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44章 044

第44章 044


“大明星粉丝千千万, 有人爬墙不是很正常吗?”

梅伊挑了下眉头,由她握着自己的手腕,眸光里含着淡淡的笑, 云淡风轻地对上她的目光, 可对视不到一秒,就又挪开。

原因无他,容阙认真逼问的时候, 这眼神总带着惊人的温度, 好像能通过目光将另一个人给点燃,梅伊并不想沾上她的温度。

“你说的没错。”

容阙注意到她手腕上的血管都被自己的力道捏的有些突出,指尖力道松了松,这一松,就再也没有理由抓住。

只好顺势放开。

等梅伊从善如流地收回手, 整理衣服再次转身的时候,她忽然道:“可我对你有记忆,你应该粉了我很多年——你这样的老粉离开,我很想知道原因。”

梅伊背对着她,回答的声音不咸不淡, 仿佛说起已过许久的事情, 勾不起她的情绪。

“粉丝追星, 都是寄托了自己不同的期待。”

“你无法满足我的期待, 所以我选择离开。”

什么期待?

容阙习惯地想要追问。

可话到嘴边, 又觉得奇怪。

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梅伊已经走出了洗手间,留她站在原地,半晌看着自己的指尖,才发现刚才扯纸巾帮对方擦指尖口红的时候, 自己指甲里不知怎么也沾上了一些。

往日格外嫌弃别人物品的她,这次不知怎么,盯着那一线红,凑到鼻子底下嗅了嗅。

一股浅到几乎让人捕捉不到的香味被她吸入鼻间。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整个人怔了怔,脸色倏然又变,掺杂着懊恼与几分不知对谁的嫌弃,快步走到洗手台边,挤出消毒的洗手液,狠狠将手上那些痕迹都洗去。

-

包厢里。

梅伊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见面前一杯牛奶,不由失笑:“谁给我倒的?”

“刚唱歌的时候你不喜欢喝旺仔吗?这酒楼刚才说可以免酒水,彭幼就给你点上了。”路嘉在对面跟人合照,抽空给她解答了一句。

“……”

点都点了,梅伊只好拿着杯子喝,她还顺便问了坐在旁边的女孩儿:“你喝吗?”

女孩儿摇了摇头,只眨巴着眼睛看她,梅伊习惯了被人注视,就在她的目光中将这牛奶一饮而尽,嘴唇边还沾了一圈奶痕,白白的,显得十分可爱。

旁边人给她递来纸巾,“梅子姐,擦擦?”

她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觉得这奶有些甜,想给自己倒杯酒,谁知啤酒才刚倒满,人就莫名犯困,干脆打起呵欠在桌上眯会儿,眼皮逐渐沉重。

路嘉刚才跑去拉彭幼拍照,拍了十多张要么不满意自己的表情、要么不满意灯光和滤镜,等将人放开,彭幼看了圈桌面,“她怎么睡了?”

坐在梅伊旁边的女生无辜地摇了摇头:“她刚刚说要喝酒,结果没喝多少就倒下了。”

“好菜的酒量。”

“算了,我把她送回去吧。”

彭幼无奈地朝这边走,却被梅伊身边那女孩儿阻拦,“彭彭刚才不是喝酒了吗?开车送她不太方便吧,我刚才喝的饮料,要么我送她回去?”

“你?”彭幼有点不太相信地看着她。

正当时,容阙姗姗回来,见到趴在桌上睡得烂熟的人,扬了下眉头,忽而加入话题:“我送她吧,我司机还在楼下。”

刚才面对别人还有些犹豫的彭幼见到她,倒是放心许多,容阙那在旁人看来格外龟毛的性格,在圈内传说里反而是一股清流,于是毫不犹豫地应:

“行,辛苦你了。”

见她们俩这么快达成统一意见,坐在梅伊左边的女孩儿颇有些着急,“不好吧?容阙是大明星,这样对她来说是不是太麻烦了?”

容阙走到梅伊身边,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我不觉得麻烦。”

“……”

那人咬了下唇,没话可说了,就看着彭幼试图将梅伊摇醒,但也不知对方怎么回事,半晌没有一点反应,还是容阙搭了一把手,才将沉沉睡着的人搬动。

身形窈窕又纤细的人,意外地力气不小,容阙架着梅伊往外走,近距离闻到她身上的香味,混合着香水、妆容、牛奶跟酒精。

奇特的混乱,却构筑了独属于她的味道。

彭幼护着她们俩下了楼,看着她们上车,感觉到几分不对,调转回到酒楼,见到服务员在收桌子,及时上前阻止。

路嘉疑惑地看着她:“你干嘛啊?”

她没吭声,挨个将那些酒杯拿出来,最后看见一个残留着奶白色底的杯子,拿起来闻了闻,见到她的动作,路嘉瞬间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拦着所有人不让走。

“谁他妈这么下作?”

-

保姆车上。

容阙忘了问地址,给彭幼发消息,结果半晌没等到回应,车后座的人又平躺着,仿若昏死过去的模样,她跟司机等了十来分钟,没办法,检查过梅伊的体温和状态之后,只好先带人去附近的高级酒店住下。

梅伊这一觉睡得格外沉。

醒来的时候仍觉得四肢有些使不上劲,只听见手机一直在吵,她抬手去够,将手机摸过来,指头却失了力气,“啪”一声让手机正面砸脸。

“哎哟!”

她捂着鼻子痛呼,良久才侧过身,将手机摸起接通,有气无力:“喂?”

彭幼的声音机-关-枪似的从那头传来:“伊伊你没事吧?昨晚到家了吗?我担心死你了,昨天我给你查过了,就是路嘉这家伙带来的人不干净,昏了头居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那边插-入了一句抗议:“什么我带来的人?我昨天没帮你一起揍她吗?”

手机那边吵吵嚷嚷,闹得梅伊头突突地跳,正当时,系统重新出现,将酒店包厢的画面放给她看,梅伊两边信息齐接收,终于捋清了事情。

——她差点让npc给女票了。

这叫个什么事儿?

她揉着脑袋,挥退系统,从彭幼那里知道那小姑娘估计不好过,就没再管这个事情,挂了电话打量房间,发现天花板纯白、身上盖的被子、底下的床单枕头都是纯白。

梅伊费劲地坐起来,还没想清楚自己怎么在这儿,敲门声响起,“进”字没说完,门被推开,容阙倚在门口看她:

“醒了?”

她愣愣看着对方,“昨晚……?”

容阙淡然道:“你朋友托我送你回家,却没给我发地址,你又睡得太死,我就让助理临时开了这酒店,没事了的话我就先走了。”

“房费已经给过了,你要是饿了可以去自助餐厅吃早餐。”

她身上穿着一套黑白格子的正装,有种高级白领的气质,也不知道是要去走什么商务,手表、耳钉都非常简约,将她气质衬得更凛然几分。

梅伊点了点头,拉开被子下床,想跟她道谢,谁知站起来就是一阵晕:

“谢……”

“扑通。”

前一声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后一声是膝盖跟地面磕出来的。

容阙看着突然给自己下跪的人,沉吟两秒,“倒也不用这么隆重地谢我,身为你一段时间的偶像,照顾前粉丝,也是应该的。”

梅伊简直想挖条地缝钻进去。

昨晚在酒楼的洗手间,自己丢下豪言壮志的时候有多么霸气,现在因脱力而下跪的模样就有多么狼狈。

这游戏是不是做出来专门克她的?

梅伊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躺下,干脆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看了看,冲容阙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再见,前偶像,你快走吧。”

她觉得自己从此跟容阙的距离起码要隔半个地球才会好。

容阙自己虽不沾酒,但也见过不少人喝醉的模样,瞧梅伊从昨晚到今天的状态,总有些不太放心,走到她跟前,朝她递出手去,“要不我让助理送你回去?”

梅伊没碰她的手,反倒昂起脑袋瞅她。

“我们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容阙:“……?”

容阙:“没有。”

成年人的话题来得太过猝不及防,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

地上的人懒懒地收回目光,“没有你对我这么好干嘛?”

“……”

容阙一面顺着她的逻辑思考,觉得她说的也有些道理;另一面又觉得,这人果然跟自己昨晚想的一样,多半是个风流人物,脑子里都是那档子废料。

怪就怪在,往常对这样的人退避三舍的她,对梅伊投注了超乎寻常的关注度。

没等她想好怎么回答,躺在地上的人慢慢攒够了劲儿,一轱辘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去洗手间洗漱了。

留容阙一个人在原地思绪凌乱。

-

十多分钟后。

梅伊跟容阙并肩站在电梯里。

洗漱完的女生发尾还有很浅的水痕,脸倒是干干净净的,只是这股气息配上那套夜店风的衣裳,就有种靡靡之花的感觉,明明烂熟到好似要凋零,偏又盛开得无比妖冶,好像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也要招来蜂蝶。

容阙余光瞥见她时不时卷头发的小动作。

电梯一层层平稳下行,她不知怎么忽然开口:“今天我在市中心刚开的p家专柜有个活动。”

梅伊一手摸着发尾,另一手摁着自己一宿没充电、现在只剩百分之二电量的手机,敷衍地应她:“加油。”

“你以后不会再来参加我的活动。”这句容阙用的是肯定句。

站在旁边的人抬眸看来,从电梯的反光中看见两人画风截然不同的衣服,一正一邪,永远走不到一条道儿上,想到之前攻略对方的时候,容阙对她种种厌倦、不耐烦的态度。

她忽而伸了个懒腰,蕾丝下摆被撑高,露出一截白而瘦的腰身。

“对。”

梅伊冲她笑得灿烂:“以后我都不会主动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了,开心吗?”

她应该是这个游戏最后一个攻略者。

等她放弃,从此容阙的世界应该清净不已,再也没有攻略者千方百计制造意外与她相遇,想要骗取她的好感度。

容阙看着她这截腰线,不等开口应答,头顶的灯忽然“滋啦”一下。

这闪烁将两人的注意力都转过去。

梅伊第一反应就是走到电梯的按键旁,手已经搭在急救铃上,但没等按下去,视野里就是一黑,紧接着,强烈的失重感传来——

“啊!”

她吓得闭上了眼睛。

反倒是容阙记忆极佳地走到她旁边,将往下的所有楼层都按亮,同时腾出手将她拉住,等到按完楼层,想要按急救通讯的时候,身上陡然增加的重量让她有些走神。

旋即,她点下紧急通讯:

“你好!电梯出现故障!”

头顶缆线断裂的声音传来,不知哪里出现接触不良的电流声,滋啦滋啦的,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但就在下一刻,失重感骤停!缆线似乎绷紧到极致,险险将轿厢给挂住。

容阙看了一眼现在的楼层显示,正在23层,但是以目前这个情况,她也不能确定电梯停留的楼层是否正常显示,但这时候做任何拆电梯的行为都是十分危险的。

通讯早已接通,那边与她沟通,迅速确定情况,要求她们尽量保持冷静,救援很快就到。

容阙身上挂着一道瑟瑟发抖的重量,她抬手去护,掌心却覆在一片温热上,迟疑片刻,她脑海里不合时宜地冒出刚才见到的那抹雪白。

像奶一样细腻。

手感确实也如此。

她抱着人,很慢地贴着墙往下滑,直到稳稳坐在轿厢地面上,因为怀里的人抖得实在太厉害,她只好出声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你怕黑?”

梅伊精神紧绷,反应不过来,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指尖不由在碰到的物体上抠挠,将容阙的肩头肌肤弄得有些疼。

好在系统及时出现,又是闪红光、又是给她放音乐,甚至还给她闻了闻薄荷味儿,加上容阙时不时冒出的话,总算转回了她的注意力,梅伊抱着她,好久才想起她是这游戏的主要攻略人物,也算是主角了,跟着她混应该不会死。

于是抱得更紧几分,嗓子发紧地应:“嗯。”

容阙突然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今天我在市中心刚开的p家专柜有个活动。”

梅伊:“?”

她以为自己卡了时光回溯的bug,尝试回忆自己之前面对这问题的答案,可惜现在高度紧张,大脑一片空白,只愣愣地问:“啊?”

容阙嗅见她身上的味道,只觉又与昨晚不同,追逐时,鼻尖免不了蹭过她的脸颊,顿了顿,她的声音落在梅伊耳畔:

“你是我第一个这么努力救的粉丝。”

“要是今天我们能平安出去,要不要考虑——”

“再爬回墙这头来?”

作者有话要说:  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朋友们都注意安全啊啊啊啊!

感谢在2021-07-22 00:25:09~2021-07-23 00:22: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橘糖好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7总 2个;不吃榴莲~、柒风、咸鱼本鱼、狗狗的好朋友、幻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石 20瓶;昔昔、624878、麟簏 10瓶;27721028 9瓶;796333、肆野 5瓶;becaus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