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1章 汪洋你心虚了?

第41章 汪洋你心虚了?


汪洋一听我这么问他,面色一滞,随后笑着说道:“我猜的,我觉得你这么聪明,肯定是高材生。”

真是这样?

我眨了眨眼,看着他的眼睛,觉得他脸上浮着笑容,可眼睛里并没有多少笑意,相反眼睛是一点波澜都没表现出来的那种。

他让我有种看不懂的感觉了,也是,我从来也没看懂过谁。

“我确实是高材生,但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像守哥说的那样,我就是个书呆子。而且,我为了上医大,还留级复读了一年,才考上的。”说到这我想起了那些年,我为了考试而熬夜苦读的画面来。

早知道我会被拐卖到农村,嫁给农民当媳妇,我那个时候,说什么也不那么幸苦了。

“你和我很像。我当初也是为了考上医大,挑灯苦读了数年,终于以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医大,并且毕业、读研……本以为自己有着不可估量的前途,却没想到,最后居然会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里,做一名村医!”汪洋转过身背对着说道。

因为看不到他的脸,只听声音里有些颤抖,所以,我以为他是在感慨缘分。

“是啊,像你这么好的学历,不在城市发挥你的医术,真的可惜了。不过,这一点正能体现出你是个重情重义的痴情男人,为了心中所爱,可以放弃这么多……比起你来,我为了樊守,牺牲的这一点,就不算什么了。”

我这句话说完好久,我都没得到他的回应,不禁有些纳闷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我在他脖子上贴了一块筋骨贴。医生总是低头给病人治疗,脖子上总会有点伤,所以,贴上这样的筋骨贴也没什么的。只是,我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划过樊守在山洞里,一匕首戳到蛊魔后脖子上的画面来。

但随后一想,蛊魔那么凶残毒辣,而汪洋一直在救人,根本不可能有所联系的。我就没在意这件事情。

这会我见他不回答,就打算坐到樊守床边守着他,结果,我刚转身准备坐过去,就见樊守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了,这会正盯着汪洋的背影出神。

我就身伸手朝樊守的眼前挥了挥,“喂,守哥!你醒啦!”

我这一声喊,樊守回过神,从汪洋那边收回目光,伸手一把拽住我的手,“是啊,再不醒,我老婆很有可能被勾搭跑了。”

明明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可我还是尴尬的脸颊发烫,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你别胡说,我只是和汪神医随便聊了两句。”

樊守挑挑浓眉,“你瞧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开个玩笑。”

“阿守,你感觉怎么样?”汪洋这时候在我们说话间,已经走了过来,完全无视我们刚才说话的内容,而是很认真的拿起樊守被咬的那只手仔细查看着。

樊守从他手心抽回手,无所谓道:“就是还有点麻痛,不过没关系,死不了的。”

“真是神奇啊,你居然被竹叶青那样的剧毒蛇咬了,也没事!”汪洋露出惊叹的表情打量着樊守道。

樊守眼珠微转,笑着朝他道:“我也觉得很神,不过,我真的要感谢那个蛊魔,要不是吃了他的乌金水蛭,劳资估计一辈子都不能变得百毒不侵。哈哈哈哈……”

这樊守说话总是这么粗,这会刚好一点,就这样狂妄的笑着,真是粗狂的可以。

“你快小声点吧,要是被蛊魔听到,不定气成什么样,到时候,再往村子里放一大堆的蛊虫,我看你怎么搞!”我拉起被子,往他身上盖了盖道。

他听到我的话之后,笑的更加大声了,“哈哈哈,老婆,你恐怕还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啊?”我被他突然这么问,弄的懵了一下,就看向他,只见他话是问我的呃,但目光却盯着汪洋的。

汪洋一脸微笑,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这时,樊守突然收了笑容,一个字一顿的,缓慢的回答我:“你不知道我已经让老族长他们,把蛊魔在竹林的养蛊小屋烧了的事情吧?”

樊守已经让老族长他们把蛊魔的养蛊基地烧了?

我心里一喜,脱口赞道:“守哥,你什么时候让老族长他们烧的啊?太厉害了!”

“就在我早上去找他们的时候啊,我带着他们一起烧的。哈哈哈,所以啊……”樊守说到这,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意味深长起来,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汪洋的脸,“所以啊,蛊魔这次想要再往村子里放蛊恐怕是不可能了!你们就放心好了,我回头把那几只腹蛊虫捉住,然后烧死,他就没戏唱了!”

“不是啊,他万一在养蛊基地被烧之前,偷偷带回一些蛊虫在村子里怎么办?而且啊,他不是什么蛊魔吗,他完全可以再养蛊啊?”我猜测道。

樊守却伸手把我一把拉到他的怀里,趁我不备,吧唧一声,亲了我脸颊一口,“傻瓜,他只要在村子里养蛊,怎么可能逃得过我这个蛊公的眼?那些蛊虫可是都有气味的,而且,养蛊的人家附近,一般小虫子小动物什么的都不敢靠近,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到谁家养了蛊!”

“养蛊的人家,小虫子和小动物都不敢靠近?”我纳闷了。

樊守就从汪洋那里收回目光,目露宠溺的看着我问:“老婆,你好好想想,你和我住了这么久,有没有被蚊子咬过?”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是啊,这里天气这么热,村民好多都被蚊子咬的到处是包,可我自从来到这里,就没有被蚊子咬过!别说是蚊子了,就是苍蝇什么的也没有见到过……

“原来养蛊还有这好处啊。”我一直认为养蛊只有坏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点的好处,这会朝樊守笑道,“那以后,我就不管你养蛊了。”

樊守就嘿嘿的笑道:“本来你也管不着呀!”

“哼!”我一听这话,气的就不理他了。确实,我是管不了他,而且他凶起来的时候,我还特别害怕他。

我这闹了一会小情绪,屋内就安静下来,安静下来之后,我就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因为,要是以前,我和樊守闹情绪了,他一准哄我。虽然每次哄的我更不高兴,但是,最起码他会哄。可这一次,他居然没理会我了。

我有点纳闷,扭头看着他,发现他居然在看汪洋,而汪洋也在看着他,两个人明明脸上都带着笑意,可他们相对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点笑意。相反我还觉得凉飕飕的感觉。

“你们俩今天怎么怪怪的呀?”我忍不住问了问。

樊守没说话,依旧看着汪洋,似乎誓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而汪洋听到我这话,看向我,一脸不解的模样,“什么怪怪的?”

汪洋人长得俊,这会露出萌哒哒的困惑小眼神,说实话,真的把我电了一下,“没什么没什么。”

为什么樊守就不能这么帅呢?哎……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那句话,好白菜都让猪拱了,阿珠都躺床上都人不人鬼不鬼了,老公不但不离不弃,还这么帅!

再瞧瞧我……

哎……

虽然我不是个以貌取人的女人,可是在这么鲜明的对比下,我心里说不落寞那是假的。

要是樊守能有汪洋这么帅,我别说和他过一辈子了,下辈子也跟着过好了。

扭过头看着樊守的痘包脸,我心里又叹了口气,可惜人无完人,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我陈碧落从来就只有倒霉的命,没有走运的命!

“阿守,时间不早了,我一会要给阿珠擦身体了,所以……”沉默了一会,汪洋微笑着,朝樊守看过去道。

“你这是着急要赶我们走啊?”樊守坐正身子,挑着眉,死死的盯着他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心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