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19章 蛊魔显身

第19章 蛊魔显身


我气的拍打他,“你别闹了,那个女生还醒着呢……呃……”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吻住了我,堵住了我接下来的话。我气的对他又打又抓的,他一点都不在乎,反倒是更不老实起来。

本以为他要像之前那样,迫不及待的啥。却没想到他这一次居然吻着吻着就从我的唇边移到耳下,一边亲吻着我的耳垂;一边对我悄悄地说:“一会见机行事!”

“什么?”我愣了一下。

他却离开我的耳垂,然后声音很大的说了句,“老婆,你可真香呀……”

他说话间,手也移到到背后摸索去了,我的被他这样,几下就失去自我意识了。虽然我前几次都是被他强迫的,可是我不否认其中有着难言喻的奇妙感觉,现在我已经熟悉这样的感觉,并且不再抗拒这样的感觉了。

他很快就轻车熟路的和我在一起了,并且,在我身体里掀起一浪又一浪的汹涌感觉,他带来的这种感觉太强烈,让我无论怎么咬唇,还是忍不住喊出声,而他因为我的声音更加剧烈起来。

一下又一下……

就在我们快要攀到顶峰的时候,突然,听到“咚”一声,樊守身子一僵,随后“呃”了一声,人就直直的从我身上倒了下去……

我看到他倒下之后,我的身前就出现了那个身下全是血水的女生,这会她手里举着一块石头,仰着头,闭着眼睛,嘴长得好大好大!

我深喘息着,被这女生的举动吓到了,她不是昏迷着连眼都睁不开吗?这会怎么会突然站起来,而且还举着一块很大很重的石头呢?她哪来的力气?

我赶紧整理好衣物,拿起地上的手电筒,颤抖着照向她,发现她的眼珠隔着眼皮在乱转,鼻子里也往外不停的涌出粘稠的鼻涕,看起来又恶心又恐怖!

但为了搞清楚她是怎么了,我还是小心翼翼的喊出声:“同学,你还好吧?”

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等了一会,又喊了一声,她还是没有反应。

于是我不敢轻举妄动了,而是蹲下身,给樊守整理好衣服,然后就摇晃着他,想把他先喊醒:“守哥……”

我刚喊了一句,这个女生突然把手里的石头丢掉了,猛地往前伸手要抓什么,而且还做出死命掐脖子那种动作。我就觉得更不对劲了,不管这女生是怎么了,我现在可以肯定一点,她现在是无意识的在做这些动作!

所以,未免被她伤害,我把樊守拖拽到女生够不到的地方。因为她脚下的铁链不长,所以,我并没有把樊守拖的多远。但我已经是累的还流浃背的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很微弱的声音,像是滴水的声音,又像是虫子叫的声音,“嘚、嘚”……

而且这声音好像是在洞外传进来的,我刚才太紧张,所以没听到。现在听到了,就觉得很不对劲了。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这个女生突然头一歪,我只听嘎嘣一声,她好像是脖子都折断了!我吓得忙将手电筒照过去,于是就看见女生的眼睛睁开了,但已经恐怖到让我惊叫的发出声了,“啊~~鬼!”

这个女生居然睁开眼后,全是白眼!

再加上之前樊守把她的头发剪掉不少,所以,她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脸上,整张脸几乎只能看到白眼瞳和长大的嘴巴,看起来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我敢肯定,这个女生已经死了,因为正常活人的头颅是不可能扭转一百八十度的,更何况还是失血过多,营养不良的女生身体呢?这会她还朝我一步又一步的走过来,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被脚下的铁链拽了一把,整个人被拽的失衡,直挺挺、硬生生的摔倒在地,嗵的一声,掀起地上一阵灰尘不说,还引发山洞上的石头松动坠落,一些砸在我头上生疼生疼的,让我忍不住“嗷嗷”叫。

我以为山洞要塌陷,掩埋住我们的时候,突然山洞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是洞口的石头挪开了。这让我暗自一下,拽着樊守的胳膊就要往洞外拉,可是樊守这家伙太重,我拉了一半的距离,就实在拉不动了。

但这会山洞上的石头渐渐掉落的越来越少了,我一咬牙,放下樊守的胳膊,拿起围裙兜里的手电筒就照向洞口那边,水电光线照过去时,确实没看到洞口有石头堵着了,我暗自一乐,“太好了!守哥,我们有救了!”

说话间,我放下手电筒,准备将樊守的胳膊驾到我的肩膀上,然后再出来,可是,就在这时,我听到洞口那传来脚步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我忙将樊守胳膊放下,重新拿起手电筒照过去,突然,我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着黑色长袍,脸包着一个围巾的高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洞穴的通道里,此刻正一步一步的朝我们走来。

我突然想起下山的那个女生的描述,她说她们是被一个围着黑围巾看不清脸的男人囚禁的,那么会不会就是眼前这位?他又会不会就是蛊魔呢?

一想到他可能是手段残忍的蛊魔,我吓得拿着手电筒的手开始颤颤发抖起来,因此,灯光也跟着颤动起来,越发显得来人诡异……

“你……你什么人?”我好半天才挤出这几个字,说话间,另只手在戳樊守,希望把他给弄醒。

如果樊守不醒,这个人又真的是什么蛊魔的话,我根本就对付不了啊!

我不要和这女生似得,沦为蛊魔养虫子的身体工具!

“我是什么人?哼……”来人声音低沉暗哑好像喉咙损伤发出的声音,他快走几步,来到了我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我又道,“我本来吃了乌金水蛭就可以成为蛊神了。可都怪你们……居然毁了我的蛊婴,吃了我的乌金水蛭!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养了五年的上品啊!”

果然,那个蛊婴是他养的!

“说实话,那个什么鬼乌金水蛭的,我都恶心,才不想吃呢!你居然还养那么恶心的东西害人……为了成为蛊神,你就必须这么害人吗?”我一想到那个恶心的蛊婴,还有惨死在血蜘蛛之下的民嫂母子,和这两位被他囚禁的女生,我就愤怒起来,这一愤怒,我就不那么害怕他了。

“我才不想成为什么蛊神,我要的是百毒不侵,我要的是成为不死不灭的活蛊人!”他突然蹲下身子,猛地从我手里夺过手电筒,照在我的脸上,手电筒的光一对上我的眼睛,刺得我被迫闭眼,他突然捏着我的下巴又道,“你们吃了我的乌金水蛭,就必须给我吐出来!”

我闻言,强睁开眼,“你再开玩笑吗?都吃了好几天了,早消化成屎了,你确定要吃?”

“啪……”

我的话音刚落,他松开我下巴,一巴掌就打在我脸上,“知道我为什么要引你们来这山洞吗?”

这种男人就是个人渣,居然打女人!不对他就是个畜生,不但打女人还杀女人和孩子!太可恶了!

不过,他说他是把我们引到这来的?难不成,那个女生爬下山是他安排的?

我瞬间恍然大悟起来,如果他不放那个女生的话,就凭那个女生爬下山的速度那么慢,他早就能把她捉回去了,哪还能有机会找我们求救?

我捂住被他打的发木的脸颊,愤怒的剜着他,恨不得把他给千刀万剐了,“原来都是你的计策!你真的太可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