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之谋伐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多方会谈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多方会谈


  林虑县城西北约二十余里外,此地为一处小山谷。

  山谷约有上百平方公里大,宽阔无比,拥有大量的耕地、居民区、壁屯以及营寨堡垒,乃是黑山军之一,白雀军的所在地。

  林虑山谷本来就庞大无比,后世此地为林州市,占地面积两千多平方公里,人口达百万之众。

  而此时则成为黑山军盘踞的一处要地,因为这里四面环山,又处于太行山腹地,易守难攻,一旦官军攻破谷口防御,随时可以撤退逃入太行山里,可谓是一处极佳的战略要地。

  当初关羽之所以能拿下此地,还要感谢张杨,早年林虑是由眭固、于毒、白饶等人占据,后来眭固归顺张杨,此地就成为了张杨的地盘。

  等到吕布张杨合军南下攻打兖州之时,张杨势力撤出林虑,于毒白饶等人势力太小,没办法将那么大的林虑谷全部占据,导致谷口防御四面漏风,让关羽抓住机会派徐晃进驻了林虑县城,占据了东面和南面谷口。

  徐晃在林虑县几年,一边打击与朝廷对抗的黑山军势力,一边拉拢一心种田,不想再打仗,同时也不想投靠朝廷为朝廷赋税的黑山军势力,利用贸易取信,暗中结交了不少黑山军的首领。

  包括如今这山谷中的白雀军首领白雀,便是与徐晃最为亲近的黑山军头目。因此陈暮让黑山军中势力最庞大的张燕发出邀约,广邀黑山军各大头目,便是在此地会面。

  白雀谷四面环山,只有东面和北面有两个谷口,山谷上方设置大量的机关陷阱,士兵山寨就在两侧山崖上,弓手如云,同样是易守难攻。

  在张燕抵达林虑之后,他就四处走动,邀请诸多头目相聚在此,很多黑山军对于朝廷还是有很大的抵触情绪。不过张燕毕竟是北面势力最大的黑山军,灵霄山寨之中拥众数十万,与他们多有交集,因而不愿得罪,勉为其难答应。

  到了六月末的时候,林虑周边大大小小有十余股黑山军势力头目陆陆续续抵达了白雀谷,由于白雀长袖善舞,与周围势力都多有交好,所以大家都相信他,众人自然也就没有怀疑这是官军的陷阱。

  事实上陈暮也不会去设置陷阱,因为哪怕把这些头目全杀死在这里,也根本无法铲除顽固的黑山军势力,反而会激起诸多势力的同仇敌忾,到时候更加麻烦,断自己后路。

  他是来谈判的,可不想把黑山军往袁绍那边推。到时候熟悉太行山内部复杂地形的黑山军与袁绍军配合,不断袭扰河内,那就太难受了。

  六月二十四,这个时候关羽已经拿下了羑里城,他并不知道陈暮已经去了林虑,所以派人去通知朝歌那边,赵云得到消息,同样派人去通知陈暮。只不过从荡阴到朝歌有一百里,再从朝歌到林虑更是达二百里,因此陈暮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陈暮又不是神仙,哪料得到自己三哥这么勇猛,又哪里料得到袁绍会被淳于琼这个猪队友坑得这么惨,所以他这边还在策划利用太行山奇袭安阳,等到安阳被围攻,前线震荡的时候,再一举夺回羑里城呢。

  烈阳高照,在一列列全副武装的士兵的保护下。马车缓缓驶入谷内,徐晃和管亥抬起头左右看看,山岗上站着一排排黑山军的士兵,没有拿武器,只是拿着旗子低头俯视着山下。

  徐晃虽然与白雀关系不错,但他心里也犯嘀咕,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如果白雀丧心病狂,要跟官军同归于尽的话,那就实在太可怕了。

  好在玄甲重骑全副武装,防御力堪比唐宋时期精锐甲兵,普通的弓箭对他们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包括陷阵营在内,玄甲重骑和陷阵营已经是天下两大重甲军队,对付他们不能够用普通武器,而是只能用锤子之类的钝器。

  有玄甲重骑保护,再加上谷外有大量的官军埋伏,相信白雀就算再疯狂,也不至于敢突然下冷手。

  一路上非常安全,马车顺利地进入了谷内,陈暮四下张望,他其实并不在马车里,而是穿了一身铠甲,混迹在玄甲重骑当中。以他贪生怕死的性格,当然得留一手,马车太明显,一旦被招呼,立即就是众矢之的,他可以趁着马车吸引火力,调转马头就跑。

  不过出了谷口既然十分安全,那就无所谓了。反正他也只是保证自己安全而已,人心本来就难测,徐晃都不能保证与他关系最好的白雀会不会叛变,他就更不能把自己的性命全部交托在别人手里,还是得留一手才行。

  进入谷内后视野豁然开朗,远处桑田林立,道路井然有序。有农夫在田间耕作,远处有山泉水引流进村庄,还有密密麻麻,大量的八角水井分布,形成了一处得天独厚的生存环境。

  队伍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停下脚步,陈暮钻进马车里,换了一身衣服。等到重新出发的时候,远远的就已经看到有大队人马在村口等待。

  “四将军,那人就是白雀,与我关系极好。”

  徐晃来到马车边上,指着远处村口一票人马当中最前面的一名约四十余岁的汉子说道。

  “哦?”

  陈暮掀开帘子观望,正准备仔细观察的时候,那汉子一策马腹,单枪匹马一个人过来,到了近前,翻身下马,就要靠近过来,却被侍卫们拦住。

  “放他进来。”

  看到陈暮示意,徐晃就摆摆手,让白雀往里走。

  白雀身上没有带武器,一身普通装束,脸色十分憨厚,快步跑到陈暮马车近前拱手说道:“白雀见过少府。”

  陈暮略微诧异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便面带微笑地走下马车,上前握住了白雀的手道:“白雀首领,今日议会,就麻烦你了。”

  白雀受宠若惊道:“皆是为朝廷效力尔。”

  陈暮感叹道:“是啊,大汉治理天下数百年,虽偶有鲜患,但数百年间大部分时候还是国安民乐。我知道你们当年起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天下大变,闻名天下的贤良伯安公登基为帝,赦免了你们,尔等当好自为之,切莫在盗匪的路上越走越远,错走了邪道。”

  白雀涨红了脸,嚅嚅说道:“我等亦是不想为非作歹,怎奈何早年苛政逼迫。现在朝廷赦免了我们,我们自当感谢上恩。”

  “既是如此,何不归顺朝廷呀?”

  陈暮笑吟吟道。

  白雀大喜道:“少府愿意接纳我等吗?”

  陈暮笑着说道:“我代表朝廷来此,不就是为了将朝廷雨露恩泽带给大家吗?谁也不想握在这深山老林里,一辈子背负着盗匪逆贼的骂名。何况朝廷攻打叛逆在即,一旦袁绍覆灭,诸位以为躲在这深山里,就能对抗王命否?自当归顺朝廷,才能有一条活命啊。”

  白雀毫不犹豫道:“我愿意归顺。”

  其实白雀这些年早就想归顺朝廷了,他张燕能归顺,凭什么他不能?

  包括结交徐晃,与官军亲善,都是为了归顺做准备。

  原因很简单,黑山军别看聚众百万,声势浩大,但内部极为分散,形成不了一股统一势力。

  除了张燕稍微强大一点以外,其他二三十股人数多一点的有个数万人,少一点的只有几千人,大大小小,一盘散沙,根本没有什么太强的战斗力。

  只要稍微有一点远见的都应该明白,内部纷乱,又没有有效组织,一旦朝廷或者袁绍任何一方进攻,被覆灭那是迟早的事情。白雀即便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跟随自己的三万多人口考虑。

  之所以没有早一点归顺,是因为周围势力实在太多,他不敢冒险。万一他想归顺的意图被别人知道,众人骂他是叛徒,对他群起而攻,那就祸了事,所以心里顾虑,不敢执行。

  但陈暮的到来给了他勇气,朝廷九卿,可谓是天下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作为朝廷代表,诚意十足,让白雀觉得,只要有朝廷大军撑腰,也不怕其他黑山军攻击他。

  有了朝廷在外面谷外策应,这才单人过来,就是想要表达归顺之意。恰好陈暮看出了他的意图,顺势而为,众人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欢喜嘛。

  白雀归顺是个意外之喜,却也增添了陈暮的勇气,现在掌控白雀谷的人都是他的人,黑山军掀起不起浪来。

  一行人缓缓进入了村庄,村庄外围有大量的黑山军士兵,如狼似虎一样盯着马车,这些人都是各路头领的护卫军,玄甲重骑被拦在村外,大家的人马都不准进入。

  白雀在前面引路,陈暮看到村子不大,多为茅草屋,只有最中央有一处占地较大一点的木屋,三进三出的宅子,但连围墙都只是象征性的一圈篱笆,屋子很简陋,门额上还刻了个“白雀将军府”。

  “白雀将军府?”

  陈暮饶有兴趣地看着白雀。

  白雀脸色尴尬道:“这都是乡民们帮忙所建,匾额也是识字的乡民所书,非我本意。”

  “看来你还颇受乡民爱戴呀。”

  陈暮笑了笑,跨步进入了这座简陋的木屋房中。

  房子外围就是一圈篱笆,然后是前门中庭,周围有一圈木栅栏,上面连尖刺都没有,防贼肯定防不了。这白雀谷总归也就栖息了三万人,其中还有几千士兵,估计也没有贼。

  过了中庭就到了前厅,里面早有人分列而坐,加上张燕在内,七八股势力聚集于此,各又带了几名贴身保镖,一个个凶神恶煞地盯着朝廷使者。

  有徐晃和管亥保护,陈暮倒也不慌。

  实际上徐晃武力值不一定很高,他的人生巅峰,就是在建安二年和许褚战了个平手。

  但问题是当时许褚估计也不是战斗力巅峰,刚刚从军十分年轻,初出茅庐跟早年张飞差不了多少,顶多也就是个70-80而已,因此徐晃和刚刚出道的许褚战平没什么稀奇。

  后来徐晃被颜良二十回合轻松击败,同时加上许褚二人与关羽大战,结果被关羽以一敌二打退就能够证明他绝非什么一流武将。

  至于后期和关羽战平,人家关羽刮骨疗毒,而且已经六十岁了,早就老迈,比他年轻一些的徐晃跟手臂有伤,还年纪大的关羽打了80回合,除此之外,还派了十骁将一起围攻这才勉勉强强战平,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所以综合来看,徐晃的武力大概也就那样,甚至管亥的武力值应该都比他高。

  但不管怎么样,徐晃实力再怎么差,加上管亥总归是比在场各路黑山军头目强得多,这二人进场,大概率就是虎入羊群,将这些人全都杀死。

  因此陈暮也没什么好担惊受怕的,淡定地走入厅内,微笑着与诸多头目拱手行了一礼,然后再白雀的引见下认识众人。

  “少府,这位是凌霄山寨来的大头领张燕。”

  白雀先介绍张燕。

  张燕连忙起身行礼道:“张燕见过少府。”

  “张将军有礼。”

  陈暮笑呵呵地回应。

  白雀又指着另外一人说道:“这是苦哂军首领于毒于大当家。”

  “哦?”

  陈暮诧异地看向于毒,却看到于毒也是诧异地看着自己。

  两人对视,片刻后,于毒苦笑着站起身,向陈暮拱手行礼道:“没想到朝廷派来的九卿少府,居然是陈先生。”

  “你们认识?”

  白雀乃至其他头目都颇为惊讶。

  于毒叹息道:“早年我跟随天公将军左右,陈先生与他的三个结义兄长就在卢公军中,将我等杀得大败,连杨凤、郭大贤、于氐根、左髭丈八等渠帅头目,都被他的三个兄长杀死。”

  “侥幸,侥幸。”

  陈暮笑了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名黑山军头目站起来,高声道:“陈先生,别来无恙。”

  陈暮盯着他的面容看了一会儿,略微思索,试探道:“刘首领?”

  “没想到陈先生还能记得我。”

  刘石惊讶不已。

  陈暮笑了笑说道:“二位首领虽只是早年一别,但尔等忠义还是令人钦佩,若非立场不同,想必我们也能成为朋友。”

  这个刘石,正是当初和他一起交易安平王的那位刘石。

  包括于毒在内,早年刘石于毒二人确实跟着张角。

  后来张角败亡,他麾下渠帅大多投奔张宝。

  结果在曲阳之战,皇甫嵩攻破城池,屠了整个城市,把十多万人做成京观,除了于毒刘石等少数人以外,冀州跟在张角身边的将领大多身死。

  而这些黑山军则是其它地方的起义军,比如有河内的起义军,常山国以及中山国等地的。

  还有关羽早年斩杀的罗市贼,就是武安打着黄巾名义的起义流寇,原本应该也会遁入太行山里,因为刘关张陈的出现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半路上被砍死,部众归降,胡志胡平胡勇父子就是那个时候收编入队。

  因此于毒和刘石认识陈暮,其他首领倒是不认识他。

  命运这东西,确实无常。

  陈暮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见到于毒刘石,这样的乱世人命本来就脆弱,哪知道十多年后,还有这样的缘份。

  和于毒见面后,白雀又一一介绍了黄龙军、飞燕军、白饶军、五鹿军、浮云军、白骑军等。

  加上白雀和张燕,总共十二股势力。

  除了张燕外,这十一股就是林虑周围所有黑山军头目,他们掌控着太行山南麓各处交通要道,如果能够与他们打好关系,那么朝廷军队就不止是在河内与袁绍交战,甚至还能够突袭到赵国、魏郡等冀州腹地,威胁他的中枢地区。

  陈暮代表朝廷与他们谈判,一一会见之后,这才与白雀一同高坐主位上,分左右跪坐,下方厅内其他人亦是盘膝跪坐着,一同看向他。

  没有人说话。

  就连陈暮,都在细细思索,该怎么斟酌用句来劝服他们。

  因为这次会谈极为重要,可以说,只要今日能够谈判成功,那么以后这太行山,就会成为朝廷的后花园。

  袁绍,就会后院起火,寝食难安,因此谈判必须成功,不容许有任何马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