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尾声(一)

尾声(一)


我被他拉开之后,他将我圈在怀里,往墙上贴去。郑云凯这会则低唤了一声,一群白色的蛾子从他袖口钻出,飞往了前方。这时,我看到前方通道的半中腰位置,翘起成人大腿粗细的乌蛇蛊来,一个个伸着脑袋,吐着信子。本来是要攻击我们的,结果郑云凯那些白蛾子飞过去,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改变了进攻对象,一个个伸信子去吃白蛾子。

我被汪洋圈在怀里,正有些尴尬的时候,他又突然松开我,走到乌蛇蛊前,伸出一只手朝它们那边,然后口里发出唤蛊声,一群火莹就从他的袖口钻出,一个个尾部发亮,朝乌蛇蛊攻击过去。

乌蛇蛊最怕的就是火莹和火蝠了,这会,火莹飞过去没多久,就将乌蛇蛊解决了。

只是乌蛇蛊被火莹烧死之后看,现场黑雾和焦糊味弥漫,呛得我们咳嗽了几声。

“你们俩个都在我后面走吧,我看这条通道过去,应该就是樊桃红炼蛊所在地了,危险自然更多。”汪洋挥了挥眼前的黑气,扭头朝我们嘱咐道。

我和郑云凯本来就蛊术不如他,跟在他身后也无可厚非,只是,我现在觉得汪洋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他可是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

在我看着他的背影感慨的时候,郑云凯拉了我一把,我才回过神,发现汪洋已经警惕的朝前走去了。我便赶忙跟上。

越过刚才乌蛇蛊留下的灰烬之后,我们就进入了一块宽敞的通道里面。这通道前方似乎有风,因为我的头发都被风吹的飘荡起来。

这条通道并不长,而且,越往前走,前方的光线亮堂起来,到最后,汪洋和郑云凯都关上了手中的手电筒。

“哈哈哈……很快我就要成为活蛊人了!阿守,你何必在这和我做无畏的抵抗?”

我们又走了一会,突然前方传来樊桃红的猖狂笑声。因为是在通道底下,所以,她的声音带着重重回音。

而我听到阿守两个字,心里一紧,忙加快步伐,超过了汪洋要走过去,结果被汪洋给一把拉住了,并小声对我道:“冷静,我们要攻其不备,不能鲁莽。”

听他这话,我才冷静下来,是啊,我们现在是来救樊守的,不能莽撞行事。不过听刚才樊桃红的话,樊守应该还没有死,还在抵抗她。

果然,接下来樊守的声音终于也从前面传来过来,只是声音很是虚弱,“樊桃红,你真特么的可悲!”

“我可悲?哈哈哈,阿守,现在可是我掌握你的生死,怎么会是我可悲?要说可悲,应该你是当之无愧的!你为了所谓的善心,连父母的血海深仇都不报了。这也就算了,可你放了他们,他们不感激你的好,还对你怀恨在心,欲除之而后快,你图什么呀?我真替你可悲!”樊桃红嘲讽的反驳道。

“我只图安心。桃红,你就算成为活蛊人,可以长生不死,但是,你付出这么多的代价,到最后孤独的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并且像个怪物一样活着,你真的不觉的可悲吗?……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只要你肯放弃成为活蛊人,我会给你个机会,再次成为我的亲人。”樊守说话声音不大,而且还断断续续的,这让我很担心。

樊桃红没有回答他什么了,只是发出嘲讽的狂笑声。

此时我闻言,心里真的是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冲上前,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救出樊守来。可实际上,我们三个怕发出动静被樊桃红发现,唤出更多的蛊物来对付我们,所以,只能步伐放缓,轻手轻脚的朝前面走去。

要走到通道尽头的时候,我渐渐看到那些亮光不是在通道里发出来的,而是在外面!而且,是一处长满黑色蛊藤的水塘处,只是,水塘的水被蛊藤吸干了,变成了一个大坑。而樊桃红正在坑中,上半身是露着的,下半身则没有了,而是被黑肢蛊藤代替。黑肢蛊藤的边缘还有人的头颅、蛊物的壳等脏物。水塘被高高的围墙挡住,而这些围墙一看就是新砌的。

这里就是樊桃红修炼活蛊人的大本营了,本以为是在某处密室里,没想到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的。

我到了洞口之后,身子紧靠在通道的墙壁上,目光开始往外面钻,试图在黑肢蛊藤的周遭找到樊守的踪迹,然而,一圈搜寻下来,我并没有找到他的踪影,这让我焦急不已。

樊守刚才还在说话啊,这会人怎么就不见了?

“守哥不见了……”我没在黑肢蛊藤附近看到樊守,就朝汪洋看过去,而汪洋和郑云凯这会都吃惊的看着樊桃红身下的蛊藤,显得不可置信。

他们没见过黑肢蛊藤进入人体的模样,所以,现在会这样的表现也在情理之中。不像我之前经历过黑肢蛊藤从身体里长出的事情,已经不觉的这有什么稀奇的了。

汪洋听到我的话,这才恢复平时淡然的表情来,“你别担心,我们刚才还听到他说话,由此可以断定他一定还没死,并且就在附近和樊桃红对抗着。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吸引樊桃红的注意力,然后,再想办法找出樊守,把他给救出来。”

“可怎么吸引樊桃红的注意力?”郑云凯问。

汪洋闻言,朝外面坑中央的樊桃红扫了一眼,想了想道:“我去引她的注意力,你们在我拖住她的时候,救出樊守,然后带他离开!”

“这怎么行……”

汪洋不等我阻止的话说完,就猛地从通道上往长满黑肢蛊藤的池塘跳下去。

他一跳下去,自然踩在黑肢蛊藤上,现在,黑肢蛊藤和樊桃红成为一体了,只要碰到黑肢蛊藤,那么就会让樊桃红感觉到,他肯定会被发现,再被樊桃红收拾,到时候,命自然就没了!

我深喘息着偷偷看了一眼汪洋,就感觉缩回了目光,把身子紧贴在通道的墙壁上,躲掉了樊桃红的目光。

“樊桃红,你原来躲在这!”汪洋跳下去之后,很快就被樊桃红的黑肢蛊藤包裹住了,他却并不挣扎,还云淡风轻的和她说着话。

而此时,樊守也大概听到了他的声音,蛊藤底下,传来樊守惊讶的声音,“汪洋?你怎么来了?碧落呢?”

樊守这一开口,我立马就辨别出他的方位,一下就看到樊桃红操纵的黑肢蛊藤底下,有个黑色的类似于蚕茧的东西。刚才樊守的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来的。

因为这黑色的蚕茧和黑肢蛊藤的颜色一样,所以,它被包裹在底下,我刚才没仔细看,自然没有发现。

“碧落让我来救你,她很不放心你。”汪洋回答道。

“你这是来送死!”樊守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还是因为在蚕茧里缺氧,导致他说话不畅的。

“送死就送死吧,反正这个樊桃红成为活蛊人之后,我们这些蛊师,甚至普通人都要落被她折磨,与其每天活在提心吊胆中,还不如早早献出自己的生命,赌一把!”汪洋一边和樊守说话,一边闭上了眼睛,被黑肢蛊藤缠住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乱动起来。

樊桃红见状,哈哈大笑,“那你肯定输定了!今天你们来一个是死,来一群也照样是死!我决不会留情的。先从汪洋你开始吧,瞧你细皮嫩肉的,我的蛊藤肯定喜欢!”

话末,就眸中寒光一闪,黑肢蛊藤一把将汪洋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连脑袋都不让他露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