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乱世南唐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终篇

第五百三十六章 终篇


“大宋缘何南来?”孙宇笑笑,这曲良骥,战阵之上是一把好手,于这朝堂的勾心斗角,差得太远,倒是个纯粹的武将。

  孙宇耐着性子说这么多,其实就是起了爱才之心,或者说,是给这南唐的文臣武将,作个招牌。若是曲良骥这般的顶级将领,都投了孙宇,还得到不错的待遇,其他人的顾忌便要少了许多。

  在孙宇的心中,南唐从来不是真正的大敌,他的一切手段,都是为了与大宋争上一争。若是将这南唐打个稀烂,就算拿下了,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元气,如何与大宋去争。

  “因为我大唐攻伐越国,而大宋作为宗主国,认为此举侵犯了他们的威严。”曲良骥一个愣神,随即毫不犹豫说道,大宋不希望江南一统,这是很正常的。

  “屁的威严,就是想留着南越,让我等腹背受敌罢了。而此战的罪魁祸首,正是孙某,你说大宋会放过我吗?而韩王能够登大位,必然是做了些承诺的,孙某差点命丧江宁,就是明证。”孙宇背负双手,那一次,若非韩青锋相助,想要全身而退,还真的有难度。

  “忠勇王思虑甚远,曲某不及。”曲良骥转念一想,还真的是这个理,你想要人家的命,人家反你再正常不过。当时的李从善,也许也是情非得已,毕竟被宋军捏在手上,两个人的翻脸,也算是大宋一手促成,倒是符合了大宋的利益,想必若非跟孙宇翻脸,大宋还不会走得那么利索。

  “曲将军,这些年,一直被宋军压制,心中,可有一争长短之雄心?”这曲良骥,从今天战阵的表现来看,绝对有两把刷子,那铁桶阵,若非是火炮相助,今天还真不见得能够冲破。

  “曲某这些年,一直想要光复江北,奈何,哎!”作为一个南唐的高级将领,最高的追求就是打到江北去,将淮水数州收入囊中,则江南稳如泰山。

  “曲将军,孙某正式邀请你,加入吴国,与我等一道,一统江南,共抗大宋!”孙宇知道,想要抗击大宋,就需要不断增强自身的实力,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对象。

  “眼下,并不合适,曲某甘愿去大牢服刑。”这才刚吃了败仗,摇身一变,就成了对方的将领,这事怎么听着就臊得慌呢。

  “曲将军,眼下歙州已下,江宁,还能守多久?你若是坚持,麾下又该如何自处?”孙宇很清楚,就凭宣州的郑彦华,已经挡不住他了。眼下正是加入的好时机,等到攻克江宁,就晚了。

  “但凭王爷吩咐!”曲良骥老脸一抽,也许,该为自己跟麾下兄弟考虑一次,至于这老脸,都率军投降了,也不剩什么了,等到孙宇真的一统江南,也许他就成了识时务的俊杰了吧。

  “好,白勇,你带着曲将军一道,整编军队,以各营满编为首要。另外成立神策军第三团与第四团,曲将军为神策军副都统,统领这两个团。”孙宇不介意给一个高帽子,曲良骥从神卫军副都统,转变为神策军副都统,亲领两个团,地位丝毫没有降低。

  “末将见过王爷!”林肇庆脚下虎虎生威,这一仗,他打得漂亮,算是投身吴国立的第一个大功。

  曲良骥有些尴尬,他与林肇庆,对阵很久,眼下却混到一起去了。

  “林将军快快请起,奉大王令,即日起,将军麾下,军号振威,将军为振威军都统。从今日起,曲将军为神策军副都统,今后大家同殿为将,昔日过往,一笔勾销。”孙宇将曲良骥往前拉了一下,向林肇庆介绍道。

  “哈哈,林某跟老曲,早年便相识,只是交往不多。大家之前也是各为其主,以后当多多来往才是。”林肇庆很大度,他是打了胜仗的,又没吃亏。

  “林大将军说得是,以后定要叨扰的。”曲良骥老脸一抽,他俩以前虽然彼此不统属,但都是南唐的顶级大将,自然是见过的。

  “好,诸位,快速整编,大军明日便要出发去宣州,这歙州便交由陶将军。”孙宇准备将陶桂留下,除了稳定地方,也是为了阻挡可能出现的敌军。

  虽然曲良骥降了,但是神卫军依旧有七八万的精锐,盘踞在鄂州一带。

  若是神卫军都虞侯朱令赟真的率大军前来,也不指望能够靠陶桂便阻拦住,至少能够略作抵挡,给孙宇起个示警的作用。

  次日,孙宇尽起大军,骑兵两千余,步兵八万,加上后勤辎重兵万余,号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往宣州而去。

  而此时的湖州城下,多日的攻防战,以郑彦华撤兵告终。

  时年五月上旬,吴国十五万大军围困宣州城,震惊天下。

  “混账!都是酒囊饭袋。”李从善听到消息,将能够抓到的东西,全部砸在地上。

  十五万大军围困宣州,他知道,顶不住多久的,最多十天,郑彦华大军就有断粮之危。

  若是郑彦华战败,孙宇便可直接挥师江宁,而眼下江宁左近的人马,根本挡不住。也就是说,最多半个月,这江宁城,就要易主了。

  “陛下,咱们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严续不甘心,他还想试一试。

  “什么机会?十五万大军,就算把水师将士全部拉过来,也挡不住的。”李从善满心绝望,根本挡不住的。

  “陛下,大宋,大宋肯定不愿意看见江南一统,咱们还有机会。另外,可以调神卫军东进,攻打歙州一带,威胁其后方,令其分兵。”原本神卫军,留着是防备大宋的,都到这时候了,如何还能管得了这些。

  “如此做,呵呵,就算胜了,又有何用?”李从善整个人瘫靠在椅背上,请神容易送神难,若是宋军当真南下,他恐怕也只能当个傀儡了。

  之前是大宋没做好准备,眼下西北隐患已经解决,而北汉独木难支,南楚战事已近尾声,听闻已经在攻打衡州,一旦衡州拿下,南楚就没了,大宋完全可以腾出手来经略江南。

  “陛下,管不得这么多了,大宋至少留着咱们还有用,荣华富贵不愁,而那位,恐怕就是杀之而后快了。”孙宇的野心,昭然若揭,李从善这位国主,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难道留着造反吗?

  而他严续,恐怕更惨,直接灭族都有可能。

  “取纸笔来!”李从善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这番话来,这简直就是耻辱,比当初宋军入江宁更甚。

  时年五月中旬,忠勇王孙宇克宣州,郑彦华战死当场。随即挥师北上江宁,天下侧目,江南易主在即。

  大宋起水陆大军十五万南下,由曹彬潘美统帅,其中还有大宋最为神秘的神机营。同时,盘踞苏州的吕谷威,出兵秀州,孙宇命程镇北率一团火速支援,统领秀州战事。

  长江入海口,一支庞大的舰队,遮天蔽日,正在顺风逆流而上,清一色的软帆。当中数艘庞大的战舰,甲板离水面老高,让人看了觉得颇为不稳。

  宋无冕立于旗舰之上,见惯深海风浪的他,这点波动,根本不放在心上。手中的望远镜不断朝着前方探索,有确切消息传来,宋军将于今日渡江,虽然他不知道,这消息是如何来的,但是他相信王爷。

  船队行进的速度很快,宋无冕丝毫不担心错过,十数万大军渡江,岂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长江北岸,宋军的水寨无比忙碌,庞大的水师舰队,将水寨塞得满满当当,这其中,不仅有大宋的水师,还有南唐的水师,为了宋军能够尽快渡江,李从善是连最后一丝体面都不要了。

  曹彬乐得不行,这南唐水师就算是交待了,等他们上了船,这战舰就归他们掌控了,以后这长江,跟小河沟也没什么区别,一脚就能跨过去。

  “曹将军,可以登船了!”负责此事的,乃是如今的水师统领章文胜,对于将水师舰船派来接宋军,他没有丝毫抵触。本就是韩王府护卫出身,在他眼中,只要听从李从善的命令即可,其他,无需操心。

  “章将军,我看好你,哈哈!”曹彬拍拍章文胜的肩膀,这才是该有的态度,等到江南归顺之后,大家还可以共事。

  “曹将军,非是本将催促,忠勇军势大,晚了,就怕来不及。”章文胜也不管曹彬到底几个意思,他只有一个目的,将人带到江宁去。

  “怕个什么?就算是野战又如何?潘将军麾下,有骑兵三千,岂会怕了他。此行,尚有一战灭蜀国十万大军的神机营,统领正是我兄弟赵崇彦,哈哈。”曹彬摸摸自己尚且没有完全复原的臂膀,这番,一定要报仇。

  在他看来,十五万精锐宋军,可以横扫一切,况且还有南唐的水师以及驻守江宁的军队配合。

  “城中粮草不济,将军此行,还要多带粮草。”章文胜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也不知道,宋军跟忠勇军,到底谁更能打。

  “放心,官家宽宏,此番带的粮草,足够我大军一月之需,而且有水师在,补给无忧。”曹彬拍拍章文胜的肩膀,这次去,他就没打算再离开,江宁就成了他与潘美的驻地。

  宋无冕从望远镜中,看见前面轻舸传来的讯号,传令船队降帆,将速度压到最低,在江中缓缓而行。

 宋无冕放出数艘轻舸,在江面打探水寨的动静,如今的讯号是,对方船队尚没有行动,现在过去,早了些。

  就如此慢慢行了一个时辰,时间近正午时分,才接到前方传讯,宋军水寨开始出动了。

  “曹将军,江都方向快马来报,有一支百余艘战舰的船队,正在逆流而上。”潘美眉头皱成了川字,他们根本没有派出小船于江面巡逻,因为他们唯一的对手就是南唐水师,眼下正在水寨中,已经被他们掌控。

  “难道是南越以前的那支水师?无妨的,若水敢来,那就直接歼灭!”曹彬豪气万丈,他眼下这支舰队,足有五百余艘战舰,若是一字排开,完全可以在江面连成一座桥,根本就不可能有对手。

  潘美点头,他太过小心了,既然对方敢来,那就歼灭好了。

  当水寨中船只陆续离开,往江南对岸而去,从江面的尽头,一支船队开始缓缓出现。

  “果然够庞大的。”曹彬摸摸下巴,别的不说,就这船帆,够吓人的,船队行进的速度也很快。

  “靠过去!”虽然对方的船只体型庞大,但是曹彬根本不惧,那都是海船造型,比起他脚下的四层楼船,攻击力差得太多了。

  数百艘水师战舰,就这般直接朝着宋无冕的船队行去,没有丝毫散开的意思,好像准备一窝上,直接冲散对方。

  “这都是猪脑子吗?”宋无冕直咂舌。

  他不知道的是,无论是曹彬亦或是潘美,都不懂水战,章文胜要好一些,但是轮不到他说话。

  主要是他这舰队,看着吓人,但是根本容纳不了太多人同时作战,在他们眼中,楼船才是王道,顶层有巨大的拍杆跟小型投石机,其下皆是强弓劲弩,轻易将对方射成刺猬。

  大宋跟南唐的联合水师,如今尽归曹彬与潘美掌控,顺流而下,直往迎面而来的舰队行去。

  曹彬心中豪情万丈,宋无冕也是同样如此,也许,这是千百年来,江面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水师交锋,战舰数量远超当年的赤壁之战。

  宋无冕轻车熟路,在对方尚未进入射程时,便传令列阵,庞大的舰队在江面展开,露出狰狞的炮口。对方这般拥挤的阵型,正是火炮大显神威的时候。

  “点火!”宋无冕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样的战斗,简直就是碾压。

  数百颗黝黑的炮弹,带着巨大的威势,砸入敌方水师中,往日里坚硬的船身,顿时木屑横飞。

  整个水师顿时陷入了慌乱,这一波他们损失就很大。

  “快,加速,冲上去!”曹彬传令,他没想到,传言中的武器,居然被用在了水师上,若是不能近身,他们便只能被动挨打。

  眼下他们是逆风,风帆用不上,只能指望人力加速。

  “嘣~嘣~”在宋无冕的指挥下,火炮再一次射击,冲在前方的小船,被炮弹命中,直接被打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眼看就要沉了。

  曹彬很快就绝望了,对方的软帆,居然能够逆风加速,任他们如何拼命,却依旧无法靠近,只能维持在一里地之外。

  “赵将军,就靠你了!”曹彬知道,再不想办法,他们会完蛋的。

  “曹将军,江面风大......”赵崇彦嘴角直抽抽,火箭不是这么用的。

  “死马当活马医,顾不得这么多了。”若是不能解决这支舰队,如何渡江?

  片刻之后,大宋水师舰队上,飞起数百支火箭,在空中喷射烟火,不断加速往忠勇军水师飞去。

  宋无冕直接无视,就算射中又如何,区区火箭,甲板上并无易燃物,脚一踩便灭掉了。至于火药,都有专门的火药桶放置,防火防水。

  果然不出赵崇彦的预料,倒是勉强能够飞到两里地的距离,但是根本没有准头,伤害寥寥。

  又是一轮炮击,其中一枚正中旗舰,巨大的撞击力,直接将楼船撞出一个大窟窿。

  “曹将军,咱们不如快速渡江,暂时不作理会。”章文胜算是看出来了,只有被动挨打的份,还不如直接渡江,对方所能造成的伤害也就一般。

  “不可,若是不能解决这个,本将岂会拿我大宋儿郎的性命开玩笑。”曹彬毫不犹豫拒绝,这若是渡江成功,却被断了后路,就算守住了江宁又如何?

  “那就撤!”潘美也看出来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消灭对方,既然不渡江,那就撤,总比平白挨揍强。

  “扬帆,撤回水寨!”曹彬点头,既然潘美也是这般想法,他便再无顾虑。

  “二位将军,不可啊,江宁危在旦夕......”章文胜傻眼了,这宋军若是撤了,他该如何自处。

  “休要再多言,军令如山!”曹彬才不管这些,眼下舰船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眼看对方撤退,宋无冕直接追上去又放了几轮炮,直到对方进入水寨,再追击便有危险,才返回朝着江宁方向而去。

  时年五月下旬,忠勇军水师于江面之上,大败宋军水师,令其龟缩不出。同时发偏师一支继续西行,北上江陵,长江水道正式易主。

  同时,忠勇军将领高继冲,袭击岳州城得手,一把火将宋军粮草辎重尽数烧毁,正在攻打衡州的崔彦进,不得不退兵,仓皇退回潭州,继续屯田。

  五月底,忠勇王孙宇,率大军克江宁,李从善退位,原国主李煜长子李仲禹继位,封孙宇为秦王,统领朝堂上下。

  随即,孙宇发兵苏州,十万大军,与秀州的程镇北汇合,以泰山压顶之势碾去,吕谷威开城投降。

  六月初,神卫军都虞侯朱令赟上表归附,各州闻风而动,纷纷上表。

  至此,江南正式一统,占据长江水道,拥民近千万的南唐,有了挑战大宋的底气。

  “王爷,咱们什么时候打到对岸去?”徐易看了看手中的鱼竿,怎么就是没动静呢。

  “等机会,眼下,咱们要做的就是勤修内政,而大宋,是一定会出乱子的。”孙宇看向对岸,他还年轻,有的是时间,而那位赵老二,应该已经快要按捺不住了吧,他必须表现得没有过江的意图,不然会吓着他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