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33章 傀腹蛊虫(四)

第33章 傀腹蛊虫(四)


我赶忙看过去,发现他被几条虫子钻进了身体里,随后整个人不动了。

我四下看看,发现本来四散逃跑的村民们,都和三叔公一样,突然站在原处,翻着眼睛一动不动!

樊雅这会倒是走出了红色药粉的包围圈,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些村民的跟前,伸手在他们眼前挥了挥,见他们没什么反应,她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呢?居然没有吃他们的肉……这究竟是什么蛊虫?”

“我们也过去看看!”汪洋这会拉起我的手往那边走。

他的手心好凉,我被他这样拉着手,却有点不自在,刚想抽回手,他就拉着我走到了村民面前,松开了我的手。我暗自舒了口气。

他走到村民跟前后,并没有排斥或嫌弃,而是拿起一个背着背篓的女人手把脉,随后皱眉低语,“她的脉象好乱……”

见他把脉,我也走到一个村民面前,不敢看他的眼睛,而是拽起他的手腕,替他把起脉来,我发现这个村民的脉跳的很快,是挺乱的。

“你也会把脉?”汪洋在我松开这个村民的手时,目光诧异的望着我。

我朝他看过去,沮丧的说道:“是的,我本来是医大的大二学生。”

他看着我的目光就变得复杂起来,随后别过头,叹了口气,“可惜了。”

这三个字让我心里苦涩不断的翻涌,但很快,我就释然了,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这,就会自由了。

“他们虽然脉象乱,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感觉。”汪洋伸手捏了捏三叔公的下巴,翻了翻他翻上去的眼睛,好不容易看到了瞳孔,但皱了皱眉,之后,却什么也没说。

估计他没觉得瞳孔有什么问题吧。

我是不敢这么翻活人的眼睛,所以就退后了两步。

这时樊雅还在那低着头想问题,估计是在想这虫子究竟是什么蛊虫。

我等了一会,就有些着急,因为这些村民是修桥去的,如果他们一直这么站着,桥没法修,我又怎么能离开这里呢?离不开这里,我就回不了家,回不了家,我又怎么能照顾得了住院的爸妈呢?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村中间的石子路上,传来沉稳的脚步声,随后是樊守喊我的声音,“碧落!”

樊守来了,太好了,他一定知道这些是什么虫子!

“守哥!”我忙朝他那边跑去。

可我还没跑过去,就感觉脚背一痛,随即我就吃痛的顿住步伐。

这时,只见樊雅挑衅的扫了我一眼,收回踩我的脚,就快速朝樊守跑过去,“阿守,你快来看看,三叔公他们是中了什么蛊,我居然看不出来。”

“中蛊?”樊守本来是看着我这边的,听樊雅这么一说,目光就朝她移过去。

樊雅趁机挽着他粗壮的胳膊,将他拉到了呆立而站的三叔公面前。

樊守来到三叔公面前,从樊雅手中抽出自己的胳膊,就拿手去捏三叔公的嘴巴,拽出他的舌头看了看,然后又翻了翻他的眼皮,和汪洋之前一样,看了看他的瞳孔。

看完,樊守皱了皱厚重的眉毛,痘包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看起来,不像中了蛊啊!倒像是中邪!”

“不,刚才我亲眼看到有蛊虫钻进他们身体里的。黑色的,像是蝌蚪一样的虫子,有四只脚。”樊雅坚定道,“我敢肯定那是蛊虫。”

樊守闻言,扫了她一眼,随后又看了看村外的硫磺线,“那些虫子不怕硫磺?”

“一开始是怕硫磺的,后来……”樊雅说到这,扫了我一眼,大眼睛咕噜噜一转道,“后来这个女人出去后,那些虫子就像见到什么怪物一样,四散逃跑,然后就不怕硫磺冲了进来!”

我明明是被她喊人扔出去的,怎么到她口中,就变成我要走出去似得了?

我刚要张开嘴反驳他,樊守就走到我跟前,拧眉看着我,气愤道:“不是让你在家别出门吗?你怎么搞的?难道又想跑?”

“我……”我鼓足勇气看向他,“我确实想回家,这个地方,我真的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樊守闻言,灿若星辰的眫子瞬间就暗淡下去,“一刻也呆不下去?这里让你一点留念都没有吗?”

我低下头没说话,我知道,他说的留念是他,可我不可能因为他就留下来。一是,我并不爱他,还恨他夺走了我的清白。二是,我父母在医院没人照顾,我必须离开!三是,这里蛊虫泛滥,我呆在这迟早会死!我为什么要留恋?

樊守见我没说话,气的将我上衣一掀,我愣了一下,望着他,“你要干嘛……呃……”

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肚脐眼那里,嗖溜一下,钻进去什么东西,我忙打开他的手去看,只见白色的蜈蚣最后两条腿拱进了我肚脐眼中。我吓得背后发寒,鸡皮疙瘩也起来了。

他居然又给我中上了小虾子!

这下不但是我肚子痛了,连心都痛!

“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跑!”樊守朝我吼道。

之前他明明都答应让我走的,现在我说要走,他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我抬起头愤怒的剜着他,“你混蛋!你给我把小虾子取出来,我要回家!我要离开这鬼地方!……”

“做梦!我告诉你陈碧落,你是我老婆,我不离开这,你也休想离开!”樊守眯了眯深邃的眸,朝我恶狠狠的警告道。

“你混蛋!”我气的也顾不得理智了,伸手就对他捶去,可他嘴里突然发出那种“哒哒哒”的声音,我手还没碰到他,就被剧烈的腹痛弄得受不了,缩回手捂住肚子,瘫倒在地。

可他还没有停止发出那种哒哒声,让小虾子在我的肚子里闹腾的不行,疼得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地上打起滚来,痛苦的喊出声,“呃……樊守……我恨你……我恨你!”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出尔反尔的混蛋!

我现在好后悔刚才没跑……

“阿守,你别这样!”汪洋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忙过来替我求情。

可樊守却一把推开他,“滚,我教训老婆,你多管什么闲事!”

“她很难受,很痛苦!你别这样对她。”汪洋看着我,眸中浮现出担忧和疼惜之色。

我这会捂住肚子,看着他的目光,感觉不是那么痛了。至少还有人关心我,让我有了力量,我猛地一咬牙,捂住肚子站起身,深呼吸的将目光移到樊守身上,“我……我就算死!也不要留在这里,看你这张恶心的脸!”

樊守被我气的眼睛发红,双手紧紧捏成拳头,嘴里又开始发出那种怪声,我肚子痛的我快要虚脱了,可是,居然转过身,死活要往村外走。刚走了一步,我就痛的膝盖一软,单膝跪在地上。膝盖处被石子割破,流出滚热的血来。

“碧落……”汪洋猛地伸手拽住我的胳膊,劝我道,“没用的,你这样是走不出去的!”

我闻言,抬头看着他,只见他眼里浮上雾气,心疼的看着我,“别做无谓的抵抗了!”

无谓的抵抗!

我心里和肚子一样痛的像要裂开似得,终于我忍不住瘫倒在地,哭了起来。除了汪洋,我恨樊守!我恨樊雅!我恨这里所有的人……

这时,樊雅走了过来,蹲下身,伸手拽着我的头发,朝我嘲讽道:“你这个欠货,要不是阿守,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留恋他,还骂阿守恶心,你不但笨,还是个以貌取人的俗货!阿守这么对你,也是你活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