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6章 对樊雅下蛊

第46章 对樊雅下蛊


“这……这可以吗?我倒是知道,阿守和我血型一样。但是……阿守不一定能帮我。”汪洋脸上露出喜色,可随后又暗淡下去了。

“樊守那个人,其实就是嘴不好,人很好的。你放心吧,我敢保证他能帮你。你等着我,我等他回家就让他过来帮你!”我朝他打包票道。

“可是,万一他不帮我呢?”汪洋看着我的目光有点怪怪的。

我想了想道:“我也一不小心吃了乌金水蛭,所以,我应该也是百毒不侵的。如果樊守不帮你,我也可以帮你啊!”

“你不行。”汪洋目光移到我的肚子上,随即又快速的移开了目光。

“我怎么不行啊?你是说血型吗?”他难道知道我什么血型?

“我不知道你什么血型,但,不管你是什么血型,我都不可能要你的血来帮我的。因为,我需要的不是一点血,而是全部!”汪洋认真道。

“全部?!那守哥要是把血给你了,还怎么活啊?”我以为只要一点点呢!

“换血啊!”汪洋说的很平淡,仿佛这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换血我知道,就是互换血液,在医学上,并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我总觉得这有点不妥啊。万一樊守把血液给他了,那么他会不会就不是百毒不侵的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困难?哎,我也知道,阿守肯定不会愿意的。你走吧,我没事的。”汪洋落寞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发现他的背影好萧索,好心疼他这样。

“我一定想办法救你!”我的目光落到阿珠那张丑陋的脸上之后,心一横,朝汪洋说了这句话。

说完也不等他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等回到家时,我发现门口的蛇居然都死了,屋里还传来樊雅的声音,“陈碧落,我知道你在家,别躲了,赶紧出来,我还能让你好死,如果等我放蛊虫逼你出来,你就生不如死了!”

樊雅居然跑我家去了?!

要不是我去了汪洋家,这会一定被她害死了。怎么办?

就在我站在门外着急的时候,樊雅的脚步声开始往外走来,我忙躲到邻居家的柴禾堆后面,伸出一点头来,往我家门口看去。

只见樊雅走到门口处,看了看挡在门口的长板凳,掐着腰自言自语道:“难道她跑出去了?”

一想到这,她下一秒就把板凳踹倒了,骂道,“这个欠货,没有跟着阿守捉蛊,半夜居然也敢外出?难不成又逃了?”

切,我要是逃,早逃了!傻啊,山下的桥都坏了,我能逃才怪。

“不对,桥还没修好,她怎么会逃呢?”樊雅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吓了我一跳,我忙将头缩到柴禾堆里去了。

只听她又自言自语的说,“难不成她去偷、人了?”

呸!她才去偷人了呢!我心里这个气啊,这个女的就是个神经病,樊守不喜欢她,她还死缠烂打的,这也就算了,还整天想害他老婆,她也不想想,就算她把樊守老婆都害死了,樊守也不会娶她,反而更恨她。

看到樊雅这个样子,我就联想到了阿珠,阿珠估计也是这种狠毒的性格,不过她走运,碰到了不会蛊术的汪洋,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他。可樊雅就倒霉了,爱上樊守这样会蛊术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对他老婆下毒手了。

我就更倒霉了,变成了樊守的老婆,整天提心吊胆的!

樊雅想到这一点之后,就骂了我一些很难听的土话,然后就离开我家,往中间的石子路上走来。我就更不敢抬头了,这会我听到她脚踩石子的声音就在柴禾堆边发出来,我连呼吸都屏住了。

就在这时,我手腕上,传来凉飕飕黏糊糊的感觉,我忙朝那边看去,黑暗中,我只看到一点水光反出来,而且还在一动一动的,像是什么全身是水的虫子在蠕动……

虫子?!

“啊!”我吓得猛地站起身,不停地擦拭着手臂上沾的黏糊糊的液体,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个**子,怎么到处都是恶心的虫子啊?

“原来你躲在这!”

我刚站起身,就被樊雅发现了,这会二话没说,她的手就一把朝我脖子伸过来,我在黑暗中就看到她袖管里飞出两个细长的线状物体!

我处于本能的就伸手护住脖子,可下一刻,线状物体就巴在我的手上,还有手臂上,好痛,就像被烧红的铁丝烫到一样!

“啊……什么鬼东西?好痛!”我难受的不行,松开手就往地上甩这东西,并且快速的往后退着步伐。

哪知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我居然被邻居家的一个放在柴禾堆的小凳子给绊倒了,仰着摔倒在地。

疼得我好半天眼前一片黑,等恢复过来时,看到笨在我肩膀上的小白,受惊的飞了起来。

可樊雅显然没在意这细节,而是继续朝我走来,目光在夜色下闪闪发亮,露出凶光,“敢抢我樊雅的男人,哼,你真是自不量力!今晚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你怎么这样啊……呃……”

我愤怒的话还没说完,手上就又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来,难受的我忍不住喊出声。

估计是我的声音太大,惊扰到了对面的邻居家,所以,他们家的灯突然打开,随后楼上的窗户也被推开了,一个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困高了?”

困高就是睡觉的意思。

看来邻居发现了樊雅在作恶,一定会救我的!

“救命……樊雅她要杀了我!”我拼命的朝楼上喊道。

楼上的邻居听到我的话后,一个女声悄悄在说,“是蛊女阿雅在害蛊婆?”

“是啊……”男声怯怯的回道。

女声就大了起来,“这个蛊女做啥子欺负人,蛊公蛊婆恩爱的很,她要……唔唔……”

她话还没说完,好像就被捂住了嘴,随后是男声朝下面的阿雅赔笑道:“阿雅我们困高了,你们耍你们的,不要管我们……”

话末,有窗户关上的声音传来。

一听这话,我就绝望了。这邻居家的男的,根本就不想救我啊。不过换做是我,我也不敢招惹樊雅这样的恶毒蛊女。可偏偏,我就阴差阳错的招惹了!

手上那种火辣辣的刺痛,隔几秒钟就发作一次,让我好痛苦。

我恨恨的用另一只手拽起地上散落的柴禾就往樊雅身上丢去,“你杀了我,守哥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才错了呢,阿守在我阿爹临终前发过誓,要好好照顾我。所以,我就算把你杀了,喂了蛊虫,他都不会动我一根手指头!哈哈哈……”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害他的老婆……”我忍着痛,朝她吼道,“你养蛊养多了,心也变得和那些毒物一样了……太可怕了!你这样的恶毒女人,不会有男人喜欢的……不但是樊守,所以的男人都会讨厌你……”

“啊……”

我话还没骂完,她就一脚踩在我胸口上,用脚使劲踩碾,我痛的说不出话来了,一张开嘴,就见她手里拽着一条小细蛇往我嘴巴靠近,“让我的小青陪你玩玩吧?”

我猛地闭上嘴,而且另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嘴巴摇头,惊恐到了极点!我最怕的就是蛇了!

看着她拽住蛇的尾巴。蛇在她手中乱摆,我吓得眼睛瞪得老大,头上的汗水不停的掉落在地,而且,恐惧也让我忘记了疼痛,心里只喊着不要!

可樊雅显然不是有同情心的女人,她另只手拽开我捂嘴的手,然后用脚踩着我的手腕,坐在我肚子上,固定我的身体,不让我挣扎,然后捏着我的下巴,朝我吼道,“张嘴!乖乖的吞下我的小青,不然,我让它往你的衣服里去,到时候,咬你的凶口肉,可就更不好受了!”

她的声音尖细的很,就和电视上演的那些恶毒的巫婆一样,听的人头皮都发麻了。现在这一刻,我真的恨不得和她同归于尽,可是我没力量反抗她!她是农村的女孩,还养蛊,力气比我大,手腕比我毒!我遇到她,压根只有被欺负的份!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她一使劲,一下就捏开我的嘴巴,那条蛇就要往我嘴里送,我惊恐的看到她夜色下越来越亮的眼睛,她显然兴奋到了极点。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呜呜……

我不敢看蛇进入我口中的画面,所以,我闭上了眼睛,泪水都吓得出不来了。

“呃……”

就在关键的时候,我身上一松,随着一声噗通,樊雅就喊出声,是吃痛的声音。

我忙睁开眼去看,就见她倒在一边,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在打滚,“呃……呃……”

“阿雅,这是你逼我的!”是樊守的声音!

我忙朝出声处看去,只见他站在柴禾堆旁边,脸朝着樊雅那边看去,手紧紧捏着拳头的。

看到他,我激动极了,“守哥……”

他听到我喊他,忙蹲下身,一把将我抱到怀里,担忧的问我,“哪里不舒服?”

“手……手上好痛!”我刚才被樊雅欺负的时候没哭,这会窝在他宽阔的怀里哭了。

他二话没说,抱起我就往家走。这时,樊雅在那痛苦地喊着,“呃……樊守,你居然敢……敢对我……下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