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女主林淑华男主霍九卿 > 094 执念断,尘缘未散

094 执念断,尘缘未散


霍九卿发病,眸子是红的;异族体制决定,他体温高。

他红着眼睛的样子,怪吓人的,林淑华害怕:“九爷?”

她这样唤了一声,便发现他眸底的红光褪去,之余漆墨的琉璃色,这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霍九卿气息有些沉,他先前吸了她的血,唇齿间萦绕着一抹血的冷香。

他知道自己发病时应该吓到林淑华了,眸色温温,波澜不惊的口吻:“…抱歉!”顿了下,看着她脖子上的伤口,“疼吗?”

林淑华是真的害怕,畏惧的像个鹌鹑似的,涩涩发抖,“嗯,蛮疼的,像被疯狗咬了!”

霍九卿眸地压下阴色,“…………”

小姑娘将他比作疯狗?

嗯……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脾气;但看她的模样明显就是无心之举;

罢了,到底是个孩子!

他这样想,撤身起开的一瞬,林淑华惊呼一声,“嘶……痛……头发……”

霍九卿垂首,才发现小丫头的长发缠绕在他的盘扣处。

缠了好一撮在盘扣上,他起身动作特别快,一下就扯到她的头皮;她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倒是让他不忍。

他无声而又无边的看着她,“别动,我帮你!”

林淑华心里哆嗦,“好的噢…”,她长舒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安静的瞪着。

时间仿佛是被拉长,她感觉耳边像是拂过微风,吹过她的头皮,那些被缠在纽扣上的头发都疏松下来,她的头皮也不疼了。

她心跳如鼓,有些说不来的心悸和胆怯,让她呼吸都下意识的变轻了。

可能只有半分钟,也可能比这个更短,她的头发就全部被解开了,头顶上传来男人如潺潺流水的嗓音,“好了。”

林淑华心下舒缓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猝不及防就撞上霍九卿一双深邃的凤眸,她心念一动,便壮着胆子问,“……九爷…你是什么东西?”

她说完,压在她身上的力道顷刻间撤去,下一秒她的手腕被钳住跟着人就被拽起。

她没有等到霍九卿的回应,而是被赶了出去,“回去休息,明天早上继续早课!”

林淑华几乎是落荒而逃,她一口气跑回自己的房间窝在床上,一头盖上被子。

闭上眼,满脑子全是那通体毛发黑亮的庞然大物。

她心中有无数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嚣!

他——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怪物吗?

林淑华的世界观崩塌了,她这一夜失眠了。

她久久无法入睡,又不想浪费时间,所以爬起来写了一套完整的经营野参的企划案。

……

**

那端,缓过病症来的霍九卿也无法入眠,他摸出翻盖手机给韩信编辑短信。

【发病了!】

【咬了她!】

【好像…吓着她了?】

韩信那时正在自己房间一边刷微博,一边刮腿毛。

看到霍九卿的短信,如见了鬼,手一抖锋利的刀片就将腿滑出了一道血口子。

他疼的龇牙,直接将抱着手机闯进了霍九卿的房间。

他看着手持念珠坐在蒲团上打坐的男人,单刀直入的问:“我靠,九爷…您究竟什么情况啊?小淑华没吓死吧?”

“就是我说的情况!”霍九卿沉吟了片刻,“好像吓哭了!”

韩信嘴角一抽,“那丫头胆子真大,这都没被吓撅过去!”停了一下,小琢磨了片刻:“好好的怎么会突然……?”

霍九卿看着漆墨的窗外,淡淡的:“可能没佩戴念珠。”

这倒是一个理由,韩信点头,半开玩笑的口吻:“执念断,尘缘未散。九爷,您这是春心荡漾了啊……”

霍九卿没应。

他的那108颗念珠,是玄金线所穿。

玄金线,百炼成金,结实的能吊死一只成年母熊。

但,却被小丫头轻轻一扯就断了?

尽管匪夷所思,却又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当年母亲临终遗言——【卿之,他日碰到扯金断珠之人,是你的劫,不可留!】

思及此,霍九卿对韩信道:“她扯断念珠之事,我不希望传到盛京老爷子耳中。你找墨之处理!”

说完,就将韩信赶了出去。

……

**

翌日凌晨五点,林淑华顶着一双熊猫眼从房间出来。

天气不好,零星的飘起雪花。

她立在门口哆嗦了一下,这才踩着院内浅浅的一层白雪向正在打太极中的男人问安。

霍九卿只余光扫了她一眼,淡淡的:“从今天开始,除却早上锻炼基本功,晚上下课回来要空出一小时增加体能锻炼。”

林淑华不敢看他,她本就忌惮,经历昨晚一事,她现在更加怕他。

她温温的嗯了一声,就开始做热身运动。

比起昨天打太极,扎马,蛙跳,今天增加了一项高抬腿的运动。

一个小时密集训练,虽然辛苦却充满活力。

林淑华的早餐是跟霍九卿和韩信一块用的。

冷墨昨天半夜临时出差,飞的国外,据说这次出差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



用完早餐,林淑华将王大柱留下来的老参委托韩信送给吴琼和冷氏老祖宗。

韩信觉得小丫头知恩图报,是一番心意,没有拒绝。

餐后,林淑华婉拒冷家配给她上下学的司机,跑了五六分钟在附近的公交车站等公交车。

她在等公交车的间隙,碰到冷家北苑送冷茹上学的车。

因为林淑华的原因,昨天冷茹没少被同学嘲笑。

说她好歹是货真价实的千金小姐,现在落魄的还不如一个到他们冷家讨恩的乡下妹,让她非常没有面子。

再者,家里无论是奶奶还是老祖宗,包括大伯一家也都待她极好,可想而知冷茹有多讨厌林淑华。

她途径林淑华,摇下车窗,对林淑华抬高下巴,“假模假式的死胖子,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现在装什么艰苦朴素?给你配司机你还不要,假惺惺。”

林淑华没搭理她,低头背单词。

她越是这样默不吭声,冷茹越是愤怒,“喂,死胖子,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我问你,你什么时候从我们家滚?乡巴佬!”

“……”

“死丫头,我可听你那个表姐都说了,说是林家妈妈让你回去,是你贪慕虚荣赖在我们冷家不走的,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啊?”

“……”

“我跟你说话呢?你聋子了?”

公交车来了,林淑华看也没看她,上了公交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