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15章 015

第15章 015


暴雨后的晴空,蓝天格外绚烂。

云朵像画笔于油画布上涂抹而成,深深浅浅的白恣意点缀蓝底,日光下,两道人影从一栋挂着红色徽章的建筑里走出。

回望楼上硕大“婚姻登记处”五个字,捧着手里新鲜出炉的两个红本,梅伊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也许是《定制恋人》的场景布置实在太真——

婚姻这件从未被她规划进人生里的喜事,倏然降临到她头上时,她竟有种掌中之物沉甸甸、重若千钧的错觉。

“傻了?”

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容阙在旁边看她发愣的模样,忍不住抬手曲起指尖刮了下她的鼻子,或许连容阙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她最近对梅伊多了很多肢体接触的小动作。

梅伊将那奇异的真实感抛开,转头看着她,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却跟着点头。

“嗯1

“感觉好不真实,我居然能真的跟你结婚……”

听到“真的”一词,容阙墨镜下的双眸一敛,想到先前自己被父母骗到那荒唐的婚礼现场,怒极之下对梅伊说出的那番话,掌心不忙收回,反而又轻轻抚过对方面颊。

“过去的事情,都忘了吧,以后我会对你一直好。”

梅伊眉头一抽。

想到跟她同睡那个夜晚因自己睡相起起落落的好感度,对这话持高度怀疑态度。

容阙还想说些什么,在附近的小郭就三两步过来,要请她们俩上车,毕竟就算容阙这样乔装打扮,附近也有群众认出她的身份,眼看狗仔都要闻着味儿过来,她赶忙帮容阙打掩护。

系统高高兴兴地给梅伊放了个电子小礼炮:

“恭喜小宝贝,不氪就能跟容阙领证1

梅伊唇角的笑意一僵。

她突然又想起了那些年花三万抽了张【稀有】结婚夜,却被狠狠羞辱的故事。

瞥见她面上笑容凝固,容阙慢了半步,声音忽地流入她耳中:“结婚的事我不会一直瞒着,只是这次拍摄的作品,剧组方面考虑到后期宣传需要炒cp热度,如果现在宣布,可能让作品宣传受到影响。”

梅伊从自己的情绪中抽出,茫茫然同她对视。

很快点了点头,重绽笑容,“我知道的,不公开也没关系,你的事业要紧,我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能跟你在一起我就很高兴了1

听她这样说,容阙又是高兴,又是心酸,总觉得她为自己默默付出了太多,而自己能给的……却杯水车薪。

只好又抬手摸摸梅伊的脑袋。

今天靠着红本本将好感度刷到35的梅伊十分心满意足,心态转变良好,将自己当做容阙的小宠物,任由rua捏。

偶尔一抬头,见到容阙头顶的好感度学会自己成长,时不时增加1点2点,笑容越发明媚,俨然似一只欣赏存粮不断增加的小松鼠。

-

但梅伊千算万算,没算到容阙对她好的方式。

是夜。

容阙回来就将郭助当保姆用,让她帮忙把客房梅伊的东西都收拾了,搬到主卧去,彼时梅伊正守在卡片演化出的晚餐桌边,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郭助理这是……?”

下午出门拍了一组杂志封面,而今还穿着品牌高定的容阙就倚在门边,指挥着郭助理将东西挪上挪下,龟毛又发作,一个枕头来来回回摆了半天,她也觉得不满意。

而今听梅伊问起,自然地看向这边,理所当然道:“我们已经领了证,既然是你情我愿的婚姻,当然没有刚结婚就分居的道理,再说了,你不想跟我一起睡吗?”

当!然!不!想!

坐在餐桌边的人内心疯狂摇头,表面上却低下头去,只让容阙瞧见自己涨红的脸,好似才刚步入婚姻的新妇,仍会羞作一团。

实际上。

梅伊迅速点了暂停,秒速将旁边的系统抓来:“有没有什么功能卡,能让我一整晚像个尸体,一动不动的那种?”

系统很为难,毕竟这个恋爱游戏,大家图的就是与恋人npc互动,没听说有玩家进来就图挂机的。

最主要的是,“就算真有这种卡,万一半夜容阙醒来,想跟您说话,却发现您没有反应,那岂不是……?”

恋爱游戏秒变惊悚恐怖频道。

梅伊听了也有点发愁。

那怎么办呢?

睡着了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睡相,睡相不好一宿就能让曾经攻略的好感前功尽弃,梅伊绝望到头秃,还是系统小心地提议道:

“虽然我们游戏没有尸体卡,但我记得您开服抽到过一张增进情侣生活乐趣的【鸳鸯红绳】,要么晚上休息的时候,您考虑限制一下自己的行动?”

梅伊:“?”

她想到什么,摸了摸系统的小脑瓜,“你先告诉我,容阙那方面的技术,跟吻技比起来怎么样?”

系统眨巴着红眼睛看她,“您觉得我像是知道的样子吗?”

“你们这个游戏,人物初始设定擅长什么,你不知道吗?”

机械小圆球在她怀里将脑袋扭了一百八十度,好似个圆溜溜的猫头鹰,用电子音一本正经问:“容阙的初始设定擅长什么,您不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吗?”

梅伊:“……”

哦!

-

梅伊心惊胆战地与容阙吃完晚餐,好容易洗漱之后躺到床上,她还在思考今晚究竟要不要下调自己的感官灵敏度。

万一她俩没发生什么呢?

万一容阙技术不错呢?毕竟是个恋爱成人向攻略游戏,既然是定制恋人,总不可能除了脸没一样东西拿得出手吧?

她终究没调任何数值,平静地躺在床上,等待容阙从浴室出来。

半小时后。

两人肩并肩躺在床铺里,灯也关了,被子也盖了,梅伊觉得自己再不开口、就像是在等待什么发生一样,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冒出一句:

“晚安?”

容阙转过头来。

黑灯瞎火,梅伊还是使劲眨了眨眼睛,仿佛还能描摹出对方极其美丽的眼睛弧度,在静得连呼吸交缠都能听清的氛围里,她感觉到容阙凑了过来,唇与她贴得极近。

“白天我们领了证。”

她听见对方突然这么说。

梅伊闻弦歌而知雅意,咽了咽唾沫,小心问道:“那我们——”

后面的话,都消失于另一个人的唇齿间。

-

梅伊今晚确实消除了对睡相的忧愁。

但她出现了新的烦恼。

凌晨五点。

熟睡的容阙旁边,有道白色睡裙的身影抱着膝盖蜷缩在那里,睡裙格外凌乱,脑袋埋在臂弯中,久久不曾言语。

系统看不下去,过来碰了碰她,“你怎么啦?”

梅伊动了动,缓缓抬起头来,在游戏背景定格的情况下,如一只精致又被撕破衣裳的破布娃娃,很是真诚地发问:

“我在想,我虽然图她的脸,图她的好感度……”

“但我也,罪不至此吧?”

如果她有罪,老天可以惩罚她。

而不是让她在容阙的床上,体会平生最为煎熬的几个小时。

容阙美吗?

真的美。

——但没人告诉她!这种美是他妈的用垃圾技术换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