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之农门旺媳 > 002 一碗汤药

002 一碗汤药


  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无声地落在大地上,村子上空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为这个贫瘠的小山村曾添了几分的神秘。

  此时立春刚过没多久,雨水还未来临,空气中已经弥漫着一股子潮湿气息,阴沉沉的天空更像是在提醒大家雨水天气快要来临了。

  田间地头已经有农人驱赶着耕牛耕地,远处的山上也有果农在修剪着果树枝叶。

  佟玥坐在屋里的凳子上,面前摆放着一盆清澈的水,她看着水中的倒影,愣了神。

  她勾唇浅笑,水中的倒影也勾唇一笑,她眨了眨眼,水中的倒影也做了相同的动作。

  醒来已经半个时辰了,佟玥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现在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只是她还不知道自己重生回到了什么时候,看着屋里的摆设,佟玥微微蹙起了眉头。

  狭小的房间,地面一片潮湿,几块木板搭成的简易床铺,被子被褥散发着浓郁的霉味。

  就在佟玥苦苦思索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来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站在门口,见佟玥坐在凳子上时,惊呼出声:“玥丫头,你怎么起来了?你可还发着热呢,不能下地,快快躺回去。”

  闻言,佟玥抬起了头,看到来人时,眼瞳里掠过一抹诧异:“娘?”

  “玥丫头,你怎么了?娘在这里呢。”佟宁氏快步上前,把药碗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一把搂住了佟玥,温厚的大掌轻轻拍着佟玥的后背,嘴里碎碎念道:“不怕不怕,娘在这里陪着玥丫头。”

  感受着佟宁氏的身上传来的温度,享受着佟宁氏的疼爱,佟玥眼睛湿润了起来,眼前像是飘起了一层雾气,看什么都不真切,她抱着佟宁氏,低低啜泣着。

  不怪佟玥会有如此的举动,前世的时候,佟宁氏并没有活到看着她出嫁,在她一次病种时,佟宁氏为了给她采药去了深山里,被熊瞎子一掌拍死了。

  从那以后她们姐妹三人再也无人护着了,再也不知道亲情的滋味。

  这也导致她后来遇到了林来庆,被他三言两语的关心给打动。

  本以为他是自己共度一生的良人,谁知道却是她一生的噩梦。

  不仅搭了自己的一生,还让佟家几十口人也成为了别人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凌辱!

  “娘.....娘......娘......”佟玥呼喊着,紧紧抱住了佟宁氏。

  这个举动可把佟宁氏吓着了,从小佟玥就很独立很有主见,因为他们家没有儿子,被村里人戏称为绝户,村里的那些姑娘小伙们看到佟玥姐妹三人也会欺负她们。

  佟玥小小年龄就知道要护着自己痴傻的姐姐,保护着年幼的妹妹,在佟宁氏眼里,佟玥从来都没有这么柔弱过。

  此时听着她一声一声的呼唤,佟宁氏既心酸又难过。

  她是个不善言辞的妇人,除了抱着佟玥无声的安慰她,也做不了什么。

  等到佟玥哭够了,抬起头时,佟玥的眼睛已经又红又肿了,不过佟玥浑然不在意,她贪婪地看着佟宁氏,怎么也看不够。

  此时的娘亲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可是她那浓密的黑发中已经夹带了几根银色的头发,那双纤细的小手也因为日日操劳家务的缘故变得粗糙。

  佟宁氏五官端正,哪怕穿着粗布衣裳,也难掩姿色,不过因为长期劳累外加营养不良的缘故,脸色蜡黄,倒是把她的姿容掩盖了五分,看起来虽然不丑,但是绝对说不上美,只能算是清秀佳人。

  佟宁氏见佟玥终于不哭了,莞尔一笑,端起了桌上放着的汤碗,柔声道:“玥丫头,你快快把这碗汤药喝了,喝完了以后,病就好了。”

  闻着空气中的药味,佟玥抽了抽鼻子,道:“娘,我没病啊,为啥要喝药?”

  “难不成你发高烧把脑子给烧坏了?”佟宁氏担心不已,伸出手在佟玥额头上摸了摸:“温度降下来不少了,不过不可粗心大意,药还是得喝的。”

  见佟玥呆呆坐着,佟宁氏还以为佟玥不愿意喝,安慰道:“玥丫头,你昨儿落了水,受了寒,昨天晚上发了一整夜的高烧,可没有把我和你爹给吓死,好在你二婶送来了不少退烧的草药,熬了药喂你也没有喂进去,今儿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得亲自去山里给你摘药了。”

  佟宁氏一番话让佟玥瞳孔微缩,她终于知道自己重生回到了什么时候。

  她没有记错的话,现在是仁德帝十一年,是她前世所有不幸的起点。

  前世在立春过后没几天,她确实是落了水,不过她不是自己掉进去的,而是被她那亲堂妹给推下了水,而推她下水的原因前世她并不清楚,等后来佟珍改嫁给林来庆的时候,佟玥才隐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她记得前世自己高烧了三天三夜,差点这条小命都不保,后来是董利安的父亲送来了一副药,从阎王爷手里把她救回来了,也因为这件事,在她知道董利安和佟珍情投意合以后,主动退了自己跟董利安的亲事,成全了董利安和佟珍。

  现在想想,她是真的好傻,她以为自己是为了姐妹情深,为了报答恩人,可是她这番作态落在他们眼中那就是又笨又蠢,完全是个没脑子的人。

  也难怪林来庆利用她利用得彻底,最后为此她搭上了自己一生还害了佟家几十口人。

  回想起前世的一幕幕,哪怕自己手刃仇人了,可心里还是充满了恨意,一想起林来庆和佟珍的名字,她心口就疼,脑子里反复回放着前世种种,让她心绪难平。

  “娘,我没事了,不用喝药了。”佟玥闻着药味就知道这碗汤药里面被人动了手脚,她前世绵延卧榻十几年,虽然不是大夫,但是对医药之事也略知一二。

  这里面被人掺杂了巴豆粉,佟宁氏闻不出来,她一闻就知道。

  至于这巴豆粉是谁下的,佟玥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除了二房那对母女之外,还有谁能有闲情逸致给她的汤药里加料?

  加上佟宁氏说这草药是从二房来的,佟玥就更加不愿意碰这碗汤药了。

  ------题外话------

  开始连载更新呐,小仙女们快快入坑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