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24章 被腹蛊虫包围

第24章 被腹蛊虫包围


她这么一喊,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等樊守退后,我就往后退了一步。

我刚退一步,目光紧紧的往樊守那边看过去时,突然,本低着头的老阿婆,猛地一仰头,张大着嘴巴,鼻涕也从鼻子里不停的流淌出来,这种症状和中了腹蛊虫的女生症状一样!

“是腹蛊虫!”樊守也看出来,这会赶紧的退到我这边,目光警惕的盯着老阿婆那边,朝我们道,“我数三个数,我们一起跑!”

樊雅说了个好,就开始准备跑的姿势了,可我看着老阿婆还在不断抽动的手上,心里很不忍心,“守哥,难道我们救不了她吗?”

樊守这时没回答我,而是拉起我的手,喊道:“一、二、三!跑!”

喊完就不管不顾的拉着我的手往前跑去。

樊雅跟在我们身后,也撒丫子跑得很快。等我们跑到大概四五十米的时候,樊守松开我的手,气喘吁吁的看着老阿婆的方向,朝我解释道:“不是救不了,是根本没有时间救!腹蛊虫一旦进入身体里,就会快速的顺着血管,一路钻到人的大脑中,将嘴拉的细长,刺破血管去吸食脑浆,等吸食完毕,它们就会钻出来找下一个目标。正常的腹蛊虫七八个小时才能吸食完一个寄主,可这个蛊魔不知道怎么养的腹蛊虫,居然十几分钟之内就能吸食一个人的脑浆,速度快到我没有办法去救人!”

“那个女生肚子里几十个血洞,说明村子里最少也有几十条腹蛊虫了,如果没有办法对付它们,会死很多人!”我一想到刚才的老阿婆,一开始还好好的,一会功夫居然就死了,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我也知道啊,所以,必须尽快找到蛊魔,只有他能将腹蛊虫唤回来,只要找到那些腹蛊虫,烧死它们,村子里就安宁了。”樊守环顾了村子一眼,整起精神来,“走,我们继续寻找蛊魔去。”

“找什么找,牛大都死了,唯一知道蛊魔是谁的线索断了,还能去哪找?”樊雅这会整了整跑乱的头发和额头的甘蔗叶护额,朝我们说道。

樊守捏了捏拳头,“不行,我真就挨家挨户的去找,蛊魔的脖子上有伤,找起来不难。”

“等你这样找下去,村里的人都死绝了!”樊雅明亮的眫子一转,白了他一眼,随即朝我看过来。

她的目光里带着不怀好意的邪气,看的我很不舒服,忙往樊守的身边缩了缩。

她就鼻哼一声,抬头傲然道:“阿守,一个人死,总比一村人死强吧?”

“你什么意思?”樊守扭过头疑惑的望着她。

樊雅红唇一咧,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我就问你,是不是吧?”

樊守点点头,“当然,如果只死一个人,就能救全村人,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要是可以,宁愿我死。”

樊守这话一出,我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些,抬头望着他。发现他痘包脸上露出认真的神色,眸中也闪现出赴死的那种绝然感。看来,他说的是心里话。如果真能用他的性命换全村人的性命,他或许真的愿意。

他确实有侠义心肠,只是,对我这副侠义感就没了。

“谁要你死呀!”樊雅嘟起嘴,心疼的看着他。

她眼中浮现的柔情,可以肯定,她确确实实是爱樊守的。

樊守却平淡的回视着她,“你这么问,是不是有什么主意了?”

樊雅看了他一会,随即目光移向我,“我就是随便一说。”

“真是的,我还以为你有办法呢!耽误我时间!”樊守说话间,牵起我的手就往前走。

只是走了几步,我听到沙沙的声音,并且这声音越来越近。

我刚要喊樊守,他就立马顿住步伐,往后看去。我顺着他的目光,也往身后出声处看去,只见樊雅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大堆黄色的泥土倒在自己的身上,本来朝她钻过来的一条腹蛊虫,立马就改变了方向,朝我们这边快速的爬来。

樊守见状,把我往前一推,“快跑!”

我吓得顾不得多想,就快速的跑了起来。等跑出去一段距离时,我觉的不对啊,我跑开了,可他并没有来得及跑掉,那样的话,腹蛊虫不就钻到他的身体里去了吗?

我猛地转过头去看,却发现他被樊雅紧紧抱住的,那个腹蛊虫就围着他俩转圈,想钻过去,可好像他们身上有什么味道让它害怕,就一直迟迟不敢钻过去。

估计刚才樊雅身上倒的那种黄色像泥土一样的东西,起的作用。在腹蛊虫要钻入樊守身上的时候,樊雅及时抱住他,把身上的味道给过到他身上,因此阻挡了腹蛊虫的进攻。

我往老阿婆那边看了一眼,本以为这条腹蛊虫是从老阿婆身体里钻出来的,可我却发现她现在居然站了起来,歪着头,一步步往这边僵硬着步伐走了过来。这就说明,她身体里还有腹蛊虫,并且她还被操控了!

这么说来,围绕樊守和樊雅的这条腹蛊虫并不是老阿婆身体里的,而是另外一条。

看老阿婆一步步走近樊守他们的时候,我也听到了很低的“嘚嘚”声,就和在山洞里,那个蛊魔操控腹蛊虫让女生砸樊守时的声音一样!

“守哥,蛊魔在附近!”

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吓得身子发起抖来。

樊守这会也知道了,所以朝我说道:“碧落,快跑!”

我倒是想啊,可你先把我肚子里的蜈蚣取出来啊!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只见樊守嘴里也传来“哒哒哒”的声音,与此同时,我肚子好痛,让我猛地捂住肚子,刚要蹲下身,可这时,我感觉手心有东西隔着肚皮蠕动。我赶紧的把衣服掀开,就见一条筷子长短的白色蜈蚣从我肚脐眼位置钻出来,然后不等我喊,它已经掉下地,快速的向着樊守那边爬过去。

白色蜈蚣一出来,我的肚子不痛了!而且还感觉自己轻松不少。

“碧落,跑了就别回来了!”樊守的声音又朝我传来。

我忙将目光移向他,只见他扭过头,皱着眉望着我,那眼神很不舍,脸上也带着点绝然的表情。他身后的背景是伸着手的老阿婆,正朝他和樊雅袭来。而他们两个的脚边,腹蛊虫从一只变成了三只……

我走了,他们俩个肯定是必死无疑。可我不走,他们俩个不但必死无疑,我也要死。

樊守估计是知道自己和樊雅快要死了,才会把下在我肚子里的蛊给取出来的吧?

突然不怎么恨他了。

“快跑啊!”樊守见我发愣,朝我焦急的吼道。

樊雅这时也看向我,“陈碧落,阿守让你跑,你就快跑吧,不然就没机会了。之前我对你做的事是不对,但我不后悔,因为,谁叫你抢了我男人呢?现在我和守哥死在一起,也算是成夫妻了,你就别再这搀和了!”

他们都在喊我跑,理智也让我跑。可是,我的腿却像有千斤重似得,怎么都动不了了。

这时老阿婆的身后,突然传来一抹暗哑变调的男音,“你们谁都跑不掉……哈哈哈,而且,村子里的人都跑不掉!你们这么喜欢中蛊,养草鬼,死在草鬼手里应该很幸福的……你们得谢谢我……哈哈哈……”

“你特么的究竟是谁,敢不敢出来和劳资见一面?”樊守气恼的看着老阿婆方向,吼道。

这时,老阿婆已经和樊守他们只有五六步的距离了。

“你一个山村莽夫,也配和我见面?!哼……”蛊魔的声音虽然是从阿婆身后发出的,可并没有看到他人。

我这种时候不知道该不该逃了。

“你特么的就是个缩头乌龟,不敢跟我光明正大的来对蛊,只敢背后来阴的,劳资才瞧不起你呢!”樊守气愤的骂道。

“哈哈哈,下蛊本来就是要来阴的,樊守,别对我用激将法,我不会上当的。等你们被腹蛊虫钻进身体里,我倒是会让你们瞧瞧我的真容,因为我想看看你们的表情,一定很有趣!”蛊魔猖狂的大笑着。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听起来好慎人,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时,我知道再不跑,真就没机会了。

因为我看到那个老阿婆已经把手伸到樊守身上,樊守正拿匕首防备着,可他这么一动,地上围着他们的腹蛊虫就往他身边凑得更近。恐怕是因为樊守一动,身上的味道就变了方向,腹蛊虫就往前凑了凑。

“阿守,放弃吧,我们逼死无疑了。”樊雅紧紧抱住他,抬头望着他,“一会阿婆耳朵里的腹蛊虫出来,钻到我们身上,也是死。硫磺被风吹光,地下的腹蛊虫也会钻进我们身体里,我们怎么样都逃不掉了……”

原来樊雅倒在身上的黄色粉末不是泥土,而是硫磺啊!

确实,虫子怕硫磺!

明明他们两个我都恨的,一个夺了我清白,一个差点害死我,可这一刻,看着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赴死的画面,让我突然就不忍心看到他们死了。

樊守停了樊雅的话,手上的匕首松开,直直掉地,吓得腹蛊虫后退了几步,但很快又聚了过去。樊守这时低下头,看着樊雅,重重叹了口气,“阿雅,其实你刚才不该救我,不然你有机会逃的。”

“不……我就是死也不放开你!阿守,我不逼你给我做倒插门女婿了,我嫁给你,我愿意和你吃苦,愿意听你的话,不再任性了……这样,你还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樊雅哭着问樊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