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5章 汪洋和阿珠的秘密

第45章 汪洋和阿珠的秘密


“阿珠?是你在说话?”我颤抖着音调问她。

问她的同时,我目光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去的,我发现她的一动不动。但是,声音又开始传了出来,“是我,我在用腹语和你说话。”

“可……可是你不是一个植物人吗?你怎么能说话?而且,还能坐起来的?”我恐惧的盯着她道。

与此同时,我的手还在不断的往门口处爬去,只想离这个怪物远点,再远点!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看在你救了我“欧”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离开这个村子,越快越好。否则,你会和他们一起死……呵呵呵……”她的声音很难听,就像是老太太捂住嘴巴那样发出来的声音,特别是现在这么笑起来,这种诡异的笑声,听的我头皮都发麻了。

但是,听了她这话的内容,我疑惑道:“为什么你会说他们会死啊?还有,桥断了,我根本就跑不了!”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走吧!”

这会她的声音就弱了下去。

而且,我还看到她的眼睛就闭上了,身子往后一仰,躺下去了。

“阿珠?”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我就大着胆子擦了擦额头的汗,走了过去。

走到她床边,我看着她鼓胀的肚子,伸手想要摸一摸,就在手离她的肚子越来越近的时候……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捉住了我的手腕,“千万不要……不要碰她的肚子!”

我被这手冰冷的手一捉,吓得啊了一声,可一听到是汪洋虚弱的声音,我就抬头往上一看,只见汪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走到我身边,制止了我。

我吓得深呼吸,看了他这张苍白的俊颜好一会,才回过神,“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阿珠怎么会醒了呢?”

汪洋皱了皱剑眉,垂下眸看了眼阿珠,眼中浮上了憎恶的神色。随后,他却淡定的扯过被子盖在阿珠的身上,然后对我说,“你快走吧,今晚谢谢你了。”

这件事情明显就不对劲,我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弄明白就离开呢?

所以,我认真的看着他问道:“你之前说你不是真的爱阿珠,只是被她中了情蛊,不得已留在这山村的?”

“是的。”汪洋看了我一会,就深吸一口气道,“本来我以为自己要被腹蛊虫害死了,所以,头脑一热就告诉你这些了,现在我后悔了,你别问了,我不想再多说什么。”

说话间,伸手将我推出房间,他自己则拽起床上搭着的一件真丝睡袍穿上,裹住了肌肉分明的身体。

他的身材不如樊守健壮,但是,腹肌还是有的,看起来并不像表面那样瘦弱。

“你怎么还不走?”汪洋穿好衣服,见我还在这,忙纳闷的道。

屋居然看他到现在,真是的!

忙转过头,“那个,我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多越不安全。碧落,你是个好女孩,不要呆在这,这里不适合你,樊守这样的山村莽夫也不适合你。”汪洋并不肯告诉我他和阿珠之间的秘密。

我虽然笨,但是刚才看到阿珠身下那些黏糊糊的液体,以及汪洋之前穿的那点衣服,我也明白在汪洋被腹蛊虫钻身前,他和阿珠在做什么了。他们确实是夫妻,做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可是,阿珠这样的情况……汪洋怎么可能是心甘情愿的要她呢?而且,之前汪洋也说阿珠对他下了情蛊,他不得不留在这。所以,我敢肯定。汪洋和我之前一样,都是迫不得已的与下蛊人发生关系的。

出于同命相怜的原因,我根本就做不到坐视不理。

所以,不死心的朝他道:“这个村子和阿珠也不适合你呀,你不是也没走嘛?”

“我……我是走不了!”汪洋皱眉认真的看着我。

“为什么走不了?阿珠即使瘫痪了,中的蛊也没法取出来吗?”我趁机追问他。

汪洋闻言,苦涩的一笑,“就因为她瘫痪了,情蛊才更没法取出来了。只有她活着,亲口唤出她中的蛊,我肚子里的蛊才会被取出来,我才能获得自由……”

说到这,他仰起头,闭着眼睛,一脸悲伤的接着道,“我讨厌这里,这个鬼地方的人居然会用这种恶毒的方法禁锢一个人!我反抗过,可是我反抗不了!”

他和我之前一样……

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痛苦,是理解不了他的。而我经历过,所以很理解他。

“阿珠究竟是怎么给你中蛊的?”说实话,我有些恨阿珠。觉得她为了自己,居然将汪洋这么优秀,这么有前途的男人禁锢在这,真是太过分了!

“前几年这边大地震,我随着医疗队来这当志愿者,结果遇到了阿珠。当时她说她阿爹生病了,在村里,请我去治疗。我看她一个女孩子确实背不动抬不动她父亲的,所以,心一软就答应了她,跟着她来到这里……”说到这,汪洋的手紧紧捏成了拳头,“可我没想到,我再也出不去了!她的父亲是病重了,但是,她让我来,不是给他父亲治病的,而是……而是杀了他的父亲!我不同意,就要离开,谁知道,腹痛难耐,后来她告诉我,她已经给我中了情蛊,这辈子,我都不能离开她,否则,我就会受尽痛苦而死。我想反抗……可我反抗不了……”越说到最后,汪洋越难受,最后背过身,肩膀颤抖起来,应该是在哭。

本来我还以为汪洋真的和阿珠相爱,为了她甘愿留在山村,现在我想想,我真是太天真了。阿珠是蛊女,个性应该和阿雅一样,汪洋这样的性格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而且就算再爱她,也不可能跑到这穷乡僻壤的来倒插门做女婿。想想他的前途和人生就这么被阿珠毁了,我都替他不值。

“这个阿珠太过分了!”我气不过走到床边,愤怒的盯着她,“她即使瘫痪了,是不是也在用着什么蛊术为难你啊?”

“真的,你别管了!快离开这个村子吧?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汪洋一见我靠近床边,就担心的把我给拽开了。好像阿珠身上有什么致命病菌一样。

对于他这种保护,我心里就更为他难受了。

我伸手一把反捉住他的手,认真道:“汪洋,我不会走的。不管是为了你还是樊守,我现在都不可以走。你把这件事情告诉樊守,我相信他一定会想到法子给你取出情蛊的!”

“不……他帮不了我。情蛊不是下蛊的人是取不出来的,除非……”

“除非什么?”我猛地看向汪洋,心里浮上一点期待。

汪洋却苦涩的一笑,“除非被下蛊的那个人,成为比中蛊的人更高一级,比如说阿珠是蛊师,我就得是百毒不侵的蛊神,只有这样,我才能控制肚子里的那只情蛊。可是……我根本不懂蛊,怎么可能成为百毒不侵的蛊神呢?所以,这辈子我注定离不开这里。”

“百毒不侵?”我猛地想起我和樊守吃的蛊魔的那乌金水蛭来了。

早知道,把那鬼东西给汪洋吃了!

“我真羡慕樊守,他居然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之体了。如果我能有他那样的血液就好了。”汪洋羡慕道。

拥有和樊守一样的血液就可以百毒不侵了?

“对了!这件事情不难办吧?”我灵机一动,望着汪洋,“只要你和樊守是一样的血型,然后你完全可以输入樊守的血液,然后,在用个什么方法,控制住情蛊,再做个手术取出来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