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60章 阿珠房间的怪物(下)

第60章 阿珠房间的怪物(下)


我居然看到了一只很大的像是……像是蛆虫一样的东西!我都没法形容了,反正是很大,足有哈密瓜那么大,它的身体是米白色的,但是半透明的,这会因为用前面两个收割机一样的牙齿,把阿珠身上的腐肉都吃到肚子里去了,所以,它的肚子里全是暗红色的腐肉映了出来。

在我惊恐的看着它时,它正“吱吱吱”的用收割机一样的牙齿,不停的啃咬着阿珠尸体上的腐肉。

这一幕看的我差点晕眩,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恶心的还是害怕的难受了,反正是看完之后,我就忍不住跑到窗户那边松开捂鼻子的手,狂吐起来。

吐完,我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瘫软倒地,然后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吐得发痛的胸口,脑海里不停的出现刚才看到的恶心、恐怖的画面来。

阿珠死了?被一个大蛆虫吃了?

这种“吱吱吱”的声音,我一个多月前就听到过,难道那个时候,这条大蛆虫就开始吃阿珠的肉了?那么后来我看到阿珠坐起来,还用腹语说话的事情是什么情况啊?

还有阿珠的肚子之前明显鼓了起来,像是怀孕了,难不成,这个大蛆虫也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吃了?

太可怕了!太恶心了!

我得离开这,赶紧离开这!

“吱吱吱吱吱……”

就在我手扶着墙,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我听到大蛆虫啃咬阿珠身体的声音越来越快,听的我鸡皮疙瘩全竖起来了。我想走,真的特别的想走,可就在这时,楼下却传来了樊雅的声音,“阿珠……救我……”

樊雅来了?并且她的声音好像很虚弱很痛苦!

不管她是不是虚弱,是不是痛苦,我知道,我是不能被她看到,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让我“生不如死”!

所以,情急之下,我躲进了汪洋的房间门后。

躲进去之后,我从门的缝隙往楼梯口那边看去,不一会,我看到头发凌乱,一脸脏污的樊雅,捂住脖子,踉踉跄跄的上了楼,然后朝阿珠的屋子走去。

因为我刚才推开门之后,看到里面的大蛆虫太害怕,所以跑到窗户边吐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来得及关门。

这会樊雅跑过去,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画面。她“呃”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以为她会和我之前一样,吓得跑到窗户边大吐特吐起来,活着是拔腿就逃跑。结果……

结果,樊雅就是樊雅,不但没有离开,还站在门口疑惑的自言自语,“什么……阿珠你并没有成为活蛊人?!一直都是这条娃娃虫在你肚子里说话?不……这不可能?!咳咳……我不信……我不信!”

她在说什么啊?娃娃虫?难道这条大蛆虫是叫娃娃虫?

这么恶心的虫子,居然叫做娃娃虫!真是太离谱了,谁给取得名字啊,简直乱取!

不过,听樊雅的意思,之前阿珠会用腹语说话,就是因为肚子里有这条虫子的原因?

等等,阿珠之前肚子那么大,原来不是怀孕,而是有条娃娃虫在里面啊?

“呃……”我忍不住差点就吐了,幸亏我及时捂住嘴,才没吐出来。

好在娃娃虫吃阿珠身上的肉时,吱吱声很大,所以,我反胃的声音,樊雅并没有听到。

我从门缝里往她那边看去,只见她看着娃娃虫好一会,最终捂住自己的脖子,体力不支的坐在地上,居然失声痛哭起来,“原来……咳咳……原来我被汪洋给耍了!什么你快要变成活蛊人了,什么你给我下命令让我配合蛊魔放血蜘蛛杀害民嫂母子,陷害那个拐卖女……什么让我代替阿守做蛊公啊……都是假的!都是汪洋这小人借用你的身体,骗我去做的……哈哈哈……可惜我一点点上当,居然帮助他害了全村的人!”

是汪洋利用阿珠的身体,欺骗樊雅害人的?

那么,汪洋真的有可能是蛊魔咯?

我心跳不稳,恐惧的后背都发汗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楼梯处传来很快的脚步声,随即是汪洋说话的声音,“樊雅你也是够厉害的,被我的金银蛇咬了脖子,居然也能跑这么远来求救,滋滋……真不愧为蛊、女。”

我一听汪洋的声音这么冷,我就赶紧的将目光从门缝里往出声处看去,看完我吓得呼吸一滞。

只见身穿黑色长袍,戴着围巾的男人,正一步步走向樊雅。我通过他的声音,已经知道,这个蛊魔真的就是汪洋了!

天啊,怎么真的会这样?

我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因为,之前汪洋所表现的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温和,我怎么也无法接受,他居然是杀人不眨眼,甚至杀人不需要动手的蛊魔!

脑海里不自觉的涌现出第一次见他的画面,那时,他去樊守家,劝樊守放我走,当时我就感动的不行。现在想想,幸亏樊守没有放我走,不然,被他捉住,我一定会和那两个女生一样,肚子里长满腹蛊虫的!

难怪他脖子后面贴着筋骨贴,又难怪之前樊墩子的孩子会中了乌金水蛭成为蛊婴,那时候他还假装不放弃的给婴儿做心脏复苏……

我真的想知道,当时他的心里究竟在怎么想的?!难道他就不觉的杀死那样一个小生命有多么的残忍吗?

他好狠、好虚伪、好卑鄙啊!

虽然他张着一张英俊美好的面孔,却有着最恶毒丑陋的心!这样的男人,才是人渣。

想到之前樊守被蛇咬那天,和他的对话,我才知道,樊守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他是蛊魔了。

我真是傻,居然让樊守输血给他,把他肚子里的情蛊取了出来。如果他肚子里还有情蛊牵制的话,或许不能这么早的对村民下手……

现在,我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

“汪洋……原来你是蛊魔!咳咳咳……”樊雅这个时候看到了汪洋过去,和我一样惊恐。

汪洋就把围在脸上的围巾给拽了,扔在地上,然后伸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冷音道:“蛊魔?哼,我根本不在乎什么蛊魔、蛊神、活蛊人的。你们这个鬼地方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样东西,每一只动物或蛊虫,都让我恶心!”

“你隐藏的……咳咳……的够深呀!恐怕,阿珠突然在练活蛊人的时候出差错,导致瘫痪在床,也是你害的吧?”樊雅气愤的朝他吼道。

汪洋扬起下巴,鼻哼一声,不屑的道:“是啊,之前我被阿珠下了情蛊,我知道,我得顺从她,不然早晚会成为她的情、奴。所以,我在她给我下蛊后,并没有反抗她,而是装出很爱她,本来就是打算为了她放弃一切的模样,为了表示对她的衷心,我甚至为她挡过好几次毒虫的啃咬,并且,也帮她杀了他百毒不侵的父亲。终于,换回了她的信任,她练巫蛊术就不瞒我,在她要越级成为活蛊人的时候,让我帮她放天蚕虫进腹中……哼,于是我瞅准机会,和她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将娃娃虫的幼虫放进了她的腹中,还在她的汤药里加了点西药,让她彻底瘫痪了……终于,我再也不用在她面前低声下气了!”

说到这,汪洋猛地又拽了自己身上的长袍子,我便看到他黑袍下穿的是白色的男士背心,和九分牛仔裤。这会他从一个阴邪的蛊魔,变成了冷傲的帅气青年。他这会深吸一口气,指着自己的胸膛,朝樊雅继续道,“现在,我也终于可以脱掉那层伪装,做回我自己了!好舒服,好自由啊!”

“你……咳咳……汪洋你对阿珠这样、对我们这里的乡亲这样,天理不容!”樊雅见他这样,气的声音都发颤,可是说话时,声音明显有气无力。

汪洋更是嗤之以鼻,“天理不容?哈哈哈……真是笑话啊!当初那个贱人对我下情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天理?当初,我向你们这的村民求救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想过,不救我,反而出卖我,是伤天理?这么多年来,你们又有没有想过,在我尽心尽力的救治你们之后,你们还骂我是倒插门呆瓜的时候,是伤天理?”

汪洋这些质问的话问出来,樊雅沉默了,既然无言以对。

我听后也有所触动,原来汪洋是因为这些,恨上了这里的每个人……

我之前也向村民求救过,他们也没救我,当时,我也很恨他们,所以,我了解汪洋的感受。但是,我不理解他因恨,就杀死这么多人的行为!

“不说话了?”汪洋见樊雅无言以对,他笑的更甚,“你们不是喜欢养蛊吗?那么,我就要让你们尝尝,蛊虫害人的滋味!樊雅,你不是喜欢放蛇咬人吗?怎么样,这感觉不错吧?”

他话末,蹲下身,伸手捏了捏樊雅的下巴,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樊雅的脸上。

这时樊雅好像是蛇毒发作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子也动不了。他就又道,“打人是不是也很爽啊?当初我只要一表现的不好,你好姐妹阿珠就会这样打我一耳光……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要让她生不如死!哈哈哈,我现在做到了……”

这个汪洋太变态了,好像心理已经开始扭曲了,是仇恨毁了他的心智,蒙蔽了他的良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