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77章 化蛊池(七)

第477章 化蛊池(七)


可守白守玉并不同意,说自己能保护自己,并且他们的蛊术也在蛊师级别了,可以帮助我们对抗樊桃红。

樊万劝了半天没用,我便哄着他们道:“你们两个乖乖在这保护美姨和姑姑,我们这么多人过去,会把你爸爸救回来的。你们要是过去,我们反倒是分心。”

好在守白守玉很听我的话,我这么一劝,他俩才打消跟过去的心思,只嘱咐我们小心。

随后,我们跟着汪洋的车,一路往郊区开去。直到开到上次樊雅被娃娃虫啃咬过的那个废弃的村落门口才停了下来。

汪洋的车停在村子入口的一棵冬青树下,我们的车紧跟在他车后面停下。我们下车之后,蛟蛟也从汪洋的车底座下面钻了出来,然后尖尖的脑袋在地上左右摆动着,好像在嗅着气味。

嗅了一会,他就缓慢的往村子里爬去。

我们跟着他走的时候,我左右看了一下周围环境。发现,这里荒废了几年之后,房屋上青苔、杂草、爬山虎和一些蜘蛛网等,包裹住了那些残壁断瓦。村两边的树也长得茂密,把整个村子包裹在树林中,看起来很是阴森恐怖。

“原来樊桃红躲在这个地方练活蛊人,真是会挑地方。”汪洋也打量了周围一圈,小声说道。

郑云凯和樊万都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两个人显得比较小心谨慎,这会听他这么说,郑云凯忍不住问了一句,“汪洋,你以前来过这?”

汪洋闻言,目光复杂的看向我,“何止是来过,在这里,我差点丧命。不过,好在有些人心善,在我那样算计她,她还肯放过我。可她不知道,她放了我,比杀了我,更让我心痛。”

他这话一出,我就想起上次在这的地下通道里,他利用樊雅和阿泰,绑架守白守玉,把我和樊守引过去,差点让樊雅杀了樊守的事情来。好在樊守识破他的计划,反败为胜。在樊守动手杀他之前,我劝住了樊守,放了他一马,以还他当初精心照顾我四年的恩情来。

同样的地点,不同的时间,就恍若隔世一般,令人伤感。没想到兜兜转转,又来到了这里。

只是,这次我的敌人不是樊雅,不是汪洋,而是樊桃红了。

“放了你比杀了你更心痛?”郑云凯似懂非懂的问了一句。

汪洋就继续道:“放了我,还了我的恩情,就再也不给我任何机会了。我当时走错了这最后一步,以后就步步错。”

我虽然没有看向汪洋,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正落在我身上。我本不打算回应他的,但想想他现在肯来帮我救樊守,过去的事情,又有什么好耿耿于怀呢?所以,我深吸了口气,朝他说了句久压在心底的话,“其实,痛心的不止你。当时,我放弃了所有对你的坏印象,选择最后一次信任你。结果再次被骗,我真的好心痛。”

汪洋被我这么一说,收回了看我的目光,只微微叹了口气,再没说话。

一旁的郑云凯听的云里雾里的,可樊万显然明白了其中原委,感慨了句,“这天底下,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算计得到,唯独感情,是无法算计的。但凡算计得到的感情,最终都不会有好结果。”

他这话一出,汪洋就看向他,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来,“确实如此,可惜我到现在才弄懂。之前做了太多太多的错事了,希望,我能有机会弥补。”

我没有再接话,而是目光死死的盯在蛟蛟的身上,生怕他会突然伤势过重昏迷过去,到时候,我就好内疚死了。

蛟蛟领着我们在村子的路上,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后,突然停在了之前樊雅养蛊的一座破旧的小楼门口处。

来到这之后,他又围着我的脚转了一圈,再翘起尖尖的脑袋,顶了我的小腿肚子几下。好像在示意我。他是带我来找樊守的,那么他一定是在告诉我到地方了!

“蛟蛟,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樊守很有可能在这座废旧的小楼里?”我怕想错,就问了他一句。

由于没有傀体,所以蛟蛟的听力并不十分敏锐了,一开始它没听到,随后,我多重复了几遍,他才明白过来,朝我点点尖脑袋。

看他给我肯定的回应,我就确定樊守是来了这里了,这恐怕就是樊桃红的老巢了。只是,这樊桃红过棺了安逸的生活,让她住在这破旧的废弃屋子里,她真的不嫌弃吗?

上下打量了这房子一眼,发现这房子的屋顶长满了杂草和野花,看起来还有几分生机。

“既然樊守在这,那我们还等什么?”我见蛟蛟都肯定在这了,我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救樊守了。

这会满脑子里,都是樊守吃苦的画面来,心疼极了。

“别,你现在外面等我们,毕竟你的蛊术,只是刚到了蛊徒级别而已。你要是进去,也帮不了我们什么忙,反倒是会给我们带来顾虑和麻烦。所以,你就在门口等我们就好。”汪洋在我跨步要往屋子里冲进去的时候,被汪洋一把拉住了胳膊。

我却哭丧着脸不同意,“这怎么可以,事情关系到我老公的生死,你让我呆在这,我怎么能安心?”

樊万见状,朝我走了过来,认真道:“汪洋说的没错,你跟着我们会很危险,到时候,我们还要保护你,这样费时费力。不是明智之举。”

“可我是他的妻子啊,哪有不去救他的道理。”我急了,这眼看着到了樊守被软禁的地方,竟然不让我跟他们一起进去,我怎么能同意?

可是事实,最终我被汪洋劝服了。答应一个小时后,如果他们还没出来,我就进去找他们。

和我交代完毕,他们跟着蛟蛟这条巨大的百年腹蛊虫进了小楼。

他们进去之后,我从车后备箱拿出铁锨,按照樊万的要求,在小楼左边杂草丛生的花坛里,动手挖起坑来。樊万说过,今天必须除掉樊桃红和她的蛊,所以,在地上挖的坑大一点。

虽然没有男人在身边护着我,我并不觉得害怕,而是,越干越起劲。说实话,我早就想将家里的蛊物化掉,换一片安宁。所以,现在即使一个人挖坑,我也没有半点怨言。

只是挖着挖着,突然听到小楼的厨房那边,传来“哐”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合上的声音。

我本来心里就担忧樊守,所以也就没在乎这声音,继续挖起坑来。然而,这时突感背后凉飕飕的……

我下意识的往后一转头,一下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只是,她脸上的伤痕还在,看到我愣了好一会,“芭蕉!”

她怎么会在这?难道我们刚才进车的时候,就被她发现了?

“陈碧落,几天不见,你居然沦落到要给人挖坑的地步。哈哈哈,不说樊守疼爱你吗?我看他对你也不会是真心的,他这样一个无情的人,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用心。”芭蕉说话间,手猛地抬了起来。

她一抬手,就从她袖子里钻出好多黑色的蝙蝠来,吓了我一跳,“无情?守……守哥才不是无情的人。”

“不是无情的人,怎么可能对我的感情要视而不见呢?”芭蕉好像被我的话激怒了,猛地朝我目光一凌,那些盘旋在她头顶的蝙蝠朝我攻击过来。

我吓得一下跌坐在地,只一秒钟不到的功夫,这些黑蝙蝠就猛地扑向我,害的我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