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之谋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智取黑山军,紧急军情

第一百二十六章 智取黑山军,紧急军情


  陈暮出了白雀谷,在谷外浩浩荡荡大军的簇拥之下,回到林虑城内。

  城中除了一部分守军以外,还有几名年轻人。

  杨修、陈群、司马朗。

  这三个人里,杨修和陈群是关系户,跟着陈暮出来历练,司马朗则是目前担任河南尹的司马防上门请求让他跟着随军主簿。

  实际上这样的关系户很多,洛阳不少公卿权贵,都上门希望陈暮能够带着他们的后辈随军学习。

  陈暮择优挑选了一些,杨修、陈群、司马朗只是其中最优秀的三人而已。

  回到林虑城内后,他就召集了徐晃、管亥以及这些被派出来历练的一些晚辈过来召开会议,徐晃和管亥坐在他下首第一个的位置,其他人左右分列而坐。

  等到大家都坐好之后,陈暮才开口说道:“今日议会,尚还算顺利。我料今夜必有人来找我们,到时候公明可在城门外接应。”

  徐晃一头雾水道:“少府,今日议会很顺利吗?那些黑山军不是一个个都拒绝归顺朝廷,这也算顺利?”

  陈暮含笑道:“当然顺利,你没见到他们已经吵起来了吗?”

  “叔父大人。”

  杨修仗着父亲跟陈暮是师兄弟的关系,出言问道:“我知道叔父大人此次是去劝降黑山军,听叔父大人与徐将军的意思,莫非是有人想要归顺,有人不愿归顺?”

  “不是。”

  陈暮摇摇头:“他们所有人都不想归顺。”

  “那为何?”

  杨修也搞不明白了。

  陈暮看着自己这个聪明伶俐的侄子,轻笑道:“德祖,人心这种东西,有的时候需要去揣测,但有的时候,揣测明白,也该去装一下糊涂,人要学会顺势而为,在做事情的时候,不能过于明显,暴露自己的目的,你可知道?”

  杨修就更加糊涂了,叔父一通莫名其妙的话语,属实让他搞不清楚他到底在讲些什么,只能硬着头皮道:“侄儿明白。”

  “你现在还不明白,以后会懂的。”

  陈暮含笑不语。

  这句话一边是在说黑山军,一边也是在指点杨修,就看他以后能够悟几成。

  陈群说道:“师君,徒儿想知道这次会议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暮就把此次会议说了一遍。

  台下几名年轻人都若有所思,黑山军占据太行山南麓白陉、滏口陉等战略要地,成为了河内奇袭邺城的关键。

  虽然冀州也掌控了太行山北路滏口陉一段路,但即便他们不能全部掌控这些要道,总归要控制一半,不能让这些道路反变成冀州袭击洛阳的桥头堡。

  那么如何处理这些黑山军,想办法把这些黑山军占据的要道枢纽变成自己的阵地,就成为了陈暮这次跑到林虑来的重中之重。

  他是怎么做得呢?

  利诱!

  黑山军内部人心不齐,虽然绝大多数都不想归顺朝廷,但人人都想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

  特别是在这太行山中,缺衣少粮,更关键的是医师和药材。

  哪怕山中可以采药,但黑山军本就出身于底层,识字的都算是人才,更别说会治病的医师,有几个稍微懂点药材的,都已经算是宝贝。

  每年病死、饿死、冻死的人不计其数,随着小冰河时期愈演愈烈,冬天的太行山里也愈发寒冷,时常下起大雪。

  所以即便不想归顺朝廷,那借出道路,换取一些物资,总归是一件好事。

  正如陈暮所说的一样,大家都是占据各个要道,他即便想假道伐虢,除了一地,那其它地方还是固守,依旧会难以攻打。

  更何况现在朝廷还在和冀州打仗,司隶人口少,兵力本来就不足,再分兵跑去处理太行山中的黑山军,把黑山军往敌人方向去推,绝非一个明智的选择。

  因此一些人觉得,陈暮的提议完全没有问题。

  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借出道路,他们自然也有自己的顾虑,一旦达不成统一意见,很容易闹掰,然后内部出现分歧,最后分裂开。

  实际上黑山军也不是一团和气,互相吞并厮杀是常有的事情。包括张燕在内,亦是吞并了不少太行山北麓的黑山军势力,才变成了邯郸一带最大的黑山军头目,拥众数十万,麾下精锐最多时达到十万大军。

  山中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谁都希望自己的日子过好一点,而一旦前面有人挡路的时候,那么最终出现杀戮,或许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几个年轻后辈思索了一会儿,司马朗忽然说道:“少府是想分化他们,让他们内斗?”

  陈暮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轻点下颌:“不错。”

  “师君是想怎么做?”

  陈群问。

  “饵已经放下,现在就等着鱼儿上钩。”

  陈暮俯瞰着下方几人,忽然笑了起来:“这样吧,这次事情,就算是给你们的一个考验,今夜必有人来,你们去接待,该怎么做,就是你们的事情。”

  “这......”

  几人颇为紧张地互相对视,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虽智慧过人,但经验不足,害怕把事情搞砸,一时间面面相觑。

  陈暮想了想,又说道:“尚书令会从怀县运送大批物资、药材过来,我很期待你们的表现。”

  说罢也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起身笑嘻嘻地离开。

  大头的事他都已经做完,接下来就都是小事,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他就真的怀疑史书里给杨修陈群司马朗这些人高度评价是不是对的。

  虽说这些人还年轻,或许经验不足。但杨修早年跟着曹操的时候,也是这个年纪,事无巨细,都办得妥妥当当,深受曹操赞赏。

  所以说劝服黑山军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也算是给他们的功劳簿上增添一笔光辉事迹嘛。

  夜色逐渐暗下来,陈暮在林虑县衙府邸后院看书,徐晃急匆匆进来说道:“少府,紧急军情。”

  “哦?”

  陈暮问道:“是何事?”

  莫非是袁绍又开始大规模进攻荡阴了?

  还是粮道出了问题?

  以荡阴坚固的城墙,除非有内奸,不然抵御个一年半载应该是没问题。

  现在又不是雨季,还是大旱年,荡水的水位不高,想学曹操水淹下邳或者水淹邺城,几乎不现实。

  何况城内还有大量燃烧瓶和成吨的守城器械,袁绍唯一能破荡阴的办法,就是断粮道。

  徐晃抑制不住喜悦说道:“关将军猛攻羑里城,把袁军打退,夺回城池了。”

  “什么?”

  陈暮惊讶不已,急忙问道:“消息可真?”

  “千真万确。”

  徐晃很肯定地点点头,传递消息的士兵就在府邸外。

  “让他进来。”

  陈暮又坐回了位置上,细细思索。

  这事很魔幻,关羽现在只能依靠荡阴城池固守,城外还有数万大军,羑里城也有大量人马。

  袁绍在西面战场布置的兵力不低于八万,而洛阳总兵力才六万多人,且这六万人还分散得很开,河南尹、颍川郡、弘农郡加上洛阳都有兵力有分散驻守。

  这就导致前线的实际兵力其实只有四五万左右,关羽手中三万,徐晃手中数千,朱儁再从洛阳带过来的一万,这些就是全部精锐部队。

  倒是赵云麾下的一万多人,并不算在那六万人里,因为这些兵是二线屯田兵,平时就是督促田附干活用的,很少上战场,现在虽有历练,也只是与东面黎阳方面袁军作战,精锐程度不比一线兵马。

  而且即便加上赵云这一万人,前线也不足六万,在河内后方怀县、温县、小平津、孟津以及虎牢关等重要关隘都有守军,西面段煨虽然表面投靠朝廷,但镇守华阴,且朝廷也对他不信任,因此也不能作为朝廷士兵。

  反观袁绍派出的兵马,安阳、羑里城一带一线部队达八万人以上,围攻荡阴的就有四万,羑里城中还有一万多,外围亦有成千上万的骑兵,后方安阳还有几万人,总兵力碾压关羽。

  在荡阴的战争当中,关羽的直接正面部队只有三万人,在与五六万人以上进行对抗,即便不算上安阳方面军,也意味着敌人的兵力是关羽的两倍。

  这种情况下关羽杀出城都比较困难,何况还把羑里城夺回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难度不亚于曹操再一次打赢一场官渡之战。

  除非有两种情况,一是袁绍在设计,想要诱敌深入,结果玩脱了,反被关羽一路打了过去。

  二是袁军内部出现了问题,导致前线混乱,被关羽抓住了机会。

  其实第二种情况也是陈暮现在在做的事情,如果他能够通过黑山军控制的漳水古道,神兵天降来到安阳后方袭击,如乌巢之战一样断袁军粮道,那么袁军也会出现如上述第二种情况一样,由于内部问题而前线混乱。

  但他还没做呢,敌人怎么可能出现这种问题?

  “难道是别的地方?”

  陈暮目光看向东方,如果事情有变,或许也就是青州方向了。

  过了片刻,传令兵进来单膝下跪道:“少府。”

  “起来吧。”

  陈暮看着,认真道:“关将军是怎么拿下的羑里城?”

  传令兵说道:“当时围攻荡阴的袁军忽然临时撤兵,关将军觉得可以趁势追击,于是亲自领兵追赶,到羑里城外遇到了敌方大将颜良文丑,关将军打跑二人后,袁军一片混乱,被我们趁势击败,俘虏近万,斩敌数千,夺回了羑里城。”

  临时撤兵?

  这倒是让人稀奇,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袁绍如此方寸大乱,直接把西面战场的前线部队临时撤退,导致这么大的防线漏洞呢?

  莫非是东面战场或者是北面战场真的出现了巨大形势变化?

  “你先退下。”

  陈暮让传令兵离开,沉思了许久,忽然对徐晃说道:“公明,去把陶统领叫来。”

  “怎么了?”

  徐晃不解其意,玄甲重骑一千人保护陈暮,之前只带了一部分进入白雀谷,大部分人包括林虑守军都由陶破虏在谷外接应,现在天色已经黑了,玄甲重骑都已经安排在林虑的兵营中休息,晚上还要临时叫他们吗?

  陈暮说道:“我要连夜去荡阴。”

  “这么急?”

  “嗯,事态紧急,袁本初如此惊慌失措,必然是东面出了问题,也许是我大哥那边有了突破,袁绍必然会反扑,为了牵制他,我也必须在东面给他制造压力。”

  “我明白了。”

  徐晃点点头,又说道:“那林虑这边该怎么办?”

  陈暮笑道:“德祖、长文、伯达等人皆为一时俊杰,我把处理黑山军的事务都交给他们去做,你就好好配合他们即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数月之内,我们就能掌控白陉以及南麓滏口陉等区域,还能得数十万黑山军部众送去河南颍川屯田。”

  对于陈暮的盲目自信,徐晃不知道他的自信心是从何而来。不过既然少府这么说,那他就只能这么听。反正现在白雀归顺之后,林虑这边的军事力量也将增强不少,不管怎么样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当下徐晃派人去叫来鞠义,陈暮命令鞠义立即调派玄甲重骑,护送他去荡阴,同去的还有管亥,这样徐晃、杨修、陈群、司马朗这些人就留下来处理黑山军的问题。

  从林虑去朝歌就没那么麻烦还要通过南面的白陉,只需要从东南面的谷口出去,就能到安阳与荡阴之间那数百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

  原本这些地方皆已经被袁军蚕食,文丑作为骑兵统领,率领大量骑兵在这片土地上游弋,甚至骚扰敌后,断洛阳军粮道。但现在这里早就已经没有人,半夜三更,一片荒郊野岭,大队人马举着火把,顺着道路往东面的荡阴城去。

  这二地其实就是后世的汤阴县以及林州市,相距七十公里。玄甲重骑虽为骑兵,但负有重甲,比不得轻骑,连夜赶路,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抵达,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们才急匆匆到达荡阴县城外。

  只见城门大开,来往士兵急匆匆不断,远远见到尘烟四起,诸多士兵立即警惕起来,一直到玄甲重骑靠近过去,阿大阿二等军官前往交涉,表明身份,他们才留在城外,等待城中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