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关于我总是被越级挑战这件事 > 第八章:碾压

第八章:碾压


  然而刚睡着没多久他就醒了。

  是被水呛醒的。

  就是头被按在水里,不能呼吸的那种呛。

  苏酥冷漠地把他拽起来,转身离开。

  “你这个人……要不要这样?”

  就算是叶然也有些恼火,不就是睡在你床上睡了一会吗,至于这样子吗?

  苏酥脚步停下,回头,隐约有微弱红光闪过的眼眸紧紧盯着叶然,让他不禁有些瘆得慌。

  “你想打一架吗?”她说。

  这时叶然的起床气已经散了大半,但他却依然对苏酥的语气异常恼火。

  他第一次主动想打一个人。

  “不就赢我一次吗,又不是赢我一辈子。”

  一缕清风在手边凝聚成长剑,叶然握住,然后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少女。

  那少女的眸子在叶然握住剑的时候微微睁大,在银白的月光照耀下更是显现了几分血红。

  微风吹动着树叶,树枝碰撞或落地,脚边的河流流淌着,平时不会注意的细小声音在这夜晚下都变得引人注意。

  “啪。”

  一块小石头掉进河水,发出轻微的响声。

  叶然吐出一口真元,一剑刺出,属于虚神境的巨量真元奔涌而来,强大的风压压迫着少女,使其无法躲开这一剑。

  虽然从来不曾学习过如何战斗,但偶尔也是有一种灵光乍现的感觉,对于叶然来说,他的修为就是他最大的优势。

  “也许,我真的很强。”信心在不经意间悄然诞生。

  可惜下一刻,就被无情碾碎。

  苏酥瞬间爆发出不逊色与叶然的真元,压迫在她身边的风压逆向直接爆开,将周围十米的树林全部掀翻。

  一股劲风迎面而来,将叶然的衣袍吹的猎猎作响,当他缓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少女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一抹不同与月光的银白被她收进袖子里,同一时刻,叶然衣衫破碎,身体各个地方都被划开。

  伤口不深,刚好达到见血的程度,对于虚神境来说,休息一下便会恢复。

  这是少女的警告,也是实力的证明。

  叶然咬牙,收起真元凝聚而成的剑,冷哼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酥并没有展现胜者的得意,只是静静看着叶然离去的背影,一双眼眸毫无波动,只不过却偶尔有红光闪过。

  叶然并没有找个地方休息,而是来到了太上长老的住处,夜还很长,他只好恼火地挠了挠头,随便躺在一个地方生闷气。

  叶然这一晚并没有睡着,当然以他的修为就算是一个月不睡觉也没有关系。

  即使被击败过很多次,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情绪波动,苏酥与其说是无视,更像是羞辱的态度更是他下定决心要学习战斗。

  “疯女人,烦死了。”

  不知道第几次说出这句话,东方终于迎来了第一缕晨光,叶然顺而起身,打算去吃点东西缓解一下心情。

  当然,走的是苏酥住处的想法方向。

  屋内的太上长老默默翻了个身,一脸黑线:“烦死了。”

  “咦,叶师弟。”

  走了一会,叶然就看见了熟人,西门元。

  西门元看着衣服破破烂烂,而且脸上写满了不爽的叶然有些疑惑,于是开口问道:“叶师弟是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被一个疯女人打了一顿。”叶然也没有掩盖什么,大大方方的告诉了西门元。

  西门元微吸一口凉气,能打一顿虚神境的叶然,那想必只有太上长老说的那个徒弟了。

  只不过没想到是个女的。

  “那不知叶师弟来这里干什么?”西门元又问道。

  “来找点吃的。”叶然有些尴尬,虽然吃不吃无所谓,但就是想吃点东西。

  “那正好,我昨天捉了几条鱼,还剩了一些,正好与叶师弟分食。”西门元说道。

  “鱼?”叶然想起那石头缝里流出的水,根本不像有鱼的样子。

  但他也没说什么,就静静看着西门元拿出一堆瓶瓶罐罐的香料,然后生火烤鱼,没过多久,就飘出香味。

  叶然咬了一大口,顿时心情好了很多,随即一脸震惊地看着西门元。

  “西门师兄,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手艺!”

  “哈哈,我长年在外历练,有一手厨艺也很正常,另外……”西门元先是挠挠头,然后指了指自己:“我姓西,名字是门元。”

  叶然:……

  “不过这件事大家都不知道,都是西门西门叫着。”西门元叹了一口气。

  “放心吧西门师兄,我不会那样的。”叶然拍着胸脯保证。

  “我绝对不会喊你西门的西门师兄。”

  “喂喂。”西门元不满地看着他。

  “哈哈。”叶然大笑,心中的那点不愉快已经忘的一干二净。

  “唉……”西门元扶额,也行告诉叶然这件事是个错误,不过他又想起一件事,觉得需要告诉一声叶然。

  “这山里有河流叶然师弟知道吧。”

  叶然一愣,点头:“知道。”

  “师弟以后在河流边上小心一些,那地方有忘忧草。”

  西门元在身上翻翻找找,拿出一根青白色相间的草。

  叶然瞬间就想起苏酥住处有一大片这种草,只不过他先去没注意。

  “这种草有什么用?”

  “少量的话可以促进睡眠,但是多了的话就会让人陷入沉睡,即使是我们这种境界在不经意间也会中招。”

  “沉睡是一睡不醒的意思吗?”

  西门元注意到叶然的表情有点怪,但没怎么在意:“对普通人是这样的,对我们来说,洗一把脸就能清醒过来。”

  “洗一把脸就能清醒过来……”叶然一字一字的重复了一遍,然后就陷入沉默。

  西门元感觉叶然变得比来时更不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