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73章 小虾子护主

第73章 小虾子护主


随后他又抱着我躺下睡觉,我这下搂着他死死不撒手了。睡得都不踏实。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怕他不听我的真去马山寨送死了。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他就手从我脖子上要偷偷抽回去,我立马惊醒,抓住他的胳膊,“不许去!”

他就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没说要去,我是想了一夜,决定还是和你一起回家,毕竟你父母住院需要人照顾。”

什么?他要和我回家?!

我愣愣的看着他,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大亮,所以,屋内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么不说话,不想我和你一块回家吗?”他话音冷了下来。

我这才回过神,伸手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太好了,哈哈,守哥,你肯和我回家就真的太好了!”

“你不怕你父母不喜欢我吗?”樊守问道。说话间,也紧紧将我搂在怀里。

“之前我确实担心过,可我爸妈从小很宠我,只要我喜欢什么他们都会想方设法的给我,所以,我喜欢你。他们一定不会反对。”我认真的说道。

樊守却在我耳边叹了口气,“我的小呆瓜,你把事情想的也太简单了。”

“我爸妈我了解,你放心吧,他们一定会接受你的。”我很坚定的道。

樊守听到我这话,猛地把我压倒,一个劲的吻着我,直到克制不住,大早上的又要了我一次。

这家伙绝对的精力旺盛……

我被他这样一折腾,根本就没力气了,好不容易起床洗漱完,樊守就带着我去退房,说什么要赶紧的去搭车,不然就要等到中午才能有车来了。

我来退房,老板娘还一个劲的对我使眼色,让我别走,还用口型对我说着警察两个字,我知道她是提醒我警察一会就来了。可我不需要警察来救我,所以,在她把押金退给我们的时候,我当着她的面,挽住樊守的胳膊,朝她道:“大姐,我和老公要回我家了,再见啊。”

老板娘一听这话,脸色一僵,一副很吃惊的表情。

樊守这时看了看她,在看了看我,没说什么,而是扶着我走出去。

出来后,问我膝盖还疼不疼,我说不疼了,他就放心的松开眉毛。然后领着我去了早市上吃了点早点,然后就是去车站点等车。车来了之后,我俩上去后,就在要发车的时候,他说有点渴要买水去喝。我就说让他快点的,他就低头吻住我,吻完就说了句,“碧落,如果我一个月内没有去找你,你就忘了我。”

说完,我看到他眼圈发红,流出泪来。

我立马就意识到不对劲,伸手想要抓住他,可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张口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时,他就把剩下的钱和我的身份证放进我的兜里,再亲了我一口,“我爱你。”

不要……

我在心里喊着他不要去马山寨,不要丢下我。可是我嘴上喊不出声,只有眼泪一个劲的往外冒。

“你还买不买水呢?一车人等着你呢!”这时,售票员朝樊守催促道。

他就闭上眼,赶走眼中的泪,用手背一抹,就利落的站起身,就头也不回的走向车外,然后下车后,对售票员说,“麻烦路上关照我老婆一下,我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让她去城里。!”

“啥子?你不去了?”女售票员问道。

樊守说了个是,还一再嘱咐售票员和司机照顾我。他们不置可否,最后女售票员就让司机关上车门,将车子发动了。

我在这一刻,心如刀绞,不能动,又不能说话,只一个劲的流泪。

樊守你真是好傻!好过分!

他昨天还霸道的不让我走,现在就丢下我一个人回城。说爱我,结果又做这样伤害我的事情。他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他了吗?

——————

车摇摇晃晃的开了不久,突然在半道上停了下来。车里的人就硬问司机是怎么了,司机没回答他们,而是下车去检查了。过了好一会,才满身是脏污的进车里对我们说:“车子坏了,不晓得等到啥子时候才能修得好,你们要是着急的话,在这等下一班车过来跟着走也行,不想跟着走,在车里等我修好车再走也行,你们自己选。”

车里的乘客就讨论了一下,最后大多数都说看下班车啥时候来了,如果下班车来了,这车还没修好,他们就去那辆车,乘车离开。如果这车在下班车来之前修好了,那也就不用选了。

司机就说了句好,从驾驶座后面拿来工具箱,下车去修车了。

这时我已经可以动手指了,但还是不能说话。本来我旁边是没人坐的,这会突然坐过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小伙,看到我半躺在座椅子上,就伸手捋了捋自己杀马特发型的前刘海,朝我道:“妹妹,怎么一个人坐车上啊?”

他说话间,目光还死死的盯着我胸口看去,那眼神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我想开口骂他滚,但是嘴唇动了动,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真不知道樊守对我做了什么,居然让我这么久都动弹不了!

“呦,妹妹还挺傲噻,居然不睬哥哥啊?”这个小伙没见我回应他,收了脸上的笑容,拧了拧稀疏的眉毛,脸上露出了恼色,“不晓得哥哥是谁吧?别不给哥哥面子哈,不然真对你不客气!”

看他这个样子,我急了。可我喊有喊不出声,动又动不了,他万一做伤害我的事情怎么办啊?

就在我急的掉了泪的时候,售票员走了过来,“她可是有老公的,你别欺负人家哈。”

“你哪知眼睛看见劳资欺负她了?劳资要是欺负她了,她不会喊啊!”小伙一甩前刘海,朝售票员吼了句。

女售票员就朝我看过来,“小妹,他有没有欺负你?”

我动了动唇,想说有,可是我发不出声来,只急的后背发汗,直掉眼泪。

“看到没,她都不说话,我根本就没欺负他!”小伙得意的说道。

这个售票员就没说什么了,随即下车帮司机去了。

这会小伙就更大胆了,“妹妹是不是不会说话啊?太可怜了!来来哥哥忍不住都想香你一口咯……”

说话间,嘴就撅着凑近我的唇,我恶心的直想吐,不要啊……

眼见着他那张臭嘴就要贴到我的唇瓣上,我忙闭上眼睛,哭了起来,心想我怎么就这样倒霉啊,死樊守,都是你害的!

就在我以为要被这流里流气的小伙亲到时,突然,我感觉肩膀处的衣服里嗖的一下爬出来什么,紧接着只听“啾”一声,随后就是小伙吃痛的“啊”一声传来。

我赶忙睁开眼,立马就看到他的唇瓣上出现一个红点,然后不到一秒的时间,他的嘴巴就肿的好大!疼得他捂住嘴也不是,不捂还不是,最后直接都倒地抽搐,口吐白沫起来。这过程,不到五分钟!

我惊讶的看向他那边,随后我的衣领处又传来什么东西爬动的声音,再接着是钻到我的衣领里面,趴在我的肩膀上不动了。

在它刚才爬动的时候,我感觉到很多脚……我脑子里一想就想象到了小虾子的样子来!妈呀,樊守这混蛋,居然把小虾子放我肩膀上了!

什么时候放的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不过也幸亏有它,不然我真的就被欺负了。

小伙倒地抽搐之后,车里都乱套了,没人敢上前,最后有人喊来女售票员,她看了看这个小伙,然后又看了看我,问我怎么回事,我自然没法开口,她也就不再问了。随后有个老阿婆说了句,“这不是中了草鬼的毒了吗?看样子,有这小伢子受的了。”

老阿婆这话一出,大家都看向我,一个个离我就老远了。女售票员随后找司机把小伙抬到后排坐上躺着,也就没管他了。

我倒是担心那小伙会死了,到时候,岂不是我成杀人犯了?

就在这紧张的情绪下,日头渐渐升高,太阳透过车窗晒得我身上发烫,慢慢的,我发现,我居然手能动了!我赶紧活动了其他地方,抬了抬脚,扭了扭头,都可以了!我兴奋不已,试探性的开口说话,“小虾子……”

小虾子自然听不见,但我也不是让它听见,就是想试试自己是不是能说话了,见果然能说话了,我毫不犹豫的起身,在车内所有人的惊讶目光下,朝车下走去,“我要下车!”

售票员正好拿着工具箱进来了,“车已经修好了,可以走了!”

“我不走了!我要回去!”我一把推开挡在车门后的售票员,就不顾一切的往来时路跑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