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11章 最毒不过血蜘蛛

第11章 最毒不过血蜘蛛


“她中了樊子的蛊。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那种蛊一旦中上,不及时灭了的话,几天就死了。我刚才就是怕樊子狗急跳墙直接害死民嫂,才跑出来的。这个时间,他应该是放民嫂回家了。”樊守说话间,已经拽着我走出了家。

我听完他这句话,回忆起刚才的事情,好像是记得樊子一离开民嫂的身,她就失去意识似得瘫软倒地了。

当时我以为她是那个时候太激烈了,然后支持不住倒的,现在细想想,真的不太像。

如果她是自愿的、有意识的,会在被人发现后,惊慌失措才对!

“守哥,他给民嫂中的是什么蛊?”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樊守回头扫了我一眼,皱起浓眉道:“别问了,反正只有他这种没水平的蛊徒,才会下这么低级下、流的蛊!”

他不让我问,那么我也只好闭嘴了。

他牵着我的手在村子里左绕右绕的,好像一直在避开别人。走了大概能有二十多分钟,我们在绕到了民嫂家门口。

民嫂家门是虚掩的,樊守没立即推门进去,而是推了推我,“你先进去看看!”

我心想,他为什么要我先进去啊,难道是怕里面有什么危险,让我打头阵?

一有这样的想法,我对他更加鄙夷了。但我不敢反抗他的命令,所以,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推着门喊了句,“民嫂?在家吗?”

可我喊了两声都没有得到人回应,于是朝樊守道:“樊子会不会还没把她送回家啊?”

“不会的,地上都有樊子皮鞋的脚印,明显是刚踩的。”樊守看了看地上,朝我肯定道。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地上有往院外走的脚印,所以,只好一咬牙,推开了门,往里面瞧了瞧,发现民嫂赤条条的躺在床上,手臂和腿上都有甘蔗叶划破的细小伤痕。

“看到人了?”樊守问我。

“嗯。”我点点头。

“是不是樊子那小子连衣服都没给她搭一件的?”

“是啊。”我有些佩服樊守了,他虽然是粗俗但并不鲁莽,相反很聪明很细心。

“那你赶紧进去给她盖上被子什么的,我好进去给她灭蛊!”樊守朝我推搡了一下。

他这样倒是让我愣了一下,他这是在避嫌吗?不好意思看民嫂的身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之前怎么还偷看别人做那种事情啊?

带着疑惑,我走了进去给民嫂盖上床边的被子。然后喊樊守进来。

樊守进来之后,我以为他又要拿什么枯草杆子伸到民嫂鼻子里钓蛊,哪知,他却从兜里小心翼翼的取出用甘蔗叶包着的血红色小蜘蛛,然后将小蜘蛛放到民嫂的脖子处,小蜘蛛一碰到民嫂的脖子皮肤,细小的脚就爬动起来。

樊守这时却拿甘蔗叶的尖头,往小红蜘蛛的肚子上一戳,小蜘蛛就受惊的嘴巴往下咬了一口民嫂的皮肤,随后,脚也缩到一起就像是死了一样。这时,樊守却把小蜘蛛用甘蔗叶子挑起来,重新包了起来,放回兜里。

“呃……”民嫂没有三秒钟的时间,就深深的吸了口气,脖子那里被红蜘蛛咬过的地方瞬间红肿起来。

我吓了一跳,退了两步,问樊守:“你对她做了什么?”

他说是救她,可刚才那红蜘蛛一看就是有毒的,这样咬民嫂一口,民嫂不会死吗?

樊守没理我,而是目光死死盯着民嫂的脖子处。

民嫂被蜘蛛咬了一口之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伸手捂住脖子,睁大眼睛惊愕的看了我们两眼,然后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你们怎么在这……咳咳咳……”

“你中了草鬼,我们是来救你的。”樊守朝她解释了一句。

民嫂就一边咳嗽的一边朝他看来,但是已经说不出话。

咳了一会,她就头一偏“呕”的一声,吐出一口带黑血的浓痰。

这时,我看到那滩浓痰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我肉麻的抱住胳膊,看向樊守,“痰里有东西!”

这又是什么蛊啊?

樊守这会已经走到民嫂家的灶台上,抓了一把盐洒在那滩浓痰上,只见浓痰立马发绿起了几个泡泡,然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

我见状舒了口气,因为这就说明民嫂没问题了。毕竟蛊已经出来了,还被樊守消灭了。

不过好像那些蛊虫,都很怕盐。

民嫂这时惊愕的坐起身,突然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赶忙把被子拉起来裹住身体,惊讶的望着樊守,“蛊公,我这是怎么了?”

樊守别过头不看她,“你想想最近是不是和樊子有什么过节?”

樊守这么一问,民嫂转动了几下眼珠,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有啊,樊子这段时间还帮我砍了几次甘蔗,说我男人不在家,怪不容易的。”

“那没事了,你以后离他远点的。”樊守闻言,皱了皱眉,丢下这句话就往外走。

我忙跟上,奇怪他为什么不告诉民嫂被樊子下蛊的事情。

就在我们出来的时候,民嫂家的儿子背着个布书包急匆匆往家赶,看样子是放学了,中午回家吃饭。

他长得瘦瘦的,皮肤很黑,不过两只眼睛很大,看到我们从他家出来,眼中浮现好奇,但等我们经过的时候,还给我们让道,并且鞠了个躬,“蛊公蛊婆慢走。”

看这孩子乖巧懂事的样子,我倒是挺喜欢的,不禁多看了两眼,可就在这时,我发现他后背上趴了一只很恶心的菜虫子。因为我这段时间帮樊守洗菜洗的多,见过很多这样菜里面的绿虫子,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菜虫子没毒,所以,我也就没当回事。只目送着孩子回家。

看着小男孩往家里跑去喊阿姆阿姆的,随后也就推开了门进去了。

我准备收回目光,樊守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伢子都可爱的很,回头咱也生一个!不用眼馋别人家的伢子!”

谁要和他生孩子?!

我刚想拍开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突然就听到小男孩凄惨的喊叫声,“啊!阿姆~!”

他这一叫,樊守身子一僵,随即就往他家跑去。

我也赶紧跟着跑了过去。

我们刚跑到门口,就见小男孩从屋里爬了出来,但露出来的皮肤上全都是血红色的水泡,尤其是往外爬的那双小手上,还在不断的往外鼓水泡……

我肉麻极了,可处于医者本能,我想去扶他起来,哪知,我刚蹲下,樊守就把我往一边拽过去,“千万别碰他!”

“他这是怎么了?”

我惊恐的看着痛苦的爬出来的小男孩,他的脸上也开始鼓包了,这会他抬起头大眼睛睁得老大的看向樊守,“我……阿姆……阿姆起泡了……”

起泡了?

他的母亲身上难道也起泡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樊守闻言,嘱咐我千万不要碰小孩,他则跑进了屋,结果进去没有五秒钟,他就赶紧将门关上,一脸惊恐的表情。

我从第一次见他到现在,还是头回见到他出这种表情。

“守哥,怎么了?”

“我们快走!速度!”他居然拉着我的手就要走,可小孩还在地上蜷着身子,到处挠他身上起得水泡,喉咙里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好像喉咙里也已经起了泡,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啊,这孩子怎么办?”我立在原地,看着孩子可怜的样子不肯走。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丢下这个孩子就这样走掉的!

“没时间和你解释,再不走,我们就会被……”

“阿守,这是怎么了?”樊守的话还没说完,民嫂家院门口那边,就传来一抹苍老的男音。

我和樊守都往那边看过去,只见老族长在樊雅的搀扶下往这边走来。他们身后还有十来个村民,这村民中还有打着赤膊的樊子。

老族长明明是在问樊守话的,可皱纹密布的老脸上没有疑惑的表情,反倒是愤怒的表情!

樊雅更是皱着细眉,死死的盯着地上痛苦抽搐的孩子,一脸愤怒的模样。

“族长,你们都别过来,民嫂和她伢子都中了血蜘蛛的毒。必须尽快烧了他们!”樊守看他们靠近,忙制止。

血蜘蛛?

樊守这话一出,我的目光就移到了他的衣服兜里,血蜘蛛不会就是这只吧?

难道,这孩子和他的妈妈惨剧,都是因为樊守放蜘蛛咬她引起的?

我没想到这蜘蛛这么可怕!这会下意识的离樊守远远的了。

族长他们并没有因为樊守的话而退后,相反,族长还一脸悲愤的望向樊守,“阿守啊,你怎么会这么狠啊!居然害自己的族人!就连孩子都不放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