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盛世韶华 > 终章

终章


“楚文斓,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梧国。”

当初和科巴蒂斯初见之地,楚斐带着明兰轻骑,进入梧国境内。

己巾启牧冷冷地看着楚斐喝道。

“西凤堂主这倒是说笑了,楚某身受皇命,出使贵国,哪来的敢不敢来一说。”

楚斐轻笑道。

“我说过,矢决的事,不准再发生在梧国。”

己巾启牧眼神冰寒的看向楚斐,身后的安西启牧以及梧国西线边军一众,也同样是冷冷的看向楚斐,手一直没有离开刀柄。

“有些事,不能只靠自己的臆测,没准是有些人,自己糟了报应呢?”

楚斐冷笑回之,面前数万梧国边军,被其视若无物。

在轲迦没有人提及这些事,科巴蒂斯没有提,轲迦大帝也没有提,这是让得楚斐有些许意外的。可在这里梧国一众,反而提了起来,却是让他更加惊讶的。

因为在轲迦杀的那些人,算不得太重要,只是一个警告。而在梧国,他让人干掉的那个人,是梧国最有希望承继启牧之位的人。

干掉这个人,最大的两种可能,一是梧国忍了,毕竟大乾紧邻梧国,而今的梧国,若是不想和大乾直接开战,那就不会再提此事分毫,只会向着他来。二是强烈的反扑,就像靖武卫当初在乾境内做的一样,全面抓捕和斩杀境内的乾国人,甚至是不惜直接与大乾开战。

后者,没有出现,所以楚斐以为前者更不会是什么问题,既然决定不声不响,就不会再搬到台面上来说。

可现在,己巾启牧就是这么将之说了出来,直接当面锣对面鼓的摆了出来。

“而且为了一个死人,说太多,也没什么用。倒是安西殿下,再次相见,却是王者风范更甚啊。”

楚斐随即再道一句,将目光投向了安西启牧,拱了拱手。

“那就不废话了,拔刀一战!”

己巾启牧看向楚斐,沉喝一声,手中长剑直接离鞘而出,指向楚斐,这就是他来到这里的目的。

而安西启牧则是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压住了麾下人马的动作,没有随着己巾启牧而动,倒是沉稳了许多。

“这一次我用槊。”

楚斐翻身下马,将长槊持在手中,对己巾启牧说道。

这种跟高手的一对一交手,以后的机会不多了,他也想弥补一下自己的遗憾,他最擅长终究不是刀,而是槊,这一次他希望为自己的槊扬名。

“可。”

己巾启牧回应一声的同时,便是从战马上一跃而下,向着楚斐急奔而来,长剑直刺楚斐心口。

“其实当初你应该自己出现的,而不只是一个影子。”

楚斐轻道一句,人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右手持槊同样前刺了出去。槊尖准确无误的刺中了己巾启牧的剑尖,那把绝佳的长剑,竟是手里之下突然弯曲,然后在己巾启牧没有来得及转圜的情况下,直接崩断。楚斐长槊去势无阻,停在己巾启牧喉结之前。

“所以在面对我的战绩上,你反而不如那道影子了。”

楚斐再道一句,将长槊收回,然后径直回到了马背上。

“国书拿来,这一次我大梧认了,山河常在,咱们且看以后。”

己巾启牧一段段拾起自己的长剑,神情有些灰败落寞。

这个时代是属于大乾的时代,而不是其他任何国度的,跟大乾直接兵锋相见,说实话,梧国没有那个胆量,现在的大乾真的有无敌之姿。所以他们想要直接对楚斐出手,因为在梧国的事,就是楚斐自己所为,这也是他们的一个机会,抛开军阵,以个人武力,胜过大乾一次的机会。

但尽管己巾启牧来时,便并非是有必胜之心,当初的那一次试探交手,其实已经彰显了楚斐的武力,最起码不逊于他,而今两年多过去,楚斐又怎能没有精益再增。

可他还是来了,来赌一把,因为楚斐年轻啊,这一次再不出手,他的剑他的人,也都该锈了,就更没有胜过楚斐的机会了。

虽然这一次仍旧败了,无论是个人武力还是军力、国力,他们都不是大乾的对手,但是今日耻辱且忍下,他们大梧的子民也该谨记此番之耻,奋发而起,待到强盛时,攻下中原之地,百倍报之。

“不会有那一日的。”

楚斐淡淡的摇摇头,没有什么胜利的喜悦,极为冷静。

“国书你们且带回,另外若是可以,请带我转告启牧陛下一句话,仅代表我个人观点的一句话,有时候耿直不是错,反而会有益处。言尽于此,就此别过。”

楚斐随即看向安西启牧一眼,然后转过头来,再对着己巾启牧言道一句,命人将国书递交过去,挥挥手,带着明兰轻骑径直东行,往大乾回返。

“叔祖,我不甘!”

安西启牧看着楚斐一行的背影,面色狰厉的对着己巾启牧言道。

“记下来,发奋图强,现在无谓意气用事。”

己巾启牧言道。

“不过他有一点说得对,大梧现在需要你的耿直。咱们也回吧,殿下该学着处理国事了。”

轻叹一声后,己巾启牧再道,骑上自己的战马,带着梧国一众,也开始回返。

“乾国!楚斐!咱们走着瞧!”

安西启牧暴喝一声,然后有些无力的、沮丧的,也骑上战马,无神的跟着队伍回返。

狗屁的需要他的耿直,只是因为他的女儿启牧鸾舞,将会是叶言的妻子,是大乾皇室嫡系的儿媳,所以他才会更合适在这个时间段,成为梧国启牧的首选继承人而已。

至于他的耿直,虽然也有可取之处,毕竟这样一个他作为启牧,大乾不需要提防他会有什么阴谋,只需要明面上应对即可。

但这些其实可有可无,因为大乾无论如何都不会没有提防,关键还在鸾舞身上罢了,让他们还可以维持这必将不会多长远的盟友关系。

······

“二哥,他们就交给你了。”

东行十天,楚斐也前来迎接他的陈挚会面,闲言叙旧几句之后,对着陈挚言道。

“放心吧。自己注意安全。”

陈挚张了张嘴,其实是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然后点点头应下,然后叮嘱一句。

“没事的。”

楚斐笑笑,拍拍二哥又宽厚起来了的肩膀。

“此间事了,我就有很多闲暇了,没事还能多溜达溜达,找你们喝点酒,岂不快哉。”

见陈挚还是有些担忧的样子,楚斐接着笑道。

“要不把我带上?”

陈挚苦笑道。

“得了吧,到时候陈叔能杀了我。”

楚斐连忙摆摆手。

“算了。你自己折腾去吧,有需要的话,传信过来,这次跟家族无关,反正我爹又不是我一个儿子,咱们兄弟再并肩子干他一场。”

陈挚也是摆摆手,随即看向楚斐正色道。

楚斐没有说什么,握拳捶捶胸口,然后单人独骑,径直向北而去。

“兰国公,随我返回乾境吧。”

陈挚注视一段时间,等到仅剩烟尘不见人踪之后,对着斯芬萨言道一句,当先向东行去。

“陈大将军,可否问一句,他到底要干什么去?”

斯芬萨打马跟上去,问道。

“不用多少时日,你自会知道的。”

陈挚言道一句,便不再开口,只是又往北边长长的看了一眼。

······

“抓刺客!”

“太子妃娘娘遇刺!”

朝歌,太子府喧嚣了起来,搅动了夜晚的宁静。

“殿下,这、、”

明卉看着坐在那里,紧握着双拳,额头隐有青筋暴起的叶辛,欲言又止。

“我自认对她并无苛待,从乾西还朝之后,也多有对往日不亲近的弥补,却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待我。”

叶辛言道一句,长出口浊气。

柴达尔伊莲并不是胤国派过来的棋子,或者说不是重要的那个,柴达尔雅琳才是引而不发的那个。所有柴达尔伊莲跟武宁王叶樊的交集,都只是掩护,真正和叶樊有来往的,也是柴达尔雅琳,甚至他叶辛没有出生的第二子,其实也是叶樊的,而非是他的。

因为这个孩子,是可以祸乱大乾的朝纲,也将是胤国图谋中原的最重要一颗棋子。

“一个女人而已,何苦掺和到这些事情之中。”

叶轻潇闻言浅饮一口酒,摇头轻叹。

“文斓那边该动手了吧。”

叶辛也是轻叹一声,手渐渐放松了一些,言道一句。

“差不多了。”

叶轻潇点点头,按照身在乾西的戍无羡传信回来的消息,今天也同样是楚斐在另一处动手的时间。

“嘭!”

一声轰响,叶辛面前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死!”

科夫阿卓挥舞着一对大锤,浑身浴血的向着叶辛冲了过来。

“你又何苦如此。”

叶辛再次摇头,随即再道:

“文斓让我转告你,对不起了。”

“够了。”

科夫阿卓咧嘴一笑,一锤砸向叶辛的面门。

叶轻潇长剑出手,若青枫飘落,剑意不再逍遥,而是有些惆怅,不过却是更加冷厉了一些,划过科夫阿卓,接着闪入他的心口。

······

“轰!!”

离渊关内发出一串爆响,千年雄关,桥在城已塌,科夫阿卓曾经准备驻守一生的地方,成为一片断壁残垣。

“随我杀!”

楚斐双刀在手,直接从离渊关破碎的南门,带着数万暗道江湖客,杀了进去。这一夜,离渊关守军尽没。

同一时间,离渊关周围雪山,也不时爆发震天的轰鸣,一场场雪崩被引发,阻断了胤国军队前来增援之路,甚至有诸多将士,被掩埋在落雪之下。

“迅速过桥,搭建防线。”

清晨,百里灼灼带人越过离渊关残城,第六集团军,整军在离渊关北面,唯一保存完好的城墙之前,将离渊关占据在手。

五天之后,整个乾西暴动,在乾西的胤国人,向着各地城池,以及乾西郡公府,自发发动攻击。

戍无羡率靖武卫、吴烈率第七集团军,加上华璃所部,早有防备之下迅速整顿,将攻势压下。而乾西郡公府,屠休带着一众护卫亲兵,也是守的密不透风。

又七天之后,大乾发布诏令,镇军大将军楚斐,贸然违抗圣意,破裂与胤国盟友关系,削去其掌兵之权,其随行‘将士’一律削除乾军。在境内之胤国民众,欲返回故土者,于一月之内,可由叶琳娜关返回。

但是,离渊关,却是已经牢牢掌握在了大乾的手中。

胤国大军虽火速前往离渊关、叶琳娜关,可在乾国百万大军,数千火炮的对峙之下,最终也只是陈兵边境,没有发动战争。

······

“陛下,臣没有违背当初的承诺。”

朝歌,北方基本稳定之后,楚斐返回,与紫元阁内,对着叶藉施礼道。

“为了一个皇家丑闻,为了一个叶樊,朕同意你这么做,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你这一趟归路走完,算是把各国都给得罪完了。”

叶藉无奈一笑,心中百味杂陈。

“如此,我大乾儿郎,安敢有忘战之心!”

楚斐却是笑的轻松一些,言道。

“其实也好,维稳是维稳,也该给太子一点压力,省得懈怠了。”

叶藉点点头。

“只是你自己这辈子估计都得小心点了,诸国的仇视在大乾,更在你楚文斓。”

随即叶藉再道一句。

“不然余生该有多无聊?”

楚斐仍旧笑道,不以为意。

······

三年后,大乾新君继位,太子叶辛成为大乾第四位皇帝。

“陛下!太上皇陛下和宁国公,一起离城了,一大队马车,奏着乐可欢快了,追不回来了。”

紫元阁中,汪承喜满脸苦笑,对着叶辛禀报道。

“这都啥人啊!能不能靠点谱!朕才刚继位啊,就把所有事都扔给朕自己了?”

叶辛苦笑更甚,拿着北疆捷报,郁闷非常。

“文斓,真佞臣也,连太上皇陛下都拐走了!”

殿中苏长晟、叶轻潇、敖珏、厉则言等文武众人,也是满脸苦笑,西陆混战一团,至今为止,胤国虽没有大规模出兵,但叶琳娜关外山口一带,却也小战不断。而今皇位更迭之际,胤国更是大举出兵,北疆各军先行外推数百里战线,所有人都等着他们一起议事呢,他们跑了?

“陛下,臣也跟他们约好了,一同去好好看看这天下,今日便是带无羡过来,请陛下同意让他接班的。”

叶轻潇突然起身,笑言一句之后,一礼行罢,也蹽了。

“陛下,、、”

“舅舅,您不会也跟他们约好了吧?”

叶辛看着接着站起来的苏长晟,一脸快哭了的表情,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他们没叫我,忒过分了!”

苏长晟摇摇头,愤懑道。

“陛下,开始议事吧,不然指不定还有多少人要蹽呢。”

苏长晟接着说出他刚才要说的话,目光瞥了瞥敖珏。

“臣就是岁数大了,坐时间长了,有点累,可没想走。”

看着叶辛的表情,原本离开的座椅一些的敖珏,又无奈坐了回去,然后狠狠瞪了苏长晟一眼。

“都别再被文斓那犊子蛊惑了,真没人了!”

叶辛悲愤的说道一句,环视众人。

紫元阁中,笑声传荡开来。

“陛下,舒服吧?”

车外地面雪白一片,车里咕嘟着火锅,擦去明亮玻璃窗上的霜雾,一边吃着热乎乎的火锅,一边看着沿途的景色,楚斐向着叶藉嘚瑟道。

“舒服。”

叶藉夹起一块羔羊肉,放入口中,再饮一口温酒,看着车窗外银装素裹的山河,满意的点点头。

“可惜宁卿不放心子武,不肯跟朕同行。”

随即听见后面马车中隐隐传出女人们的叽叽喳喳声,叶藉又遗憾的摇摇头,有些艳羡。

楚斐嘿嘿一笑,颇有些得意,叶藉没带家眷,他可是都带着呢,富丽江山锦绣山河,没有娇妻美妾相伴,看个什么意思啊。

······

······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