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小娘子不凡 > 第六十七章 家访(二)

第六十七章 家访(二)


  老师像冬日暖阳温暖大地一样关心着我们。

  莫小优既领了大王的命,故决心做一位称职的好老师。

  她送走了七王爷,回到“墨语轩”,百里烨还没有下课。

  汀兰乐得像绽放的花朵一样,和丹彤一道跟回了“墨语轩”。

  “汀兰、丹彤你俩先回‘如意宫’吧”,小优也是面带微笑,满面春风。

  “哦,小优,你等百里世子?”汀兰像霜打得花儿一样。

  她望了望学堂中教授的百里烨,她不喜欢小优跟百里烨走得太近,这样王爷又该不高兴了。

  莫小优用纤纤玉指使劲戳了一下心悦的脑袋,“你想什么呢,我等心悦,你们快回吧”。

  “哦”汀兰松了口气,这才与丹彤缓缓离开。

  终于下课了,百里烨心急如焚地冲出“墨语轩”,准备向竹林跑去,瞧瞧小优怎么样了?

  他拉开房门,小优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百里烨望着小优居然也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哦,小优,那、那封擎宇,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谢百里小哥哥关心”莫小优冲百里烨微微一笑。

  百里烨见小优没事,也松了口气,端详着微笑的小优,傻傻的矗在“墨语轩”门口不动。

  莫小优比了个手势,示意百里烨,我要进去。

  “哦”百里烨将身子挪了挪,让出了一条道,莫小优从侧身进入“墨语轩”。

  “哦,优优老师”小娘子们惊呼道,居然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小娘子们好想知道发生了何事,却又不敢问。

  孙淑媛瞧见她,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眼睛眉毛挤在一起,小嘴儿撅着,气得使劲的扯手帕。

  “优优老师……”心悦公主还没说啥事,小优就将她话打断了,“心悦,你出来一下。”

  莫小优缓缓的走了出去,心悦公主连蹦带跳的跟跑了出去。

  心悦公主将小优翻看了一遍,“小优,你没事吧”。七王爷方才弄那么大动静,她着实担心。

  莫小优淡淡的回道,“没事”。

  心悦公主指了指竹林,“我王兄他”,七王兄那狮子吼,会没事?

  “哎,他就那德行,不说他了,你帮我问的,那个被白粉末浇了满身的小娘子,你可打听清楚?”

  “哦,她呀,刘雨辰,武卫刘一刀之嫡女”心悦公主不明白莫小优打听她来做何用。

  “谢了,我可爱的小公举”,莫小优说完,踏这轻盈的步伐走了,今日心情为何这般好?

  百里烨瞧小优活蹦乱跳,嘴角微微上扬,叫上燃烯也缓缓离去。他做这个棋艺老师,能时常瞧见活波可爱小优,倒也乐在其中。

  待到散学后,莫小优让丹彤把教具搬回“如意宫”,汀兰随她出宫一趟。

  汀兰很是好奇,“小优,小优,出宫干什么呢?”该不会是去见七王爷?

  “去了,你就知道了,时辰也不早了,走吧”,莫小优拉着汀兰向西华门走去。

  她们必须抓紧时间,宫中有规定,侍女公公们外出办事,必须在宫门宵禁前回宫,否则就不得入宫了。

  出了宫门,莫小优就在京城大街上打听起来,武卫大人的府邸如何去。

  汀兰也不明白小优去找武卫大人做何事,也没听她提起过这位大人呀,可她见小优快步往前,自己就带着小跑跟上。

  到了刘府,莫小优对汀兰说,“汀兰你去叫门,优优老师说找武卫刘道人”。

  “诺”汀兰走上前“当、当、当”,扣了三下门,便停下了。

  一个年轻小厮开门应道,“小娘子,有何事?”

  汀兰柔声细语,“劳烦,小哥通报一声,我家优优老师有事求见武卫大人。”

  “小娘子,稍等”小厮关了门便进去了。

  小厮小跑去禀告,“禀大人,门外有一小娘子求见,说是优优老师。”

  “什么玩意儿?老师?”武卫跟本不知道,大王给娘子们请得女夫子叫老师。

  小厮重复道,“优优老师”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个啥东西。

  “不见”他语气中透露出些不耐烦。

  “诺”小厮慢慢地走出去回话,“大人说不认识优优老师,不见”。

  莫小优想,我不知道你们这儿叫门的规矩,本小姐还专门把汀兰带来叫门,你个刘一刀却不见。

  “哼,不识好歹,今日不见也得见。”

  莫小优纵身一跃,飞上了院墙,大声吆喝,“刘一刀,你这个胆小鬼,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一见,可是怕了本老师不成”。

  青天白日,她这一吆喝,引来了无数围观者,这小娘子何事?

  “小优,小优,你快下来”汀兰急得像火烧一样,又不敢大声喊。

  小优跳到人家院墙上,还这般挑衅,怕是要出事哟,这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汀兰记得团团转。

  汀兰眼前一亮,对了,我得赶紧回七王府,把王爷叫来。

  汀兰挤出人群,拼命的朝王府跑去。

  莫小优站在墙头不停的嚷着,“刘一刀,你有本事出来呀,你个胆小鬼”。

  刘一刀听到嚷嚷声,便走出屋子,来到院中,“何人?敢如此嚣张跋扈?”

  莫小优纵身跳下,一手竖起大拇指朝着自己,“本小姐优优老师是也,登门拜访刘大人,也实属不易呀。”

  刘一刀怒气冲冲,“什么玩意儿?老师?你居然敢爬老夫府邸墙头,还敢破口大骂?”

  莫小优嬉皮笑脸,“这不,为了见大人一面嘛,实属不易,不易呀”。

  刘一刀扬眉怒声,“何事?”,难得跟这小丫头片子理论,看看何事再说。

  “本老师,是来问问,刘雨辰为何不来学堂上学了”莫小优想总不至于说是我教得不好,她学都还没有,就不存在教的好与不好。

  刘一刀怒道,“不想去,就不去了”哦,这老师看来就是那大王指定的女夫子,心想你泼我小女一身白粉末,老夫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还敢找上门。

  莫小优笑嘻嘻的,“既然来了,就要坚持嘛,我们老师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

  刘一刀怒道,“岂有此等道理,不去就不去,若再纠缠,别怪老夫不客气”。

  莫小优竖起右手食指,左右晃动,“NO、NO、NO,那可不行,大王交给我三十个学生,我就要保证三十,一个也不能少”,怕了吧,本小姐把大王都搬出来。

  刘一刀水袖甩,火冒三丈吼道“送客”。

  不是因你一女流之辈,还是大王任命的夫子,否则老夫早修理你了。

  “要不这样,我与刘大人比试比试,如果我输了,我就不在叨扰,在刘府门外磕头谢罪;如果刘大人输了,那还请刘大人明日准时把令爱送到‘墨语轩’来,可好?”莫小优想这种武夫,你跟他说道理他那听得进去,怕是只有拳脚才能让他屈服。

  “可是你说的,输了,可别怨老夫欺负你。”刘一刀想我正想好好教训教训你,没想到你自不量力,你到主动送上门来,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大王也不能把老夫奈何。

  “请”莫小优手执金丝羽扇,优雅的比划。

  傍晚微风吹动着莫小优的裙摆,还颇有几分气场,她快步流星,拨开金丝羽扇,挥出一道绚烂的光幕。

  一位小厮匆匆跑来,将一柄青龙长剑扔给刘一刀,他接剑后,闪电般的腾空而起,长剑一挥,将这光幕一批为二。

  武卫府看门小厮吓得躲在大门墙角,双腿直打哆嗦,生怕刀剑无眼,伤及无辜。

  “汀兰你……”平安话都没说完,汀兰一边跑一边上气不接下去的说,“我找、找王爷”

  汀兰跑进王爷书房,也顾不得行礼了,“王爷,小优,小优……”

  “小优怎么啦”好想喊汀兰慢慢说,可七王爷一听到小优,也心急呀。

  “小优在武卫大人府,闹起来了。”

  “啊”不等汀兰细细说来了,七王爷起身飞奔向武卫大人府。汀兰在后面跟着跑去。

  七王爷冲过来,看热闹的人群还未散去,拨开人群,冲向大门,使劲儿的狂敲门“当、当、当、当、当、当……”。

  小厮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七王爷使劲一推,吼道“滚开”,本就吓得不轻的小厮,直接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七王爷冲进院子时,莫小优的金丝羽扇已经架在了刘大人的脖子上了。

  七王爷故意吼道,“小优,放肆,还不放下羽扇”。

  莫小优收回羽扇,抱拳在胸前,行礼道,“刘大人,承让。

  “佩服,老夫输的心服口服”刘一刀见七王爷来了,也不好耍赖,只得作罢。

  七王爷冷冷道,“刘大人,多有叨扰,小优无理,本王先带她回去好好教训”。

  “恭送七王爷”刘一刀铁青着脸,行作揖礼,这么大把年纪,输给一个小娘子,确实颜面扫地,那能高兴得起来。

  莫小优被七王爷拽着走时,不忘回头,大声叮嘱道,“刘大人,别忘了明日送刘雨辰来‘墨语轩’。”

  出了武卫府,汀兰气喘吁吁的赶到,“小优,你没、没事吧”。

  “哦,我就纳闷儿,王爷,怎么来会知道,原来是你”小优玉指戳了一下汀兰头。

  汀兰见小优没事,脸上乐开了花。

  “你还说,下次不可这般胡闹”七王爷冷冷道

  “我不是胡闹,他家刘雨辰,没来学堂,你说,我这个老师是不是该管管”,莫小优嘟嘟嘴,萌萌地盯着七王爷。

  “就为了个小娘子没来学堂?那万一刘一刀武功了得,你该如何是好?”七王爷眉头皱了皱,

  莫小优洋洋自得,“他呀,不是我对手,我怕伤着他,还没有用火性武功呢。”

  七王爷冷冷道,“万一比你武功高呢?”真不知天高地厚,若是我不来,人家使阴招,你该怎么办?

  哎,真不知当初让她学武,是好还是坏呢?

  “你是在关心我?”莫小优盯着七王爷,心里乐开了花,今日高兴的事儿还真不少。

  汀兰默默的跟在他俩后面,望着和谐共处的他们,微微笑了。

  七王爷一直把莫小优送到了王宫门口,见她走远了,这才缓缓离去。

  他好想留小优不要回去了,又怕她不同意,反而难为情,只好作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