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小娘子不凡 > 第九十五章 耍无赖

第九十五章 耍无赖


  刚刚散学,终于有时间来策划策划“亲善日”的活动了,秋香姑姑却来到了“墨语轩”。

  莫小优坐在书案旁,埋头写画着。

  秋香姑姑彬彬有礼道,“小优老师好”。

  莫小优抬头瞅了一眼淡淡道,“哦,秋香姑姑,永乐公主回去了。”

  “奴婢不是找永乐公主,王后娘娘邀请小优老师喝茶。”秋香微微一笑,淡淡道。

  莫小优诧异,“什么?我?喝茶?”

  莫小优想我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吗?怎么回事儿,事全赶着一天来啦?

  秋香姑姑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是的”。

  “那你稍等,我收拾一下”,这王后无缘无故约我喝茶,怎么有一种不详预感呢?

  笔墨纸砚规整好,莫小优扫视了一眼学堂,已被值日的小娘子打扫干净了,摆得整整齐齐的。

  “走吧,秋香姑姑”莫小优走前,汀兰拿着教案跟在身后。

  秋香指了指汀兰,“小优老师,王后娘娘只请了你一人”。

  “哦,汀兰呀,那汀兰你先回王府吧”莫小优扭头对汀兰说道。

  “诺”,汀兰抱着东西独自回王府,王后娘娘为何请小优呢?

  “小优老师,请”,莫小优随秋香姑姑前往“凤鸾殿”。

  “秋香姑姑,王后娘娘约我何事呢?”莫小优笑嘻嘻地先打听打听,再好想对策。

  秋香也笑了笑,“小优老师,王后娘娘要感谢你呀”。

  “感谢我?”莫小优诧异,上次在如意宫可是要置我于死地,这又感谢我?唱的哪出?

  “是呀,王后娘娘是这么说的”秋香点点头。

  走进凤鸾殿,王后坐在凤鸾宝座上喝茶,吃点心。

  莫小优优雅地比划着行礼,“王后娘娘金安”。

  王后微微笑着,“免礼,快赐座,上茶呀”。

  秋香姑姑亲自去端了一壶茶和糕点摆在小优身旁的方几上。

  王后微微笑道,“小优老师,请喝茶,哀家也只能以茶代酒,感谢小优老师了。”

  莫小优着实有些渴了,端起茶喝了两口,“王后娘娘客气了”。

  秋香姑姑悄悄把其他下人都支开了。

  “多亏小优老师,太后的寿宴才如此完美,还有我那调皮的永乐,如今也教得如此乖顺了,真真是辛苦小优老师了”,王后笑里藏刀。

  莫小优想着王后果真是来感谢我的,嘴角微微上扬,“哪里、哪里,王后娘娘过誉了”。

  王后朝秋香招了手。

  秋香捧来一个漂亮的锦盒,走到莫小优跟前,打开锦盒,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光芒四射,将它放在小优座椅旁边的方几上,“小优老师,这是哀家的一份心意,你切收下吧”。

  莫小优瞟了一眼,微微一笑,“王后娘娘,太贵重了,小优不敢收”,她反正也对这些个首饰不感兴趣。

  王后眉毛一挑,露出一丝邪笑,“你就拿着吧,哀家还有事托你要办”。

  “王后娘娘真是爱说笑,我一小小老师,能做啥”,莫小优冲王后嬉皮笑脸,兜这么大个圈子,狐狸尾巴才露出来。

  “甭担心,这事儿,还就你能办成”,王后放低声音神神秘秘的。

  莫小优收住她那嬉皮笑脸,有啥事非我才能办的,还送这么大一盒礼,“何事呢?”

  “你只需在王府帮我取一样物件”,王后轻声细语道。

  “何物?”明明就是让偷东西嘛,还说得那么好听取。

  “帅令”,王后神秘兮兮的。

  莫小优诧异,“帅令,什么玩意?”从来也没听说过呀。

  “你别管那是个啥,它在七王爷哪儿,你只管给我取来,日后必当重谢。”

  莫小优起身想拍屁股走人,“打住,打住,当我今天没来过这里,什么都没发生。”

  “哈、哈、哈……”王后狂笑了几声,又压低嗓音,“这就不由得你”。

  莫小优想为何?我想走就走,你们岂能拦得住我?

  她还没走到门口,秋香姑姑上前道,“你中了虞美人之毒,七日不服解药,将全身溃烂而亡。”

  莫小优吓得,咽了咽一下口水,什么?世界上还有这么恶心的毒药,全身溃烂。便不敢继续往前,只得退了回来,吓得腿都发软了,坐下身子都是斜的了。

  “只要你七日内把帅令拿到,哀家就将给你解药。”

  莫小优斜着身子,双腿在长裙下发抖,她却故作镇定,“王后娘娘,那不行,七日后我拿到了帅令,你怎会给我解药,将我杀之,灭口,岂不是更好,要么就现在给解药,我还是可以帮你偷的,毕竟我更喜欢金子”。

  “呵呵,那就由不得你了”,王后冷笑道,你中了毒,你还这么牛?

  “横竖都是死,那我就不走了,死在你如意宫吧,正好大王还命我策划八月初八亲善日的接待,我也懒得做了”,莫小优豁出去了,顺手还抓起了块糕吃。

  王后瞧着怎么还遇上了个女流氓,皮笑肉不笑,“小优老师,莫要生气”。

  莫小优还是斜靠着,腿不停的抖动着,乍看之下,一副二流子的感觉。

  王后也没法子,这泼皮赖在我如意宫,若真有个啥事,大王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秋香你把解药,拿过来吧”,王后苦丧着一张脸,偷鸡不成蚀把米。

  莫小优见计策得逞大声嚷嚷,“王后娘娘,你让秋香姑姑别耍花样,我若因你毒药死了,我肯定是要留下证据的,想想你位高权重,日后我若不听你的差遣,你找人在宫外把我解决了,岂不更干净利落”。

  这莫小优说得还是这个理,我怎么就把她叫到寝宫来了,王后清了清嗓子“咳、咳、咳”,给秋香递了个眼神。

  王后盯着小优,“那你说说看,你要何报酬?”

  “金子,我最喜欢了,我要五十万两黄金银票,而且要钱多多钱庄的”,莫小优右手一抬,五根手指一笔画出,真是狮子大开口。

  “看来小优老师真喜欢说笑,这五十万两黄金,怕是大王都难一时拿出?”,王后冷冷一笑。

  莫小优还是举着这右手,纹丝未动,沉默不语,心里还在想,太多了吗?是不是打个折。

  王后瞧她无动于衷,咬咬牙,“五十万两就五十万两”。

  莫小优有些惊讶,这皇后这么有钱的?大王拿不出,她却可以?

  莫小优坐正,嬉皮笑脸道,“王后娘娘真是爽快,那能否能先预付十万两定金呢?”。

  秋香姑姑拿来解药,递给莫小优。

  “秋香姑姑,这不会有问题吧,可别自作聪明害了王后哟”,莫小优盯着她的眼睛,乍乎她道。

  “没问题,吃吧,吃吧”,秋香姑姑愁眉苦脸,这么个泼皮无赖,恨不得掐死她。

  “我可没备那么多,现在只有两万两,你先收着,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王后淡淡道,先哄骗住她,待帅令到手,再收拾她也不迟。

  “那好吧”,莫小优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去把银票取来吧”,王后苦丧着脸朝秋香道。

  “王后”秋香很不情愿,你贵为王后,还受这么个贱奴的气。

  “哎,去吧”王后摆摆手无可奈何。

  她心想拿了帅令,我儿成了帝王,整个天下都是我们的,这区区几十万两算啥。

  秋香姑姑去王后藏宝暗格里,取了一张两万两黄金的银票出来,交到莫小优手中。

  莫小优接过银票,“谢了,王后娘娘,就等我好消息吧”。

  她起身准备离去,扭头对秋香道,“姑姑,那毒药,确定已解?不需注意啥?”

  “解啦,解啦”秋香姑姑瞪着她,都快气哭了。

  莫小优拿着银票,微微笑着,一蹦一跳得离开了。

  王后瞧莫小优离去,将手中茶杯,狠狠摔在地,咬牙切齿道,“你个泼皮,等事成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莫小优听见“嘭”的一声,惊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哼着小曲儿回王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