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之农门旺媳 > 078 臭丫头,你敢捏我?(一更)

078 臭丫头,你敢捏我?(一更)


  “你不要啊,那全都是我的了。”晏温不客气道:“多谢你慷慨解囊,不过今儿的早饭,还是得你掏腰包!”

  “为什么啊?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我?”潘玉杰一脸悲愤,他这是结交了一个什么损友?

  “因为我带你出门担了很大的风险,这一路上带着你看风景、看美人,如今吃你一顿饭很多?”晏温反问。

  潘玉杰讶异地看着他,不敢置信道:“喻之,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美人了?”这一路走来,他看得最多的就是巍峨的高山、潺潺的溪水,吃的最多的就是尘土了。

  晏温指了指佟玥,理所当然道:“这不就是美人吗?”

  “对了,昨儿你不是在坟墓里也看到了另外一个美人吗?”

  潘玉杰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他瞪着晏温,咬牙切齿道:“你还说,那是什么美人,不过是个泥人!”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看上了我。”晏温抖了抖不存在的鸡皮疙瘩:“我跟你说,我对男人没兴趣。”

  潘玉杰撇了撇嘴,不吭声,他对男人也不感兴趣啊,要不是晏喻之太过分了,老是抠他的钱,他哪里会跟他起争执?

  不过该付钱还是得付钱,潘玉杰闷闷不乐地坐了下来。

  晏温早就点了一桌子的美食,茶馆里可不仅仅只有卖茶叶和糕点,早点也还是不错的,等伙计把早点端上来之后,晏温便招呼佟玥和铜钱开吃。

  昨儿一晚上滴水未进,佟玥早就饿得不行了,晏温不招呼她,她也不会客气,拿起一个葱油饼,大口大口地啃着。

  潘玉杰和晏温吃相则是优雅多了,他们坐在那里,手里拿着筷子,慢条斯理地品尝着。

  跟身边的佟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铜钱的吃相都比佟玥斯文多了。

  佟玥是饿狠了,一边啃着葱油饼一边还往嘴里塞燕麦粥,她这吃相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在贴切不过了。

  潘玉杰是在蜜罐中长大的孩子,他身边的闺秀们哪一个吃饭不是细嚼慢咽、斯文有礼?他是第一次看到佟玥这种风卷残云的吃法。

  潘玉杰端着小碗喝粥,偷偷看了佟玥好几眼,最后忍不住附耳在晏温耳边道:“喻之,这位妹妹是不是恶鬼投胎啊?还是家里太穷没吃的,饿惨了?”

  晏温拿着筷子敲打了他的头一下:“胡说什么?她这叫真性情。”

  潘玉杰压低了声音说话,以为佟玥听不见,殊不知佟玥把他说的话一字不落全都记在了心里。

  要她跟那些闺秀们一样斯斯文文地用餐,她也不是做不到,前世的时候,她为了应酬,特地去学了这些礼仪,应用起来也得心应手。

  丝毫不比那些名门世家出来的闺秀们差。

  而如今,佟玥是不愿意跟前世一样,对于前世所学的一切,还都刻在骨子里,可是她在行为上已经有所改变了。

  有些习惯是好的,可是佟玥每次运用起来的时候都觉得心里膈应。

  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心病,想要解开这个心病最好的办法就是忘掉前世的一切。

  可前世她三姐妹最后都成为了别人玩弄的棋子,她以为自己比那些姐妹过得好,比佟家那些人都过得好,可是最后,她才发现自己是被愚弄的那一个!

  时至今日,身份地位已经转变了,佟玥也已经给自己和家人开辟了另外一条康庄大道,再也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可她依旧对于前世的事情耿耿于怀。

  她恨佟珍、恨林来庆,当然更恨自己!

  觉得是自己有眼无珠看上了林来庆,听信佟珍的鬼话,对林来庆情根深种。

  种下了什么因,收获了什么果,那都是她咎由自取!

  因她的错造成的后果,她承担!

  四人默默用完了早饭,在潘玉杰付完了饭钱后,医馆的门开了。

  佟玥连忙端着盒子往医馆走去,晏温跟在她身边。

  佟玥看了他一眼:“晏温,你生病了么?”

  “没有啊!”晏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佟玥:“臭丫头,你不会是被我的美貌给迷倒了吧?居然都关心起我来了。”

  “跟你说哦,能让我动心的女子还没有出生呢,你最好别打我的主意。”

  这人还真是自恋啊!

  佟玥翻了一个白眼:“放心好了,我对男人没兴趣,我只是想问你,你没生病,跟着我来医馆干什么?一晚上没睡,你不困?”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个人呢,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昨儿干了一票大的,我现在神清气爽,不用休息精神都很足。”晏温洋洋得意道:“还有啊,这大路朝天,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怎么能说,我跟你呢?”

  这理由,扯得冠冕堂皇,说白了还不就是爱财。

  爱财不爱财那也是别人的事情,跟她关系不大,佟玥没吭声,继续走着。

  晏温依旧跟在她身边。

  佟玥忍不住再次停下了脚步:“你怎么还跟着我?”

  语气颇显无奈。

  “我哪里是跟着你?我是跟着我的冰凌花,这花我虽然是给你了,但是我有权知道你把它卖了多少银子。”晏温振振有词道。

  “这花我不是拿来卖的,我是拿来给我姐姐治病。”佟玥颇有些头疼的解释。

  “你姐姐的病这么严重么?需要用一整朵的冰凌花?”

  晏温这话刚说完,手臂上就传来了一阵痛,低头,就看到佟玥从容不迫把自己的爪子挪开。

  “臭丫头,你敢捏我?”晏温口气不善地低吼。

  佟玥神色自若:“捏你都是轻的了,你这样诅咒我姐姐,没把你这张破嘴给缝了,算我手下留情了。”

  晏温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痛的五官都变形了,他真是难得好心一次,谁知道就把自己给坑了。

  他又不是闲着没事干,跟着佟玥到处晃,他主要是担心佟玥拿出这冰凌花会被怀有不轨之心的人给盯上。

  毕竟冰凌花百年才有一朵,这可是比黄金还更金贵的东西,从佟玥一个小姑娘手里拿出来,大家会怎么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