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28章 魔芋子粉

第28章 魔芋子粉


“啪”……

我刚骂完他,他就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眼前被他打的金星直冒,耳朵也嗡嗡的响,好像是背气了。这种人,真是人渣啊!

我还想骂他,可这时我听到撕拉一声,眼前亮光一闪,我就感到胸前一凉,我忙往身上看去,发现这个混蛋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匕首把我衣服上的盘扣给挑断了,然后衣服散落下来,胸前的景色就暴露在空气中,我羞得“啊”一声,然后就骂他滚,可他却眯着眼,拿出一块毛巾堵在我的嘴中,让我只能“唔唔唔”的发出声,却说不出话。

我羞愤的睁大双眼,死死的盯着他,心里不停的骂他、诅咒他。

可这样对他来说根本就造不成什么影响,相反,他已经快速的将我身、下仅剩的衣物拽下,我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他的眼下。我羞辱极了,泪水顺着眼眶就不停的流淌下来,但我却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一股绝望感从我心底升上来,我不在喊叫,只是认命的闭上眼,等待着他接下来的侮、辱动作。

但他似乎比樊守有耐性,并没有急着闯近来,而是用冰冷的手在游走,这样的感觉很痒,让我全身都起了颤栗,我感觉好难受。

他好像是故意要折磨我,不一会又在我鼻子下面不知道涂了一点什么东西,很香,我闻了之后,全身都开始莫名发热。

他游走的感觉就对我来说更铭感了,每一个小动作都能激起我的不安。我喉咙里发出羞人的低音声,他见状,隔着围巾的脸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宝贝,是不是很难受啊,是不是很想啊?哈哈哈,现在是不是很期待我和你融为一体啊?”

变态!混蛋!我要杀了他!

我睁开眼,要瞪着他,表示我的愤怒。可他随后,居然从我口中拽出毛巾挡在我的眼上。我就深喘息着骂他,“卑鄙的混蛋,我……呃……”

“还是这么犟,真不好玩呢!”他在我骂他时,狠狠的捏了我一把,让我忍不住喊出声。就在这时,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随后我听到他牵扯衣服发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慌了,他不会是快要对我那样了吧?

不要啊!

“混蛋……你滚开啊……呜呜……”

我心里是绝望的是排斥的,可身体却越来越热,亢奋极了。

我很恨自己这个鬼样子,但是我没办法反抗。只能这样没用的哭泣。

这一刻,我想到了和樊守在一起的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身体更是难耐,如果能选,我宁愿和樊守在一起,最起码他对我很好,是个很好的人,为了我也差点丢掉性命好几次。可这个蛊魔除了害人,就是强迫别人,这样的混蛋让我恶心,又怎么可能接受和他在一起呢?

“哼,以后你可就不让我滚了……”他嘴里说着极其银晦的话,手也朝我的禁区游走过去。

“滚开啊……呃……”

骂着他,可身体中的燥热达到了沸点,我忍不住喊出声。

就在我以为现在必定逃不了魔爪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他的手猛然缩了回去,并且惊讶的喊出声,“蟒蛇?!”

“斯斯……”

他手一离开,我身子稍微冷却下来,意识变得清晰,随后我就听到蟒蛇吐信子时,发出的那种声音。

此刻听到这种声音,我不但不害怕,反而惊喜的喊出声,“大虾子……是大虾子!守哥……守哥快救我!”

“闭嘴!烦你!”果然,我喊出声之后,就听到樊守好像在门口那边传来了一句怒吼声。

说话时,声音里还带着深呼吸的声音,应该是刚赶到这里,还有点气息不稳。

我被他骂了,可我却第一次这么开心,我知道,他是来救我的!

我还以为他不在乎我了呢。

“樊守,这个女人根本不想和你在一起,一有机会就想逃走,你这么在乎她做什么?”蛊魔声音有些恼怒的朝樊守道,“不如把她让给我,我保证现在就收回村里的腹蛊虫!”

他这话一出,我心里感到很紧张,因为我记得樊雅曾经问过樊守,如果牺牲一个人就能救活全村人的话,他会不会愿意。樊守当时回答说愿意,而且他还愿意成为那个牺牲的人。现在,他不但不用牺牲自己,只要把我交给蛊魔,就可以救全村人了,他又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所以,我很害怕……

我想告诉他不要这么做,但我却没说出来,因为我知道,我怎么说也不会改变他的决定的,我只是他买回家的媳妇……不,还不是买回来的,因为他压根就没给樊牛大钱,而樊牛大就死了。所以,我在他眼里甚至于在这个村落的每个人眼中,都是卑贱的。

这样的我,牺牲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更加绝望了。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你特么的话我也会信?!”樊守却不信蛊魔的话,话末,还朝地上跺了几脚。

我就听到大虾子嗖溜缠人时,把人勒紧时,发出的“咯咯”声。

蛊魔就痛苦的喊出声,“呃……樊守,你这个……这个不识好歹的莽夫,你这是找死!”

“现在可是你被我家大虾子缠住,马上要死了,还特么给我嘴硬!”樊守说话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居然没有答应蛊魔的条件,是真不信他,还是不舍得牺牲我呢?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又一次把我给救了!

就在我感动的时候,眼前的毛巾突然被拽掉,眼前出现了樊守那张痘包脸,他的脸上还有竹叶等划破的细小伤口,看起来整张脸很难看,但是,我却不舍得移开眼了,“守哥……”

“别喊我,烦死了。”他白了我一眼,却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我身上,然后目光移到蛊魔那个方向。

我见状,忙朝那边看过去,就见蛊魔被大虾子层层裹住,让他憋得眼睛都迷上了,这会他也看着我们这个方向,“樊守,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你也太小瞧我了……咕咕咕咕……”

蛊魔口中突然发来怪声,然后,屋子里那些蛊坛子中就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有的盖子都被顶的咔咔响,好像里面有东西要钻出来。

樊守见状,二话没说,一把抱起我,再拽起床单裹住我,就将我抗在肩膀上,跑了出去,等跑出屋子进入竹林之后,他就猛烈的踹了三下竹子,朝屋内喊道:“大虾子,跑!”

说完,他也不管大虾子跑没跑出来,反正是抗着我飞快的跑了。

他的身体向来就好,即使抗着我在山上跑起来,也根本就不吃力,我却被他这样抗着跑,颠的我都把胃里的苦胆都吐光了,整个人都像是要散架了,等看着樊守翻过一座山了,我实在受不了,就忙喊他停下来,“守哥……咳咳……我……我好难受!”

樊守并没有停下来,但是,步伐从奔跑变成了慢走,而且随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最后找到一处有大石头的松树下,把我给放下来躺好。他则深呼吸着盯着我看,目光中闪现着愤怒的火花,“你好没用,怎么让你逃都逃不掉?”

我被他这么一放下,额头的甘蔗护额掉到脸上,挡住了我一只眼睛,这样看起他来好别扭,“桥……桥坏了。”

等等,他说让我逃的?

看来,他是真的想让我走,然后和樊雅在一起吧!我心里难受的很,看着他流出泪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