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福运皇后之首富大小姐 > 第350章农女有灵田(2)

第350章农女有灵田(2)


  第350章农女有灵田(2)
  “孙女,你吃,你也吃。呜呜。”奶奶含泪吃面条,还怕陆小小舍不得吃。
  “嗯呢,奶奶,喂完您我在吃。”陆小小担心奶奶双目失明没法自己吃面条。
  “孙女,没事,奶奶虽然看不到,但是这些年已经练出来了。你忘了奶奶还能摸着做针线活呢。来,把筷子给奶奶,我自己吃。你也吃,?待会面条该沱了。”奶奶摸着拿过筷子。
  陆小小差点哭。奶奶这么可怜还这么坚强。她心里决定一定要治好奶奶的眼睛,还要让奶奶过上好日子。
  “嗯,奶奶,我也吃。我们一起吃。”陆小小摸摸吃面条。这顿饭是她生平以来吃的最艰难的一顿,看着奶奶脸上幸福的笑容,她几次差点落泪。
  吃完饭,陆小小收拾好碗筷,扶着奶奶取她的屋子休息。奶奶屋子里的东西都很破旧,被褥都补了很多次了,上面有很多补丁。棉花也不够松软。
  陆小小温和的对奶奶说:“奶奶,您在家待着。出去买点东西。不管谁来,您都别开门。知道吗?”
  “嗯嗯。孙女,你注意安全。可是,你有钱吗?”奶奶又开始担心了。
  “奶奶,您忘啦,仙人给我了。不少好东西呢。最不差钱。”陆小小现在忽然特别感谢那些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神仙,好歹有个借口能让奶奶放心。
  “那就好。早点回来。一定注意安全。”奶奶再三叮嘱。陆小小出门的时候想了想又折回去,看看四下无人,在家周围布下了防护结界。奶奶这么不容易,她绝不会再让奶奶受到丝毫的伤害,一定会保护好奶奶。
  布下结界后陆小小才离开。路上稀稀落落的村里人,碰到认识的会跟陆小小打个招呼,有的看她很冷漠。她知道原主在这里并不受欢迎,毕竟民风没那么淳朴,赤果果的弱肉强食,还妥妥的法盲。
  快出村口的时候,陆小小碰到几个小青年。
  他们一看到陆小小就围上去,嘴里不干不净的。
  “哎呀,这不是小小吗?去哪啊?”
  “小小,哥哥寂寞,陪陪哥哥呗?”
  “小小,最近胸又小了啊。哥哥给你揉揉。”
  “小小,别走啊!”几个人说着还要拉扯陆小小。
  陆小小本来的不想搭理他们。但是既然他们这么找死,她就不客气了。她二话不说,左右开弓,一巴掌抽飞一个……
  那几位眨眼间就惨叫着掉进路边的田地里了。刚刚不完大粪,那几个坏东西全都砸进地里,啃了一嘴的粪,浑身脏脏兮兮好不容易爬出来,再看陆小小已经没影了。
  “骂的!刚才那是陆小小吗?活见鬼了!”
  “她怎么那么厉害了?”
  “我听说隔壁村有脏东西附体的。她不会也……”
  “不好说,她爹妈可……”
  “妈呀,快跑!”
  ……
  几个人撒丫子就跑。连报仇的心思都不敢有了。
  蝴蝶带着苏小小在空中飞。
  俯瞰着地上的郁郁葱葱,一望无际的田野,觉得风景还不错。但是想到村里的贫穷落后愚昧无知,陆小小就没什么欣赏景色的心情了。
  “主人,前方有个集市。”蝴蝶发现目标。
  “嗯,找个地方降落。”
  蝴蝶在集市东头无人处降落,陆小小收起蝴蝶。为了避免引起骚动,她特意在集市入口处买了一个大麻袋,一辆三轮车。然后推着从三轮车代购。从东头到西头,街上但凡看得上眼的东西陆小小都买了不少,最后三轮车都快装不下了。
  就在她琢磨要不要再买集合大麻袋的时候,有人喊住了她:“姑娘,需要苦力吗?我们两口子有力气。”
  陆小小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她诧异回头,看到那两人顿时惊呆了,差点热泪盈眶:“师傅,师娘!”陆小小声音发颤。难怪轩辕云雷说师傅师娘没死。果然是啊!
  “师傅师娘?呵呵,姑娘,你真聪明。你怎么猜到我们的名字的?”离人秋笑问。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睁开眼就看到旁边的惠姑,而惠姑同样失去记忆。他们身上各有一个香囊一个上面绣着师傅,一个绣着师娘。所以他们就认为自己自己的名字是师傅和师娘。而在这里想生存有饭吃,得有个一技之长,这两位力气很大,虽然不能熟练运用修为,也忘了有关的一切,但是搬重物却是轻而易举,他们自动理解为他们是天生力气大,适合做搬运工。
  “你们……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小啊!”
  陆小小含泪走过去扣住惠姑手腕,片刻后了然,惠姑的筋脉被封住,再看离人秋也是如此:“你们是不是失去记忆了?”
  “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这么说你认识以前的我们?”离人秋很激动。那么俊美的人,现在也看着有些沧桑,脸上有土,俨然是落魄的子弟模样。
  “嗯,你们跟我走吧?”陆小小带着离人秋和惠姑离开。到了僻静处,她拿出两枚丹药递给他们:“相信我,把这吃了。师傅,师娘,这还是之前你们给的丹药,说是鞥修复身体和机能。”
  离人秋和惠姑接过去,但是很谨慎的闻了闻,两人都觉得却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对望一眼后把丹药吃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两人觉得头脑一阵剧痛,随即记忆填充……
  陆小小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直到两人目光清明,含笑看着她,她才问:“现在觉得怎么样?”
  “小小!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
  惠姑激动地抱住陆小小。
  离人秋饱含热泪,上前却没有抱住陆小小,毕竟男女有别。
  “师傅!师娘!”陆小小喜极而泣。
  良久后,两人才分开。这才边走边细说。
  原来幻海大陆忽然覆灭,他们都来不及反应就失去了知觉。在睁眼就到了这里。
  “小小,你怎么也到这里了?这究竟怎么回事?你知道吗?”离人秋问。他觉得他们能再相遇绝非偶然。虚空里似乎有人在操控这一切。
  “师傅,我也不清楚。先不管这些,咱们回家吧?”陆小小路上把家里情况大致一说,离人秋和惠姑也觉得奶奶好可怜,太不容易了。
  “既然还有希望,我们试试,把老太太治好。”惠姑坚定地说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
  ……
  陆小小一行回到家,奶奶听到动静杵着拐杖出来迎:“孙女,我怎么听着不止你一个人啊。”
  “是的。奶奶,”陆小小想了会才找到一个看起来似乎颇为合理的理由:“我遇到一对医生夫妇,他们擅长治疗眼科疾病,我就把他么请过来了。今天开始,两位大夫会住在咱们家给您治病。治好了再走。”
  “真的?会不会得花很多钱?这么多年,要不就算了,留着钱好给你当嫁妆,你早晚也得出嫁,奶奶这把老骨头了。不用浪费。”
  奶奶怕钱给她治病了,陆小小再用就没了。
  “奶奶,不会的。您放心。”陆小小好一顿安抚,奶奶才放心。
  离人秋和惠姑住在了厢房。三人一起布置,家里各个屋子都很快焕然一新。
  奶奶摸着松软的棉花被子浑浊的眼泪花闪闪。那天晚上,陆小小起也经过奶奶房间,从房间看到即使睡梦中奶奶的脸上还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
  翌日,公鸡打鸣,天边露出晨曦。
  陆小小早早地起床。昨晚上离人秋说想治好奶奶的眼睛,还需要几位新鲜的草药。她今天得去山里采药。村北方一百里就是高耸入云的药王山。山上有很多珍贵的药材,但是很危险,寻常人不敢靠近。
  需要的草药在那里基本都可以找到。
  离人秋也要去,陆小小拒绝了。毕竟还需要给奶奶做基础治疗,而且家里只有奶奶一个人她不放心。惠姑和师傅留下,她就很放心了。
  “徒弟,注意安全。”离人秋从屋里出来叮嘱。
  “嗯,奶奶拜托师傅师娘了。”陆小小看到惠姑在厨房正生火做饭。
  “放心,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离人秋虽然知道她的的本事,可是外出还是会担心。
  “嗯,我会的。谢谢师傅。”陆小小微笑颔首,然后大步离开。
  村里的人大多数都起来了,在地里干活,家家户户生火做饭,烟囱里有炊烟袅袅。
  陆小小走到村头刚要喊出蝴蝶,就听到有打骂声和压抑的哭声。
  “还他妈睡,你咋这么懒呢!看我不打死你!”
  声音来自路边的一处院子。院墙不高,还塌了一段,陆小小走过去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孩子被踩在地上,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子拿着鸡毛掸子抽他,旁边衣蛾胖的猪一样的丑妇正插着腰骂他……
  陆小小对这个男孩有点印象。这男孩子本是这家的养子。当初胖女人不生育,听神婆的话说抱养个能沾喜气。胖妇人就去邻村抱养了个。那家人孩子多养不起,生下来就不想要,胖妇人姐姐在那个村子,知道妹妹的事,就做主把孩子要过来了。孩子到了胖妇人家,开始两口子对孩子也还可以。可是,一年后,胖妇人怀孕了,自打怀孕起,胖妇人两口子对抱养的孩子就开始不好了。不是冻着就是饿着,好几次差点死了。生病也不给看,任由孩子自生自灭。就这恶劣的环境,孩子居然也长大了。如今,养子十七岁,可是看着瘦小枯干,风一吹就能倒似的。亲生的儿子胖的跟小猪一样。这亲生儿子从小就欺负这个干哥哥。养子被打骂惯了也不敢还手。
  本来是人家的事,陆小小看清楚怎么回事也就不想管了。可是,那男孩眼中露出的绝望和无助让她有点于心不忍。
  她想了想,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神不知鬼不觉的扔了出去。砸中了胖小子的手腕。
  胖小子杀猪一样哀嚎,倒在地上打滚。
  胖妇人一看心疼的哇哇大叫:“该死的,你做了什么?把我儿子绊倒了。看我不打死你!”胖妇人什么都么看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都赖在养子头上,对着他就抬腿,这一脚还是奔着养子的脑袋,她目露凶光,显然就是想把这样子踢死一了百了。
  陆小小皱眉,又一颗石子飞出,胖妇人:“啊!”跌倒在地上。
  她捂着生疼的脚大喊:“他爹!快来!这吃闲饭的要害死我们了!”胖妇人大嚷着,又把账算在了养子头上。
  男人正在抽烟袋,听到婆娘喊叫赶紧出来,一卡自媳妇孩子都到地上了,二话不说,拿着烟袋国资就要打养子。
  养子身上受了很多伤,心里也很绝望,他闭上眼睛,抱着必死的心。反正活着也痛苦没人在乎不如死了吧?
  就在他以为又是一顿打的时候,听到一道亲冷女生骤然响起:“住手!”
  陆小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要不是使劲控制着脾气,都想把这一家三口给宰了。
  “陆小小!你来做什么?”四双眼睛看向陆小小,神色各异。男人眼神明显不怀好意。之前他还骚扰过原主,被原主跑掉了,没让他得逞。
  “你们虐待铁柱,这是犯法的。信不信我去告你们?”陆小小耐着性子说。
  “犯法?哈哈!这是我家的事,关你屁事!要不你把他带走养着。”男人鄙夷的冷笑:“你爹妈短命,你跟你瞎眼奶奶还吃不上喝不上呢。我把话搁这里,只要你把他带走,我连这些年的抚养费都不要。”
  男人笃定陆小小得怂。前天他还看到陆小小和瞎眼奶奶共喝半碗野菜粥呢。
  “没错!这铁柱白吃我们家饭这么多年,你带走就行。”胖妇人一听赶紧跟着附和。她自从有了自己的儿子,巴不得有人把这养子带走呢。之前好几次她故意把养子带到集市上丢下,结果被村里人给带回了。给她气的。
  “……你愿意跟我走吗?不过,我家挺穷的。”陆小小看着铁柱。
  关于陆小小家的情况,铁柱也是知道的。
  但是他一旦都不犹豫:“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他早就想离开这里了。这里不是家,对他来说就是地狱。
  “行。既然这样,那你跟我走。”陆小小说完看像那对夫妇:“这可是你们说的,见天以后,铁柱跟你们再无关系。你们要是事后反悔,我可不客气!”
  “谁反悔谁傻!”那一家三口看着陆小小和铁柱离开后,才醒悟过来。刚才究竟是谁暗算他们的?怎么跌倒的那么蹊跷?地上的石子明明是院墙外的灰石子,怎么跑院里了?
  -
  离开一段距离后,陆小小拿出金疮药给铁柱,“你自己去我家,自己上药,家里有人。我晚些回去。”
  “嗯。”铁柱很乖巧。虽然诧异陆小小怎么会有药,但是刚才他觉得陆小小那句住手让他太有安全感了。陆小小说的他都信,陆小小说的他都会听。
  铁柱离开后,陆小小召唤出蝴蝶坐上去飞起。铁柱忽然转身就看到这一幕,他惊呆了。
  药王山,山连山,几乎座座高耸入云。
  看着被云雾环绕的药王山峰,陆小小有种这是仙境的感觉。
  不过,飞近了,看到悬崖上盘旋的那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毒蛇,美好的感觉便荡然无存,浑身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