳累,端着那杯牛奶味的甜酒回来,笑着问她:“累了吧?要么咱转战夜宵?这附近有家酒楼,夜市做得一绝,去尝尝吗?”

“行啊。”

梅伊相当随和,甚至因为没有“舔-狗”事件的插曲,她跟路嘉也能心平气和地聊上两句。

同行的人有很多,男生不多,大部分都是女孩儿,打听过她的家世、又见她开的是跑车,等到了酒楼下,觑准机会来她旁边,亲昵地来挽她的手。

“梅子姐,听说你也追星啊?喜欢的是容阙吗?”

停车场将声音放大,像是在耳边回荡一下。

梅伊看着她挽自己的动作,眉头扬了扬,倒也没阻止,仔细打量着她的模样,感觉也是挺阳光可爱的一女孩儿,但因为奇奇的事情,现在她可不敢在游戏里随便招惹npc。

连回答也是斟酌的:“以前的事情了,怎么?你也喜欢她?”

女孩儿微微抬头看他,穿衣风格也是酷辣类型,跟她这一身黑的妖娆,倒是不错的搭配风景线,“我不喜欢那类型,我喜欢活力一点的,能唱能跳,跟我能玩到一块儿去的类型最好。”

梅伊老觉得她这话有潜台词。

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往上瞄了瞄,发现对方的好感度只停留在60,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愿称方才这反应为奇奇ptsd,短期内治不好那种。

没等她想好怎么回答,彭幼不知从哪里蹿到她另一边,语气格外震惊:“什么!你不喜欢容阙了?为什么啊?”

声音之响亮,能让整个停车场都回荡三圈。

门口的位置,一辆刚停好的大奔后座车门正准备打开,陡然将这响亮的声音收入车内,车门顿了顿,没再往外开。

梅伊哪能说出所以然,步伐走得慢了些,憋了憋、随意挑了个理由:“就……性格不太合适?”

她将身边女生的话捡来用:“我也喜欢那种阳光、有活力的。”

“屁。”彭幼满脸的不信:“你上周还跟我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你就喜欢容阙那副冰山冷淡的样子,她越是高冷,只为你一个人融化的反差就越让人期待——这话不是你说的?”

梅伊根本不记得,现在连反口都是理直气壮,一键三连:“是我吗?怎么可能?你听错了吧?”

彭幼:“!”

彭幼:“???”

想到自己给梅伊准备的惊喜完全赶不上她脱粉的速度,彭幼是非常窒息的,她试图将梅伊在脱粉轨道上往回拉一拉,“不是,你到底怎么了?你之前对她这么狂热,今天突然冷淡,总要有个理由吧?你俩不是都还没认识吗?”

什么没认识。

都负距离接触过了。

身边的小妹妹跟着帮腔:“对哦,梅子姐,根据我的观察,这种类型的女生虽然很难追,但是追到了就会很死心塌地,对你一心一意诶。”

一心一意顶什么用?

梅伊实在没理由了,胡乱搪塞一句想交卷:“一心一意顶什么用,你们还年轻,你们不懂,有的人中看不中用,到了床上……只能说是灾难。”

周围忽然一片沉默。

本来挽着她手的女生,陡然退缩,瞳孔震惊地看着她,好像从她这话里品味到了巨大的信息量。

原来在旁边暗暗偷听的路嘉都跟着张大了嘴。

彭幼失去言语能力,抬手指着她、良久又放下,仿佛失去了言语能力,“你你你……什么时候……”

这时。

一句熟悉的声音从附近传来:“怎么,你试过?”

梅伊下意识地应:“当然。”

她条件反射地环顾周遭,想看看是今晚哪个新朋友对这问题好奇,毕竟刚才唱k认识的人太多,她有点没记全。

地下停车场的灯十分明亮,足以让她清晰看遍身边这七八个人的模样,可是谁都睁着眼睛看她,流露八卦的气息,但谁也不像问出这个问题的,你看我、我看你。

结果梅伊视线环转,正见到斜后方一辆黑色奔驰车门打开,里面踏出一只棕色靴子,靴子包裹脚踝,露出漂亮的小腿腿型,继而是膝盖、大腿、暗红色牛皮短裙……

当这靴子主人的全貌出现的那一刹那,梅伊这娱乐过度的大脑,终于后知后觉地响起了警报。

“蹬、蹬。”

容阙一步步走到她身边,轻描淡写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继续问道:

“哦?”

“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怎么不太有印象?”

作者有话要说:  没1:嗐,你别不信,我还真试过!

看着一天比一天肥的自己,欣慰地流下眼泪,大声宣布,我胡汉七又回来了!

感谢在2021-07-19 00:04:56~2021-07-20 01:0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7总、柒风、此间、幻者、咸鱼本鱼、utsuri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诺 20瓶;为什么我还是学渣 16瓶;白衣 8瓶;时礼 5瓶;不悕 4瓶;好好吃饭 2瓶;ghost、54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