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期待明天

第一百六十六章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期待明天


  “老祝头!”

  “我说你至于吗?”

  “不就是点调味品!”

  “至于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看着朱元璋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方世玉顿时一脸鄙夷的白了他一眼。

  这些东西放在明朝,方世玉自己也清楚,很值钱!

  但也没到让这群人如此惊讶的地步吧!

  何况你们还是大明第一武装走私团伙!

  你们缺钱吗?

  你们不缺钱啊!

  别人看来很稀罕,你们应该轻而易举就能搞到啊!

  “先生是不知道这些东西价值几何啊!”

  “不如老夫来讲讲吧!”

  吴元年终于可以刷一把存在感了!

  毕竟古话说得好,药食不分家嘛!

  好歹也是太医院的扛把子,吴元年对这些东西简直不要太熟悉,因此价格自然也是十分了解的。

  “先生,您这辣椒,俺就不提了,因为俺也没见过,这也是头一回见,您要问俺这玩意值多少钱,在座的怕是都没人知道。”

  1492年,哥伦布远航发现了新大陆,也收获了辣椒。

  最初吃辣椒的中国人都在长江下游,即所谓“下江人”。下江人尝试辣椒之时,四川人尚不知辣椒为何物。有趣的是,辣椒最先从江浙、两广传进来,但是没有在那些地方被充分利用,却在长江上游、西南地区泛滥起来。

  到了清代嘉庆以后,黔、湘、川、赣几省已经“种以为蔬”、“择其极辣者,且每饭每菜,非辣不可”,说明川人吃辣椒的历史也就约四百多年。

  此时辣椒尚且没有传入大明,因此这些人不知道辣椒啥价钱也情有可原。

  “俺就先说说孜然好了。”

  老吴指着方世玉身边的孜然缓缓说到。

  “这玩意也叫安西茴香,最早出现要追溯到唐朝了,是通过丝绸之路从波斯传进来的。”

  “这玩意除了可以当作调料外,还能起到祛风健胃的效果。如今在西域倒是很常见,虽然谈不上稀罕,但一般的老百姓,那也是一辈子都吃不上一口的存在。”

  “俺再说说这胡椒吧,那是宋朝的时候通过海路从天竺进入华夏的,也具有非常大的药用价值。牙疼或者腹痛以及霍乱,都可以用它入药治疗。这玩意属于海外那些番邦小国进贡给咱天朝的,你说值不值钱?就是人参燕窝跟它比起来,也就五五开。”

  “卧槽!”

  “这么值钱?”

  “早知道我拿去卖了,给你们吃简直就是浪费啊!”

  方世玉豁然开朗,这些东西在二十一世纪确实不咋值钱,但没想到在洪武时期竟然这么值钱。

  吴元年对于胡椒的描述,倒也算准确。

  在古罗马,这玩意堪比黄金的存在,华夏形容一个人富有会说他腰缠万贯,但白皮猪们形容一个人富有,则会说他是胡椒袋子。

  公元410 年,哥特人的首领阿拉里克包围了罗马城。阿拉里克除了要求罗马人交出5000磅黄金外,他还向他们索要了30000块银币、4000块丝绸、3000块红布料及3000磅胡椒。

  显而易见,你在古罗马最高调的炫富方式,那就是拎一袋子胡椒出门!

  你看看那些白皮猪,开着船,乘风破浪,九死一生,也要跑到东南亚来卖各种香料就知道了。

  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还有呢?剩下的应该就不咋值钱了吧?”

  方世玉一脸肉疼的问到。

  “先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最值钱并非胡椒,而是青盐以及糖霜!”

  “尤其是后者,那更是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啊!”

  吴元年叹了口气,缓缓说到。

  “最值钱的是这两个?”

  方世玉彻底不淡定了。

  虽然盐这玩意如今属于官方管控物,论价值,那确实要比二十一世纪的值钱。

  但方世玉压根就不可能想得到,这玩意竟然能稳压堪比人参燕窝的胡椒!

  而且这还不是最值钱的!

  最值钱的竟然是糖霜!

  放在二十一世纪,这不就是最普通的东西吗?

  那自己做的棒棒糖,岂不是可以当黄金来卖?

  一念及此,方世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朱棣!

  祝老四你吃了老子多少银子了?

  朱棣被方世玉瞪的一脸问号!

  俺又干啥了?

  俺不就是能吃了一点吗?

  回头你到北平!

  只要先生你喜欢的,俺都送给你!

  银子!宅子!马子!

  要多少有多少!

  管够!

  又回头一脸笑意的看了看朱紫怡!

  小祝祝,没事,你可以吃!

  想吃多少有多少!

  管饱!

  朱紫怡顿时喜笑颜开!

  虽然不知道方公子为什么对我笑!

  但人家好喜欢呀!

  方公子好帅啊!

  好有魅力啊!

  “咳咳!”

  朱元璋看不下去了!

  你个小王八蛋欺负我儿子就算了,你还想占我女儿便宜?

  “先生潜心学术,对这些市井之物,看来确实不大了解!”

  吴元年赶紧把话题拉了回来,他生怕朱元璋一言不合,就要砍了方世玉,自己可是还没学完医术呢!

  “先生,俺就给你讲讲这些吧!”

  洪武年间,这盐那也是分等级的。

  便宜的盐也不是没有,那就是直接用海水熬煮出来的,称之为海盐,这玩意就很便宜了。

  最贵的盐,那就要数陕甘地区的井盐跟池盐了。

  而所谓的青盐,那更是井盐跟池盐之中的极品存在了。

  即便是皇宫大内,也没人会用这种东西来当调味品,一般都是当作极其珍贵的药引子来用的。

  跟银子那基本可以画上一个等号,一两银子一两盐。

  而方世玉认为最便宜的白砂糖,恰恰就是这些调料之中最贵的了。

  一两白砂糖在此时的价格,那就是十五两银子,关键是你有钱都没地买!

  甚至就连皇宫之中,都缺这玩意,大多时候那都是用蜂蜜来替代的。

  因此,这群人见方世玉把这些值钱的东西当作调料,就那么随手一撒,不震惊才奇了怪了。

  “好了,我知道了。”

  方世玉淡定笑了笑。

  不错不错!

  本公子又发现了一个发家致富的路子啊!

  就是不知道这玩意的需求量如何。

  老祝头他们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但沈万三应该很清楚!

  得抽空问问沈万三。

  “罢了罢了!”

  “反正浪费的是你小子的银子,跟咱们没关系!”

  “咱们犯不着咸吃萝卜淡操心!”

  “这吃也吃饱了,聊也聊好了。”

  “言归正传,赶紧说说郭桓案的事情吧!”

  虽然这些东西很值钱,但作为洪武大帝自然是不在乎的,于是赶紧把话题拉了回去。

  无非就是这小子有钱了,就开始飘了,高价买回来的罢了!

  要知道他们这群人,前后送给方世玉银子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至于方世玉怎么花,那就不管他们的事情了。

  何况这么点银子,跟郭桓贪污的数量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见朱元璋把话题拉了回去,其余人也顿时纷纷竖耳倾听起来。

  就连一直满眼小星星看着方世玉的朱紫怡,此时也是乖巧的坐在一边。

  “肤浅了不是?”

  “老祝头,你这急性子啥时候能收敛一点?”

  “又不是贪了你得银子,你犯得着这么上心吗?”

  方世玉见众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顿时笑着调侃了一句,调节一下气氛。

  但这句话差点没让朱元璋暴走!

  特么的,就是贪了老子的银子老子才这么着急啊!

  “恩人,这件事关系到诸位叔伯的安危,还请尽快解答,免得夜长梦多啊!”

  见老爹即将暴走,朱标赶紧插话到。

  “行!”

  方世玉点了点头,这才说了起来。

  “这件案子实际上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那就是郭桓他贪污了,但是又没有完全贪......”

  方世玉一脸笑意的回到。

  “小兔崽子!你这说了不是跟没说一样?”

  “贪污就是贪污,清廉就是清廉!”

  “你给老子解释解释,什么叫特么的他贪污了,但是又没完全贪?”

  方世玉话音落地,朱元璋顿时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指着方世玉鼻子就开喷了!

  这特么的不是在为郭桓洗白吗?

  老子最痛恨的就是贪官污吏!

  你给他洗白,那就是跟老子作对!

  你信不信老子砍了你个小王八蛋?

  “爹!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你倒是听先生说完再发火啊!”

  见老爹已经在找刀子了,朱棣也忍不住了,赶紧站起来拉住了老爹,劝解起来。

  接过朱元璋直接狠狠一瞪,朱棣吓得浑身一哆嗦!

  “祝老四好样的!这段时间没白跟着我,进步不小啊!”

  方世玉很欣慰的看着朱棣,点了点头。

  看来以后得多收拾几块地出来,让祝老四多种种地!

  古人说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嘛!

  “方公子,你的意思是这件案子里的数千万粮草并非郭桓一个人贪的?”

  “还是说郭桓没有贪那么多?”

  刘伯温也忍不住插嘴。

  “没错!”

  “就是这么回事!”

  “其一,郭桓确实没有贪污两千四百万石粮草。”

  “其二,这个数额的水分实在是太大了点。”

  方世玉一脸淡定,压根就没把朱元璋暴走当回事。

  “你确定?”

  “这怎么可能?”

  “这个数字,那可是宫里皇后娘娘跟陛下,以及内阁一大堆人,一起清算出来的,绝无可能会有水分!”

  方世玉话音落地,朱元璋再次暴走!

  这一下,就连其余人,也都是一脸的不服!

  因为算账的人,除了马皇后,今天基本都在这里了!

  你说这个账水分很大,那不是打大家的脸吗?

  何况这个数字,那可是以他们几个人为首,加上宫里好几十人,一起反复核算,用了好几种记账法,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最终得到的结果。

  你个小兔崽子,轻飘飘一句水分很大,就这么否定了我们所有人这些天的心血?

  “我就知道你们不服!”

  “本公子就让你们心服口服!”

  方世玉也懒得多说。

  他很清楚,今天的话,势必会被这群人上奏给朱元璋,用来换取丹书铁券。

  而朱元璋对于这件案子,也自然会极为上心。

  老祝头他们肯定需要详细的解释。

  如果自己今天不说清楚,怕是后面还会让自己亲自进宫,才能解释的清楚了。

  自己本来只想低调苟住,猥琐不浪,好好发育。

  万一要是被洪武大帝发现了自己,那还怎么苟住?

  何况这洪武大帝哪有老祝头他们这么好相处?

  伴君如伴虎啊!

  因此打一开始,方世玉就决定了自己在大明的主要方针!

  那就是猥琐发育,绝不露头,趁机跑路!

  “在解释之前,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

  “你们觉得郭桓,真的能贪掉两千四百多万石的粮草?”

  方世玉收回笑脸,严肃认真的看着众人,缓缓问到。

  众人愣住了!

  这个数额确实太恐怖了!

  它不仅是大明一年税收的八成之多!

  换算成重量,那更是达到了将近二十九亿斤!

  如此之多,别说郭桓了,你就是派出十万兵马,光是运输,那也得好几个月啊!

  “小兔崽子,你别想着提郭桓洗白!”

  “如此巨额的粮草,自然不是他一个人贪掉的。”

  “此案涉及的人员众多,从六部到地方布政司,都有参与!”

  朱元璋依旧是一脸的怒意,狠狠说到。

  上头!

  这小王八蛋今天的话,怎么一句人话都没有?

  一句比一句让人上头?

  在朱元璋心里,这郭桓就是那个罪恶之源!

  就算不是他一个人贪掉的,那他也绝对是罪魁祸首!

  “行吧,既然你们没法理解,那我换个问题。”

  “如果一个人想贪赃枉法,那你觉得他是希望同伙越多还是希望同伙越少?”

  见众人依旧是一脸的不服气,方世玉索性换了个角度,重新问到。

  话音落地,朱元璋这次倒是没有暴走了,反而陷入了沉思!

  但蓝玉以及常茂却是一脸的问号!

  这特么的有区别吗?

  这不是一个问题吗?

  而李善长以及刘伯温跟吴琳,却是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只是朱元璋没开口,他们不敢先开口罢了。

  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方公子,这个问题很简单啊!”

  “贪赃枉法,那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啊!”

  “人一多,就容易出事不是?”

  “毕竟这世上,最靠谱的只有死人。”

  “何况人越多,每个人分到的银子就越少啊!”

  就在此时,一道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朱紫怡站起来回到。

  “不错不错,小祝祝真是冰雪聪明,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方世玉对着朱紫怡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称赞起来。

  朱紫怡顿时一脸笑颜如花,低下了头,开心的跟得到小红花的幼儿园小朋友似的。

  “郭桓如果贪污的话,没必要搞得六部以及地方布政司都加入进来,他只需要跟户部的几个领导以及小吏同伙就行了。”

  “如果你们是郭桓,你们贪污还要拉着六部跟地方布政司,数万人一起,搞得人尽皆知吗?”

  “这是觉得自己长了九颗脑袋,命太长了吗?”

  方世玉一脸淡定的缓缓说到。

  “可不跟这些人一起,他一个人怎么可能贪污如此之大的数额?”

  朱元璋依旧是一脸的不服!

  洪武大帝向来都是个认死理的人,认准的事情,天王老子也难让他改变!

  他既然认定了郭桓跟六部以及地方布政司同流合污贪赃枉法!

  那就没得变了!

  这些人都要死!

  都要被他砍了!

  谁说不是,那就是帮郭桓以及同党洗白!

  包括方世玉在内,也不行!

  “老祝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要说贪污,这中央六部,自然是户部、兵部以及工部最方便。”

  “吏部以及刑部捞油水的法子自然也不少,但没一个跟这户部沾边的!”

  “剩下的礼部,那基本没啥油水,郭桓拉上礼部,先不说怎么贪,没准自己还要倒贴银子进去。”

  “这地方的布政司,一共十三个,能够贪污如此巨额赃款,还不被发现的,你自己想想,除了湖广跟浙江以及江西外,别的地方那些布政司,就算是想贪那也没有那么多银子让他们贪啊!”

  “何况作为地方布政司,这郭桓不过是个户部代理侍郎,他的面子能有那么大?”

  “如此巨额,可是从洪武元年开始,直至今日,一共被贪污的数额!”

  “而你们再想想这郭桓的履历,洪武三年他才到的户部,起先也只不过是个打杂小吏,哪有这个本事去贪污?”

  “老祝头,你既然这么笃定,郭桓就是这件贪污案的罪魁祸首,那不就是让郭桓当背锅侠吗?让真正的罪魁祸首逍遥法外吗?”

  方世玉连环发问,直接让朱元璋无言以对!

  实际上,大家都明白,一个郭桓,是不可能贪污如此巨额的赃款的。

  但对于贪污,洪武大帝那是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除了这种事,洪武大帝那是龙颜大怒,不找个人来背锅,诛他九族,实在难消洪武大帝心头只恨!

  郭桓作为这件案子最大的负责人,那自然就是最合适的替罪羔羊了!

  “恩人,就算郭桓不用为这个贪污案负主要责任!”

  “但这件贪污案的数字总不可能出错吧?”

  朱标怕老爹丢面子,赶紧岔开了话题。

  “这件贪污案的数字也对,也不对!”

  方世玉皱眉沉思了一下,缓缓回到。

  话音落地,这次不只是洪武大帝暴走了,其余人也都纷纷暴走了!

  前面那个问题你还可以解释通,现在又作何解释?

  你特么的倒是解释解释,什么叫也对也不对?

  什么特么的叫也对也不对?

  特么的什么叫特么的也对也不对?

  你个小兔崽子,是纯粹皮痒是不是?

  非要给朕整点活?

  好好的人话不会说了是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