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20章 护身蛊

第20章 护身蛊


我真的不理解这样的人,他是怎么做到这样残忍的?他难道没长心吗?

很想拽掉他脸上的围巾,看看他究竟是谁?居然能这么狠毒!

“谁叫你们惹了我呢?本来,我吃了乌金水蛭就不必要费这么多的周折了,可你们却害的我前功尽弃!我也是被逼无奈,才走到这一步!”他冷音道。

说话间,他还用手推了推昏死过去的樊守一下,估计看樊守没反应,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目光重新移向我。

“被逼无奈?谁逼你了?你还真是会狡辩!”我最痛恨这种人了,明明就是为了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还说自己被逼无奈!

也许是我的话让他无言以对,这会他猛地起身,再不和我说话,而是从喉咙处发出“嘚、嘚”的怪声。

声音响了没有一分钟,我背后就传来链子拖地的声音,好像是那个女生突然醒了过来,要往这边走来,可因为脚上绑着链子的原因,她一时过不来,拽的链子哗哗响。

看到这我算明白了,那个女生是被这人渣控制了!

只是我不明白,他骗我和樊守来这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那个女生没有把铁链挣脱开,这个蛊魔的喉咙里发出另外一种怪声,“滋滋”……

他这声音喊出来之后,女生的身体噗通一声倒了下去,于此同时,我看到一条黑色的腹蛊虫从她的耳朵里钻了出来,慢慢的朝我这边爬来!

我吓得手足并用的爬了起来,这一刻,我也突然明白他引我们来这的目的是什么了!他是想腹蛊虫吃掉我们的血和脑浆,然后他在吃掉腹蛊虫!

太恶心了,太残忍了!

这腹蛊虫一直在追着我跑,我跑了几步之后,急中生智,立马扑到那个蛊魔身上。他不备我这么一扑,居然被我扑倒了。

手电筒掉到地上,正好照在他的脸上,因为有围巾的阻挡我看不见他的相貌,但是,我看到他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睛,正睁得老大的望着我,有惊愕,有恼怒。

这时,他喉咙里不发怪声了,所以,我忙看向腹蛊虫方向,发现它就乖乖的呆在原地不动了。

我心中一喜,原来,只要他不发出怪声,这虫子就不会乱动啊!

想到这,我伸手就掐他的脖子,可是,我刚伸过去,他一只手就捉住了我的两只手的手腕,然后翻身将我压在地面上,把我的手按到头顶上,痛的我紧闭双眼,痛苦的喊出声来,“啊……你放开我……混蛋!”

“就凭你也想反抗我?!哼,真是自不量力!”他说话间,手居然开始往我脖子里钻,“没想到你吃了乌金水蛭皮肤会这么细腻……让我都不怎么舍得弄死你了。如果你乖乖的,我倒是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命,做我的女人。”

一听到这话,我恶心的都快吐了!他把我当什么人啊?真的是可以随便就能啥的女人吗?

“呸!我就算死,也不可能跟你这种杀人狂的!啊……”

我话还没骂完,他就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哼,要不是樊守先我一步,把你买了,现在你也和那些女生一样的下场了!你们这些蠢女人只不过是我养蛊的盛体而已!我肯留你一条贱命,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这人说话文邹邹的,而且还是普通话很标准的那种,让我气愤他这些话的时候,又不禁好奇他的真正身份来。

显然他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但这个村子里几十户人家,好几百人,我很多人都不认识,又怎么能猜到他的身份呢?

这会在我盯着他的眼睛看的时候,他的眼睛眯了眯,以为我被他刚才的话说的怔住了,所以,这会又道:“樊守那么丑,那么穷,你跟着他只会吃苦,如果你跟着我,我保证你过的比跟他好多了,我不喜欢强迫女人做哎,你只要顺从的给我,我保证对你很好……”

他说着说着,手就顺着我的脖子钻到我的衣服里面去了,我瞬间就僵住身子,恶心的要吐了,“放开我……你这个变态,你根本就不配和樊守比,他有侠义心肠,会救人,而你这败类,只会害人,我就算死,也不要跟你……”

说话间,我抬起头就往他的额头撞去,心想不能撞死他,撞疼他,让他发怒了,他也就不会想对我做这种事情了,而且,之后他也会杀了我。

我是真的宁愿死,也不要被这种变态杀人狂睡!

他好像意识到我要撞他,头往后一仰,“果然是贱人!”

骂了我之后,摸我胸口的手移到我的脖子上,就开始掐我脖子,窒息感一下就憋得我睁大眼睛,拼命的挣扎,可我的力气哪有他的大,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

就在最后,我挣扎不动了,眼前事物开始模糊,我就停止了挣扎,我要死了吗?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没能活着逃出这里……

对不起……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我脖子处一松,我条件反射的吸了口气,这时我耳朵里耳鸣声渐渐消失,出现了“呃”的一声,随后是我的脸上滴来好多温热的液体。我大口大口的喘息了一会之后,视线变得清晰起来,只见本趴在我身上的蛊魔,捂住后颈处,睁大双眼,从我身上滑落下去。他滑落下去之后,我看到单膝跪地的樊守,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匕首,然后深喘息的看着我。

他的脸上也全是血液,头发好几缕粘在脸上,目光嗜血,看起来也好恐怖。

可他和我对视了一会之后,目光渐渐变得温和,随即将匕首往腰间的刀鞘里插进去,伸手将还处于混沌中的我一把拉进怀里,他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我。

被他这样抱着,我心里渐渐的充满了一种力量,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只知道让我不再害怕,我第一次伸手回抱着他宽阔的后背,心有余悸的哭了起来,“守哥……呜呜呜……”

“哎,你这女的,怎么回事啊,动不动就哭。遇险了哭,被救了还哭!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樊守嘴上说着我,粗糙的大手却在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抚着我。

我哭了一会,才恢复过来,对他道:“守哥,你怎么就突然醒了?我还以为你等我死了都醒不来呢!”

“我脑壳硬的很,哪能砸一下就晕了的?我那是装的,之前不都提醒你见机行事么!”樊守松开我,把我的围裙拽起来给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表情怜惜道。

我这会回过神来,“原来你一直装晕啊!”

“对啊,要不然怎么反败为胜呢?刚才我看到那个女生肚子有腹蛊虫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中计了,所以,就开始想着点子反败为胜。”

“可你这点子太猥、琐了……”我嘟起嘴,想到刚才正那个的时候他被打晕,然后还装晕来,脸上就开始发烫了。

樊守嘿嘿的笑了两声,说什么只要能活命,管他什么点子呢。

说完,还把我扶起来,然后用脚踢了踢那个蛊魔,然后躬身想拽掉他脸上的围巾,“我倒要看看,这个蛊魔究竟是谁!”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蛊魔脸上的围巾时,突然,蛊魔的围巾里钻出好多黑色的甲壳虫来,樊守赶忙缩回手,拉着我就往外走道:“快走!”

“守哥,那是什么啊?”我被他这么突然拉着跑,好几次都绊倒,可很快又被樊守硬拉起来往外跑。

跑出山洞之后,樊守还是没有停下来,一路跌跌撞撞跑到了山下,他才瘫坐在地,气喘吁吁的自言自语,“这……这怎么可能呢?他这个级别,身上怎么会有食肉护身蛊呢?”

我这会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了,和他一样,坐在山路上,惊恐的望着他,“守哥,这又是什么虫子啊?我看你好像很害怕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