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苍茫之樗公传 > 第十九章 贾确

第十九章 贾确


  胥阳贾氏,离州富商家族,家风精进。

  离州富商千千万,想进入仕途的不计其数,可最后真的能成功混进官场的也就岷阳戴氏、长逡朱氏、定邺温氏、胥阳贾氏这四家,倒不是因为他们是最富的,而是因为他们是最乖的。而权力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暴利的商品,所以他们很快也就成了最富的了。

  两个政权的博弈本质上是两方世家大族的站队,所以北方对南方的战争则首先是对南方大家族的政治贿赂,而贾确身为此次大型政治贿赂的首要受益者,年纪轻轻便做到了一方郡守,可谓前途无量。

  一面之缘,相谈甚欢,江十一与贾确的交情并不深,也不好说能否再次相谈甚欢,只是此时他别无选择,总不能去黄龙罗家找那位家仆龚信吧。再说了,此地到黄龙有两三天的行程,走到那儿他们都饿成仨肉干了。

  如今的江十一可已经不是什么太阳王了,想必贾确当日慕名而来,所慕的名绝不会是一无所有的江十一,而是一山之主的江太阳。而如今已经一无所有的江十一只能盼着贾确还未得知太阳台的沦陷,不然,他们仨这一趟属于标准的投案自首。

  他们找了个池塘好好打理了一番形象,尽可能弄得像原来的太阳王那般人模狗样,人还是原来那个人,也就一天之隔,真的就得变成装的,人生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

  “待会儿,你们俩就站我后面,别多嘴。”

  江十一环视陈泌与令高叮嘱着,当然主要还是令高,陈泌向来只怕会少嘴而不怕会多嘴。

  令高没有回答,连点头的动作都仿佛带着点漫不经心,失去实力的江十一对各种有可能象征着蔑视的细节都相当敏感,令高一向不都是那幅嘴脸。

  人家这才叫不卑不亢,就像猫一样,不管你还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它都瞧不起你。

  衰弱正在导致江十一的多愁善感,但他没工夫管那么多,他要想办法拿到樗灵郡守的推荐信。

  贾确对江十一的突然造访似乎并没有显得特别吃惊,毕竟人情社会讲究个礼尚往来,当日贾确上了山登门拜访,今日江十一下了山登门拜访,这不就是人情世故。只是,贾确当日上山可是带足了见面礼,这会儿江十一却两手空空,囊中羞涩。

  贾确本来已经准备好了标准的收礼的客套话:人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啊。

  结果江十一真就是人来了而已,一时语塞。

  “贾大人。”

  “哎哟,十一爷莅临寒舍,令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里面请。”

  这并不是什么寒舍,江十一的到来也没办法令这地方蓬荜生辉,或许该说这是画蛇添足。会客厅很大,大到即使放满了坐席也能感受到它的空旷,席上瓜果酒菜应有尽有,猪蹄鸡腿跟不要钱似的往桌上摆,你很难想象这样的场景与外面饿殍遍野的惨状不过一墙之隔。

  两个侍女往边上一站,贾确连忙把三位贵客请入席中,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当官的有钱人就更不一样。

  桌上的美食吸引了他们仨好一会儿的目光,但是出于礼数,他们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肚中的翻滚以及口中的横流。

  一番精彩的客套与装神弄鬼,江十一终于从贾确口中等到了个“请”字,这一声发号施令差点把陈泌和令高激动坏了,他们尽可能不表现得那么狼吞虎咽与迫不及待,可江十一对他俩的演技并无信心,一脸嫌弃地看了看他们的捏揉做作,他们的矜持全是表演痕迹。

  “山野村夫,贾大人见谅。”

  “诶,说笑了。”

  然后自己再表演了一通教科书般的优雅与风度,耐心等待着贾确的敬酒,两人在眉来眼去地推诿间举杯小酌,江十一大叹一声“好酒!”,完成了该有的客气,最后才加入了不那么狼吞虎咽的队伍中。

  酒过三巡,肉过了好几巡,终于才谈及了正事。

  “贾大人,不瞒您说,这些天我又听到一些关于狼赳的风声了。”

  “哦?请赐教。”

  “我听说,这些人打仗从不带兵粮。”

  “那吃什么?”

  “人。”

  “嘶——”

  贾确有些不适地动了动身子,隔着老远江十一都仿佛已经看到了他那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且他们正在迅速壮大,我听说,附近这一带已经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江十一说得云淡风轻,心里却已经泪流满面,那何止是出现了他们的身影,鸠占鹊巢了都。

  “怕是要祸害我樗灵郡的百姓。”

  “那可不,所以此程专门前来提醒贾大人,早作防范。”

  “那我要替樗灵的百姓,感谢十一爷了。”

  “只是贼军势大,而南方战事正酣,恐怕朝廷再没有余力出兵讨贼,如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听说,高夷王奉命讨贼。”

  “眼下贼众正盛,高夷王纵使有三头六臂,也终是独虎难胜群狼,三拳难敌四手啊。”

  “唉,就是苦了这沧州大地的百姓。”

  贾确一脸的忧国忧民,却一点儿也不耽误手中的好酒好肉往嘴里塞。

  “可恨!”

  江十一突然往肚子里猛灌了一杯酒,手中还留着些力气把酒杯往案上一砸,发出响声,这是江十一正在表演的一桩引人注意的愤慨。

  “十一爷有何忧心?”这成功地引起了贾确的注意。

  “只恨百姓疾苦,恶贼肆虐,身为堂堂男儿,我却不能为朝廷效力,铲除恶贼,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间!”

  “十一爷高义!”贾确连忙放下酒杯,对江十一作了个揖,配合着江十一的演出,很难去分辨这其中有多少真情实意,只是富商出身的他对这样的商业互捧可谓手到擒来。

  一个山贼大喊着救国救民,那可不就是一出戏嘛。

  “可惜,我本草莽,不能有一个机会去报效朝廷。”

  “十一爷有这么一颗赤诚之心就已经是当世英雄啦。”

  “贾大人。”江十一突然起身作揖,说道。“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敢当不敢当,十一爷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定倾力而为。”

  “如果能有贾大人一封推荐信,我便可带着我的兄弟们,加入高夷王的平乱军,为朝廷效力!”

  “这......”

  贾确语塞,他与江十一的来往不过就是想保一方平安,让他这个郡守不要太难做,可如今让他这个朝廷命官为一伙山贼作保,着实是兹事体大,难以定夺。

  更何况,万一这其中有诈,岂不是引火上身。

  “兹事体大,我只是一个郡守,没权定夺这么大的一个事,但我可以为十一爷您请示刺史大人,刺史大人必定会有感您十一爷的忠义无双,同意您报效朝廷的。”

  还得请示?这一来一回三两个月就过去了,江十一哪等得了这么久。

  “贼势汹汹,报效朝廷,一刻都不能等!贾大人,狼赳的贼军可随时会来光顾您这樗灵郡,到时候生灵涂炭,百姓遭殃,您忍心吗?”

  “十一爷所言极是,容在下再思虑几日。”

  “几日?”江十一算是看出来了贾确就是个不想惹事的主儿,他千方百计地在使缓兵之计。“贾大人只是不想跟我等山贼扯上关系吧?”

  “诶呀,十一爷这是什么话,在下仰慕您都来不及呢。”

  “我有一言。”酒足饭饱的令高在旁边听得不耐烦,最终还是开始要多嘴了,而讨厌他多嘴的江十一狠狠地瞪了他一言。可令高并不打算看江十一脸色,他站起身向贾确作揖说道。

  “如今高夷王正苦于无兵可用,贾大人若是能在此时为平乱立此一个榜样,化贼为军,恐怕将是大功一件。况且所谓的贼,换个说法不就过去了,大家出来做官办事也没必要追究得那么清楚,只要事儿是个好事儿,那山贼您就可以说这是义士!”

  贾确听完,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终于开始点了点头。江十一看了令高一眼,不行了,刮目相看已经在令高身上被用烂了,他恨不得当场给令高竖去一根大拇指。

  “来人,拿笔来!”

  贾确终于下定决心了,客席上三个酒足饭饱的家伙正在为得逞而暗暗庆祝。

  这时,樗灵郡守的别驾闯进酒席,他看到客席的江十一,似乎有些吃惊,但并没有停止脚下的匆匆脚步,直奔正准备奋笔疾书的贾确。

  “何事?”

  别驾把嘴巴凑到贾确耳朵旁耳语了一番,贾确听着,面无表情地听着,点头,再点头。

  这样的面无表情让江十一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此时他就像一个被老师请家长的小学生,只能用同样的面无表情来掩盖内心的五味杂陈。

  耳语终于完毕,别驾与贾确都转头来面对着客席的仨倒霉蛋,从他们此时的表情中,江十一已经知道了一切,这个逼算是装不成了。

  “怪不得你想要推荐信,原来是走投无路了。”

  “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