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83章 回到大樊村

第83章 回到大樊村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是劝不动他了,他认定要做的事情,就是十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所以,我只能妥协,哭着朝他道,“那你小心啊,我不要成为寡妇。”

他闻言,眉头一松,想想还是跑回来把我紧紧抱住,“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你乖乖在这等我。”

话末,朝我额头亲了一口。

我紧紧回抱着他,过了一会,才主动松开他,让他小心,我会在这等他的。

他这才深深的舒了口气,没有顾虑的往竹林里跑去了。

樊守这样侠义心肠的人,我知道,是阻止不了他去救人的。我能做的,只能是祈祷他平安。

我在竹林外面找了块相对隐秘的地方休息,一开始目光都盯着竹林里面的,渐渐的我就打盹了。因为昨晚一夜没睡,还冻得半死,这会一坐下来,就犯困,想强撑睁开眼都不行。

不知不觉间,我就睡了过去。

一开始还有点冷,慢慢的感觉身体热乎起来,我睡的就踏实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一声轻咳,我才猛地醒了过来,睁开眼来看,却发现眼前有火光在跳跃。

“醒啦?”就在这时,我听到樊守的声音。

我心中一喜,忙朝出声处看去,只见樊守正坐在火堆边烤着什么,脸上的红肿退了,只剩下黑色的痘痘点在上面。不过这样看起来,比之前好看多了。

“守哥!你什么时候从竹林出来的?他们村民呢?”我坐起身子,环顾周围一圈,发现我们好像在某个山坡上,樊守找了块凹进去的山体,让我躺在这的,他则在不远处生了火,并且还在烤着野物。

樊守听到我的话,本在快速转动树枝上的烧烤野物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垂下眸,沉默了好一会,才道:“他们……他们没事,都回寨子里了。我怕被他们发现,就赶紧抱着你离开了竹林那边。看你睡的香,我一路上也不忍心叫醒你。”

听他说完,我就松了口气,“我就说嘛,他们是这个寨子里的人,对竹林不知道多熟,怎么可能会出事?”

我见樊守平安无事,心情也好了很多,这会伸了个懒腰,然后就走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将头枕在他厚实的肩膀上,心里暖暖的,“马山寨的蛊你也除了,而且,我们也平安逃出来了,那么,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回家了?”

樊守身子一僵,好半天没回答我。

我心里一紧,松开他的胳膊,坐正身子看向他,“你干嘛不回答我呢?守哥,你不会不打算跟我回家吧?”

“你饿了吧,东西烤好了,你吃吧!”樊守将烤好的野物从火上拿开,递给我道。

他分明就是在转移话题!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看,发现他和我对视了两秒钟,就别过头,不敢看我的眼睛了。

我心一紧,泛起酸涩来,泪水也在眼中打转,“樊守!你不会又要把我一个人丢下吧?”

“我没有啊。你想多了!”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然后将我一下揽入怀中,“快点吃点东西,一会我们还要走到河边,沉船离开呢。”

被他这样紧紧的抱在怀里,我才有安全感,所以,心里好受了一些。这会就转移了注意力,问他,“不在这休息一晚吗?”

“不了。马山寨的人……发现我把他们的蛊虫都除了,一定会发疯似得找上山来的。到时候,我们想跑都跑不了了。”樊守解释道。

我一听有道理,就打起精神来,接过他烤的野物来吃,吃了一小半,我就给他了。因为我知道他一定比我更饿,更需要能量。樊守却不吃,说什么之前已经吃过了竹蛆和好多毛毛虫了。

他这话我信,因为我不敢吃竹蛆和毛毛虫,所以,以前都是我吃正常食物,他吃那些不正常的。而且,他最喜欢吃炸的或者是烤的毛毛虫了和竹蛆了,而且,它们都很好找到。

于是,我就又吃了条野鸡的腿,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樊守才把剩下的帮我吃完。

休息了一会,他就拿起一根很粗的松树枝点着当作火把用,然后就领着我往山下走。走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竹林已经在身后了。

原来我睡着的时候,已经被樊守抱着走出了竹林了呀!

我居然一点也没发现,而且没被吵醒,可见他走路的时候,有多小心翼翼了。

我脑海里自行脑补出他抱着我走在竹林的画面来,心里就感动的不行。这会反握住他牵着我的大手,他回过头看向我,“膝盖又疼了?”

他以为我膝盖疼,才反握他的手,示意他呢。

我摇摇头,“守哥,我希望能这样被你牵着手一直走下去。哪怕是一辈子……”

说到这,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我不好意思说出那三个字,只好用这句话向他表白了。

他闻言后,大手紧紧捏住我的手,都让我有点疼了,他才松开一些,“陈碧落,如果可以,我也宁愿一辈子不松手……”

“本来就可以啊。”我头低的更加厉害了,心砰砰跳的好厉害。

我这样是不是不矜持啊……

不过,他已经是我老公了,我要矜持也没什么意义啊。

樊守看了我好一会,最终深叹一口气,然后牵着我继续往前走。他似乎有心事,因为以前我要是说出这些话来,他能激动的搂着我亲好一会,说不定还控制不住的要了我。可这次,他好像没啥大的反应?

难道是因为我们正在大逃亡,所以,他没心情和我谈情说爱的?

应该是这样的,他本来就是个性子粗野的男的,能和我细心谈恋爱才怪呢。

他拉着我走到河边时,正好他手里的那根松树枝已经燃尽。他又在河边捡了一根点上,让我站在河岸边,他则去找船。

找了半天,他都没找到,气的低骂了一句什么,但好像是在骂汪洋的。

“老婆,船没了,我们只能砍竹子做竹排了。”樊守无奈的走到我身边说道。

“怎么做啊?”我一脸疑惑的问道樊守。

樊守没回答我,而是把手里的树枝递给我拿着,他又捡了一些枯树枝在河边,然后让我点着,他则拿着匕首去竹林那边砍树了。

我还以为他会等到明天早上才做竹排呢,却没想到,他居然连夜马不停蹄的就做起竹排来,似乎他很着急离开这里。

也是,村民要是缓过神来,一定会过来找我们的,他这么做是正确的,但我担心的是他的手腕的伤口。我走过去要帮他,他开始说不用,可见我非要帮忙。他就让我去拉竹林外面的树藤去了。我拉了一会树藤,手都破皮了。可我不敢说,怕他又心疼的烦躁起来。

等我拽好树藤抱过去给他的时候,他已经砍了好多的竹子,正在手脚利索的一个接一个的用树藤绑住它们,之后还又在最底下横着绑了几根竹排。

这样等彻底做好竹排,天都亮了!

他就赶紧将竹排放进河中,然后拉着我上去坐好,他就将一根很长的竹竿撑在岸边,将竹排送进河中央。慢慢的,竹排就往前划去。

我见他撑竹筏的方向,不是往回去的路走,而是顺游而下的走,我有点好奇了,“守哥,你这是要去哪?”

“这条河和我们大樊村山下那条河是一条,我现在是往大樊村走。路上水流会越来越急,所以,你一定要把好竹筏的边缘。”樊守解释道。

我愣了,“不是要和我回家吗?怎么又往大樊村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