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58章 下山除蛊

第58章 下山除蛊


樊守没有回答我,而是望着山坡那边渐渐走过来的女人们发呆。

如果是别的男人,我或许觉得他这是号色。但樊守就不会,我和他在一起少说也快三四个月了,每天朝夕相处的,我发现,他除了对我色的离谱外,对别的女人都是一副傲了吧唧的样子。所以,这会我知道他只不过是看着她们想什么事情出了神。

我得不到他回应,心里想着樊小花人还不错,如果真的看她死了,我也不忍心。

所以,这会我想想拉了拉樊守的大手,“守哥,你救救她们吧。她们也不容易,特别是樊小花,你看看她还大着肚子,老公又那么怂……如果我们不帮她,她要是死了,不就是一尸两命嘛!”

我说完还做出可怜巴拉的表情望着他。

樊守回过神,扭头看着我,眼珠咕噜噜一转,冷着语气道:“我干嘛要帮你救她们啊,我又没什么好处,别忘了昨天我们被赶出来的时候,她们也没说话帮我们。”

樊守这到底还是生她们气的,要是我,我也生气,可是,毕竟这么多人命,能救不救的话,那就太没人性了。

想想,我摇晃着他的胳膊又劝,“守哥啊,你是个蛊公,不,前蛊公,而且还是大男人,你救她们还要什么好处啊?以前也没见你要……”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帮你救她们要是没有好处,我是坚决不干的!”他伸出手指戳了戳我胸口道。

我窥着他的脸色,发现他沉着脸,一副坚决的模样。我就抓了抓头,害愁了,“那你要她们给你什么好处你才肯帮她们?”

“切,谁要她们给好处。我看着你的面,才会救她们。如果你好处给的不到位,她们就是给我金山银山,我都懒得干。”樊守扬起下巴,不屑的说道。

我一听他原来是要我给好处啊,可是……

“守哥,我有什么好处可给你的啊?我拐进来的,身无分文的……”我嘟着嘴为难加委屈的说,只是话还没说完,樊守就低头一下吻住我的唇。

他温热柔、软的唇瓣敷在我的唇瓣上亲了一口,才坏笑着对我耳边轻声暧昧的说:“我的呆瓜老婆唉,你身上到处是拿得出手的好处。我要求不高,只要我们做坏事的时候,你稍微主动一点就行。”

我没想到他说的好处会是这个!顿时脸颊一烫,捏起拳头就朝他的胸膛上捶去,“哎呀你这人,还要不要脸了?怎么什么时候都能想到这事啊!龌蹉!”

“哈哈哈哈……”樊守被我捶着,他一点都不生气,反倒是爽朗的笑出声。

或许是他的笑声太大,让山下的樊小花们听到了,不一会,她们就朝我们这的山洞走了过来。等看到她们从树丛中钻到我们这来的时候,我发现,她们有三个女的,都背着背篓,里面都放着干粮啊衣服啊什么的,显然是打算搬出村的!

三个女人除了樊小花大着肚子以外,另外两个,一个都是头上裹着甘蔗叶的少女,一个是和樊小花差不多大的妇女。她们三个因为都是常年在山村呆着的,经常上山采药啊忙活啊什么的,所以,脸上都晒得特别黑,而且,身材都很壮实。比起她们来,我看了看自己的小细胳膊小细腿的,暗自叹了口气,难怪樊守说我弱,我确实弱。这样的身体素质,比起他们这的女人,可差的太远了。

“蛊公蛊婆!”她们看到我们,黝黑的脸上,一个个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仿佛见到了救世主。

我见樊小花怀着孕,还背着那么沉的背篓,刚要过去搀扶她上来,哪知樊守在我刚抬脚的时候,就一把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去扶她们。我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守哥?”

“你还没答应我呢。”他朝我扭头看过来,眼里浮现出暧昧的目光。

这人!

想到他之前说的那些话,我脸一烫,低下头咬了咬唇瓣,“好,我答应你。你救救她们。”

樊守这才高兴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好,我这就帮她们。”

话末,他松开我的手,然后就去搀扶樊小花走到山洞口处。

其她两个女的也赶紧跟过来,上来后,忙放下背篓,一个个朝樊守和我跪地,樊小花开口哭求道:“蛊公蛊婆,你们快点救救我们,村子里到处都是草鬼在乱窜,打都打不死。阿雅给村民好多的防蛊药水,可是都没得用。村子里自从昨天你走了之后,一晚上死了四十几个人!呜呜呜……我公婆都死了,男人也跟着几个体壮的汉子趟河水想跑出山,结果被河水冲走,没得影子了……我们实在是没得法子了,你要是不救我们,我们真的就只有等死咯!”

我一听死了四十多个人,心一痛,忙拽着樊守的胳膊,“怎么办?守哥,你快想办法救救他们啊!”

这时候,我也不在乎他们之前对我们那么恶劣的事情了,只想着让樊守把村子里的蛊虫给除了,然后不要让他们再死掉。

樊守这会听完,表情也很凝重,这会他没说话,眼珠转来转去的,一看就是在想着什么。

他不开口,那三个女人就朝地上猛对他磕头,求他救救她们,还说,只要他肯救她们,让她们怎么样都行,当牛做马,做我们的奴隶都成……

我见状,忙喊她们不要这个样子,快起来。可是,她们根本不听我的话,只朝樊守继续磕头。显然是觉得,樊守要是不答应,她们立马就会死一样的。

樊守这会回过神,朝她们烦躁的骂了句:“艹,你们不嫌脑门疼,我听的还嫌吵!我老婆都说救你们了,你们还非磕什么头?”

她们一听这话,也不傻,自然明白是他答应救她们了,这会她们一个个朝樊守抱拳说谢谢。

樊守不耐烦的又道,“和我谢个屁,是我老婆让我救你们的。”

他这话一出,樊小花她们就赶紧朝我看过来,朝我道谢。我不忍心她们这样,忙说:“没事啊,你们快起来。”

说话间,我就去搀扶樊小花起来。樊小花受宠若惊的不敢让我扶,非自己扶着洞口的岩壁起来了。

她们都起来了,我就扭头看向樊守,问他,“守哥,现在怎么办啊?”

樊守深深吁了口气,“还能怎么办,先让她们三个留在这,和我们住几天。我先下山进村去看看。”

“蛊公啊,去不得!村里都乱了套,虫子乱爬就算了,好多人互相打架,抢东西保命!就连老族长都被打伤,躺在屋里头动弹不得了!”樊小花忙劝樊守道。

樊守一听老族长都被打伤在家,就更是呆不住了,匆匆跑进山洞里,从蛊坛里招了好多的蛊虫进衣服里,随后又在兜里装了好多除蛊的药水。出来到洞口后,递给我们四个人,一人一片枯树叶,对我们说:“我先去村里头看看,你们四个记住,一看到蛊虫来,就含住这香樟树叶,因为我在香樟树叶上加了点除蛊药水,可能有点毒,会麻舌头,不过没大事情,你们不要怕。”

她们三个听樊守解释过之后,一个个把树叶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可我却一把抓住樊守的胳膊,担忧极了,“我和你一块去啊,反正我也不怕虫子咬。”

“你过去,我会分心的。乖乖在这等我,我不会有事的。”樊守伸手把我揽进怀里,本来想低头亲我的,结果到底顾虑她们三双直溜溜盯着这边的眼睛,止住了动作,松开我,就朝地上跺了几脚,喊出大虾子跟他下山了。

大虾子出来的时候,还把她们三个吓得惊叫连连的,特别是吃过大虾子亏的樊小花,那是叫的最大声的。

等大虾子和樊守走了,她还在那伸手直拍胸口,“妈呀,吓死个人了,这条大花皮蟒可是野得很啊,居然也能乖乖听蛊公的话,蛊公的本事,可真不是虚的!”

“对啊,樊守才是真正的蛊公,比那个樊雅可厉害多了!”另一个妇女附和道。

“是啊是啊。”那个少女也开口附和。

说完,三个人都看向我,樊小花还走过来拉了拉我的胳膊,劝我不要担心樊守,说他本事厉害着呢,还说之前有一年村子被别的叫什么马山寨村的蛊魔暗算,也是放了好多蛊虫在村子里,是樊守和老蛊公一起对付了。

我一听这话,还能放心点,就忙张罗着她们进洞里休息。

她们一进去,打量了一圈,一个个抬头看天,一副吃惊的表情,都说这山怎么这样奇怪。像个井一样。

另一个妇女,后来知道她叫樊茄,她打量完周围环境后,就掀开我铺在石台上的床褥,伸手敲了敲那块大石台,然后还拿头上别的银簪子戳了戳石台,弄出一点碎石沫,放到嘴里吧嗒了几下,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来。

樊小花她们见状,忙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我也好奇的凑过去,樊茄就朝我看来,“蛊婆,你们晓得睡的这是啥子石头吗?”

“我不知道啊,不就是一块山石吗?”被她这神叨叨的样子弄得发愣了。

她闻言,一脸神秘的朝我凑过来,附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这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石,好东西!”

呃,这是陨石?

我闻言,目光移到了石台上,仔细看了一圈,发现它好像是和一般的石头不大一样。不过世界上的陨石多了去了,珍贵的也不多。但这个看起来这么大,这么普通,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山里人估计少见多怪,所以,我也就没当回事。

但樊小花和那个少女,就凑过去问她是什么石头,怎么那么神秘啊,还要和蛊婆悄悄说啊什么的。

樊茄却笑道:“我看到石头渣,提醒蛊公蛊婆睡的时候老实一点,瞧瞧你们两个大嘴巴,还非要问!”

她们两个闻言,就捂住嘴暧昧的看了我一眼就不问了。

可我望着那个叫樊茄的女的,只见她朝我眨了眨眼,神秘的笑着。

后来到了中午头,樊小花喊饿,就张罗另外两个去到外面支起个简单的灶台,架锅煮饭去了。我说要去帮忙,她们不肯,我无奈之下,看到水壶里没水了,想想还是去山后面的小溪里去装点水。

结果那个叫樊茄这个蔬菜名字的妇女,就非要跟着我一起。我们到了小溪边,装好水时,她才朝我说道:“蛊婆,那块星星石可以做药,回头我们安全了,离开的时候,你可以给我一块吗?”

“可以啊,那石头又不是我们的,是山里头的,你随便啊。”我无所谓的道。

她闻言一脸的兴奋。

我见状,忍不住问了她一句,“你看起来好像很懂石头?”

“是的,我阿爹是石匠,我跟着他学了不少关于石头的事情。”她自豪的说道。

难怪呢!

我毕竟和她不熟,所以,没说几句话,我们就往回走了,只是,刚走到洞口,就闻到饭糊了的焦味。

我没什么,樊茄却大喊一声“要死了”,就赶紧把锅端了下来。

我放下水壶,觉得奇怪,怎么她们两个不见了?

结果下一刻就从洞口传来樊小花痛呼声:“救命啊……疼死老娘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