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0章 樊守中毒

第40章 樊守中毒


竹叶青?我好像听说过,这是一种狠毒的蛇,专门在竹叶上隐藏身体,被它咬一口,必死无疑!

我这会看到这条青绿色小蛇在樊守的手心里,咬着他的肉,尾巴还在乱摆,就有点头晕了。

“守哥……”

“快离我远点!”樊守这时,把我推开一点,自己用另只手将小蛇的尾巴一拽,然后拽掉扔地上,快速的用脚踩住蛇头部位,再从腰间抽出匕首,手起刀落的将竹叶青的尾巴剁下来,用蛇血涂在刚才蛇咬的位置上,涂完,又用匕首把舌头戳到地上固定住,才实在忍不住手臂的痛,跌坐在地。

坐下后,我发现他的手臂越来越肿胀,看得慎人。

“阿守!”樊雅看他跌坐在地,脸上的表情很纠结,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伸手想要去救他,可她弓下身子拿药递给樊守的时候,他一把推开了她,“之前你救了我一次,这次算是我还给你的!还有……我警告你,不要再伤害我老婆了。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阿雅,放手吧!”

樊雅被樊守推开后,踉跄退了几步,这会站稳身子,听到他这句话,她咬着唇瓣好一会,直到唇瓣都出血了,她才松开,然后怨毒的从他身上移开目光看向我,挤出几个字道:“我樊雅这辈子什么都学得会,唯独学不会放弃!哼,樊守,你注定是我樊雅的“欧”!”

话末,她就恨恨的把脖子上的一个银项圈拽下来,扳断了扔在地上,就跑走了。

她扔下银项圈的时候,老族长叹了口气,“哎,阿雅这是断银发誓了。看来她要对你们不死不休,你们俩个小心点。”

听到老族长的话,我才知道老族长还没走。我顾不得多想,忙请老族长帮忙,把樊守扶起来送到了汪洋的诊所。

汪洋这个时候正在给一个小婴儿做急救,他们一家正围在一旁,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汪洋这个时候显然没空帮樊守治疗,所以,我和老族长将樊守扶到病床上躺好后,我就去了二楼放药的地方,找到了放在拐角处的冰箱里的抗毒血清,拿着针管等物品就出来准备去楼下。这时,我突然感觉最后一间屋子里传来“啾啾啾”的声音,就像是老鼠咬肥皂的那种声音。这段时间,我在农村呆的时间长,经常见到老鼠,所以,对这种声音不陌生。我心里纳闷,汪洋他老婆的房间里也有肥皂吗?

毕竟樊守正在痛苦着,我也就没多想,赶紧的下楼了。

来到楼下,我看到樊守的手臂消退不少了,估计和他吃了乌金水蛭后,自身有了抗毒原体的关系。

“我……我没事,不需要打什么针!”樊守听到我走近的脚步声,就睁开了眼睛,看到我手里拿着针管,就艰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注射了抗毒血清之后,你的痛苦会减轻很多。你别自己硬扛着了。”我不听他的,拽起他没被咬的那只胳膊,就给他注射了一管子抗毒血清进去。

樊守也不知道是没力气还是懒得和我犟,居然乖乖让我注射了。

注射完毕,我利索的将针头什么的扔掉,给樊守拉起被子盖在肚子上,让他休息。

樊守一开始皱着眉头的,后来估计抗毒血清起了药效,他渐渐松开眉头睡着了。

见他睡下,我才舒了口气。

这会老族长见樊守没事,就跑到隔壁病床那边看汪洋对小婴儿救急去了。

我见状,也走过去看了看。只见汪洋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真在给昏迷的小婴儿做心脏复苏的按压,婴儿的父亲则拿着小型的氧气罩对着婴儿的鼻子,协助汪洋。

汪洋按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最终累的鬓角的汗不停的往小孩的身上滴了,可婴儿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心脏复苏按压,超过二十分钟,患者没有苏醒的迹象,就已经是确定不治身亡了。可汪洋从我来到这开始算,少说半个小时是有了,之前我没进来的时候,他估计也在急救。这么长时间,孩子不醒,其实已经是没治了……

果然,汪洋又继续了几分钟,最后闭上眼睛,住了手,深喘息道:“樊刘嫂,对不起,我尽力了……可是孩子窒息的时间太长,我救不活了!”

他这话一出,这家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孩子的妈妈就一把抱住孩子,失声痛哭起来,孩子的爸爸就拍着她的后背,捂住脸,别过头去了。即使他别过头,可耸动的肩膀也让人知道他正在哭泣着。

看到这幅画面,我心里难受极了,但是,这种场合下,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自然不好开口,否则会让这家人更痛苦的。

汪洋在他们哭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床边,摘下口罩,捂住脸,显得情绪很低落。

也是,刚刚一个弱小的生命从他手中逝去,他又怎么能不难受呢?

“樊墩子,你们两口子别哭了,赶紧的给孩子葬了吧。你们还年轻,将来还有机会要孩子,别太难受了。”老族长见他们哭,忍不住走过去劝了几句。

这两口子才抱着孩子走出了诊所。

族长说是要给他们孩子唱送魂歌,也就跟着离开了。

他们一走,我就问汪洋,“这孩子是怎么了?”

汪洋将口罩揣进兜里,抬头望着我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送来的时候,他父母说是孩子突然就没了呼吸,所以,让我赶紧救救他。我做了心脏复苏的按压能有四十分钟,结果根本没用。”

说到这,汪洋皱了皱眉,又用手捂住脸道,“这孩子还是我亲手接生到这个世界上的……之前一直很健康,真没想到,没几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我听后心里也不是滋味,“你也别难过了,你已经尽力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好在汪洋听了我的劝慰之后,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情绪,就看向躺在病床上睡着的樊守问道:“阿守怎么了?”

“被樊雅放的竹叶青咬了,我刚才看你忙,就自己上楼拿了抗毒血清……”

“什么?你上楼了?”汪洋不等我话说完,猛地站起身,睁大眼睛,凶狠的盯着我看过来。

这双眼睛,我觉得好陌生……但这眼神又有点熟悉……

不过这会我更多的是惊恐,“怎么了?我……我只是去拿抗毒血清了,没干别的。”

汪洋听我解释完,眼珠微转,随后眼中没了凶狠的戾气,只是一脸抱歉的道:“对不起啊,我刚才情绪激动了,我担心你不知道什么药对什么药,瞎给阿守注射,害到他。”

“好歹我也是医大的学生,对药品还是了解的。放心吧,我很肯定自己没给樊守注射错。”我笑着回了他一句。

他就松了口气的模样,告诉我说他刚才忙的一身汗,先去洗个澡什么的。

我就点点头,告诉他樊守一醒,我们就走。他倒是说无所谓。

可等他洗完澡,樊守还没醒。但手臂已经消肿了。

汪洋换了一身干净的短袖运动服,就走了过来问我,“昨晚阿守没有用自己做诱饵吗?”

“做了,但是,我没舍得点火……”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汪洋脸色一诧,随即归于平淡,“哦,我说呢。看样子你是接受他了?”

“是的。”我点点头。然后看了闭着眼睛的樊守一眼,心里微微浮上暖意。

汪洋沉默了一会,然后又问我,“可你甘心吗?你可是医大高材生啊!”

“你怎么知道我是高材生的?”我猛然一惊的看向他。好像我从来没和他说过我是高材生吧?只是说我是医大学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