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第478章 化蛊池(八)

第478章 化蛊池(八)


“走开!”我看不见,急的用手上的铲子拼命的挥舞着,只听到蝙蝠撞到铲子上发出“唧唧”的怪叫声,随后身体下面就开始着起火来。我见状,惊叫起来,“啊,是火蝠!”

我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是火蝠呢,不然的话,我还能跑开。可现在,眼看着火蝠围绕我飞,一只点着了我的长发,我丢掉铲子,就蹲下扑火。

而我一蹲下,那些围绕我飞的火蝠,也紧跟着飞落下来。我见状,吓得紧闭上眼,心想,这下我必死无疑了。

“陈碧落,要不是樊守护着你,你早就死了……现在没有他,我看你还怎么逃得掉。哈哈哈……”

在这关键的时候,芭蕉在一旁得逞的大笑着。

我的身上开始因为火蝠的逼近,而越来越烫,说实话,我还没被火蝠伤过。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火蝠的时候,是樊守为了护我,用后背对着火蝠,被它们烫出好多的泡来。我也是在那时候对他心生感动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死在火蝠的攻击下……

“吱吱~!”

就在我蹲下身子,抱着膝盖等死的时候,突然,天空传来一声吱吱的声音,这声音很大,一下就盖过了火蝠们的叫声,让我听到了。

这是镇兽蛊的叫声,但并不是樊守或汪洋的镇兽蛊的声音,而像是我的吱吱!

“吱吱?”我条件反射的抬起头,往出声处看去。

只见天空突然冲下来一只雪白的大镇兽蛊,用宽大的翅膀,往下一合,一下就把攻击我的火蝠抱在翅膀中带飞到天上,然后只见它在半空中,张开嘴,朝翅膀中吐了一口烈火,只听到火蝠唧唧的惨叫几声,一只只烧成焦炭状从空中掉落下来。

白色的镇兽蛊无疑只有我的吱吱,没想到,它在经历了和我一样的蜕变之后,也变成以前那么大了!可见,樊守回来后,一直都在帮我照顾着它。

它解决掉所有的火蝠之后,就俯冲下来,落在我肩膀上,就开始用它尖尖的嘴巴来啄我的脸颊,喉咙里还发着吱吱的叫声。而我不备它这突然扑过来,所以,被这庞大的家伙压倒了,可即使倒地,我还是高兴的伸手抚摸着它的脑袋,“吱吱,真没想到,你还活着,还长的这么大了。”

不是说镇兽蛊必须要喝主人的血才行吗?可我这么长时间都不在它身边,它喝不到我的血,是怎么长成这么大的呢?

“吱吱!”它听到我喊它,只兴奋的叫个不停。

而一边的芭蕉见状,已经是气愤不已,“这只镇兽蛊居然还活着!”

听到她的声音,我这才回过神,想起现在的情形来,忙让吱吱从我身上离开,我爬了起来,将凌乱的头发,掖到耳后,直直对视着前方几步之遥的芭蕉,怒问:“芭蕉,我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你屡次都要置我于死地?”

“你装什么傻?你抢了我最心爱的男人,还说和我无怨无仇?!哈哈哈,真是可笑到了极点。”芭蕉扬起下巴,朝我冷傲的笑着。只是,她虽然是在笑,但眸中却寒光迸发。

“抢你的男人?樊守可是我老公。再说,就算我当初没有卖到大樊村,遇到樊守。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爱上你。”我不甘示弱的反驳她。

要是以前,我一定不屑和她争论这种事情,可现在,我见她这样没有自知之明,就耐下性子,好好说清楚,让她知道自己究竟输在哪里!

“为什么爱不上我?哼,如果没有你,他在经过樊雅和王淑梅那种性格狠烈的女人之后,一定会爱上我这样温柔乖巧的女人的。不论是性格,还是外貌,我都不觉得输给你。陈碧落,你之所以会被他看上,无非是相貌和性格正好对他口而已。别把自己想的多了不起。”芭蕉冷哼。

我闻言笑了,“你错了。无论是樊雅和王淑梅,还是你,你们都不可能让樊守动心的原因,不是你们不够漂亮,也不是你们性格不够好,而是……而是你们没有心!没有一个正常女人的善心。”

芭蕉睁大眼睛,微微一怔的看着我,张开红唇想说什么,但张合了几下,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我见状,又道:“芭蕉,你们自己都没搞懂情是什么,就说樊守无情,太不公平了。如果你真的爱他,就不会是要伤害他心爱的人,更不是在他面前装模做样的表现自己。你对他都无法做到真心,又怎么能得到他的真心?你如果还有点人性,就别再纠缠我们了。”

“哈哈哈……”芭蕉突然仰头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缓缓低下头,朝我看了过来,“陈碧落,你以为我还想纠缠你们?自从樊守对我大打出手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他死心了。我现在杀你,不过是担心你打扰到师傅成为活蛊人而已。她现在就剩下最后一步了,樊守已经进去,只要他这个蛊胎的血被我师傅吸干,他就会死,而我师傅也就会成为活蛊人了。到时候,她就真的是“不僵蛊师”了,我跟着她,早晚也会成为活蛊人。今后,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我又何必在樊守这棵树上吊死?”

我本来以为芭蕉和樊雅、王淑梅一样,对樊守死心塌地的,哪里知道,她并得如此,所以,她这句话一出,我就有点被打脸的尴尬感了。

“你们不会得逞的,我老公樊守,文武双全,睿智异常,绝不会死!”

我心里即使再不安,但这会都要维护樊守的形象,反驳她的话。

芭蕉渐渐敛了笑容,目光一凌,“绝不可能,他来到这里,就不可能活着出来了!今天,他不但要死,就连你也要死……”

话末,她伸手搭在腰间,然后猛地一抽,那根绕在她腰间的鞭子就被她拽了下来,然后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挥向我!

又是鞭子!我吃过这鞭子的亏,所以,一看到这鞭子朝我挥来,我本能的往一边闪去,居然生生躲掉了她这一鞭子。

她见状,眉头紧皱,“竟然躲过去了,看来,我不能和你玩儿了!”

随后又朝我快速的挥来一鞭子,这一鞭子快准狠,一下就抽到了我的肩膀上,顿时衣服被打裂开,里面也皮开肉绽,疼得我倒退好几步,冷汗直冒。

半空中的吱吱见状,大叫了一声,就伸直翅膀,往她那边扑去。

结果,还不等扑过去,芭蕉就转变攻击对象,用鞭子抽向它!

“吱吱,小心!”我见状,捂住发痛的肩膀,朝吱吱那边焦急的喊了一声。

本以为那一鞭子吱吱肯定会躲不过去,哪知,吱吱身子一侧,居然躲了过去,随后不等芭蕉再反击,它已经用爪子一把揪住了芭蕉的头发,并张开嘴,朝她的头发喷火去了。

我还不等看清什么,就见芭蕉的头发已经点燃,疼得她捂住头就尖叫出声,“啊……你这只破镇兽蛊,竟敢烧我!我要把你化掉!”

化掉?

还不等我弄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居然腾出一只手到牛仔裤的口袋里,摸索到一瓶清凉油一样的小瓶子,艰难的凑到嘴边,咬掉盖子,就把那小瓶子里的碧绿色液体往吱吱爪子上倒去。

“吱吱,躲开……”我见状,拔腿就跑过去要救吱吱,可是,不等我跑过去,那瓶液体就已经倒在了吱吱的脚上!

吱吱吃痛的松开芭蕉,飞向天空,只是身子飞的极其不稳,而且嘴里还凄惨的叫唤着,令人揪心不已。

“该死!我的头发……”

芭蕉气恼的吼声,一下拉回了我看吱吱的目光,忙看向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