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76章 化蛊池(六)

第476章 化蛊池(六)


那他这意思不就说要把自己也化掉吗?

我们都不可置信的朝他看过去,最后是汪洋先反应过来,“你这是不想活了吗?据我说知,你成为活蛊人可是历经千辛万苦,就这样随蛊化掉,不觉的可惜吗?”

“有什么好可惜的。自从我成了活蛊人的几百年来,我每一日都在承受痛苦。其实,身体上的痛苦我不觉的有什么,但是……”说到这,他低下头,稀疏的几根白发,就遮住了他的脸,他好半天才继续道,“但是,心中的痛,日积月累,让我忍受不住了。你们可知,为了成为活蛊人,我的妻子居然把自己的血喂给了我。所以,我成为活蛊人的那一日,就是她的忌日。我每活一天,都觉得愧疚……”

“你的妻子也是蛊胎?”守白忍不住问了一句。

樊万艰难的点点头,“对。她是蛊胎并且是蛊女,活蛊人之术,也是她研究出来的。”

想起之前在樊万的屋子里,看到一张古代的美女图来,估计那就是他的妻子吧!为了让自己的丈夫成为活蛊人,她连命都不要了,究竟是值还是不值?

“活蛊之术,邪恶至极。不但是成为活蛊的人会痛苦,还得牺牲一个蛊胎的性命。我本该毁掉。所以,我并不觉得可惜,相反,我还觉得这是一种解脱。”樊万在我们沉默的时候,又感叹了一句。

虽然樊万是活蛊人,蛊术强大到无人能敌的地步,可从我见到他开始,他就没有过一点笑容,总是愁云密布的样子。也是,心爱的人为了他而死,之后的几百年,他孤单一人,只会在相思之苦中遭受折磨。身心具溃,真的很可怜。

但是……

“如果你死了,不就白白浪费了你妻子的一番苦心了吗?万先生,我觉得建化蛊池可以,但你没必要和那些蛊物一起死。”我劝道。

樊万却抬起头朝我看了一会,叹口气道:“与其活着生不如死,还不如早早解脱。碧落,你不要劝我。”

“可是……”我还想劝他。结果发现一旁的汪洋拉了拉我的胳膊。我便不解的朝他看过去,只见他朝我往屋内使了个眼色。然后,就拉着我往屋内走去。

虽然他现在变好了,可被他这样拉着手走,还是让我很不自在。伸手从他的手心抽回手,小声问他做什么。他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等我们进了大厅,他才扫了一眼外面说话的樊万,朝我道:“你如果真的想樊守活着回来,就不要劝那个老蛊物了。”

“为什么?”我不解了。

“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他这是打算和樊桃红同归于尽的。只要他和樊桃红一死,樊守不就可以活下来了吗?”汪洋从那边收回目光,小声的和我说道。

听到这,我恍然大悟,目光移到门外车边的樊万身上,心里发闷,“可是不管是樊守还是他,都是一条命啊,我不想他们有事……”

“你总是这样。有些事情,并不可能两全其美的。我话放在这了,你怎么做,我就不管了。”汪洋丢下这句话,就负气的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没多久,守白守玉和郑云凯就走进来问我要了地下室蛊育室的钥匙,说是要把樊守养的所有蛊都带走,回头好和樊桃红对抗。

我便去了卧室,从樊守那边的床头柜抽屉里找到钥匙,领着他们去了地下室蛊育室。但是,一打开门,我们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所有的蛊坛都空了。

“樊守把蛊物都带走了?”汪洋也跟了下来,这会走到屋内,捡起一个空的蛊坛,自语道,“看来,他是早有准备。难怪会让我保护碧落……两个小时……”

说到这,他突然眼睛一睁,想起什么似得朝我们看来,“我们必须尽快出发,不然,樊守是凶多吉少了。”

听他这样一说,我们都着急了。特别是我,顾不得多想,几乎是第一个走出地下室,摸索到兜里的手机,准备催蛟蛟过来。

可我刚拿出手机,蛟蛟那傀体的声音就从院中传来,“碧落!”

我往出声处一看,就见他正从院门口的车边,朝我跑过来。而美美随后也从驾驶座下来,朝这边匆匆走来。

他一过来,我就焦急的告诉他樊守出事了,让他帮忙寻着他身上的味道去找他。

蛟蛟闻言忙摇头,“我又不是蛇蛊,哪里会寻人的味道。”

他这一摇头,就把头上裹着的头巾弄散开了,被芭蕉打的溃烂的脸露了出来,看起来很恐怖。但我此时也顾不得这些,只又问他,“那蛊味你总能闻到吧?”

“这倒是可以试一试。”蛟蛟想了想答道,“不过,那样我就得从傀体里出来了。”

“可你身上有伤,如果从傀体里出来,会不会有危险?”我担心道。

蛟蛟没说话,就算是默认了。我见状,便要急哭了,“那你还是不能出傀体的……怎么办?怎么办?”

见我哭,美美跑过来直拍我后背安慰我,让我别急,在看看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

我捂住脸,靠在她肩膀上,哭道:“我想不到了……美美,你说,我会不会失去樊守?”

“别说傻话了。樊守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那么厉害,绝对不会有事的。”美美安慰道。

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嗤嗤”的声音,我忙止住哭泣,往出声处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蛟蛟……”

只见蛟蛟从傀体的脊椎处一点点钻出来,惊到了在场所有人。

他这身上不是有伤吗,怎么还……

一定是他看到我这么着急,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钻出来去救樊守!

我见他这样,真的好后悔刚才表现的那么着急了。

“谁说蛊虫没有感情?”樊万见状,深深的叹了口气,“蛟蛟,你是我见过的腹蛊虫中,最有情感的一条。”

他说话间,蛟蛟已经从傀体里彻底的钻出来了。只是,他一钻出来,之前被杰南的箭射伤的伤口处一下裂开了,随后黑绿色的液体不停的往外淌出来。我见状,心一揪,担心不已,“蛟蛟,你身上的伤……”

樊万见状,皱巴巴的手指往蛟蛟的伤口处一伸,一条纤细的黑肢蛊藤从他的指尖猛地钻出,然后缠绕住了蛟蛟的伤口上。随即,樊万就朝刚从地下室跑上来的郑云凯吩咐道:“快砍掉这根蛊藤。”

据说蛊藤是长在活蛊人的身体里的,活蛊人之所以能活下去,都是因为蛊藤在给他收集养分,如果把蛊藤割断,他会不会有影响?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郑云凯便将从地下室找到的铁铲拿过来,往蛊藤上狠狠的一剁。只听咯嘣一声,蛊藤断开了,一半快速的缩回樊万的手中,另一半将蛟蛟的伤口缠紧了。

“噗……呃……”黑肢蛊藤一收回到樊万的身体里,他就条件反射的低头吐了一口黑血。随后身子也晃荡了几下。

“万先生!”我见状,忙要过去扶他。

他却躲开了我,痛苦的朝我提醒道:“千万别碰我……我怕自己身上的蛊藤不受控制的去吸你们的血肉。我身上有上万条蛊藤,少一条不会有事。现在,我们赶紧跟随蛟蛟去救樊守是紧要的。”

他这么一说,我们的注意力就又都转到了蛟蛟身上。

只见蛟蛟在地上围着樊万转了一圈表达感谢之情之后,就快速的往院外美美停的车底座下面爬去。

“大家快上车!”汪洋见状,最先回过神来,然后就喊我们上车。

他则从美美的手中夺过车钥匙,上了美美的车。

美美要跟上去,他却朝她厉音阻止,“你不会蛊术,也不要过去了。不然会拖累大家的。”

“我……”美美有些不甘心。

我见状,也顾不得劝她,就上了郑海燕的车。此时,郑云凯也将郑海燕赶下车,他开起车来。我则坐在副驾驶座上。守白守玉也想上车,却被樊万给止住了,“你们两个是蛊胎,必须留在这里,不然的话,樊桃红抓不住你们的阿爹,就会对你们下手,到时候,她突然成了活蛊人,我们就对付不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