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82章 诡异的竹林

第82章 诡异的竹林


看到他这样子,我好想笑,“烧个蛊,还有什么好魅力不魅力的呀。”

他却神秘的道:“接下来可是我们巫蛊师不能传出来的招蛊术,你看到可就是赚到了!”

樊守不是最将信用了吗?

“既然不能传出来的招蛊术,你告诉我干嘛呢?”我疑惑的眨巴了几下眼睛问道。

他朝我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当着你的面招蛊出来,你也不敢学啊!”

“哼,小瞧人!”我还以为他说因为信任我呢!

这下被他耍了,气的我白了他一眼。

他还在那哈哈的笑了两声,然后就不管我了,自己去了小五子家的房间里翻东翻西的,翻完一圈出来,就往院子的石磨上,放了一些蛊坛子,然后就是鼎、面粉状的粉末物(用竹筒装着的)、红色的香、一碗烂菜汤……

特别是他端出这碗臭菜汤的时候,熏得我都吐了。

这种臭菜汤,就是他们这边腌小油菜的时候,小油菜在坛子里时间久了,菜烂了发臭,长了蛆的汤,他们就叫烂菜汤,一般用这种烂菜汤炖豆腐,往往从汤里面都能看到蛆!然而这里的人都喜欢吃,还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千里飘香”!可我闻起来,比大便都臭,我闻到了,能好多天吃不下饭……

“呕……”我最终忍不住这“千里飘香”的味道,站到墙角边捂住胃,大吐特吐起来。

樊守压根在捣鼓他招蛊的方子,根本就没在意我这些细节。

等他手脚利索的弄好方子后,就用鼎把什么烂菜汤啊、面粉状的东西等混合成膏状物,然后再将院子里的盛水用的大缸推翻,将里面的水倒了,把装满膏状物的大鼎放到缸里,把那几根红香插进去点着。接着就在缸边铺满柴禾。

铺完拉着我坐回椅子上,在绕着我脚边,洒了一圈的硫磺粉,然后就是端来几个碗,在碗里倒上陈醋,围在硫磺外面,最后还把醋坛子递给我说:“你抱好了,一会蛊虫都闻味道跑出来,要是乱窜到你这附近,你就拿醋泼它们。”

我“哦”了一声,就点点头。

可他看着我,还是不放心,又去厨房找来盐给我,还在我周围倒了一些煤油点着柴禾,弄得我脚边好烫,片刻身上就汗如雨下了。

他这才放心,随后才考虑到自己,去厨房拿了一根很粗的棍子,然后用毛巾缠住棍子的头,沾上煤油,点着做了一根火把防备,以作不时之需。

本以为那些蛊虫闻到味道会一窝蜂的爬过来,哪知等了能有十几分钟,我都快被火烤成人肉干了,也没见蛊虫爬来,于是我朝樊守抱怨起来,“守哥!我快烤死了,怎么还没蛊虫过来啊,再不来,村民都好回家了,到时候,发现你可怎么办啊?”

樊守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挠挠头,“难道我忘了加什么吗?怎么会招来蛊虫呢?”

“你行不行啊?”我擦了擦额头的汗,表示对他的怀疑了。

他没理我,而是,跑到缸那边去看,然后恍然大悟的道:“对了,我没加血!”

说话间,放下火把,把自己的手腕处我先前给他绑着的伤口露出来,往鼎里面挤了几滴血,看的我都心痛了,让他悠着点。他光说好,然后还是没停,等我急的起身了,他才住手,朝我咧嘴一笑,随后把手腕包扎好,捡起火把走到我跟前,“我血多的很,费一点没事。”

“下次不许这样了。”我看向他的手腕处,没好气的说了他一句。

他说了个好,只是好字音刚落,我就听到沙沙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的声音。

樊守也听见了,忙朝出声处看去。只见小五子家的茅房那边,爬来好多恶心的蛆!我刚要吐,可突然我看到那些蛆虫的后方,快速的爬来像是蜈蚣一样的东西,紧接着是蜘蛛、金黄色的蚕、深红色的蝎子等。

这些都是剧毒的东西啊!我看到了,吓得大喊大叫,樊守却砸了砸舌,可惜的道:“哎,这些都是好宝贝啊,可惜了……可惜了……”

真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每次一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大毒物的时候,他就会一脸兴奋……

这些蛊虫速度爬得很快,从我们看到它们开始到它们爬到大缸里去,不到一分钟时间!

接下来,院子里的臭味和香味以及腥味混合的怪味越来越浓,蛊虫开始从四面八方爬来,我身边因为有火挡着,所以,这些蛊虫并不敢靠近我,倒是樊守一直被它们骚扰,他不停的用火把烧退它们。

渐渐的蛊虫爬来的越来越少了,可院子里的怪味越来越浓。樊守等着最后一条金色的蚕爬进缸里之后,他就找到缸的盖子,立马用事先和好的面粉,将缸盖子上的缝隙糊好。然后就点着了缸底下的柴禾。刚开始烧还没什么声音,越往后缸里越是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是一些虫子烧的炸开了一样。

樊守听到这些声音,一个劲的摇头说一句“真是暴殄天物啊!”

关键他说的是字正圆腔的普通话,听的我真以为自己穿越来古代了,这货就是古代苗疆大侠呢!

烧了好久,把缸边糊着的面粉都烧的发黑成了灰了,樊守才没继续往缸下面加火了。

我身边的火也早就灭了,这会我走到樊守身边,看了看缸那边,朝他道:“守哥,这些蛊虫应该都烧死了吧?”

“应该都死了!”樊守将手里灭了的火把扔进缸下,然后松开眉头,重重的吁了口气。

我闻言,伸手鼓掌,“太好了太好了,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樊守点点头,“对,我们赶紧走!”

他向来是说啥就是啥,说干啥就干啥的性子,所以,说完就连休息都不带休息的,就牵起我的手往小五家院外走去。

因为怕半路上遇到村民,所以,我们都是绕着村寨里的主路走的。

这绕道走,路程当然要远的多,而且,我们之前烧蛊的时候,也耽误很长时间,照理说,村民这个点也好回来了……

可是,等我们出了村子,来到村子前的竹林边缘处,都没见到有村民回来。

我这下犯难了,抬头看了看太阳西落的天空,问正在打量竹林的樊守问道,“守哥,这村民没回来,我们要是进这个竹林,肯定会碰上他们的,这样我们不是走不了吗?”

樊守闻言回过神,扭头看向我道:“是的,如果我们这样进去,和他们碰面就不好了。不过,好奇怪啊,他们进去这么久,没找到我应该出来了才对啊,怎么不但没出来,连竹林里都没什么动静呢?静的都不正常了……”

他这么一说,我赶忙往竹林里看去,发现确实是这样的,除了风吹的竹林竹枝晃动发出沙沙声外,再没什么声音。照理说,全寨子的人都进了竹林,怎么说都该有点动静才对啊?

“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等我!”樊守考虑了一下,作势就要进去。

我一把给他的胳膊捉住了,“不行,你进去不是自投罗网吗?!你真要看情况,我去好了!”

说话间,我就要往里进。他一把从后面抱住我的腰,给拽进怀里了,“别闹,你进去只有迷路的份,能看到屁情况!”

“那你也不许去!”我哪里想要真的进去啊,就是为了阻止他啊!

樊守有点犹豫,所以没出声。

我就急的哭了,转身一把抱住他的腰,将脸深埋在他的颈脖处,“守哥……我们绕过竹林走都可以啊,别进这里面走好不好?我好怕……”

“可是……”樊守还在犹豫。

“没有什么可是的,马山寨的村民一直生活在这里,对竹林比我们熟悉,不可能出什么事的。说不定,他们一会就要出来了。”我劝道。

樊守沉默了一会,好像还是觉得不对劲,所以,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道:“你乖,我就在竹林周围看看,不往深处走。有大白跟着我,我出没出事,你一眼就看的出来。而且,你留在外面,等我迷路了,我还可以让大白带路,走出来!所以,你听我的,在外面等我一会,就一会!”

“不行……”这也太危险了,他要是被村民发现怎么办?

“碧落,你听我说,这竹林绝对不对劲,我敢肯定里面的马山寨村民,一定是出问题了,不然,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出来,而且,竹林里还这么安静!而且,我觉得汪洋让村民来这竹林找我,一定是一个大圈套!不行……我必须立刻进去看看!”越说樊守越不放心了,伸手一把将我拉开,然后就往竹林走去。我赶忙要追上去,他就扭过头一脸怒意的道,“碧落,听话!不然我要对你用蛊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