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三国之谋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哺时定策

第一百二十七章 哺时定策


  战争永远都是政治的延续。

  如果能用政治手段去解决,又何必去发动一场劳民伤财的战争呢?

  人都有需求,只要弄懂了黑山军想要什么,当他们内部有分歧意见的时候,已经不需要朝廷出手,就能内部解决。

  陈暮丝毫不担心他的计策会失效,因为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在对付一盘散沙的敌人时,永远有效。

  关平从城里出来,远远地看到紫影马上风尘仆仆的四叔,急急忙忙策马过来,到了近前后翻身下马,也不行礼,高兴地喊道:“四叔!”

  中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85年的时候,陈暮第一次见关平,那时不过七岁,约六尺高,如今十二年过去,年近二十,身高八尺有余,体态更加健硕,一身腱子肉,极类其父。

  “平儿,你父亲呢?”

  陈暮没有下马,眼中露出丝丝笑意,开口询问。

  关平就过来帮忙牵马,一边领着众人往城里走,一边说道:“父亲在羑里城中,前日刚刚把城池拿下,现在正在城中布置防御。”

  “嗯。”

  陈暮点点头道:“我先去城中休息一下,你安排我的亲卫去军营休整,等你父亲忙完之后,我再去找他。”

  关平诧异道:“四叔不去直接找父亲吗?”

  陈暮解释道:“我是昨日连夜从林虑过来的,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先去休息一下,晚上我找你父亲有事。”

  “知道了,我带四叔去府邸休息。”

  关平就牵着马带着陈暮一路来到了荡阴关羽住的县衙府邸,安排他在后院睡一下。

  天色渐晚的时候,关羽才从羑里城过来。

  听闻陈暮来了,他连忙去看,就看到陈暮躺在后院小厅的木塌上睡觉,关羽不忍打扰,于是就在厅外的堂中看书等待。

  这一等,就是等了一个半时辰,陈暮从下午约三四点钟躺下,睡到了晚上差不多十点钟才悠悠转醒过来。

  在后世这个时候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现在已经相当于午夜,满城寂静,唯有夏日蝉鸣不绝。

  “二哥。”

  从木塌上起来后,陈暮就看到了厅外灯火,自侧门出去一看,看到关羽坐在席上全神贯注地盯着手中的书本,就开口喊了一句。

  关羽听到声音,扭过头,一边放下书本,一边说道:“四弟起来了?”

  “嗯。”

  陈暮走过去,盘腿坐在另外一张席子上扶着额头不断揉搓着太阳穴。

  一天一夜的奔驰,浑身都酸痛,再加上没有休息好,以及这混乱而又动荡的时局,都让他脑袋里一片浆糊。

  “阿福,去厨房弄些吃的,再端碗热汤过来。”

  关羽看到他的样子,就吩咐门外的侍从把之前准备好的食物端上来。

  等侍从出去之后,陈暮稍微回了点神,打起精神说道:“二哥,咱们得有所动作了。”

  关羽听到他的话,说道:“你怎么看?”

  “袁绍忽然撤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东边出了事情。”

  陈暮说道:“我与大哥约定,等我走之后,他就会开始行动,分兵袭扰冀州,我在洛阳帮忙牵制。以今日的形势来看,恐怕是大哥那边闹了很大动静,逼迫袁绍回防清河国,如此我们也得立即出兵才行。”

  关羽眯起眼睛,抚着自己的二尺长须,微微点头道:“嗯,四弟之言,正合我意。如今军队大胜而归,士气正盛,此正是趁胜追击之时,你想怎么打?”

  “若要在此处闹腾得袁绍不好过,就必须打到他的痛处,二哥以为,他的痛处在哪里?”

  陈暮笑着问道。

  关羽毫不犹豫地道:“自然是邺城。”

  “不错!”

  陈暮点点头:“邺城是关键,但我们要想攻打邺城,亦是难如登天,因而要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二哥有舆图否?”

  “我去取来。”

  关羽起身出门去,舆图是重要战略资料,都存放在密室里,只有他亲自去才能拿得到。

  过了片刻关羽从卧室出来,手中就已经多了一份地图资料。

  恰在此时阿福从厨房把饭菜端上,二人就停下议论,等阿福把东西放在桌案上之后,关羽才又吩咐道:“阿福,让外面的人都去休息吧,外庭就不用留人了。”

  “唯!”

  阿福弓着腰出去,把门带上。

  等他走后,陈暮端起热汤来,喝了一口,感觉到空荡荡的肠腹一股柔柔的暖意上升,这才继续说道:“二哥你看看舆图,河内与魏郡,一片坦途,以较少兵力主动进攻,无异于以卵击石。”

  关羽盯着上面的舆图看了许久,点点头道:“不错,即便袁绍把主要精力放在其它地方,对于我们来说,他也依旧占据着兵力优势,不能与之硬拼。”

  “所以我们就得另出奇谋,现在安阳与内黄一带,皆有袁绍重兵把守,我料东线震荡,他必不敢与我们一战,二哥可领大军往安阳挑衅,我们来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陈暮放下热汤,开始动起筷子。从昨天到今天一粒米未进,确实饿得不行,厨房准备了饭菜,但也是临时才热好,口味不怎么样,却也是吃得津津有味。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关羽诧异道:“若从正面无法突进的话,四弟莫非还有其它道路可以威胁魏郡?”

  陈暮咀嚼着说道:“确实有一条道路,二哥可知道漳河古道?”

  “漳河?”

  关羽思索道:“漳河是从五行山中流出去的,但我听闻五行山山中地形极为复杂,山势陡峭,悬崖沟壑无数,恐怕不好行军吧。何况这些地方,似乎现在被黑山军占据。”

  陈暮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饭,一边点点头:“不错,这些地方确实是在黑山军手里,所以我们必须把黑山军拿下,才能出奇兵攻安阳。”

  从正面进攻魏郡,那无异于官渡之战,曹操主动进攻黎阳对袁绍发起进攻,属于寻死之道。

  官渡之战曹操打得有多艰难,洛阳正面战场,防守得就有多艰难。

  也幸好有青州和幽州牵制,不然的话,袁绍早就领兵南下,踏平河内,杀到了孟津与小平津渡口了。

  所以想要在洛阳方向找到突破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办法,确实就是从太行山当中出奇兵,进攻安阳,只要能够把安阳拿下,不亚于张飞再一次夺取甘陵,必然带给袁军难以想象的动荡。

  简单来说,这就是群狼战术要达到的效果。单从其中任何一方来考虑,袁绍要想消灭,都轻而易举。最困难的肯定是青州,最简单的是幽州,其次就是洛阳。

  洛阳如果面对袁绍大举进攻,唯一的策略就是放弃河内,死守八关,同时召集孙策和曹操一起过来帮忙抵御。

  幽州那边别看人马不少,公孙瓒和鲜于辅聚众十余万,但人多会伴随着粮草与资金问题,公孙瓒那边都是雇佣别人作战,钱越花越少,他不可能持续不断地雇佣鲜卑乌桓人。

  鲜于辅那边也是一样,他的人马是刘虞以前的情分才聚集起来,这种情分基本就只能维持个一次,因为鲜于辅没钱没粮给这些人,就只能让这些人自带干粮,你不出粮草,别人就得饿着肚子打仗,所以帮这一次,大多数人就都得散掉。

  这样一来,实际上公孙瓒和鲜于辅大多数兵马都会离开,除了一些投机分子,比如阎柔柯比能这些人,熙熙攘攘十多万大军,最后能够留下来的,总共也就数万人而已,因此现在幽州的实力,反倒是最弱的。

  不过即便是袁绍想要攻灭幽州,广阔的战略纵深也足以让他无法拼尽全力。而洛阳和青州虎视眈眈,特别是青州作为主攻方向,给予他极大的压力,所以现在才能能够维持得了现状。

  随着东面战场打破现状,哪怕陈暮还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正如他离开青州时跟老大哥说的那样,通讯不发达,他们只能通过袁绍军队的动向以及袁军内部的一些间谍,来获知消息,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做出最佳的反应。

  这考验的,是陈暮与青州谋士团之间的默契。

  现在不管青州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陈暮也必须立即做出应对。

  老大哥那边已经咬了袁绍一口,现在该轮到他了。

  关羽听了陈暮的话,微微点头,思索道:“四弟已经有对策了吗?”

  “嗯。”

  陈暮把碗和筷子举在右手中,走过来用左手在舆图上比划道:“二哥你看,黑山军盘踞在林虑以北的滏口陉南麓,这一块是漳河出水之道,沿岸两侧或有山林,或有谷地,南下连通洹水,可达安阳后背。我以分化之计,引发黑山军内斗。不出两月,我料这些人必会斗个你死我活,皆是即便胜者,也只能归顺朝廷,自此之后,这条道路为我所用,随时可以兵出五行山,威胁袁绍后方。”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吗?”

  关羽已经有了思绪。

  陈暮说道:“是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袁绍大军已经东去,西面战场防御收缩,我们从正面无法强攻,那就得等待黑山军那边有所突破。”

  “嗯,我知道了。”

  关羽点点头,说道:“这几日我整顿兵马,趁着士气大盛,就往安阳发下战书,约他们过几日决战。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准备粮草辎重,羑里城刚刚拿下,城中还紧缺守城器械,得从后方紧急调取才是。”

  陈暮将最后几口饭扒拉干净,说道:“现在太尉已经抵达了朝歌,麾下有一万精兵,届时二哥可以领大军往前线,由太尉镇守荡阴,羑里城中再留下一部分兵马接应,还有尚书令在怀县为前线运输粮草,大哥需要什么,让他去准备就是,如今朝廷上下一心,共同抗击袁绍,我们都必须团结在一起,奋发图强。”

  “四弟跟我同去否?”

  关羽问。

  陈暮笑了起来:“刘关张陈共同进退,我又怎么能不与二哥一同去?”

  关羽大笑道:“好好好,那此战二哥就有底气了。”

  兄弟二人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吃饭间,陈暮就已经把接下来的所有安排做完,他不知道东面战场发生了什么,但时间就是一切,提前做好准备,必然没有错。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安排,过了两日,邺城军情司的间谍发回信息,他们这才知道了东面战场发生了什么。

  竟是张飞奇袭甘陵城,在城中像是去了一趟后花园一样逛了一圈,让整个冀州震荡不已。

  难怪羑里城前线守军退得如此匆忙,根源竟然在这里。

  陈暮庆幸自己提前做好了准备。

  同时他也明白,现在他能够做出正确反应,是因为袁绍不知道他的群狼计划。以后打的次数多了,等到他反应过来,也许就不会这么顺利。

  因为群狼计划的核心就在于谋士和将领的素质要极高,能够随机应变,对于突发状况要马上根据情况进行调整。

  比如这次陈暮认为当先取黑山军,再慢慢迂回骚扰安阳。却不料青州那边有所行动,而他是根据袁绍这边的反应,进行判断,然后立即安排关羽兵临安阳城下,一边给魏郡制造压力的同时,一边争取拿下滏口陉南麓的时间。

  等到下一次,袁绍的谋士团推测出他们是在根据自己这一边的行动来做出反应,那么谁也说不好,他们会不会虚晃一招,如故意调动兵马,卖出个破绽,实际上却是设伏,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

  所以在确定这次计划没问题的同时,陈暮也在心中告诉自己,要自己时时刻刻保持警惕。观察敌人给予的信息真假,兵法虚虚实实,过于明显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会不会是陷阱。

  定计之后,接下来的几日,钟繇在怀县不断往前线运送粮草辎重和各类器械,洛阳那边各处工坊加班加点制造,武器铠甲装备,源源不断地往前输送。

  前些日子抓的俘虏全都送去后方屯田去了,朱儁领着一万精锐入驻荡阴,赵云以一万屯田兵继续镇守朝歌,关羽留下几千人马在羑里城,领两万五千人再加上陈暮的玄甲重骑,浩浩荡荡北上,向着安阳方向而去。

  这次如果不是没有东面战场老大哥那边帮了大忙,去的话还是跟曹操官渡之战去黎阳与袁绍硬碰硬一样,但现在形势不同,关羽军携带着大胜的士气,自然不是什么以卵击石。

  哪怕敌人兵力较多,也并非没有胜算,因此这一战就看敌人上不上当,接不接招。若是接招,自然就得真刀真枪干一场,不接招也无所谓,等黑山军的消息就行。

  新的战争,即将打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