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之农门旺媳 > 414 旧账

414 旧账


  巫秀华和巫青平诧异地看着巫秀容,特别是看到巫秀容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两人担忧得不行。
  好在此时佟玥已经离开了,要是她还在这里,说不定巫秀容会直接上手打佟玥。
  明明他们家的人都还挺聪明的,为什么就出现了这么一朵奇葩?
  晏温和佟玥成亲不管是因为什么,佟玥为什么会针对晏家的生意,甚至把晏家吞噬,那都不重要,反正现在这两人都成了一家人。
  不管当初的目的是什么,毫无疑问,被洗牌后的晏家,佟玥和晏温更好掌控。
  这是人家的家事,巫秀容张口闭口就说晏温可怜,也不知道她的眼睛是怎么长的,又是从哪里看出了晏温可怜?
  在巫青平看来,晏温的运气极好,以前背靠晏家吃喝不愁,现在晏家没了,但是他依靠自己和佟玥,又支撑起了晏家。
  别人不知道,巫青平却听人提起过,在佟玥和晏温成亲以后,被暗城吞噬掉的晏家产业就从暗城剥离出来了,现在晏家的产业是晏温在打理。
  可这个消息,巫青平也是听别人喝酒的时候,随口提的,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考究。
  “秀容,你别冲动,这是别人的家事,你没有资格插手。”巫青平一把拉住了情绪激动的巫秀容,语气严肃认真:“你爱玩爱闹都可以,但是晏家和佟玥,你千万不要招惹。”
  佟玥太有手段了,要是被她盯上,他们巫家岂不是分分钟就被人给拿下了?
  连晏家这个庞然大物佟玥都丝毫不惧,更别说小小一个巫家了。
  巫秀容听到自家大哥的一番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不赞同地看着巫青平,失望不已:“大哥,你以前不是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看看佟玥干的是什么事情?她不仅强取豪夺,还把晏公子扣在了自己身边,肆意践踏,她这种做法,人神共愤,我要帮助晏公子,帮他脱离苦海。”
  巫青平看着一脸愤愤不平的她,心累至极。
  好在一旁干着急半天的巫秀华此时开口了:“妹妹,你是不是看上了晏公子?”
  “别瞎说,我就是见不得有人被如此欺负,仗义出手。”巫秀容为自己辩解道,只不过她那绯红的双颊,还有飘忽不定的眼神都透露出她心虚了。
  显然巫秀华一语中的,她确实是看上了晏温。
  巫秀华对自家小妹很了解,一看到她的表现,哪里会有不明白的道理?
  她斟酌了一会儿,语气稍显迟疑道:“晏公子长得确实不错,能力也不错,可他已经成亲了,你这样扑上去,到时候事情传开了,你让别人如何看待你?”
  巫家的女儿不愁嫁,何必去给人当妾呢?
  巫秀容显然是没有领会自家姐姐话里的意思,她扭头看向了窗外的戏台,戏子正在台上卖力地咿咿呀呀唱着她听不懂的戏曲,她眼里浮现出一抹疯狂,“你们说,我要是把佟玥私下里做的那些事情告诉了晏公子,晏公子会不会跟佟玥闹掰?”
  巫青平很想泼巫秀容冷水,可是当他察觉到巫秀容眼里的疯狂和痴迷时,一时间倒是说不出话来了!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让巫青平很是后悔,后悔今日的自己没有拦住巫秀容,造成她做出了那些疯狂之举,最后不仅毁了巫家,也毁了自己。
  巫家兄妹之间的谈话,佟玥并不知道,她和姜茶离开戏楼后,便去布庄逛了逛。
  家里的布匹不少,不过都比较适合年轻的女子穿,佟玥这次来,是特意挑选一些颜色深沉的布料。
  挑选了好一会儿,终于挑出了两匹不错的布料,佟玥付了钱后,车夫连忙把布料给搬上了车。
  挑选完了布料,佟玥就打算告辞离开了,谁知道就在她离开时,眼睛不经意间瞄到了一个珠光宝气的首饰,脚步顿时就停了下来。
  姜茶见佟玥突然停止不前,也跟着停了下来,目露疑惑地望着她,她没等来佟玥的解惑,反倒是顺着佟玥的目光看到了那副珠光宝气的首饰。
  “这头饰是谁设计的,好看是好看,不觉得太过于富贵一些吗?”姜茶看到那副首饰,不由得轻笑出声:“这要是有人把这首饰戴在头上,岂不是在告诉歹人,我家里超有钱,你们赶紧来打劫我!”
  闻言,佟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走近了一些,看得也愈发清楚:“这首饰应该是喻之设计的,我倒是没有想到他还能设计出这般喜庆的首饰。”
  如同姜茶所言,这副首饰实在是太过于扎眼了,平日里肯定是没法佩戴的,不过要是用在成亲的大喜日子,那肯定是适合得不行。
  姜茶听到佟玥这话,登时就惊呆了:“姐夫?他还有这本事呢!”
  在姜茶看来,晏温整天都无所事事,在家里不是陪吃陪聊,就是管这管那的,看起来就是个家庭妇男,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个家庭妇男还能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姜茶直接惊呆了!
  佟玥点头,她唇角弯弯,心情十分不错道:“我也没有想到他还能设计出如此骚气的首饰,毕竟这些年来,他送给我的首饰,都很清雅。”
  哪怕颜色艳丽了一些,但是做工绝对不会花里胡哨!
  她不知道的是,晏温送给她的首饰,那全都是精挑细选以后才挑选出来的,佟玥的容貌过于明艳,她往街上一站,瞬间就夺走了大家的视线。
  那时候晏温每次见到,心里都酸的不行,如同吃了一整颗的柠檬树。
  有了这些前车之鉴,晏温选礼物的时候就分外小心了,首饰太过于招摇的一律全都不考虑,颜色太过于艳丽的,也全都给淘汰了。
  他倒是很想给佟玥选一些颜色清淡,毫无特色的首饰,可是这种首饰,很多时候跟佟玥的五官和衣裳不搭。
  所以这也导致,不管晏温心里酸的是翻江倒海了,可他还是给佟玥送了不少适合佟玥容貌的首饰。
  颜色好看,款式好看,但是绝对不属于花里胡哨那种类型的。
  姜茶是去参观过佟玥首饰盒的人,自然知道佟玥首饰盒里都有什么首饰,也知道那些首饰,全都是晏温设计好后,亲手给佟玥做的。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现在看到这里如此珠光宝气的首饰时,姜茶也有点回不过神来。
  两人没有在此地久留,两人观摩一番后,便离开了。
  等两人逛完街,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晏温一脸郁色地站在院子里,明显是等了很久,见到佟玥和姜茶从马车上下来,晏温立刻迎了上来,如同一个在家里等着外出归家的幽怨小媳妇一样地幽幽道:“你们出门已经两个时辰了。”
  “嗯!”佟玥点了点头:“你站在这里等我?有事?”
  “相亲需要这么长时间?”晏温酸溜溜道:“你还记不记得家里还有一个我在等你?”
  闻言,佟玥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他身上,她歪了歪头,似是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后,这才说道:“忘记了。”
  听到这三个字,晏温差点吐血,好在他很快就稳定了情绪,他目光幽怨地望着佟玥,像是在看一个渣女一样。
  他什么都没说,但就他这目光就让佟玥有种自己做了对不起晏温事情的感觉!
  别人让她不舒服,那佟玥就会尽力让别人更加不舒服!
  晏温这么盯着她,无声地指责她,佟玥想要摆脱这种无声的谴责,只能先下手为强!
  “我今天见到了你的一个小迷妹,她处处都崇拜你,对你很是推崇,甚至为了你,跟我呛声,找我理论。”佟玥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慌:“我没想到你的行情这般好,都是成了亲的人了,在外面还那么招小姑娘喜欢。”
  听到佟玥这话,晏温下意识就反驳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对方。”
  别想把什么屎盆子都扣到他头上!
  “是吗?”佟玥淡定问道:“你出门前刚刚跟我坦白,说是最近有小姑娘追求你,我不得不怀疑,追求你的那个小姑娘就是今天跟我见面的小姑娘,喻之,看不出来啊,你都是快要当爹的人了,居然还能招蜂引蝶,真是不公平。”
  佟玥说到最后,语气变得酸溜溜的,她倒不是生气有人喜欢晏温,而是羡慕嫉妒!
  明明她长得也不差啊,可是当她已婚的标签被外人熟知了以后,那些人总会把她归于晏温的附属品,明明她才是这个家里,当家做主的人!
  晏温一听佟玥翻旧账了,顿时就有些头疼,他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见佟玥脸色不太好,他更是一声不敢吭。
  天大地大,孕妇最大!
  再说了,在家里,他是地位底层的人,晏温早就习惯了。
  晏温生怕惹怒佟玥,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一再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佟玥的事情,身边也没有莺莺燕燕。
  对于晏温,佟玥还是极为相信和放心的。
  而且她的掌控欲不强,前世的她,掌控欲挺强,什么都给别人思虑周全了,一颗心都在为别人打算和奉献,可最后,人家该纳妾还是纳妾了。
  甚至为了给外面的狐狸精腾位置,不惜对她出手!
  活了两世,佟玥今生不想重蹈覆辙,而且她现在身边有家人陪伴,跟前世孤苦无依一个人时不一样了。
  就算晏温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佟玥也不会发怒,不会为了不值得的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大不了,到时候废物利用一下,把晏温打包卖出去,说不定还能赚一笔钱!
  她想开了,爱情有时候就是流沙,不是你抓得越紧,就能牢牢把握在手里,有些时候,该糊涂还是得糊涂一些!
  佟玥是不计较这些事情,也没有再提,不过晏温却上心了,所以当巫秀容有次好不容易跟晏温相遇,她不管不顾跑上前想要刷一波好感的时候,就发现晏温避她如蛇蝎!
  也不是说以前晏温就对她和颜悦色了,只不过晏温以前直接无视了她,根本就没有把她这个人放在眼里。
  而现在巫秀容刚刚跑上来,刚刚自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就见晏温直接离她三步远。
  ???巫秀容满头问号,看晏温的表现,不知情的人,怕是会以为她是洪水猛兽,所以晏温才会躲避不及!
  “晏公子,我是巫秀容,咱们见过面的,你还记得我吗?”巫秀容见晏温躲得快,心里微微有些受伤,只不过当她看到晏温那张如玉的容颜时,终是鼓足勇气开口搭话。
  闻言,晏温蹙了蹙眉,他看向了一旁的潘玉杰,没有理会巫秀容。
  潘玉杰向来就喜欢看热闹,更别说是看晏温的热闹,他见巫秀容往这边走来,整个人登时就兴奋了起来:“她走过来了,二姐夫啊,你的魅力还真是大,都成了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招小姑娘喜欢?”
  潘玉杰语气很酸,明明他长得也很不错,不过每次跟晏温同框,他就直接沦为了背景板。
  “你说二姐要是看到了这场面,会不会直接让你去跪搓衣板?”
  潘玉杰说到后面,语气揶揄,显然是在开晏温的玩笑。
  他是开玩笑,而晏温却当真了。
  他想起了他们刚刚成亲时,佟玥的收藏里就有一搓衣板,这些年来,倒是也没用过,佟玥都是直接让他去睡书房。
  对晏温来说,睡书房的杀伤力极大,他是宁愿被打被骂,那也不愿意睡书房。
  而跪搓衣板这件事,也没得商量!
  晏温脸色冷了下来,所以当巫秀容走到晏温面前,小心忐忑想要说佟玥坏话的时候,就看到晏温又往后退了几步,一副莫挨老子的模样!
  “晏公子?”巫秀容声音委委屈屈,似是撒娇。
  这要是面对普通人,或许还能有几分见效,可她运气不好,对上的人是不解风情的晏温,注定是勾搭不上了。
  晏温一脸冷淡,甚至还有些厌恶:“离我远一点,我跟你不熟,别这么喊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看了潘玉杰几眼,给了潘玉杰一个千万别告状的眼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