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之农门旺媳 > 080 痛失一笔横财(三更)

080 痛失一笔横财(三更)


  也因为冰凌花的这些特性,所以大夫才会提议让佟玥和佟瑶姐妹一同食用。

  即便是这样,这朵花还是会有很多剩余。

  刚巧医馆前两天收了一个受了重伤的病人,大夫估算过后,便跟郁焕商量,说是这花能不能卖一点给那个病人。

  郁焕跟佟玥和宁氏商量过后,爽快地同意了。

  那位病人家里不缺钱,在佟玥他们同意之后,药童拿来了一大沓的银票,粗略地算了算,有两万两银子。

  宁氏和郁焕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两人如同两根木头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倒是佟玥一脸淡定,把银票直接收了起来,放在了怀里。

  那动作,那神态,似乎她拿着的是小钱一般。

  站在一旁,从头到尾把这些事情都看在眼里的晏温则是一脸痛心疾首。

  他知道冰凌花稀有,也猜到冰凌花值钱,当时他把花儿给佟玥的时候也想过她会用这朵花发财。

  想到是想到了,可那毕竟是幻想,不是现实,他没什么感觉。

  如今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银票飞进了别人的口袋,他心如刀割,岂非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你怎么了?心痛啦?”佟玥见晏温满脸不爽,故意走到晏温面前,炫耀道:“多谢晏公子把冰凌花送给我,晏公子是大好人。”

  晏温心痛如绞,他见佟玥眉飞色舞的模样,更是心痛难当,最后他只能丢下一句“没良心的臭丫头!”便甩手而去。

  望着晏温气冲冲离开的身影,佟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她就是看晏温不爽,能够气到他还真是好!

  摸了摸怀里的银票,佟玥觉得昨晚装鬼这件事挺值的,收获颇丰!

  有了冰凌花的加持,佟琼在喝下药不久精神就好了不少,一碗汤药,里面加了不少的药材,佟玥伺候佟琼喝完以后,自己和佟瑶这才端起另外一碗汤药喝。

  药很苦,佟瑶不肯喝,郁焕便去外面的小摊子上买了一个糖人回来哄着佟瑶喝。

  佟玥前世喝多了这样的苦药子汤,甭管多苦,她眉头都不皱一下,闭眼直接一口闷。

  喝过汤药不久,佟玥便有些昏昏欲睡了,她跟宁氏和郁焕说了一声,便去客栈的房间睡觉。

  昨儿一夜未眠,又忙活了这么多事情,佟玥早就有点撑不住了,一躺在床榻上,佟玥便睡了过去。

  白色的雪花飘个不停,窗户外寒风阵阵,佟玥是被冻醒的。

  睁开眼睛,入目处就是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这个房间她很熟悉。

  能不熟悉吗?她在这个房间里待了十几年了,自从她病了以后,就被林来庆关到了这个房间里养病。

  一开始她也以为林来庆是为了她好,可是等她知道家里和店铺的事情都交给佟珍打理之后,佟玥才明白林来庆这是要夺了她的权。

  她不是重生回到了十三岁那一年吗?怎么一转眼又回到了前世?

  就在佟玥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屋外传来了婢女的说话声。

  “太太醒了没有?”

  “还没呢。”守门的婢女同样压低了声音,回答道:“昨儿下了一夜的雪,屋里的炭盆也没有加炭火,不知道她有没有冻死掉。”

  “冻死了最好,也免得我一日三餐送汤药过来。”过来送药的婢女哼了哼,不屑道:“也不知道太太的命怎么就这么硬,我都给她端了十来天的汤药了,她居然还安然无恙,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你知道什么?我听老爷身边伺候的婢女说,这种毒是慢性毒,需要常年吃着,日积月累才能见效,太太也太不要脸了,珍姨娘是她的亲堂妹,姐妹共侍一夫那可是一段佳话,可偏偏她就不愿意。”

  “要我说,太太也太没有身为妻子的自觉了,身为人妻,自然是要在家里相夫教子,可你看看太太做的那些事情,整天抛头露面在外面奔波,丢尽了老爷的脸面。”

  “可不是嘛!”

  外面婢女的说话声依旧,屋里的佟玥却浑身发凉、发颤。

  她一直都知道林来庆对她不喜,但是因为她玉雕的技艺出神入化,让不少业内高手都赞叹不已,所以林来庆对她还是很好的。

  她却没有想到林来庆在佟珍刚来林家不久就指使婢女给她的汤药里下毒了。

  还是慢性毒!

  佟玥知道很多事情,她在林家也有属于自己的眼线,可是她却从来都不知道林来庆给她下过毒,还是在这样早的时候。

  她看着屋里的陈设,这时候她才三十来岁,林家也还没有到达富贵的巅峰。

  前世的她一直都以为自己玉雕技术高超,林来庆为了保住林家的富贵和地位,绝对不敢谋害她性命。

  可如今照她听到的这些话,林来庆一早就已经想着铲除她了!

  佟玥陷入了沉思之中,很快屋外的婢女又说了一句话,让她整个人都透心凉。

  “我听珍姨娘身边的婆子说,珍姨娘在太太年幼的时候就给她下过毒了,只不过太太食用不多,没有夺了她的性命,但是那毒一直都在她体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

  “哇,年幼的时候就给她下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听说是太太十岁的时候就被下毒了,那毒发作之后据说会全身溃烂,最后没一块好肉,清醒地看着自己死去。”

  佟玥听着这些话,整个人像是被泡在了冰冷的湖水之中,瑟瑟发抖。

  身子冷,可心更冷!

  佟珍、林来庆,你们好得很啊,把她当成了一颗棋子,一个跳板不说,还在她年幼的时候就给她下了毒。

  难怪她前世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她的皮肤一片一片溃烂开来,那时候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如今倒是什么都对应上了。

  佟玥躺在床榻上,眼泪无声地流淌着,哭自己曾经的有眼无珠,哭自己到现在才看清楚这两个人的真面目。

  哭着哭着,佟玥蓦然坐了起来,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窗外照进来的明媚阳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