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76章 马山寨竹屋

第76章 马山寨竹屋


什么未婚妻!他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我张开嘴刚要反驳他,他突然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道:“你敢拆我台,我敢保证,让你死的比阿珠痛苦一万倍!”

我一想到阿珠死时的画面,吓得身子发了颤,一句话不敢说了。

没想到汪洋这会就又道:“看样子,你是知道阿珠死了。”

糟了!他刚才是在试探我……

“好吧,跟我走。”这个皮肤黝黑的少女,有些失落的说道。

她一开口,汪洋就直起身,朝她笑着说了谢谢。

而随着汪洋一起身,我感觉他那慑人的杀气就弱了很多,我呼吸也变得顺畅了。

他已经知道我知道他是蛊魔了,接下来他对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只是,我不知道他把我带到马山寨来做什么?难道是拿我引出樊守?

一定是这样!不行,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诱饵。

汪洋跟着那个少女越走越远,我赶忙跟上。

路上我一直打量这寨子里的环境,发现这里的房子,大多是竹子做出来的,屋顶很有意思,是用很大一块竹子,从中间剖开,然后一个正一个反的扣起来,再在顶端中间位置铺上一打稻草盖住,就成了简易的房顶了,下面的墙壁是竹子编出来的像席子一样的东西,围在几根承重的大竹子上,屋里我也看到是铺着竹席的。路过这些村民家门口的时候,我还看到他们在用竹子编着篮子、席子什么的。

他们看到有外人进入,一个个目光警惕的望着我和汪洋,却不说话。

这个寨子目测不到五十户人家,村里差不多百来口人,很小的一个寨子。之前我觉得大樊村就够破、够小、够偏远的了,现在看到这里,我瞬间觉得大樊村简直是大村子啊!档次一下提高了好几层。

少女把我们带到了寨子最中心的一栋山石和黄泥垒砌起房门口,然后傲然的对我们说:“这是我家,现在就我和阿姆住在东屋,你们晚上就住在西屋吧。”

我忙四周看了一圈,发现这三间山石泥土混砌的房子外面是院子,院子用竹子围起来的,竹子的院墙上还攀着牵牛花的藤子,几朵粉色的牵牛花正张着大嘴,迎着太阳盛放。

院子里放着两张小的竹椅子,山石屋子旁边矮小的茅草屋外,坐着一个穿着黑色民族服的老妇女,正在摘豆角,看到我们过来,就朝这个少女喊道:“小五子,这是哪两个?”

老妇人说的话很土,要不是我在大樊村呆了那么久,否则一定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原来这个少女叫小五子,不用猜,她在家中一定是排行老第五了。

小五子听到老妇女问她,她就把我和汪洋介绍了一下,没说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只说是城里来这玩的,是她阿爹请来的。

一听是她阿爹请回来的,五子的妈妈就激动了,不敢怠慢我,非说要去竹林里找点好东西做晚饭,款待我们。在她拿着菜篮子经过汪洋身边的时候,汪洋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笑着劝她不要麻烦了,简单吃点就好。

五子的妈妈死活说不能怠慢客人,就拂开汪洋的手离开了。

我中午到现在没吃饭,一听说要好好做顿丰盛晚饭招待我们,我就想到了什么鱼啊、鸡啊什么的,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所以,看到她离开的背影,眼前就浮现出好多乡村里的美味佳肴来。

汪洋等五子妈妈离开后,打量了周围环境一眼,就皱了皱长眉,眼里划过一丝鄙夷,但嘴上还笑着和五子说话,夸她家真好什么的。

五子估计从未出过这个村寨,居然以为汪洋说的是真话,脸上自信的不得了。

我看到她这个样子,都有点不好意思。

等五子领着我们进了她家里面参观,我看见她家里面收拾的挺干净的,家具也都是竹子做的,在墙壁上还挂着用玻璃框照着的那种老式照片,里面放着一张全家福照片,照片上中间坐着的是一个扎着道士头,额上围住黑色围巾的男人,仔细看,很像马金年轻的时候。他左右两边坐着两个穿着民族裙的女的,一个手里抱着孩子,一个则大着肚子的,他们三个背后还站着高矮不一,年纪不一般大小的孩子,数数孩子,足有十个。

见我看她家照片,小五子凑过来告诉我,这是她们家的全家福。照片上面的男人是他阿爹,两个妇女是她的阿姆和小阿姆。剩下的则是她的兄弟姐妹们。

听完她的话,我吃了一惊,“你阿爹娶了两个老婆?”

真没想到,那个瘦干干的马金居然有两个老婆,而且还生了这么多的孩子。

小五子无所谓的回了我一句,“对啊,我阿爹是蛊神,有的是愿意嫁给他的女的,我阿爹却只看好我阿姆和小阿姆。不然,老婆还要多。”

我听这话,真是无言以对,这里居然还可以一夫多妻!不过之前看过报导,还说哪个少数民族,会有走婚习俗,就是一个女的,会有很多老公。说是晚上只要男人在她楼下唱歌唱到女方愿意了,女方就打开窗户,让男的上去睡觉……

所以,这么想想,他们马山寨一夫多妻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但是,我个人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婚姻方式。

等小五子随后离开去帮她妈做晚饭了,汪洋从西屋出来,对我说道:“这里的人思想落后,你看到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都不要大惊小怪的。”

说话间,我看到他目光到处在房间里乱看,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我也随着他打量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就想想朝他道:“你到底带我来这要干嘛?”

“自然不会是带你旅游的。”他淡淡的说道。

这会还朝铺着竹席的地上跺了跺脚,依旧在寻找着什么。

“你想要我做诱饵引樊守出来是不是?”我猜测道。

“诱饵?”汪洋这才停下找什么东西,而是走到我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我道,“可不仅仅是做诱饵。”

他说话时,嘴角渐渐上扬起来,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我看到他这抹笑容,心里咯噔了一下,后背都感觉到凉飕飕的,“那……那你还想利用我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低下头,凑到我耳边说了句很轻的悄悄话,“我很讨厌马金和樊守。还讨厌这落后的小山寨,这里的刁民,就该和大樊村的一样……”

他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他和我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呢?

就在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心里感到发慌时,他本凑到我耳边说话的唇,突然亲了我脖子一口,“嗯……好香,难怪樊守会被你迷的团团转了,连我自认为克制力不错,每次靠近你,都忍不住想要你。看来,我呆在这种破山村太久了,以至于对美人都没了免疫力……没关系,等我回到城里,有的是你这样皮肤白皙的美女任凭我索取!”

他这个样子,就是和之前围围巾装蛊魔的时候一样!我没敢动弹,怕引起他的欲、望来。和樊守在一起时间久了,我对男人还是有点了解的,就是女人表现的越软弱越害羞,他们就忍不住想要欺负!所以,我这会理智的不敢乱动。呼吸都被自己刻意压制住了。

“别紧张,樊守要过得女人,我不会要的。”他却突然站直身子,鄙夷的看着我道,“因为莽夫的女人,让人觉得恶心!”

他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那次就不会给我下幻蛊和魔芋子粉,想和我那样了!

所以说,汪洋这个人心理很扭曲变态,他的心思瞬息万变,谁也猜不透他下一刻想要做什么,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前一刻可以好的要放过我自己回家,下一刻就能把我捉住带到这里,利用我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种人的心思真的是太难猜了!

“想要利用我的人,借我手杀人的人,哼,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汪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又进了西屋。

他进去没一会,外面传来小五子惊呼的声音,“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