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10章 010

第10章 010


“系统”二字不经暂停一出,在空中飞舞的小圆球就知道情况要糟!

紧急之下,它连忙给梅伊的话增加了个消音模式!

“你说什么?”

容阙看着她浅色唇瓣动了动,应当是说了句很长的话,但她却一个字也没听清,眉尖再次紧拧起来,扣着梅伊下巴的动作收了收,两人的距离近到连对方的呼吸都能吞没。

啊啊啊这色-鬼要亲上来了!

千钧一发之际。

梅伊宕机的大脑总算想起这是游戏,光速调出面板点下剧情暂停,猛地后退几步,以至于鞋跟相拌,狠狠地摔了个屁股墩。

系统飞到她跟前,见她仍维持着惊恐的神情不住往后退,只好提醒:“我们是甜甜的恋爱向游戏,不可能有灵异元素,站在你面前这个就是如假包换的容阙哦,小宝贝。”

梅伊恍恍惚惚,呢喃了几遍“这不可能”。

这事实在也不能怪她。

在攻略容阙之前,其实她的恋爱雷达和脑回路都是正常的,在《定制恋人》之前更是能在诸多乙女向游戏里达成一次通关的成就,直到碰见容阙,以温馨、可爱、活泼、阳光等等常见性格套路接近一一失败之后——

她才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梅伊盯着那被按下暂停,随机定格在原地,神情和仪态都仍旧无可挑剔的冷美人,以及停留在对方头顶那不知是□□还是迟钝的“13”格好感,她摸着下巴,相当费解地自语道:

“不对劲埃”

难道容阙今天是吃错药了?

梅伊想不通,心情开始变得焦躁。

迫在眉睫的好感度没降下去,容阙性格发生的变化又让她觉得前路扑朔迷离起来,梅伊不自觉咬了咬唇。

-

容阙没听见对方的回应。

与之相对的,这人在她的对戏邀请后,非但没露出她想象中期待的神情,反而很是困惑地跟自己的嘴唇较劲,下唇唇瓣都成了玫红色,隐约能见到两粒小小的印子。

她本能地用拇指按住梅伊的唇角。

“怎么……”

一贯冷冽的语调才刚出口,尾音却在仍未落全的情况下,被对方踮起脚主动凑过来的动作堵祝

漂亮的黑色眼睛倏然睁大。

梅伊就这么贴着亲了她几秒钟,发觉她没有反应,于是稍稍分开些许,重新又贴上来,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看着俨然石化在原地的她,自言自语道:

“是我在做梦吧?”

“容阙怎么可能邀请我对吻戏还乖乖让我亲,不可能的。”

她是这样想的吗?

容阙浑身腾起的热意被冷风吹散,听清楚对方呢喃的话语之后,那些骤然被亲吻的恼怒烟消云散,神色却变得复杂。

曾经的她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能让这样一个明明被家人捧在手中长大的小公主,如今从她这儿得了一点好,都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是不是做梦——”

“回家后由你自己体会。”

她拉着梅伊往车里去。

-

两个小时后。

本市某豪华别墅区内。

一名羸弱女子步步后退,被逼到透明落地窗前,后背抵着冰凉的玻璃,对即将覆来的影子软声求饶:

“别、别别,真的,中场休息行不行?”

那长影的主人长着张漂亮似天使的脸蛋,语气却比恶魔更残忍,薄唇轻启,吐出清脆的二字,“不行。”

不行也得行!

梅伊愤愤地点下暂停,像一张饼似的瘫在地上,系统飞到她肩头坐下,沧桑地喟叹一句:“我已经提醒过您了,将感官灵敏度上调百分之五百,是很危险的行为。”

梅伊:“?”

她指着不远处那个被定在原地的人,说话时还在吸着凉气:“这谁能想到亲个嘴也、嘶……也能有危险呢?”

梅伊碰着自己红肿的唇,十分愤慨地跟系统对线。

“哪个正常人会像她一样,一个半小时,换不同的场景和姿势,亲了我八十六次1

而且还光是在外头磨蹭。

蹭来蹭去的……

给她嘴都磨破皮了。

在今天以前,母胎solo的梅伊从不知道接吻是一件这么费嘴的事情,若说一开始调了灵敏度的她在与容阙的柔软双唇触碰时,心中还能绵软地像是陷下去的棉花糖,那么很快,她就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尤其是被亲肿之后,有一回容阙凑过来的力气稍大了点,将她的唇角撞了下,疼得她当场就眼泪汪汪。

结果容阙就更来劲儿了,本来的中场休息也没了,就循着记忆里的吻戏剧本,按着她反复亲。

有时候同一个动作,同一个设定,重复亲来的时候,还不忘跟她解释:

“同一场景有时需要不同机位的镜头,所以需要演员保持情感,入戏数次。”

梅伊:道理我都懂,但你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拿出职业精神?

系统的机械翅膀变成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情况确实在我的意料之外。”

“毕竟您是有记录以来攻略容阙时间最长的人,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她的初始设定里居然有‘接吻狂魔’这一条。”

梅伊无声流泪,“那么问题来了,在你们这游戏里被亲到受伤,医保报销吗?”

系统直接免费给她兑换了一瓶修复喷雾。

-

容阙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另一个人着迷。

在她的设想里,以后与她共渡一生的人,从性格到外形起码要与她一样完美,故而从以前到现在,她从未动过心。

演过无数的剧本,拍过很多旷世爱情的她,本人却一次也没体会过怦然心动是什么感觉。

直到刚才。

本意只是想满足梅伊一个小愿望、顺便给她展现自己的演技,然而在将人亲到面颊发红、眼角含泪的时候,容阙却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乱了。

陌生的冲动涌上她的脑海。

她发现自己看着这样的梅伊,非但不想停下,反而还有道肆虐的声音在体内叫嚣,将人欺负得更狠一些,让她哭得更惨一点。

而她的理智在这声音下,首次投降。

直到对方可怜地躲在窗户前,可怜地抱住双臂,嫣红的唇像是被揉烂的玫瑰,几乎要渗出汁液来,小鹿似的眼睛里都是祈求。

“可不可以……不亲了?”

容阙刚拒绝完她的中场休息,如今看她这般楚楚可怜,心跳乱得更厉害。

她勉强找回理智。

“最后一次。”

梅伊勉为其难地闭上眼睛,甚至主动朝她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都没注意到这一次的容阙根本没有念本场吻戏的前情提要。

温热的柔软又一次覆盖上来。

梅伊闭着眼睛在心中读秒,现在她只想赶紧亲完赶紧用系统送的喷雾消肿。

可是一直数到五十秒。

也没见对方退开。

她不得不睁开眼睛。

就在对上梅伊睁开的水汪汪眼眸时,容阙再度失控——

她越过了雷池。

想要探取更多的芬芳。

“唔1

闪电般袭来的刺痛让她的眼瞳变得清醒。

“咣1

是梅伊后退一步,后脑撞上玻璃的声音,被容阙碰到伤口、如今又碰到脑袋,双重放大的痛楚下,盘在眼底的泪终于落下,啪嗒啪嗒,如掉线的珠子。

梅伊觑着她的脸色,擦着眼泪哽咽着道歉:“对、对不起,不是故意咬你……”

“可是太疼了。”

五倍感官灵敏度,真的太疼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