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86章 不能有孩子

第86章 不能有孩子


“好……呃……”我闭上眼睛,轻声回应他。

“还要记住……我爱你时的这种感觉……不要忘了我……永远都不要!”他低沉的声音里带着颤抖道。

听到他这样的声音,我感觉心里的酥酥麻麻的,不仅仅是身下。

我想要回答他好,结果他就动作加剧起来,让我受不住的呃了一声,和他一起到达了顶端。

结束后,他紧紧搂住我,一刻也舍不得松手,不说话,唇瓣不停的吻着我。

就算他不说,我也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爱。

“守哥……我饿了。”最后我实在是被他这样抱的快要窒息了,就在他怀里轻声说道。

我说话的时候,气息扑在他结实的胸口处,让他身子微微颤了一下,随后他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吻了吻我唇瓣一口,“再让我搂你一会……”

我觉得他今天好怪,他平时不是这样的,要过我之后,如果是白天,就搂一小会,亲两下就起床了。如果还没尽兴,就会直接再来一次。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直搂着我,而且好像怎么搂都搂不够似得。

“以后又不是搂不着,瞧你搂的我快一个小时了。”我虽然是说着埋怨他的话,手却抱着他的后背,将脸又贴到他的颈脖间,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起来。

躺在樊守怀中的时候,是我感觉最幸福的时候。

只是我说出这句话后,他紧紧抱住我,恨不得把我镶进身体里似得。

“守哥……我……我快不能呼吸了。”他这样一搂,让我好难受,呼吸都快止住了,就忙打断他。

他就赶紧的松开我,“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昨天累坏了,刚才也……还是我给你做饭吧,我到这里来这么久,还一顿饭没给你做过呢,樊小花生前都说我不算个好婆娘。”我一脸认真的和他说道。

本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嫌弃的说我一句,“你做的饭还能吃吗?别糟蹋粮食了……”

结果,他居然笑着说了个好字。

我惊喜的不得了,忙抬起头,主动的朝他的唇上亲了口,“谢谢守哥!”

“……你这个瓜婆娘,让你干活还这么高兴。”他说着,然后就伸手捂住脸,对我道,“你快起来吧,我休息……休息一会。”

他说完,我看到他呡了呡唇,喉结动了动。好像在压抑着什么。我以为他是在压抑要我的冲动,所以也没多想。就赶紧找到背篓里的民族服穿上,就去做早餐了。

其实这山洞里,还有樊小花她们上来的时候带来的米、熏肉、玉米、地瓜等食物。我不会做柴火饭,想来想去,就拿她们留下的锅,拿到山后面的小溪去洗了。

洗完,装了半锅水准备回去的时候,居然听到斯斯的声音。我一兴奋,难不成是大虾子?

我朝出声处,也就是溪边的矮树丛里看过去,一看吓了我一跳,只见两条花皮蟒蛇正在交、配!一条是大虾子,另一条稍小的,应该就是大虾子的媳妇了。大虾子它们估计正舒服着,并没理会我。

我就赶紧脸烫的走开,回到山洞口,却见到樊守已经点着火再等我回来了。

我见状,赶紧把锅放到简易灶台上,然后兴奋的告诉他,“守哥,你很快就有小大虾子了。”

之前我告诉他小虾子被汪洋害死了,樊守难过了一会,反倒是搂着我安慰我说小虾子也快到寿命了,让我别难过。所以,我当时反倒是更难过,因为没保护好小虾子。

这会看到大虾子这样,我就想让樊守高兴高兴。

樊守扬了扬唇角,牵强的一笑,“真好啊!连大虾子都要有小的了。”

说完,就起身去洞里拿起熏肉往山后的小溪那边走去。我知道,他应该是给大虾子和它媳妇的。

我则在他走后,把地瓜、玉米冲了冲,放进锅里煮。其实,我也只会这么做饭……

等我玉米都煮出香味来了,樊守才回来,然后递给我一根绿色的像是荷叶梗的东西,“尝尝,绿萍梗,很甜很好吃。”

“这树梗也能吃?”我眨了眨眼,半信半疑的从他大手里接过来,然后就试探性的咬了一口,尝了尝,“哇,真的很好吃!”

我就胃口大开,把这酸酸甜甜的草梗吃了。吃完我还问樊守是在哪弄得,我还想要吃。

樊守就别过头说了句,“这东西好吃是好吃,但不能多吃……”

“哦,对身体不好吗?”我问他。

他没回答我了。而是转移话题的对我说玉米煮好了,可以吃了。我才回过神,将玉米和地瓜捞出来放芭蕉叶子上,让他吃。

樊守等它们都凉了,拿起地瓜撕了皮吃了,边吃边说好吃。我就学他说道:“嘴甜!这就用水煮了煮,有什么好吃的。”

他就笑了笑,看着我的眼圈有点发红了。

我也没在意,就也拿起一棒玉米啃了起来。

吃完早饭,樊守说带我回村看看。我就跟着他下了山。

下山后,我发现村子里的村民家好多都是打开大门的,并且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而且乱糟糟的。之前他们不是大门紧闭装死吗?现在这是……?

樊守似乎看出了我在疑惑,解释给我听道:“我昨晚连夜让村民绕到后山,利用我们留在那里的竹排进入对面的山上离开了。”

“你是怕马金他们已经知道村民还活着,报复村民对吧?”我想到之前汪洋知道樊守还活着,就猜测村民都得救了的事情来。当时他还问我,我没告诉他。不过,他那么狡猾,肯定能猜到。他猜到了,马金肯定也就猜到了!

难怪樊守要赶回大樊村,而不是和我一起回家了!

他是想着赶回来救村民啊。他考虑的真周全,我不禁对之前一个劲的让他跟我回家的事情惭愧了。他想着救人,我却只想着自己。哎,真愧为学医的。

“那现在村子里,只有我们俩个了?”我问他。

他摇摇头,“还有受伤的樊雅和老族长,以及俩个留下来帮忙的小伙。我已经收他们两个为徒了。而且村子周围都做好防蛊的措施了,马金就算放蛊,我也不怕。”

我闻言就舒了口气,“既然没什么大的危险,你让村民走什么啊?”

“……”樊守愣了一下,然后转动了深邃的眼瞳几下,说道,“哦,是他们不放心。毕竟上次死了那么多人,他们害怕了,还是选择离开村。”

他这样一说,我倒是也觉得有道理,不过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上来。

走了一段路,樊守突然道:“到了老族长家了,你先进去照顾他一下,我去樊雅家,和她商量点事。”

我回过神,忙往周围一看,发现确实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老族长家门口。老族长家门打开着,只听他在里面喊着我的名字,似乎很难受。

我就二话没说,跑了进去,樊守却并没有进来,只在外面交代一声他去樊雅家了。

我闻言说了个好字,然后就跨进老族长家房门口,看到他正好好躺在床上,也没出什么事,刚才怎么喊疼呢?

“族长,你还好吧?”我走到他床边,仔细打量了他一下,看他气色还行。

他朝我微微一笑,露出抽烟抽的发黑的牙齿来,“我没事……就是惦记你。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笑道:“我是樊守的媳妇,他回来,我肯定要回来的,怎么会见不到我呢?您老想多了!”

说话间,我给他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喝了。我看到他床头柜放着空碗,应该是吃过早饭了。估计,是樊守的两个新徒弟帮的忙。

喝完水之后,老族长盯着好久,一副有话说,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纠结表情。

我见状,主动问他,“族长,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碧落啊,我是想对你说……你走吧,你和阿守不合适!”他说完这句话,浑浊的眼睛就不敢看我了,别过头看着床内的墙上。

我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心里被刺痛了一下,“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我和阿守很好很合适啊!还有,你之前不是都劝我和他好好过日子吗?现在怎么又说这个话呢?”

“以前是以前,因为你那个时候,还能生孩子。可现在……你恐怕还不晓得吧,你上次掉了伢子之后,就没得生育能力呢。你说说,在我们这样的地方,一个女人,特别是蛊公的女人,不能生孩子,那是多么不能让人接受的事情吗?樊守会被瞧不起,我们也会替他可惜的!当初他娶你,目的就是让你赶紧给他生个伢子的……哪里晓得,你身子这么弱!”老族长道。

我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就像突然被推到深渊底下去了,一个劲的往下坠……

“您说什么?我不能生育了?”我问他的时候,这几个字就像刀一样的剜着我的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