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14章 014

第14章 014


“上午十一时三十分,我市沿海区域受八级台风登陆影响,引发小范围特大暴雨,一刀具摊位收摊不及,刀具被卷至临海影视基地附近,形成‘下刀子雨’现象,所幸附近居民及时躲避,现场仅有一人轻伤……”

晚上八点半。

某别墅内,唯一被刀子雨划伤的主角梅伊听着新闻背景音,正对着镜子撕脸上的创可贴,看着这道成暗红色的细长伤口,得意地同旁边系统挤眉弄眼:

“怎么样,我这张创意卡片,用得不错吧?”

系统扑扇着翅膀,拿出先前兑换给她、寄存在仓库里的喷雾,在她脸上喷了薄薄一层,肌肤数据修复,登时完美如初,它满意地点点头,附和道:“您真棒,小宝贝,容阙已经逐渐被您折服,好感度再创辉煌记录,已经25了呢1

梅伊哼起了歌儿,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恢复健康、从轮椅上起来,成为医学奇迹本迹的模样!

“咚咚。”

敲门声响起。

她的嘴比脑子反应更快,“进”字落下,手中仍捏着刚撕下半边的创可贴,便听容阙平静的声音从浴室外传来。

“洗漱了吗?”

“我来帮你换药。”

梅伊:“?”

她大脑宕机两秒,与镜子里那个浑身上下找不出半点伤痕的自己对视半晌,果断先将这半截创可贴粘回脸上,转身打开浴室门,迎面差点撞进来人的怀里。

倒退两步,她还未站稳,容阙就抬手扶上她的胳膊。

纤细指尖碰上她脸颊创可贴的边缘,过轻的动作刮出一阵细微电流蹿过般的微痒,让梅伊情不自禁抖了抖,下意识去抓她的手腕。

两人此刻贴得极近,连对方呼吸时的冷热都能感觉到。

梅伊不愿回忆起上次亲亲的惨剧,即刻转开目光,却看见一辆被推进房间里的小车……正是医院护士站专用,上面放满了双氧水、清理盘、医用棉签等等物品。

“?”

没想到自己脸上就破个皮,也能让容阙整出这种阵仗来。

——不愧是容龟毛。

梅伊看得叹为观止,没注意容阙的手指在她面颊上流连忘返,许久才依依不舍地挪开,轻问她:“痛吗?”

容阙想,梅伊在那么危险的刀锋下,就为了给自己将一碗姜汤送来,脸上被刀子刮破时,她该有多疼啊?

梅伊真诚地摇头,“不痛。”

感官灵敏度提前调成零怎么可能痛呢哈哈!

听她这么说,容阙眼中却黯淡稍许……是啊,梅伊那时满心都想着护住怀里保温桶的姜汤,哪里会感觉到疼痛?

与梅伊相处的这些天,容阙对一个事实的认知越发深刻:

梅伊很爱她,她就是梅伊的整个世界。

心念稍动,在她头顶的好感度条就又跟着往前蹿了蹿,像是冬眠苏醒迎接春日,比先前死气沉沉、一动不动的模样要活泼得多。

正在她跟前的人对这变化看得清清楚楚。

容阙刚把手挪开,梅伊自己就把脸送上去,贴上她的掌心又蹭了蹭,期待地望着她头顶的好感度。

女人忍不住轻笑,像揉小动物一样,用手背又碰了碰她的脸,而后拉着她到旁边床沿坐下,半蹲在她跟前:

“让我看看你伤口。”

梅伊见蹭了半天也只让那好感度涨到27,遗憾地放弃动作,从八十七次亲亲被睡相打败的那晚她就该知道的……这家伙实在太难讨好。

还没回过神,就感觉到对方要去撕她的创可贴,梅伊赶忙护住自己的脸。

糟糕!

刚才嫌弃脸上留道红痕影响颜值,她早让系统修复了。

好歹也是个口子,总不可能半天时间就光滑如初。

“怎么?”

容阙看她阻拦,有些不解。

从剧组回来到现在,她就让郭助出门买来这些东西,又询问了几位知名医生关于这种伤口的处理,就是担心对方脸上留疤、影响形象,所以容阙连身上衣服都没换,就过来帮梅伊护理。

梅伊情急之下,手捂脸捂得越发紧,口中快速道:

“这创可贴是你当时亲手给我贴的。”

“我很喜欢,我不想撕。”

“伤口没什么大碍的,过两天就好了,你别担心。”

容阙果然再度愣祝

她的视线定格在梅伊的面颊上,看着那个连花纹都没有、甚至连防水功能都不带的褐色创可贴,想到梅伊往常出现在自己跟前时,总是十分注意形象,每每都有精致妆容。

……而今只是个自己临时贴的创可贴,就让她珍惜成这样。

容阙品尝着自己格外复杂的心情,喉咙动了动,半晌才重又坚决起来,“不行,它只能帮你临时止血,你这伤口早该消毒,那些刀具沾了雨水,很不干净,情况严重些你还要打破伤风。”

她抬手想将对方动作拉开。

梅伊自然不肯。

两相争执半晌,容阙从半蹲的姿态变成站着,后来又莫名与梅伊滚到床铺里成一团。

女人抱着她的腰,脸颊贴在她的颈侧,嗅见她身上淡淡的茉莉香水调,闭着眼睛道:

“我不要,我不撕,我就想留着嘛……”

容阙:“1

近距离听见这软声撒娇,怀中抱着蜷成团的人,贴着那比自己微热的体温,她一下子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沉默几秒,容阙条件反射地想让她听话点,但话到嘴边,梅伊为她往日所做的种种浮上眼前,她情不自禁将那些冷硬的话咽下,再出口的音调里含着一线莫名喑哑,更多的是无奈:

“我帮你处理过伤口,再重新贴上,好不好?”

“不好,重新贴的都不是一开始那个,不一样了1

梅伊今天恃宠而骄,都学会了拒绝她。

容阙哄了两句没效果,眉尖蹙起,便听耳边传来含着哭腔的声音,“我不是不乖,你别生气好不好,我……我只是觉得唯有受伤才会换来你的主动关心,有时候我都希望我可以一直为你受伤,这样你就会永远对我好了。”

紧跟着,梅伊从她怀中坐起来,擦干净眼角的泪。

刚才在容阙看不到的角度,她以单身二十年的手速飞快打开面板,在仓库里找出一张【普通·一张无聊的伤口贴纸】。

眼下。

梅伊身上再不见方才听不进劝告、无理取闹的模样,她垂下目光,抬手撕下自己脸上的创可贴,露出一道深红的、有些深的刀口。

容阙心中狠狠一痛,像是被什么突然捏紧。

她陡然意识到,同住至今,梅伊总是格外没有安全感,即便与她对话,大多数时候也是以“你别生气”作为开头,好像她只要有丝毫不开心,对梅伊而言都是天塌的大事。

面前的人将创可贴撕下来,珍惜地放在那小车台面上,自己拿起棉签与双氧水,面上是努力展现出来的坚强。

容阙喉咙一动。

她忽而抬手握住梅伊的手腕。

梅伊还在使劲把哭腔憋回去,“我、我自己可以的……我会好好护理伤口,不会留疤……你、你别嫌弃我……”

话至一半,她被另一道坚定的声音打断:

“我们领证吧。”

梅伊含着泪光抬眸,碎发落在脸侧,面上神情仍是恍然。

“什、什么?”

容阙抬手替她将这缕发丝别到耳后,坐起来接过她手里的棉签,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温柔中又满是心意已决的分量。

“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