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78章 竹林深处的目光

第78章 竹林深处的目光


然而黑漆漆的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有点着急了,我现在恨不得马上找到他,然后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见周围没有动静传来,我就赶紧的往院外那边的一块小竹林走去,因为我感觉到那里似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肯定是樊守的。但是,我走了能有十来步,腰间的那两条蛇就不安分的绕着我的腰爬来爬去,这种蛇筷子长短和粗细,而且好像肚子上有很多细细的脚,就像之前蛊婴身上附着的,它们两条来回这样爬着,让我又痒又害怕,想捂住肚子,可又怕惊到它们,让它们咬我。

所以,我只能看着黑暗中的小竹林,默默坠泪,“守哥……不要伤害村民……不要学汪洋那样!求求你了……”

黑暗中已经没有声音传来,但是,我身上的这种被注视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减弱,我就像和他有感应似得,知道他就在那,但我过不去,他不能来!

想到之前他把我丢在大巴车上,对我说的最后那“我爱你”三个字,我就心痛的难以言喻。

“陈碧落!”就在我看着小竹林坠泪的时候,汪洋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身子猛地一怔,然后转过头看向他,发现他这会正站在门口处,屋内的灯光照在他后背上,前身成了阴影处,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这样之下,我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中的冰冷。

我正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的时候,大白突然从屋内飞出来,快速的飞到小竹林里没入黑暗中了。

汪洋抬头看过它飞走的地方,愣了一小会,才转过头重新看向我,“你不进屋的话,我关门了。”

我可不敢和他睡在一个屋,所以,自然没反应。

而他居然真的走进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顿时,屋内的光从门的缝隙中透了出来,周围瞬间就变得诡异恐怖了。

我胆子不大,这会吓得抱住胳膊,缓缓走到院子里的竹椅那边,然后将竹椅搬到透着一点光的门口处放下,我再坐上去。目光一直盯着小竹林那边,这会不知道樊守在不在,但我就在心里当作他正在盯着我看,因为这样能让我安心一点。

如果樊守真的在暗处看着我,那么刚才汪洋他们做的事情他也就看到了,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他来了这里,要对他不利。这样他也好有个数。

无论小五子的阿姆是不是他害死的,我都不希望他出任何事情。

折腾了一天,我确实又困又饿,所以,这会捂住胃,头靠在门上坐在椅子上渐渐睡了。

半夜我越来越冷,还能感觉露水洒在我脸上的轻微感觉,这让我渐渐醒了过来。

醒来后,我听的竹林深处有轻拍竹竿的细微声音,很轻,但是因为这个声音和樊守招蛊的声音很像,所以,我一下就听出来了。他果然在这,并且一直都在陪着我,他发出这样的声音,无非是怕竹林里鸟虫的怪叫声把我吓到。

我理解他,他不出来,是怕自己暴露了,这样汪洋捉住他,把他交给村民,那么他必死无疑!汪洋故意把我关在门外,恐怕也是想诱出樊守吧!

这样寂静的夜里,我们三个人都在坚持着,比着谁更有耐心,更能沉得住气。自然,沉不住气的那个,必定会成为失败者。樊守沉不住气出来找我,就会被捉丧命。我沉不住气进屋和汪洋住一间屋子,很有可能我会失去清白。汪洋如果这个时候出来,则会打草惊蛇,惊走樊守。所以,他不会出来,就是这样利用我来折磨樊守的身心。他不可谓不毒!

我不是傻瓜,仔细想想也就能想得通这些事。

这样坐在外面真的很难熬,好几次我都冻得起身走路,让身上暖和过来。等稍微暖和了,就再坐下休息。小竹林里的敲击声也会在我走动的时候变大一些,我好想走过去喊他,但我忍住了。如果我喊他,只会让他更心焦。

慢慢的天色见亮,小竹林里的敲击声没有了。我知道他是走了,我这会才瘫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捂住饿的发痛的胃来。

终于熬过去了……

小竹林里的声音没有了,汪洋就打开了门走了出来,淡漠的扫了我一眼,目光就眺望去院子外面的那块小竹林里,自语道;“很能沉得住气,一改急脾气呀。”

卑鄙!

我艰难的抬起头看向汪洋一眼,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

他低下头,看了我一眼,语气冰冷的道:“宁可在外面忍饥挨冻,也不进去躺在我怀里。我是该赞你,宁死不屈呢?还是该骂你,不识好歹呢?”

我鼻哼一声,别过头不看他。

他就伸手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将我拉了起来,让我不得不吃痛的望着他,“你……你要干嘛?”

“我饿了,给我做饭去!”他眼睛一眯,松开我的头发,将我往地上推了一把。我一摔下去,就感觉蛇在我腰间那边,受惊的快速窜了一下,直接绕着我的脖子,头翘了起来,斯斯的吐着信子!

我敢肯定,我现在只要敢稍微动一下,它们就会立马咬住我的脖子,让我和樊雅之前那样脖子肿的和水桶那么粗!

汪洋见状,嘴里发出了招蛊声,安抚了那两条蛇的情绪,等它们钻回我的腰间,汪洋朝我催促起来,“还不快去!”

这种虚伪的卑鄙小人!只会欺负弱小!

可我现在在心里骂他也没用,他听不见,反倒是还把我自己气坏了。所以,我深吸一口气,忍住心里的委屈,起身去了小五子家的厨房,开始找米什么的生活做饭。

虽然我和樊守过日子有一段时间,但做饭的事情,向来都是他做的,我只负责洗洗碗,盛米饭的。后来我坐月子,他是一点都不舍得我干活,我偶尔洗几次碗,都会被他说一顿,说什么坐月子期间哪能碰凉水啊什么的。

现在想到他,我心里难受极了。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用蛊术报仇害人呢?也不知道他昨晚守了我一夜,会不会太累?

一边想着樊守对我的好,我一边将米洗干净放进大锅里,加了水,然后就去灶台底下点火烧饭。可我把一整盒的火柴都点完了,火也没点着。平时看樊守点的时候,很简单。到我怎么就这样难啊!

“让我来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五子来到我身边道,“真对不住啊,昨天我阿姆去世,我没心思管你们了……”

我看到她眼睛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拍着脑袋,一看就像是头疼。

“没事。我不会点火,你点着了,我烧就行!”我认真的看向她说道。

她闻言,仔细打量了我一眼,随即摇摇头,伸手拽起我,自己坐到灶台底下的小板凳上,将最后一根火柴划着,点着了一个带着竹叶的细柴禾,慢慢在细柴禾架粗的柴禾,慢慢就把火点着了。

看到这,我有种挫败感,这么简单的点火,我居然怎么学都学不会!

“你和汪医生昨晚吵架了是不?”

“嗯。”我本来想说汪洋不是我未婚夫的,可想到他之前警告我的话,我就把到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小五眼睛亮了一下,又问我,“你被他关在外面一夜?”

“是的,他倒是让我回屋找他,可我不想进去。我生气呢!”说到这,我脑子转的飞快,忙朝小五子道,“外面真的太吓人了,也好冷,今晚我不如和你睡啊?”

小五子眼珠咕噜噜转了一圈,随后说了个好。这下就乐的我不行。

等早饭做好,我们三个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我发现汪洋吃饭很斯文。小五毕竟是山里姑娘,端起碗稀里哗啦的把一碗粥喝完,放下后拿围腰擦了擦嘴,就问汪洋怎么找樊守的事情。

汪洋笑着来了句,食不言寝不语。让小五子愣了,忙找我问到他这话的意思。我就说:“他说吃饭和睡觉的时候,不要说话。”

小五子立马就脸一红,不说话了。即使她皮肤这么黑,我都看到了泛红色,可见她是真的尴尬了。

我本来就饿,还不知道吃了这顿有没有下顿,就赶紧的又去盛了一大碗粥喝了,喝完撑到了,才感觉胃里舒服了。

汪洋这时也吃完,优雅的拿手帕擦了擦嘴,就对小五子吩咐说要全村动员,去村外的竹林去找樊守。

我本以为汪洋会背着我说这些,没想到他却当着我的面说出来了,让我很诧异。

小五子就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忙不等收拾碗筷,就搬着一个竹椅来到院子里,站到竹椅上,朝村子里喊大家来她家。

她这样,就让我想起之前看到的那条搞笑的短信段子,说什么他们村治安基本靠狗,通讯基本靠吼……

现在我是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通讯基本靠吼了!

“陈碧落,我再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你要不要?”就在小五子在院子里喊人的时候,汪洋猛地朝我看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