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94章 碧落我想你

第94章 碧落我想你


樊守没回答我,而是看着我的脸,失了神,“我老婆还是这么漂亮。”

说完,我发现他的脸渐渐凑近,我立马别过头,伸手挡他要吻我的举动,“你不和我说清楚,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了。”

“那我要是说清楚了,你就真的原谅我?”他这个坏蛋,我伸手挡他,他居然捉住我的手,亲着手心,语调很低沉暗哑。

他一这种音调,我就知道他是不想做好事了,我忙要抽回自己的手,“你讨厌!”

他亲的我手心好痒,明明只是简单的亲手心一下,我身上就像击过电流一样,把心都给击的酥软了。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好意思,伸手要抽回自己的手,他却紧紧捏在大掌里,“碧落……我当时没想到自己还能活,所以,才想要你对我绝望。我以为,你离开我回到城里,以你这么好的条件会过的很好……”

说到这,他居然眼圈泛红了,眸中有水光在闪烁。

以前他丑的时候,我刻意忽略他的脸,只看他漂亮的眼睛。现在,他变帅了,我看着他整张脸上露出的愧疚表情,让我只觉得心颤心痛。

我明明很生他的气的,但是,一看到他这样,我又不忍心了。

“你这个讨厌鬼,你以为你很伟大?哼……你才不伟大呢!你以为让我死心离开,你就可以安心的和马金斗蛊,没有顾忌是不是?”

我哭着质问他,只见他真的低下头没说话,默认了我的话。我就气的猛地坐起身,伸手朝他肩膀上捶去,“你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多伤心?你总有你的无可奈何,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故意和樊雅演戏气我,还说出什么一夫两妻的话来恶心我……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多绝望啊?”

“碧落……”他被我捶了几下之后,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把拽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进怀里,紧紧抱着,“我想你!你特么到底给我中了什么蛊,让我一看到你哭,就生不如死的!别哭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以后不会了。”

我被他这样搂进怀里,瞬间就感觉整颗心满了,感觉好温暖,泪水滚滚从眼眶中流出来,我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感动的,反正就是将头靠在他的颈部,呜呜的哭。

一年多了,我一个人好孤单,什么都要自己去面对,我觉得自己好像很坚强了,可一进他的怀里,我才知道,我根本就不坚强。没有他,我都不知道怎么生活。以前在大樊村,都是他安排这个安排那个,我只要听他的就好,什么都不要操心的。已经被他惯的失去了生活能力一样。然后我突然回到家,家里的重担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每次在外面受了委屈,我就想起樊守,想起他这张宽阔的、温暖的、结实的怀抱,好想这样被他抱着!

可很快我自己又会骂自己贱,不应该对他这样粗野的莽夫恋恋不忘。所以,这一年来,我过的好压抑、好痛苦。

“都给你说了,不许哭,你怎么不听?”他被我哭的心痛极了,这会松开我,伸手给我擦眼泪,并且朝我急了。

我也想不哭啊,可心里真的好难受,所以,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他暴脾气被我勾上来了,“你这女的,哭的我心烦意乱的!”

每次我一哭时间久了,他就像个炸毛鸡似得,烦躁的不行。

他皱着厚重的浓眉,看着我哭了一会,无奈的叹口气,“真是逼我!”

说着,突然就抱起我起身,将我猛地压倒在病床上,然后在我吃惊的时候,他猛地吻住我的唇,舌头钻进我的口中,纠缠着我的,略带薄茧的大手,就不老实的摸索着握住他喜欢的那对上。

一年多的时间,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所以,他这样一弄,我整个身体都热血沸腾起来,脑子里全涌向之前和他在一起的那些羞人画面,其他的什么都装不下了。

樊守从来就不是个温柔的男人,这一年多他估计也没有过,所以,这会没了太多耐心,简单粗暴的撤了我身上的一物,他自己的并没耐心褪掉,只是将下衣拉下,便迫不及待的融入进我。

毕竟一年多没有过了,所以,他一下让我有点痛,全身痉挛了一下,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让他缓一点。他这才让我适应了一会,可很快就又忍不住剧烈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我感觉整个身心都满了,这一刻,我确定是一体的,让我好安心,好幸福。

因为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而且外面还有他徒弟在门口,我感到尴尬、害羞、害怕等等情绪下,就很紧张,不敢喊出声,咬的唇瓣都要破皮了。越是紧张,反应就越大,他感受的得到,所以,他这次到达的时间很快。

结束后,他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坏坏的吻住我脸颊,轻声道:“还是这个方法能让你不哭,还能让我不心疼。”

我被他这样,心里满满的,伸手主动抱住他的脖子,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出,“守哥……我也想你!你不要在离开我了,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

“不会了。我这一年过的比十年还久,什么叫生不如死,我是体会到了。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他亲了亲我的颈脖处,带着深深的喘息声说道。

我闻言,就安心的哭了,一边一边的喊着“守哥”。

直到喊得他警告我,不许喊为止,否则就要再要我一次。所以,我只能不喊了。

因为我身体的力量都被他折腾完了,所以,之后是他帮我换好衣服的。当然,他也没少乘机占便宜。

说实话,他变帅了之后,他占我便宜我都一点不觉得讨厌了。

等弄妥之后,他知道我害羞,就先打开门支走阿泰,我才好意思走出病房,一出来,我目光打量了走廊一眼,发现小护士坐在外面的等候区排椅子上昏睡过去了,估计是阿泰给她用了拦盗香,因为我闻到了一股子拦盗香的味道。

樊守见我低着头东张西望的,他伸手抬起我的下巴,亲了我唇瓣两口,“我们一不是偷、情,二不是偷钱,你搞的和做贼似得干嘛?”

我看着他的帅脸痴迷了好一会,才回过神,脸发烫的将头埋进他的胸口处,“哎呀你别说了,我都快找地方钻进去了,丢死人了!”

他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说来就来,不管场合的!

“你还是这么害羞,哎,以后真得锻炼锻炼你,让你放开点,主动些。”说话间,坏坏的隔着衣服,捂到他喜欢的那对上。

我忙受惊的抬起头,打开他的手,“你别闹了,这里有监控怎么办?这可是城里!注意点!”

他这才悻悻的住了手,仰头看了看走廊那边,真看到了监控,就低下头,“破地方,真不方便!”

随后就牵着我的手,往外走。

走到医院外面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问他,“对了,马金是不是死了?”

因为我看樊守活的好好的,那么马金肯定是斗蛊死掉了呗!

樊守摇摇头,厚重的浓眉一下拧了起来,一脸烦躁,“这个千年的祸害,哪能这么容易死啊!斗蛊之后,他好像就进城里了,具体是哪个城市我不知道。我等身体一养好了,就赶紧来找你了。”

“身体一养好?你受伤了?”我闻言,心一紧,就伸手摸他身上,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伤痕之类的。

他一把捉住我的手,笑道:“大街上呢,老婆你注意点!”

被他这么一说,我往周围一看,确实周围来往的过路人,都朝我们这边投来异样的目光了。

我脸一烫,就忙要从他手里抽回手。他却一把将我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傻瓜老婆,我终于又可以抱你了!”

我心跳的好快,想回抱他一下,可这时,路边传来按车喇叭的声音。

我们回过神,我往路边看去,看到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停在我们身边,我顿时皱起眉头,拉着樊守就要走!

樊守就不解的朝我问道,“怎么了?”

“快走!”我推搡着他。

心里更是急的不得了,怎么会在这遇到这个祖宗啊!

就在这时,车传来车窗被按下的声音,随后是那抹令我无比讨厌的男声,合着车内的摇滚音乐传来,“陈碧落,我都看见你了,还跑你麻痹的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