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陈碧落樊守 > 尾声(三)

尾声(三)


而这个时候樊桃红也特别的紧张,掐我脖子的手变得特别用力,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快……快点割断他的喉咙!”

由于她太用力的掐我脖子,所以导致我眼球往外挤,根本就闭不上眼睛。即使想要不去看樊守那边都不行。我因此眼睁睁的看到汪洋将匕首在樊守的脖子上一划,然后就见樊守捂住脖子,倒在了黑肢蛊藤中。

“哈哈……”樊桃红见状,仰头大笑起来,“有了蛊胎血,我马上就要成为活蛊人了……隐忍了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长生不老。连山哥,你别着急,等我成为我活蛊人,我就想办法将你复活,也让你和我一样,成为长生不老的活蛊人,那样,我们永远就不会分开了。”

樊桃红见樊守倒下,她很是激动,以至于话说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可我不知道她口中的连山是谁,当然,我现在也没心思知道,只想着樊守的安危。拼了命的斜眼往下方看去,只见樊守倒下之后,被重重的蛊藤包围着,慢慢就看不见了。

我好想喊他,让他别死,可我喉咙被樊桃红掐住,我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默默的流淌着泪水。

心在樊守高大的身影倒下的那一刻,猛地空了,好憋闷好难受。

脑海里也闪现出樊守和我在一起美好时光的画面来,心抽痛起来。

“樊桃红,我杀了樊守了。你该放了陈碧落和我了吧?”汪洋收起匕首,朝樊桃红喊道。

樊桃红闻言,回过神,向后仰了仰头,将挡脸的头发甩到后面,歪着头,咧嘴邪笑,“汪洋啊,即使你再怎么聪明,在我的眼里,也只是个心智未全的毛头小子。你以为我真的会放过你们?哈哈哈,太天真了!”

说到这,她另一只手也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拽到她身前,和我面对面的剜向我,“陈碧落,其实从头到尾,搅和完我全盘计划的人,不是樊守,不是汪洋,更不是什么樊瘸子父女……而是你!自从你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下让我白费了好多时间。否则的话,樊守就会爱上王淑梅,在她的诱导下,劝樊守去找活蛊人墓,我就可以得到里面的黑肢蛊藤,然后,她当场杀了樊守,我有了蛊胎血,就可以练成活蛊人的不死之身了……一切的一切,都简单的多!所以,最恨你的人是我。对了,你都要死了,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情的真相。那就是……”

她嘴角的笑意上扬的更加厉害了,“那就是,你爸妈床上的碧蛇蛊,其实真不是樊雅放的。而是我!哈哈哈……”

原来是她,难怪樊雅一开始死不承认,到最后见我气急了,才承认是她做的!这所有的一切,背后操纵的人,就是她!

“我……要……杀……呃……”我被刺激到,伸手要去抓她的脸,我真的恨不得撕碎这张可恶的嘴脸!

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可不等我的手碰到她的脸,她眼睛陡然睁大,露出凌厉的光,双手骤然加力,就要掐断我的脖子了。这一刻,我呼吸顿止,喉咙被大力掐住,嘴巴本能的张开,舌头伸了出来。意识也开始恍惚了,我知道,我快要死了。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害怕,脑海里涌现出樊守含笑的脸庞。

守哥等我,我们马上就要重新在一起了,这一次,再也没有阻碍了……

“咻!”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我感觉到耳边有什么东西突然破风而出。紧接着,樊桃红吃痛的低吟了一声“呃”,然后,掐我脖子的手猛然一松,我便身子往下坠去。

在坠下去的过程中,我深吸了一口气,便见樊桃红的一只眼睛上,插着一根箭矢,她正双手捂上去,痛苦的嘶吼出声。

不等我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掉到了黑肢蛊藤坑中。汪洋迅速的走过来,一把拉起我,就朝通道那边跑去。

我正恍惚的时候,通道那边,只见杰南单膝跪地,手中拿着弩箭正对樊桃红,打算抠第二根箭矢。郑云凯在一旁鼓掌,大呼他设的好!

原来是杰南突然出现,救了我!可是,我不需要他救,我要和樊守在一起!

想到这一点,我鼓足力气,一手拍在汪洋的手腕上,试图让他放开我。可他的手就像是长在我的手腕上似得,怎么也不肯松手。没几秒钟,我就被他拉到了入口的通道上,于此同时,他操控着火莹围绕洞口飞,这样樊桃红的蛊藤就不敢靠近了。

“我的眼睛……啊……你们找死!”樊桃红吃痛的怒吼了一声,就单手一挥,顿时天空中飞来好多的蛊虫,就连黑肢蛊藤中都钻出好多的蛇蛊来朝我们攻击过来。

汪洋将我推到郑云凯身边,嘱咐他看好我,就脱掉了身上的外套,顿时,我看到他皮肤上爬满了各种蛊虫,在他的召唤下,一个个脱离他的身体,飞向樊桃红那边,和樊桃红那些蛊虫恶斗着。

“放开我,我要去找守哥……咳咳……”我此时根本没有心思看他们斗蛊,只一心想要去看看樊守,哪怕他现在已经被樊桃红吸的只剩下一堆骨架,我也要找到他,陪在他身边。

“你别过去送死了,走,我带你离开。”郑云凯却并不让我靠近,还拉着我走。

然而,就在这时,樊桃红怒吼一声,“够了,我不要在和你们浪费时间了!”

话末,她一只手拽掉眼中的箭矢,猛地双手朝我们这边做出抓人的动作,顿时,她手心里冒出数根黑肢蛊藤朝我们直直的戳过来,在前面和她对抗的杰南和汪洋首当其冲的被蛊藤勾住脖子,被拽出去,举在半空中,眼见着两个脚乱蹬着,快要窒息而亡了。

我见状,安静下来,和郑云凯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看样子,我们今天是在劫难逃,一个也跑不掉。

“去死吧!哈哈!”樊桃红疯了一样的狂吼一声,就打算用力,将他们的脖子勒断。

我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可脑海里却想象出汪洋和杰南被勒断脖子,惨死的画面来,心里揪痛着。

“桃红,收手吧!”

然而,就在关键的一刻,突然在樊桃红那个方向传来樊万的声音,紧接着是“噗通”两声传来,好像是汪洋和杰南摔到在蛊藤上的声音,因为,与此同时传来两个人痛苦地咳嗽声。

我闻声赶忙睁开眼睛看过去,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樊万站在了樊桃红的蛊藤上,背后正一点点往外长蛊藤。

而汪洋和杰南跌在离他不远的蛊藤上,捂住脖子,痛苦的咳嗽着,但目光却都惊讶的移向樊万的身上,似乎也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救了他们。

“你……你是那个活蛊人墓主樊万?”樊桃红一只眼睛被箭伤了,正在往外冒黑血,所以,另只眼睛半眯着的,此时,紧皱眉头,看着他一脸的吃惊。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里炼蛊,所以不知道樊万的情况也是正常。

“是我。你见到我很吃惊吗?”樊万淡淡的问她。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里面却带着足够震慑人的威严在里面。

樊桃红闻言,鼻哼了一下,用手捂住那只受伤的眼睛,朝他看过来,“没有什么吃惊,我早就知道你出墓了。只不过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幅鬼德行。作为活蛊人,你活了这么久,也真够本了。今天来了正好,我一并解决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