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小娘子不凡 > 第八十五章 谢救命之恩

第八十五章 谢救命之恩


  莫小优虚惊一场,素日也没跟这牡丹结仇呀,为何对我要下如此狠手?

  太后还躺着,虽不是自己下的毒,也是因自己给她办得这个寿宴,让坏人趁虚而入了。

  莫小优谢过大王和穆炎彬的救命之恩,就与画眉姑姑一道去太后寝房,伺候太后去了。

  人生古来七十稀,这太后都六十了,也算高龄了,这药煎好了,可一直喂不进去,可急坏了这些个小侍女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莫小优想到了电视里面的情节,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不都是嘴对嘴的喂吗?管它的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

  她走上前,将小侍女拉开,拿过她手中的碗,喝了一口药包在嘴里。

  小侍女对她仍有点戒备,“你、你……”,当她还在“你、你”。

  莫小优已埋头,将嘴里的药喂入了太后口中,太后真就吞咽了一半,漏出了一半。

  莫小优用丝帕将流出的药沾去,那小侍女的担忧这才消退。

  莫小优转回头道,“你去再盛一碗药来”。

  小侍女摇头摆手道,“啊,不成,不成,钟太医说过只吃一碗的”。

  莫小优没功夫理她,继续喝药喂太后。

  穆炎彬解释道,“小优喂太后药时,喂了一半,漏了一半,那么两碗,刚好等于一碗,快去吧”。

  “哦”小侍女恍然大悟,速速跑去盛药来。

  太后吃了药后,脸色慢慢恢复了平静,大王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回了“安闲宫”。

  莫小优这样舍己为太后喂药,大王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那么些个太医在正厅候着,穆炎彬不好太过显能,便告辞回了穆府。

  莫小优和画眉都守在太后的床前,怕她再有任何散失。

  待到第二日晌午,太后终于醒了,莫小优高兴地抱着太后哭了起来。

  太后挤出一丝丝微笑,“瞧,这孩子,才说了,哀家是老不死的”。

  太后这句话,逗得莫小优哭笑不得。

  画眉姑姑抹着眼泪,跑去正厅,兴奋地嚷道,“太后醒啦,太后醒啦,太后醒啦。”

  画眉姑姑对一位小侍女笑道,“你快去给太后准备一些清淡的吃食送来”。

  “诺”小侍女愁容烟消云散,跑去了小厨房。

  她对一位公公道,“你快去禀告大王,太后醒了”。

  “诺”公公笑着跑向政书房。

  画眉姑姑笑着对一位老太医道,“劳烦院使大人,随我来为太后再诊诊”。

  院使随着画眉姑姑进入太后的寝房,院使弯腰曲背,行作揖礼,“微臣,参见太后”。

  太后声音略显微弱,“免礼”。

  院使走近太后,太后伸出右手,院使将手搭于太后手腕处,掐了掐脉,和颜悦色道,“太后,已无大碍”。

  太后微微笑道,“有劳院使了”。

  画眉姑姑将院使送出寝房,太医们松了口气,缓缓散去了。

  秋菊走进太后寝房,莫小优正在给太后一勺一勺的喂食。

  她红着脸看着莫小优道,“你与画眉姑姑都熬了一整夜,眼睛红得跟小白兔似的,你们去休息休息,换我来跟前伺候吧”。

  太后也说道,“哀家已无大碍,你们歇着去吧”。

  “让我伺候好太后用膳吧”莫小优坐着不动,又舀了一勺,向太后喂去。

  太后不吃,“回去吧,秋菊来一样的。”

  “诺”莫小优起身,将碗递给秋菊。

  秋菊接过碗,吹了吹,一勺一勺地喂给太后。

  画眉和莫小优一道退下,回房间歇息去了。

  太后吃饱喝足后,便向秋菊问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昨夜,哀家中毒后,真凶可有查明?”

  秋菊点点头,眼眶充满了秋水,“嗯”。

  “那是谁对哀家下此毒手呢?”

  秋菊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哽噎道,“居然,居然,凶手是牡丹”。

  太后诧异,“怎么会如此,哀家待她不薄,她不该做出此等事呀?”

  秋菊哽咽道,“牡丹、牡丹说她眼红小优得了那些个赏赐,而陷害她”。

  “陷害小优,就毒害哀家?”太后不敢相信。

  秋菊流着泪道,“她说对不起太后的疼爱,下辈子还做太后的婢女,好好伺候太后”。

  话落,太后的泪珠也滚落了出来,“哎,怎么就犯这种糊涂呢?”。

  秋菊掏出丝帕为太后抹泪,“都怪奴婢惹太后不高兴了”。

  “她人呢?”这牡丹也跟了她好些年了,太后想保她一命。

  秋菊叹了口气,“哎,她被指认是真凶,就当场服毒自尽了”。

  太后泪珠止不住往下落,秋菊一边拿丝帕帮太后擦泪,“太后,切莫动怒,都怪奴婢多嘴”,便扇起了自己嘴巴子。

  “不气了,不气了,叫人那些钱给她家人,好好安葬她吧”太后一脸慈祥。

  ------***------

  王后娘娘听说太后也醒了,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一箭双雕的,现在还险些把自己给搭了进去,那个莫小优真是命大。

  这事一出,王后暂时也不敢有所动作了。

  ------***------

  傍晚,神秘黑衣人又在政书房秘密拜见大王,“禀,大王,太子在南泥部,命人杀了四个衙役,当如何处置”。

  大王眉毛一横,“这个混账东西,下令让老三,将他收监,以安抚民心”。

  魏公公高声宣道,“独孤统领求见”。

  大王摆了摆手,示意黑衣人退下。

  倩影黑衣人,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紧接着独孤炏走了进来,弯腰曲背行礼,“禀,大王,小优老师遇刺一事,跟王后有些关系,相告的小侍女说,事发之后,王后匆匆召见了孙尚书,就是商量没有刺杀成功,该当如何?”

  大王脸铁青,“你可知道昨夜发生的事?”

  独孤炏低着头,“大王可是指昨夜太后中毒一事?”

  大王冷冷道,“嗯,你怎么看?”

  “微臣以为,那侍女就因眼红,毒杀多年对她有恩的太后,疑点颇多,想必另有缘由”。

  大王冷冰冰道,“那你去查查吧,刺杀一事先放放”。

  “诺”,抱拳低头,慢慢退出政书房。

  哎,想想那不成器的太子,想想那刺杀,再想想昨夜的毒杀,一桩一桩的事儿,真是让人头疼,“魏公公,叫人传小优老师,到‘安闲宫’陪孤王用膳”。

  “诺”魏公公速速吩咐下去,然后准备迎大王回“安闲宫”。

  莫小优接到宣,“大王请我吃饭?”,我难道是因昨夜我被人诬陷,表示致歉,呵呵呵,大王的饭菜真的太好吃了,便跟随公公一道去“安闲宫”。

  她这次陪大王用膳,虽不优雅,但比上次斯文多了。

  吃饱喝足,她准备与大王道谢告辞,大王却冷冷道,“陪孤王走走”。

  莫小优点点头,你是大王这也由不得我不同意呀,便乖乖跟在大王身旁,走向后花园。

  大王嘴角微微一笑,“小优,昨日孤王救了你,你打算如何感谢孤呢?”

  明明是穆炎彬想出的法子救的我呀,哎,谁叫他是大王呢?这大王啥都有了,还需感谢,着实让人犯愁。

  莫小优想了想,大王不是爱听歌吗,“我为大王唱首歌吧”。

  大王摇摇头。

  莫小优黑珍珠转了转,“那就讲过故事呗”。

  大王继续摇摇头,这些花样大王都见识过。

  莫小优实在没则,“大王,那你到底要何感谢呢?”

  大王冷冷道,“先存着吧”。

  啊,又是存着,莫小优萌萌嘟着嘴,“大王,我最不喜欢欠帐了,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把你都笑你,就算我报恩了,可否?”

  “嗯,也成”大王微微点头,这个新鲜。

  莫小优清爽地说道,“从前有位妇人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屁股,一个京城,一天屁股走丢了。妇人来到衙门报官,‘大人、大人、我的屁股不见了’。大人听了哈哈大笑,指着妇人屁股说道,‘你的屁股不是在这里吗’。妇人脸红道,‘不是,不是这个,是我儿子的名字叫屁股’,大人恍然大悟,‘那屁股多大?’。妇人说,‘屁股跟京城一样大’,屁股跟京城一样大,大人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

  她深情并茂,惟妙惟肖地讲诉着这个笑话。

  话落,莫小优瞧了瞧大王,她抓住了大王嘴角微微露出的一丝轻笑,笑道,“哦,你笑啦,算我赢啦”。

  大王微微点点头,笑话没好笑,小优的动作到着实有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