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历代王朝更迭 > 南伐百越

南伐百越


  始皇帝二十八年,就在寡妇清死后不久,始皇帝便拜大将屠睢为太尉,下令屠睢率领五十万军队南下讨伐百越。

  百越之地人烟稀少,始皇帝料定其可用之兵不足十万,以大秦装备精良的五十万军讨伐必可一举荡平百越之地!

  屠睢也认为此战必会迅速得胜,他将五十万军,分为五路,一路攻东越、闽越,两路攻南越,两路攻西瓯。

  为防止百越蛮族互相支援,五军同时出击。

  其中,进攻东越、闽越的秦军进军最为顺利,并未遇到强烈抵抗。半年之后,便全部平靖其地,始皇帝非常高兴,下令在东越和闽越之地设立了闽中郡。

  然而,其他几路秦军却没有那么顺利,屠睢亲自率领的进攻西瓯的秦军遭受了最强烈的抵抗。

  进军之前屠睢认为,西瓯之地偏僻异常,其地土着自由散漫,以掠夺或者狩猎为生,难以管束,即使归顺之后也容易再度反叛。因此,决定以高压威势迫使他们投降,下令进入西瓯腹地之后,但凡抵抗秦军不服从号令者杀无赦。

  西瓯军士卒自幼长于深深密林之中,行动敏捷,单兵作战能力极强。他们见到一旦被被秦军捉住,都是被杀害,没有幸存的,因此即便战死也不想投降。

  西瓯军首领徐呼吁召集各部落首领道:“秦军来我祖居之地,杀我妻儿,毁我祭祀,如今战亦死,降亦死,不如跟他们拼命!”

  士卒们都痛恨秦军暴虐,高呼报仇!

  徐呼吁见大家同仇敌忾,底气更足了,道:“秦军人多势众,武器也强于我们,如果硬拼必然不是对手,我们当化整为零,依靠茂密的丛林,设下各种机关,节节阻滞秦军的进攻。秦人进入丛林则无法施展他们的排阵优势,我们可各个击破!”

  西瓯军参将桀骏建议到:“对付秦军,必须使用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我们可以在箭头上都涂覆蛇蝎的剧毒,中箭者便可立即死亡;并且,我们圈养训练的野兽,交战时也要放出进攻秦军。”桀骏本是楚国贵族,楚国灭亡后便投奔西瓯,欲寻机为楚报仇。

  士卒们再次高呼报仇!

  秦军进入西瓯之地后,发现根本找不到西瓯军的主力,却经常被西瓯军的士卒袭扰。屠睢无奈,下令秦军以一伍一百人为单位,进入丛林搜索西瓯军,西瓯军根据地利设下各种埋伏,秦军损失惨重,战况异常惨烈。

  恰逢此时天气炎热,秦军多是北方人,并不适应,瘟疫开始在军中流传。西瓯军开始反击,切断了秦军的粮道。情况万分危急,屠睢上书始皇帝,请求发援兵救助。

  始皇帝不甘心就此失败,于是命已经取得胜利的十万军进入西瓯,解救屠睢军。

  然而新的军队一到百越之地,也立马感染瘟疫,战斗力锐减。虽然秦军顽强作战,但是面对占据地利优势的西瓯军,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

  屠睢见难以迅速取胜,便决定智取。他对副将赵佗说道:“兵法上说擒贼先擒王,如今我军被困于此,不斩杀他们的首领,必然难以摆脱。”

  赵佗道:“屠将军英明,杀掉他们的首领,西瓯军必然溃败!”

  于是屠睢命运送粮草的士卒不再秘密行进,将在夜间运粮的规制改为在白天大张旗鼓的运送粮草。

  徐呼吁得到消息后亲往查看,见秦军运粮的队伍果然绵延数百米,非常兴奋。副首领桀骏提醒道:“秦军如此高调运粮,恐怕有阴谋。”

  徐呼吁道:“先生多虑了,秦军数次被我们切断粮道,如今必然是粮草匮乏,无奈之下才选择昼夜兼程运送粮草的!众兄弟随我下山斩杀秦贼!”

  桀骏道:“将军三思,秦军狡诈!恐有伏兵。”

  徐呼吁道:“你们中原之人就是事多,如果害怕你暂且留在此地,等我得胜归来!”

  于是徐呼吁率领西瓯军数千人冲杀过去。秦军运粮护卫仅做了一点抵抗就溃退逃亡。徐呼吁大喜,命士卒验看抢到的粮草。

  士卒打开装运粮草的麻袋,发现里面全是砂石,立刻回报徐呼吁。徐呼吁大惊,道:“不好!快撤!”

  就在此时,秦军的火箭如暴雨一般飞来,西瓯军躲避不及,纷纷中箭。秦军运送的麻袋内装有大量硝石火油,此刻见到明火顿时燃烧起来。

  徐呼吁也死于乱军之中。

  消息很快传到了西瓯军,西瓯军士卒悲愤异常!叫道:“秦军如此狡诈凶残,我们一定要为首领报仇!”

  “对,一定要报仇!”

  桀骏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选出新首领,协调各部落对抗秦军!”

  徐呼吁死后,各部落没有能够担当首领之人,此时桀骏已经深得西瓯军士卒的信任,他们一致推举桀骏当他们的新首领。

  桀骏见无法推脱,便说道:“众弟兄如此信任,我再推脱就是不义了!我发誓一定要为徐首领报仇,杀死屠睢!”

  士卒们高呼杀死屠睢!

  桀骏知道秦军远道而来,运粮道路崎岖蜿蜒,是他们的死穴,于是集中所有士卒,全部退入丛林,绕到秦军背后,专门袭击运粮道路,秦军的粮道再次被切断。

  屠睢本以为杀死西瓯军的首领,便可迅速瓦解西瓯军,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西瓯军就再次推选出了新首领,并改变了战术,形势更加棘手。

  屠睢被迫再次写信给始皇帝,上报秦军粮道数次被切断,粮草严重不足,请求再次加派兵力保卫粮道。

  始皇帝非常震惊,进攻如此不顺利,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为彻底解决运粮问题,秦始皇命监御史王禄掌管军需供应,督率士兵、民夫在兴安境内湘江与漓江之间修建一条人工运河,运载粮饷。水渠称为灵渠。

  面对西瓯军的不断骚扰,屠睢下令采用更严厉的报复手段,凡是被抓到的西瓯军士卒,均被斩断手足后再处以极刑,尸首悬挂于西瓯军经常出没的区域。

  西瓯军见同袍被秦军杀害,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坚决的抵抗秦军。他们被打散后,不惜在山中与野兽为伍,至死不投降秦军。

  第二年,秦军之中瘟疫流行更加严重,西瓯军抓住机会,在桀骏的率领下对秦军发起了反击。

  屠睢知道此番西瓯军是倾全军之力来犯,打算亲率主力一举歼灭。某日,密探来报,在西江畔发现了西瓯军的主力,屠睢立刻带人前往。行至西江畔的三罗地域时,路经一个大树林,桀骏早已派人埋伏在林中,见屠睢亲自到来,气愤异常,一声唿哨,乱箭齐发。

  屠睢知道受了埋伏,边下令撤退,边挥剑格挡。无奈射来的箭又多又密,屠睢的面颊与身子中了两支毒箭。这些毒箭是浸泡过蛇蝎剧毒的,屠睢当场从马背跌落幕,坠地死亡。

  击毙屠睢,西瓯军士气大振,一路追击秦军,秦军死伤无数。

  此时,秦军粮道不通,伤亡过半,已经无力再行进攻,始皇帝下令秦军退回楚地,暂时罢兵。双方转入相持对抗的局面。

  就在始皇帝发兵进攻百越之地不久,秦始皇接到巨鹿郡太守的奏折,奏折中说道已经抓获逆贼荆轲的好友高渐离,现在关押于巨鹿大牢之中,请求始皇帝的命令。

  原来在荆轲刺秦失败,李斯查清案情之后,曾下令通缉太子丹和荆轲的门客好友,这些人得到消息之后都潜逃了。高渐离也化装后逃到宋子城,更名改姓后来到一家酒馆当酒保,自称是齐人王三。

  为了隐藏身份,高渐离将自己的筑和曾经穿过的衣服全部隐藏起来,每日像正常的酒保一样兢兢业业的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这样一晃就是半年。

  一日,高渐离正在擦拭桌子,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的击筑之声,原来是酒馆内的一个客人在击筑。听到久违的声音,他的两条腿仿佛不受控制,情不自已的把自己带到了击筑者的旁边,直到客人击筑完毕,才张口说道:“先生击筑高亢有余,而悲壮不足,悲壮之声是筑的本音,但也是最难把握的部分!”

  客人听到一个小小的酒保竟然一语道破击筑的奥妙所在,非常惊讶,道:“小哥竟是行家,敢问师承何处?”

  高渐离这才一愣,回过神来,说道:“先生谬赞了,我也是听别人讲的。”

  经过此事,高渐离暗暗告诫自己,再也不可轻易表露自己懂得击筑之事!

  不久之后,酒馆掌柜的听从客人的建议,在酒馆之中设立击筑的专座,专门聘请善于击筑的人每日过来演奏,以取悦客人。

  某日,掌柜的邀请了一位女子演奏击筑。

  此女子虽然以白纱遮面,但高渐离仍能看出其皮肤白皙,面容清秀,看起来甚是面熟,似在哪里见过,一时却又难以记起。

  该女子演奏之时,高渐离驻足倾听,一曲而终,在坐的宾客均是齐声欢呼,掌声不断。然而高渐离却从曲子当中听出了悲凉意味,尽管筑声优美动听,表达的却是悠悠的哀愁,高渐离忍不住掩面而泣。

  掌柜的看到高渐离哭泣,非常生气,训斥道:“我请的可是本地最善于击筑的雪琴姑娘,大家都赞扬她演奏的好,为啥唯独你在这哭泣?”

  高渐离自知失态,连忙道歉,掩饰道:“呃……今日是小的家父十年的祭日,故而哭泣,并非因为演奏。请掌柜的原谅。”

  掌柜的悻悻而去。

  这一幕自然没有逃过演奏台上雪琴的眼睛。

  雪琴命丫鬟暗中送给高渐离一个布条,上面写道:“今夜子时城门下愿与先生一叙。”

  高渐离拿到布条非常诧异。但他对雪琴姑娘也充满了好奇,天下最擅长击筑的人都在燕地,名声最大的非太子傅鞠武和他高渐离莫属。燕国灭亡后,原来燕国的贵族都四散逃亡,鞠武也因为替太子丹谋划刺秦而被秦王灭族,天下善于击筑之人已经所剩无几。

  等到子时,高渐离起身前往城门。一路忐忑不已。

  雪琴姑娘早已等候在那里,一身白衣随风飘动,乌黑的头发随意散乱背后,更显示出一种超然的意蕴。雪琴见高渐离已经到了,便开口问道:“先生可识得高渐离?”

  高渐离大惊,身体一颤,道:“姑娘为何有此一问?我不过是一个酒保,在此只为了却残生!”

  雪琴是个细心的姑娘,高渐离任何细微的动作都逃不出她的眼睛,她追问道:“那先生可懂得击筑?”

  高渐离不假思索的答道:“不懂?”

  “不懂?那敢问先生为何听我演奏之后掩面而泣?”

  “啊……我是忽然记起今日是家父十周年的祭日才悲从中来。”

  “先生不必掩饰了,击筑之人因常年手持竹棍,两手食指均会生出老茧,一个小小的酒保怎会双手生茧?先生可敢拿出双手让我一看?”

  高渐离常年击筑,当然知道自己双手都有老茧,他下意识的握了一下双手,吞吞吐吐的道:“我……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能轻易示人。”

  雪琴见他如此,知道一定是被自己猜中了,只是现在高渐离仍被秦王悬赏捉拿,不敢轻易表明身份。如果自己不首先亮明身份,他定然不肯吐露真相的。

  雪琴于是说道:“先生可知我是何人?”

  “不知。”

  “十年前,燕国曾经有位义士,不顾生死,只身刺秦,只可惜阴差阳错,最终未能成功。秦王暴虐,为报复刺杀之人,攻入燕国后,下令将牵涉其中的二十余人全部处以极刑,并灭其三族!

  燕太子府鞠武一家上下八十余口全部被杀。所幸,太傅小女儿恰好外出不在家中,躲过一劫。但从此她只身一人到处流浪,以卖艺为生。她击筑演奏都是高渐离所教授,乍听悦耳动听,实则暗含悲伤之意。不懂击筑之人只会呼喊赞赏,只有深谙此道的人才能听出其中的悲凉。”说到此处,雪琴眼泪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高渐离现在终于明白,眼前之人正是鞠武的小女儿。此前在燕国之时,鞠武与高渐离都对击筑有很深的造诣,互相欣赏。鞠武曾拜托高渐离教授小女儿击筑,那时雪琴才六七岁光景,天真烂漫,想不到竟也经此大难!

  高渐离也忍不住流泪,顾不上许多,一把抱住雪琴,哭道:“孩子,你受苦了,我就是高渐离啊……”

  雪琴一听此人真是高渐离,更加激动,大哭起来。俩人抱在一起痛哭良久才渐渐止住。

  雪琴问道:“高叔叔为何会隐居于此?”

  高渐离长叹一声,道:“荆轲死后,秦王下令捉拿所有与荆轲相熟之人,当年太子府的门客都四散逃亡,我也是不得已才来到这里,本打算就此了却残生。想不到今日竟然还能见到你!真是苍天有眼,不绝太傅之后啊!”

  “秦王暴虐,竟然害的叔叔不再击筑!只有喜爱击筑之人才能懂得不再击筑的痛苦!”

  “是啊,这几年我把筑和衣服都埋藏起来,强忍着不去碰触。”

  雪琴自幼仰慕高渐离,如今见到,心中又爱又怜,忍不住道:“如果叔叔不嫌弃,我希望能与叔叔共度余生,我在外击筑养活叔叔!”

  高渐离一惊,没想到雪琴竟然会这样想,他今日第一眼看到雪琴就觉得此女不凡,等到听完她的演奏,更是深深的被她的技艺所折服。现在得知她就是鞠武的小女儿,瞬间萌生了一种恋爱的情意,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以戴罪之身不能耽误雪琴,急道:“此事万万不可,你还年轻,怎能与我共度?”

  雪琴又开始掉下眼泪,道:“我身负血海深仇,却无法得报,孤身一人留在世上又无人收留,不如一死了之。”

  高渐离大惊,连忙拉住雪琴,道:“或许,我可以为你报仇!”

  雪琴听说高渐离要为她报仇,大吃一惊,问道:“我固然想报仇,但是如今四海统一,秦军侍卫个个如同虎狼,见秦王一面都难,如何报仇?”

  “我听说秦王也爱好音律之人,我可以凭借击筑接近他。”

  “啊?”雪琴意识到,高渐离又要行荆轲之举,忙道:“以荆轲之力尚难成功,叔叔如此力弱岂不是以卵击石吗?”

  高渐离道:“不击杀秦王,为你报仇,如何值得你托付终身?”此刻,高渐离胸中升起一股豪气,他要为眼前这个弱女子报仇。

  雪琴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这固然是为自己全家报仇的好机会,但是高渐离此去必然不会再回来,她不知道怎么做,只是哭道:“我不要你去送死……”

  高渐离安慰道:“这也不一定就会死啊!”

  雪琴将脸深深的埋在高渐离怀中,痛哭不已。

  此后在酒馆之中,高渐离开始有意的暴露自己识得音律。每次有客人击筑他都驻足倾听,并总是点评一二,击筑之人都心悦诚服,感谢他的指教。

  高渐离的异常举动,都被其他的酒保看在眼中,他们记恨客人们都称赞高渐离,私下里向酒馆的掌柜告状道:“每次有客人击筑的时候,王三就停止干活,驻足倾听,还时常说三道四,我们都觉得他是趁机偷懒,请掌柜的处罚他。”

  掌柜的也感到好奇,便暗中观察,发现王三确实对击筑非常感兴趣,而且每次点评都会让那些深谙击筑之道的人钦佩不已。于是掌柜的将高渐离叫到跟前,问道:“王三,你可懂得击筑?”

  高渐离假装一惊,道:“小的不懂。”

  “那为何每次有人击筑,你都驻足倾听?还要点评一二?”

  “小的也是听别人说的……”

  掌柜的知道他是在说谎,便呵斥道:“你若会击筑,我就让你继续留在店中,每天到堂前击筑,吸引客人,我给你开双倍的工钱;如果不会击筑,那你就是懒惰,立马给我滚蛋!”

  高渐离故意犹豫片刻,道:“让我击筑可以,但是如果我击的好,我要让全郡的人都知道!掌柜的到时候不能阻拦我出去演奏!”

  掌柜的冷哼一声:“就凭你?好!我答应你,如果有别人来邀请你去演奏,我不仅不阻拦,还照常给你工钱呢!”

  此后,高渐离便每天到堂前击筑。筑声宛如“又绿江南岸”的春风,悄声无息;又如“随风潜入夜”的春雨,润物无声。宾客们都沉浸在其中,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只有这天籁之音。

  他每次演奏,底下都会坐满宾客,宾客们都说他击得好,争着给他买酒喝,酒馆的生意异常火爆。

  慢慢的,王三善于击筑的名声便不胫而走,宋子城里的人轮流请他去做客,向他请教击筑的技艺。掌柜的见他如此被欢迎,便不再让他做酒保,而以上宾之礼对待。只希望他能多留在酒馆一日。

  就这样,高渐离白天外出击筑,晚上便与雪琴居住在一起。雪琴每天都为高渐离做最好的饭菜,她知道他喜欢酒,总是想方设法买取最好的酒。高渐离每日回来,便于雪琴对饮,谈论击筑之道,二人心意相通,又互相仰慕,只觉得一会不见便像一夜未眠,没有精神。

  王三善于击筑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巨鹿郡。郡守听说后,非常诧异,他对郡尉说:“最善于击筑非高渐离莫属,天下无出其右者!如今宋子城里忽然间出现了如此善于击筑之人,莫非真的是高渐离?”

  郡尉道:“即便不是高渐离,也必然与高渐离有莫大关联,请大人派出与高渐离相熟之人,一见便知!”

  于是郡守派燕地曾见过高渐离的人前往宋子城查验。几日之后便有回报,道:“王三的确就是曾经的高渐离,现在的装束虽然不同,但相貌却没有改变!”

  郡守得到消息后,迅速派人将高渐离抓获,并将此事上报始皇帝。

  始皇帝得到这个消息万分惊讶!荆轲刺秦那惊险的一幕再次回映在眼前。但转念一想,如今距离荆轲刺秦已经过去了六年,而且天下一统,四海归心,高渐离应当不会再有谋逆之心,且荆轲好友都非常人,盖聂剑术如此之高,想必高渐离击筑必也是无人能敌。

  始皇帝怜惜高渐离之才,打算赦免他的死罪。赵高提醒道:“陛下难道忘记荆轲之事了吗?高渐离是荆轲的好友,二人相交甚笃,不可不防啊!”

  始皇帝还是不忍心杀掉高渐离,道:“万一高渐离并无反心,杀了岂不可惜?”

  赵高道:“陛下如果实在不想杀他,请命人弄瞎他的双眼再接见。”

  始皇帝同意了赵高的建议,命人熏瞎了高渐离的眼睛,几日后让高渐离在朝堂上进行击筑表演。

  于是高渐离觐见始皇帝。在此之前,高渐离便把铅放进筑中,在始皇帝痴迷于击筑之声时,举筑撞击始皇帝,但毕竟高渐离双眼无法视人,没有击中。

  始皇帝大怒!下令侍卫处死了高渐离。自此之后,始皇帝终身不敢再接近从前东方六国的人了。

  自从高渐离被巨鹿郡郡守抓去,雪琴就天天牵肠挂肚。她自幼经历坎坷,如今好不容易遇到真心疼爱自己的男人,她非常知足,曾经一度打算劝说高渐离放弃报仇的念头,两人就这样远走高飞,谁也不会找到。但是看到高渐离对报仇之事势在必得的样子,每次话到嘴边便又咽了回去。她知道,这是他许给自己承若。

  然而不久之后,高渐离被弄瞎双眼为秦王演奏,进而行刺失败的事情传到了宋子城,听过高渐离演奏的人都哀叹,世上只怕从此再也听不到如此美妙的音律了。

  酒馆掌柜的知道高渐离已死,但他的生意还要继续做,他想起了雪琴姑娘,如果不算高渐离,雪琴击筑也是非常美妙的。于是亲自前去拜访。然而,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回应,掌柜的推门进去,发现雪琴已经上吊自杀了,依然是一袭白衣,随风飘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